成都法律顾问专业律师
律师入驻 >
  • 成都法律顾问律师案例
  • 成都法律顾问律师文集
  • 串通供应商起诉夫妻共同债务,一审二审胜诉 --《离婚中的虚假诉讼之夫妻债务 》之二
    通其供应商以夫妻共同债务起诉要求A某共同承担债务200多万元。因为离婚案件及之前系列案件都是委托胡律师代理并取得很好的效果,本案继续委托胡律师代理。办案经过收到原告起诉状及证据,胡律师经过分析发现:1、原告公司在深圳委托的却是XX省的律师(第三者是XX省人),本案被告B某也就是前夫在浙江经营生意委托的却是深圳律师;2、被告B某在离婚案被起诉前一直正常经营正常并支付货款,在收到离婚起诉状后就拒绝支付货款,但是B某生意一直在正常经营且有盈利;3、B某在外省注册公司一家,又在义乌当地注册个体工商户一家,平时以公司名义对外经营、以个体工商户名义收款。现原告起诉个体工商及夫妻共同承担债务。等等,等等,本案中存在多处原告与B某串通的可疑之处。案件结果一审法官判决:由B某承担债务,A某不用承担债务。B某不服一审判决上诉二审要求A某按夫妻共同债务承担。二审开庭前原告公司撤销原审中对B某名下与其母亲+共有而没有A某份额的房产,意图在二审若是维持原判决的情况下案子到执行阶段,制造成B某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转而执行在离婚中判决A某一人所有但是还未执行过户仍然登记在A、B两人名下的房产,进而达到实际执行A某财产的目的。胡律师研判出B某意图后,经过与一审法官的深入沟通,一审法官依职权重新查封B某的房产。感谢富有正义感的一审法官!不负所望,二审判决维持原状,债务由B某一人承担。办案感想在A某与B某离婚系列案件中,B某前后委托6、7位律师而A某全部案件委托胡律师一人,所有案件B某方均取得胜诉。复盘系列案件包括每一次起诉应诉,每一次执行要求法官调解,每一次B某的出招,B某虽不是法律人士但是手段还是比较老辣的。作为代理律师目光不能只着眼于当前案件,还是应该通盘考虑才能为委托人争取到利益最大化。
    成都律师-胡水清律师 胡水清律师
    2024-06-13
    人浏览
  • 特别劳动争议案件分享:社保代缴机构没有参保
    保中心申领生育津贴,却被告知因生育保险未缴满一年而不符合申领条件。小丽这才发现,安某销售公司未依法为其缴纳2021年4月、5月的生育保险,致其生产前缴纳生育保险的累计月份不足一年,无法按照当地政策享受生育保险待遇。故小丽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安某销售公司支付因未及时缴纳生育保险,致其无法享受生育保险待遇的损失3万余元。劳动仲裁委结果:劳动仲裁委支持了小丽的请求法院判决结果: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安某销售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具有及时足额为小丽缴纳社会保险费(含生育保险费)的法定义务。根据人民法院查明的事实,小丽未在生育前累计足额缴纳生育保险费一年以上的责任在于安某销售公司,安某销售公司虽抗辩实际由第三方合作公司负责小丽在职期间的社会保险费缴纳事宜,其已及时向第三方合作公司递交社保申报材料,但即便第三方合作公司存在履约瑕疵,亦不能免除安某销售公司作为用人单位未及时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其作为责任方应赔偿小丽无法享受生育保险待遇而产生的损失。最终,青浦区人民法院判决安某销售公司应支付小丽生育保险待遇损失3万余元。郑思琪律师分析:员工应该劳动仲裁公司,按照我国劳动合同法的规定,为员工缴纳社保是用人单位的法定责任跟义务,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比如说赔偿应由社保基金支付的医疗报销费用。即使确实是代缴机构漏缴,那也不能免除公司作为用人单位未及时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但公司可以再向代缴机构追偿,并主张代缴机构的违约责任。
    成都律师-郑思琪律师 郑思琪律师
    2024-06-13
    人浏览
  • 真实案件分享:公司高管在外开公司抢生意可以开除吗?
    某信公司的经营范围与欧某公司高度一直,于是向谢某发出《劳动关系解除通知书》。因此,双方产生纠纷,谢某向广州市黄埔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欧某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经审理认为,谢某的行为显然严重违背劳动者的基本忠诚义务,损害了用人单位的合法权益,导致双方诚信关系根本破裂,劳动关系赖以存续的基础丧失。故认定欧某公司解除与谢某的劳动关系合法,并无不当。驳回谢某的诉讼请求。判决书节选:关于解除劳动关系是否合法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条规定:“劳动者应当完成劳动任务,提高职业技能,执行劳动安全卫生规程,遵守劳动纪律和职业道德”。《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条规定:“订立劳动合同,应当遵循合法、公平、平等自愿、协商一致、诚实信用的原则”。可见,劳动者在劳动过程中应秉持诚实、善意的动机为正当行为,忠实维护用人单位的合法权益。此为劳动者之忠诚义务,是劳动关系中诚实信用原则的体现和要求,亦是劳动关系的附随义务,系劳动者理应遵守的基本职业道德。因此,劳动者在职期间,基于忠诚义务,未经用人单位许可不得从事与用人单位有竞争性的同类工作或类似工作,这种竞业限制义务无需约定即存在。郑思琪律师分析:可以辞退。即使没有签订竞业限制协议或保密协议,仅仅基于劳动关系的忠诚义务,劳动者在职期间也不得擅自在外从事与本职工作有竞争性的工作。劳动者作为用人单位主要业务部门的核心技术人员,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自己开业经营与用人单位有竞争性的同类业务,显然严重违背劳动者的基本忠诚义务,损害了用人单位的合法权益,导致双方诚信关系根本破裂,劳动关系赖以存续的基础丧失,用人单位可以依据合法解除劳动关系。
    成都律师-郑思琪律师 郑思琪律师
    2024-06-13
    人浏览
  • 研究XXX玻璃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合并破产案
    001年12月10日在XX联合交易所上市
    成都律师-何元金律师 何元金律师
    2016-12-22
    人浏览
  • 一份《异议书》为顾问单位避免了百多万元的损失
    单位作为协助执行的第三人协助执行欠款12
    成都律师-任大文律师 任大文律师
    2016-03-22
    人浏览
  • 怀疑公司账目有假股东能否要求查阅公司会计账簿?
    有限责任公司,并分别持有股份33%、27
    成都律师-李英俊律师 李英俊律师
    2014-07-04
    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