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行业自我救赎至关重要

      9月15日下午,北京同仁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徐文被她曾经的患者持刀砍成重伤,引发业界震动,导致同仁医院部分医生罢诊抗议,惊动政府高层。近几年来中国愈演愈烈的医患冲突,由此再掀高潮。(9月25日《新世纪》)

      是什么样的恨意,让患者接连对被称为白衣天使的医护人员拔刀相向?同仁血案发生后,各路人士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其原因进行思考分析。固然,每一个人都应该勇敢地站出来谴责这一暴力事件,作为医护工作者更是感同身受,怒不可遏。但一些医疗行业工作者,将出现问题的矛头指向患者、指向媒体,这显然是片面的,偏激的,也是不切实际和无济于事的。就当下而言,改变医患关系的窘境得靠医疗群体的自救。至于社会性、国民性问题以及媒体道德问题,是一个长期的渐变过程,医疗行业“以不变应万变”不靠谱。

      从自我教育和自我救赎开始。我国的医改正在路上,面临的问题很复杂,而围绕医生的话题更是一言难尽。江西上饶等地发生的“医闹”事件触目惊心,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归纳转发了网友“要有尊严,别学医”的微博。这事发生的今年高考第二天,越发吸引公众的眼球,引发医生职业道义、回报与尊严的热议。的确,既要承认某些医生在社会潜规则的浸淫之下的医德滑坡,成为公众的诟病,也要看到医学一直就是一个未知性高、风险性大、结果性不同的产业,患者期望值产生差距时极易渲泄愤怒情绪,进而伤及医护人员群体的安全。扭转这一不良现状,刻不容缓。改变医患“陌生人”的僵局,医疗行业必须积极主动行动起来。

      作为每一个医疗行业主体,必须自觉权衡与调整好各方面的利益关系,全力构建医生职业道德伦理。“服务好、质量好、医德好,群众满意”这一被称为“三好一满意”的活动不能流于形式。医院要以人为本,从医护人员的一言一行抓起,让他们学会谦卑,学会尊重、理解和帮助他人,尤其是善待弱势群体。要让医护人员对患者有同情心,对不管哪个阶层的患者能做到一视同仁,态度和霭。要对好人好事大奖特奖,对医护人员中的医德高尚,要奖房子,车子,位子。要让所有医护人员拥有职业的道德感、荣耀感和成就感,从治病救人中获得满足,从患者期待中获得自信,从对方信任中获得喜悦,从诚信勤廉中获得实惠。

      要让患者看到真切的公平医疗。公正公平公开,是解决一切疙瘩的金钥匙。医疗单位要学用、会用、必用、常用这一金钥匙。药价不合理,资源不均衡始终未能得到破解,与患者接触最多的医生自然就成了民众对医疗行业不满的发泄对象。这种现状不是医疗单位所能解决的,但是,医疗单位却可以在自己的事务范围内将有限的资源公平地分配给每一位求医的患者,不管他的社会背景、拥有的地位和财富。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公,只有科学民主和公开透明地分配医疗资源,才可能找回丢失的公信。

      以挂号为例。电话、手机短信以及网络预约挂号应成为医院挂号的主流。对一些慢性病人等重复就诊的患者,实行一次挂号,终身免挂。由医保部门在医保卡上加设识别标志,免挂患者在就诊科室直接划卡收取诊疗费,医药费结算时发现非免挂患者再行补缴挂号费。对县级以下医院,可实行大科室诊疗制,最大量发挥医疗资源。对患者能够自行识别的大科室可免挂号,直接就医。大科室制度也是与社区全科医生接轨的应对之策,此举可让患者更多的与医护人员交流接触,有利于打破现有利益格局,让公立医院的公益性体现在提升服务上,而非追求利益最大化,进而在医患之间形成良性互动。

      行业间互相守望,坚决惩处害群之马。医疗行业管理水平、服务质量和医德医风每况愈下的问题更加凸显,尤其是医生吃药商回扣、开“大处方”、收受索要患者“红包”,已成一大顽症。一方面医改方案提出医药分离,提高医生待遇等,但很难在实际操作层面奏效;另一方面不少地方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医生开单提成或索要回扣、“红包”等违规现象开展专项治理,往往雷声大,雨点小,一阵风过后,收效甚微。对此,医疗行业要敢于面对,以壮士断臂之勇气建立新的机制,一个地区的若干医疗单位作出公开承诺,互相守望,互相监督,互相揭短,互相促进,以臻进步。将监督权交给患者和广大公众,凡是曝出丑闻的,“连片医院”家家有份,发表公开道歉,作出整改。同时,通过新的机制激励医院之间良性竞争。对查实丧失医德、收受红包,冷漠患者甚至是草菅人命的医务人员一律开除;情节严重的,吊销行医资质,终身禁入医疗行业。(梁江涛)

    网站声明:法律快车网刊载各类法律性内容是以学习交流为目的,包括但不限于知识、案例、范本和法规等内容,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将问题与链接反馈给我们,核实后会尽快给予处理。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