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日,赵帅从三原县看守所出来,就住进了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随后医院下发病危通知。“看守所的管教指使同一个号子的在押犯把我打成这样的。”家属说,赵帅曾这样跟自己家人和前去调查的有关部门陈述。11月13日,23岁的赵帅身亡。

  因抢劫被判刑生病被保外就医

  “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失去双亲,我也没照顾好我弟弟,他在里面被人欺负,直到现在人都没了,我还没有给他找回一个公道,心里很难受。”赵磊和赵帅是亲兄弟,之间相差3岁,哥哥赵磊得知弟弟从看守所出来时伤病严重,就一直四处奔波,找有关部门给弟弟讨个说法。赵磊兄弟是高陵县鹿苑镇张家村人,父亲在13年前因车祸去世,那一年他14岁,弟弟赵帅11岁,他们和母亲相依为命。3年后,母亲又因病去世。之后的日子,赵磊为了维持生计,外出挣钱,赵帅时而跟着哥哥时而跟着舅舅过活。刚满18岁那年,赵帅和另一个高陵县的老乡在三原犯案,因为抢劫被抓,随后被判刑。赵磊说,服刑一年半后,赵帅被检查出患有肾病,被保外就医。之后每年赵帅都要回公安机关去报到一次,并检查身体。

  出看守所当晚就躺上病床

  今年,9月中旬的一天,作为赵帅监护人的舅舅申存德接到三原县公安局的电话,让赵帅去报到,“他们说今年上面领导要来检查,赵帅虽然已保外就医了,但也得回里面(看守所)去待一段时间。”

  9月19日中午,赵帅去了看守所报到,下午没有回家。第二天,申存德又接到三原县公安局电话,通知他给赵帅送被褥,他照做了。

  10月10日,这一天是探监时间,透过看守所的提审室铁栅栏,申存德见了赵帅。“那天,赵帅就急切地问我,他什么时候能出来,我就哄他‘再待两三天就可以出来了,听话一点,再将就几天’。”

  之后,再一次见面时,赵帅已经躺在急救室了。

  赵磊说,11月3日,他突然接到三原县公安局电话,让去接弟弟出来。因为自己在西安,赵磊让同村的一个好友开车去接弟弟出来。下午快6时,车开到三原县公安局院子外面时,发现赵帅在地上趴着,手捂着肚子,面色苍白,见到车后,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撑着向车前爬。

  得知弟弟情况后,赵磊立即让朋友将弟弟送到西安交大第一附属医院。“去了已经不行了,吐血,尿血。”赵磊说,在医院做了检查后,家属被告知,赵帅腹部内有淤血、肠道撕裂,必须立即动手术,当晚医院给赵帅做了手术。

  11月7日,医院诊断证明显示:“赵帅,肾病综合症、肾功能衰竭、肠系膜血管阻塞、腹水形成。”很快医院给家属发了病危通知。

  政法部门已介入调查

  11月9日,见治愈的希望不大,家人将赵帅接回高陵县老家。11月13日下午,赵帅身亡。“赵帅住院时给我们说,他在里面被一个管教指使一个在押犯打他,用肘打他的腹部,还用竹签戳他。”昨日,申存德说。在赵帅住院时,因为怀疑看守所监管不严和有人故意殴打赵帅,作为家属的赵磊以及申存德到三原县公安局、政法委以及咸阳市政法委讨要说法,希望彻查此事。期间,政法部门介入调查,在病床前还当着申存德的面录了赵帅的口供。

  昨日下午,三原县公安局就此事召开紧急会议。

  “赵帅的事,目前调查的情况有没进展?”“他在看守所是否被打过?”面对记者提问,三原县公安局局长王涛没有正面回答,只表示事件正在调查中。

  家属手中有一张三原县公安局给高陵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发的《暂予监外执行通知书》,《通知书》写到:赵帅因抢劫、抢夺罪于2007年11月2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现因患有肾病综合症,决定对其自2011年11月3日至2012年11月2日暂予监外执行,由城关派出所执行。

  文章推介:2011最新刑法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