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交通事故专业律师
律师入驻 >
  • 太原交通事故律师案例
  • 太原交通事故律师文集
  • 潍坊地区成功辩护招摇撞骗罪经典案例
    威胁要求司机交罚款,这种行为是构成抢劫罪还是招摇撞骗罪?公安机关认为,因为嫌疑人使用了手铐等工具并将受害人弄伤,这种行为构成抢劫罪,且嫌疑人抢劫次数达到五次以上,属于情节严重的行为,按照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来量刑。我们辩护律师提出的意见是:根据最高院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九条的规定,行为人冒充正在执行公务的人民警察抓赌抓嫖,没收赌资或者罚款的行为,构成犯罪的,以招摇撞骗罪从重处罚。因此在这个案子里,犯罪嫌疑人的上述行为符合最高院的司法解释的规定,应当按照招摇撞骗罪来进行处罚,而不应当以抢劫罪来进行。招摇撞骗罪,比抢劫罪要轻很多。类似的情况也就判三年以下。所以我们律师坚持以招摇撞骗罪来进行辩护。经过辩护人的力争,公安法制科就把嫌疑人的罪名由抢劫罪改成了招摇撞骗罪。检察院起诉之后到法院阶段,经过我们庭审的努力辩护,法院判决嫌疑人免予刑事处罚,也就是说没有给被告人留下犯罪的案底。所以这个案件是非常典型的一个刑事辩护成功的案件。
    太原律师-赵荣烈律师 赵荣烈律师
    2024-05-27
    人浏览
  • 父亲去世没有遗嘱,对父亲照顾较多子女可以要求多分遗产吗
    请求:1、依法分割位于北京市大兴区一号的房屋;本案诉讼费由周某君、周某豪、周某仁、姜某莹、姜某海依法分担。事实和理由:被继承人周父与周母于1969年结婚,婚后育有三子,分别为长子周某君、次子周某豪、三子周某仁。周母于1986年去世。周父于1991年与赵某娜结婚,赵某娜带有一子一女,即姜某莹、姜某海。后周父与赵某娜未生育子女,二人于2004年协议离婚。2019年8月22日,周父因病去世,同年11月,赵某娜去世。现周某君与周某仁等人就继承问题产生纠纷,周某君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被告辩称周某豪辩称,不同意周某君的诉讼请求,周父名下的财产应全部由周某豪继承。第一,周父生前常年卧病在床,是周某豪及其妻子、儿子照顾的,周某君、周某仁未履行赡养义务,不应分割到遗产;第二,周父与赵某娜已于2004年2月23日离婚,离婚协议已完成财产分割,协议约定周父名下的房产均归周父本人所有,周父同意在房屋拆迁完毕后给予赵某娜一套独居房,后已过户给赵某娜,姜某莹、姜某海作为赵某娜的子女对周父的遗产无继承权。周某仁辩称,周父的遗产应由周某君、周某仁二人继承,周某豪未参与房屋共建,不应分得房产;此外,周父生病时周某仁已尽到照顾义务;周某仁不清楚姜某莹、姜某海是否享有继承权。姜某莹向本院提交了书面答辩状,未参加本院庭审。姜某莹辩称,对涉案遗产内容持疑,认为应分得拆迁所对应的利益,但至今未分得,故其暂不放弃继承权。姜某海未作答辩,亦未参加本院庭审。法院查明被继承人周父与周母系夫妻关系,二人共育有三子,分别为长子周某君、次子周某豪、三子周某仁。1986年11月,周母因病去世。1991年2月23日,周父与赵某娜再婚,赵某娜携有一女一子,即女儿姜某莹14周岁、儿子姜某海9周岁。2004年2月23日,周父与赵某娜离婚。2019年8月22日,周父因病去世。周父之父母早已去世。2004年2月23日,周父与赵某娜签订《离婚协议书》,载明:双方无子女抚养、债权债务等纠纷,位于a号及b号的两套房屋归男方所有,男方同意在拆迁完毕后给予女方楼房独居一套。2009年11月23日,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就原告赵某娜与被告周父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出具(民事调解书(以下简称调解书),载明:“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一、被告周父于2010年五月底前给付原告赵某娜六十平方米的楼房一套……”庭审中,周某豪称周父已完成上述调解书中的给付内容,房屋已过户至赵某娜名下。经查,北京市大兴区一号的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登记在周父名下,系拆迁a号补偿所得。庭审中,周某君、周某仁均称其参与了被拆迁房屋的共建。另,周某君、周某仁、周某豪均称姜某莹、姜某海未参与被拆迁房屋的共建,且不属于被安置人。关于房屋继承,周某君、周某仁要求共有房屋,共同补偿给周某豪70万元;庭审中,周某豪表示分得房屋或补偿款都可以,但不同意仅分得70万元补偿款,庭后,其向本院提交书面意见,称涉案房屋应由其继承,如果涉及补偿,其同意向周某君、周某仁支付折价款。经询,周某君、周某仁、周某豪均认可涉案房屋的现值为210万元。再询,周某君、周某仁、周某豪均认可周父于2017年6月8日开始生病,此前单独居住,自2017年9月1日起至去世,其主要居住在周某豪家中。周某君称周父生病后,因脑梗导致生活不能自理,腿无法正常行走,三人均进行了照顾;周某豪称三人共同照顾至2017年9月1日左右。周某豪向本院提交了其父周父于2017年至2019年期间的医疗费票据,欲证明其承担了照料周父的主要责任,依法应予多分遗产。周某君、周某仁对该证据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称其二人照料周父较多。另,周某君、周某仁、周某豪均称周父与赵某娜结婚后,姜某莹、姜某海均与周父共同居住,后姜某莹、姜某海因升学离开,周父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会负担姜某莹、姜某海的生活费、学费,周父与赵某娜离婚后,姜某莹、姜某海与周父并无联系,且未进行任何探望、照顾。裁判结果一、登记在被继承人周父名下的位于北京市大兴区一号的房屋由周某豪继承,周某豪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分别向周某君、周某仁给付折价款500000元;二、驳回周某君的其他诉讼请求。房产律师靳双权点评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有答辩并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姜某莹、姜某海经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按时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放弃了答辩和质证的权利。本案中,姜某莹称对拆迁利益分配存疑,但未提交证据予以佐证,故法院不予采信;周某君、周某仁称均参与了被拆迁房屋的共建,但未提交证据予以佐证,故法院不予采信。结合已查明的事实,法院认定涉案房屋在周父的遗产范围内。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周父没有遗嘱或遗赠,继承开始后,应按照法定继承办理,由第一顺序继承人即配偶、子女、父母继承。继承中的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养子女和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姜某莹系周父继女,姜某海系周父继子,周某君、周某仁、周某豪均认可姜某莹与姜某海曾与周父共同生活,由周父与赵某娜共同抚养教育,故二人属于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继父母与继子女之间的关系虽然以继父母与生父母之间的婚姻关系为前提,但在继父母与继子女形成抚养关系后,就形成了一种独立的民事法律关系,它可以在一定条件下解除,但不能认为继父母与生父母之间的婚姻关系一旦解除,继父母与继子女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关系也自然终止。综上,周某君、周某仁、周某豪与姜某莹、姜某海均属于第一顺序继承人。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或者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有扶养能力和有扶养条件的继承人,不尽扶养义务的,分配遗产时,应当不分或者少分。本案中,周某君、周某仁、周某豪均认可周父于2017年6月8日开始生病,自2017年9月1日起至去世主要与周某豪共同居住,故周某豪在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周某君、周某仁、周某豪均称姜某莹、姜某海在周父与赵某娜离婚后,未对周父进行过任何探望、照顾,姜某莹、姜某海亦未举证证明其履行过赡养义务,结合本案已查明的事实,法院认定,姜某莹、姜某海在分配遗产时,不应分得。基于以上原因,以及当事人对遗产分割的意见,法院对周父的遗产进行如下分割:关于涉案房屋,周某君、周某仁、周某豪均认可涉案房屋的现值为210万元,法院对此不持异议。周某君、周某仁、周某豪均主张继承房屋,法院认为,涉案房屋主要由周某豪占有、控制,故由周某豪继承为宜,但其应向周某君、周某仁支付折价款,如上所述,在遗产分割时,周某豪可以多分,故法院认定,涉案房屋由周某豪继承,其向周某君、周某仁各支付折价款500000元。每个案件都有特殊性,需要律师对案情进行细致的分析,才能有专业的判断,我们团队擅长处理各类房屋纠纷,如果您遇到相似案件,我们真诚的希望您可以来电详细说明情况,我们会尽力为您解答!
    太原律师-靳双权律师 靳双权律师
    2024-05-27
    人浏览
  • 债权人撤销权在离婚案件中的应用:一起涉及多套房产的案例分析
    诉讼请求:1.撤销二被告《离婚协议》中将北京市丰台区房屋、北京市朝阳区房屋、北京市石景山区房屋、北京市门头沟区房屋、重庆市房屋、北京市石景山区房屋、北京市西城房屋分配至秦某文名下的行为;2.判决被告秦某文、被告赵某霖合办理上述房屋产权的变更登记手续。事实和理由:被告赵某霖向原告借款,欠付原告本金及利息,原告享有债权,二被告系夫妻关系,通过离婚形式将房屋及财产恶意转移至被告秦某文名下,侵害了原告的债权,因此起诉至法院。被告辩称被告赵某霖答辩称,不同意原告诉讼请求。二被告于2007年1月16日登记结婚,2012年9月10日登记离婚,离婚时签署离婚协议,约定北京市丰台区房屋、北京市门头沟区房屋、重庆市房屋属于秦某文婚前财产归女方所有,无其他共同财产。后二被告于2014年6月14日复婚,2014年9月1日离婚,离婚时约定,北京市丰台区房屋归被告赵某霖所有,北京市门头沟区房屋、重庆市房屋归被告秦某文所有。后二被告又于2015年3月14日复婚,2019年11月25日离婚,离婚时约定北京市丰台区房屋、北京市朝阳区房屋、北京市石景山区房屋房屋归被告秦某文所有。2020年1月6日二被告复婚,2021年3月二被告离婚,离婚时约定北京市丰台区房屋、北京市朝阳区房屋、北京市石景山区房屋房屋、北京市西城区房屋归被告秦某文所有。双方至今未再婚。北京市丰台区房屋是被告秦某文2006年购买的,是被告秦某文婚前全款购买。北京市朝阳区房屋是2016年购买的,登记在被告秦某文名下,是借款之前购买的。北京市石景山区房屋是2014年购买,一直登记在秦某文名下,是个人财产。北京市门头沟区房屋不是夫妻共同财产,是秦某文父母的祖宅,已经拆迁了,不涉及撤销的问题;重庆市房屋是2010年10月12日购买的,2011年夏天已售卖,是秦某文和她朋友三人共同购买投资的。北京市石景山区房屋是2016年9月1日购买的,该房屋登记在秦某文父亲秦父名下,是被告赵某霖垫资购买的,后被告秦某文将钱给被告赵某霖了。北京市西城区房屋是2017年8月16日是被告赵某霖出资购买的,登记在被告赵某霖父亲周父名下,2019年12月12日将房屋过户到了被告赵某霖名下,后因孩子上学,在2020年4月7日过户至被告秦某文名下。原告与被告赵某霖的借款发生在2017年11月,与家里买房没有任何关系,且秦某文不知道债务存在,款项也没有用于家庭生活。但被告赵某霖的房产是在与周某君借款之前取得的,上述房产在借款之前已有归属,因此二被告并不是属于原告所称的恶意逃避债务。赵某霖曾以周某君的名义购买了朝阳区房屋,成本购房价款2500万,后被周某君私自出售,其获利已完全可以覆盖赵某霖向周某君的借款,不存在周某君债权受到损害的情形。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秦某文答辩称,被告赵某霖所述的婚姻情况及离婚协议约定的财产分割情况属实。被告赵某霖所述的房屋购买、权属登记、出资情况等属实。被告认为,原告无权对债权确认之前的行为提起撤销,原告与被告赵某霖的债权确认是在2021年8月。而原告要求撤销的行为发生在2021年8月前。其次,原告的诉讼请求针对2021年3月22日的离婚协议提起撤销,但本案起诉时该行为并未发生,因此不能在本案中进行处理。再次,因赵某霖存在家庭暴力,二被告离婚,财产分割是附条件的,孩子归秦某文抚养,房屋必须归秦某文,反之亦然,财产分割与孩子抚养是相关联的。这一点在2014年9月1日的离婚协议中也能说明。二被告财产的分割不存在侵犯原告合法债权的情形。据秦某文了解,在2016年8月,赵某霖出资2500万元,以原告周某君的名义购买房屋一套,房屋价值远高于原告主张的债权,后周某君将该房屋出售。现原告主张撤销二被告之间离婚协议的财产分割部分,主张是恶意的,不应该得到法律支持。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法院查明一、涉案债权相关情况原告以民间借贷纠纷为案由,对二被告提起诉讼,要求二被告偿还借款1560万元及利息。2021年我院民事判决书,查明“赵某霖与周某君系同事关系。2017年11月8日至2019年4月30日期间,周某君将1650万元共分十笔打入赵某霖账户。2020年1月7日,赵某霖向周某君出具《借条》,载明内容如下:今我本人赵某霖从周某君处借取人民币现金转账伍佰陆拾万元整,借款期限自2020年1月7日至2020年12月6日止,借款利息按月计算,计月利息1.2%,计人民币陆万柒仟贰佰元整,到期还本金。借条尾部有赵某霖签名捺手印。同日,赵某霖再次向周某君出具《借条》,载明内容如下:今我本人赵某霖从周某君处借取人民币现金转账壹仟万元整,借款期限自2020年1月7日至2020年12月6日止,借款利息按月计算,计月利息1.2%,计人民币壹拾贰万元整,到期还本金。借条尾部有赵某霖签名捺手印。庭审中,周某君与赵某霖确认在上述借条签订后,2020年1月23日,赵某霖向周某君还款187200元;2020年2月21日,赵某霖向周某君还款10万元;2020年3月6日,赵某霖向周某君还款8万元;2020年3月27日,赵某霖向周某君还款57200元;2020年4月7日,赵某霖向周某君还款9万元;2021年4月2日,赵某霖向周某君还款15万元。2021年2月18日,赵某霖向周某君出具《还款计划》,计划载明:本人赵某霖向周某君借款人民币1560万元整及利息,款项应于2020年12月7日偿还,2020年12月7日后,利息按照原借条约定继续执行,所欠款项及利息,本人承诺于2021年8月31日前还清,如果逾期未偿还全部款项,则由家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由家人还款等。该还款计划上有赵某霖签字及手印。”判决:一、被告赵某霖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周某君偿还借款本金15511272.33元及利息;二、驳回原告周某君其他诉讼请求。原告与二被告均未上诉,该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二、二被告的婚姻情况及财产分割情况。1.二被告于2007年1月16日登记结婚,2012年9月10日登记离婚,离婚时签署离婚协议,约定:北京市丰台区房屋、北京市门头沟区房屋、重庆市房屋属于秦某文婚前财产,归女方所有,无其他共同财产;双方无债权债务。2.2014年6月14日二被告复婚,2014年9月1日离婚,离婚时签署离婚协议,约定:坐落在北京市丰台区房屋归被告赵某霖所有;双方无债务、债权。3.2015年3月14日二被告复婚,2019年11月25日离婚,离婚时签署离婚协议,约定:二、坐落于北京市丰台区房屋、坐落于北京市朝阳区房屋、坐落于北京市石景山区房屋、,以上三处房产位于秦某文名下,离婚后归女方所有。三、双方无债权债务。4.2020年1月6日二被告复婚,2021年3月22日登记离婚,离婚时签署离婚协议书,约定:二、财产问题。坐落于北京市丰台区房屋、坐落于北京市石景山区房屋、坐落于北京市西城区房屋,以上三处房产位于秦某文名下,离婚后女方名下归女方所有。三、债务问题。双方无共同债权债务。三、离婚协议所涉房产的情况。1.北京市丰台区房屋。2006年11月14日,被告秦某文与北京玉H公司签订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购买北京市丰台区住房,该房屋所有权人登记为秦某文。2014年9月1日,秦某文与赵某霖办理所有权登记申请,该房屋所有权人由秦某文变更登记为赵某霖,2019年11月18日,该房屋所有权人由赵某霖变更登记为秦某文。2.北京市朝阳区房屋。2016年8月24日,秦某文与案外人签订存量房屋买卖合同,购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房屋,该房屋于2016年8月24日办理房屋产权登记,登记为秦某文单独所有。3.北京市西城区房屋。2017年8月15日,周父(赵某霖之父)与案外人签订《存量房屋买卖合同》,约定周父购买北京市西城区房屋,当日周父请不动产登记,2017年8月16日,北京市西城区房屋登记在被告赵某霖父亲周父名下。2019年12月12日,该房屋变更所有权人变更登记为赵某霖。2020年4月7日,该房屋所有权人由赵某霖变更登记为秦某文。4.北京市石景山区房屋。2014年6月2日,被告秦某文与案外人张某签订《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约定秦某文购买石景山区房屋,成交价格为415万元。双方另外还签订《存量房屋买卖合同》,秦某文购买北京市石景山区房屋,合同落款处无日期,抬头处显示打印时间为2014年10月19日。2014年6月5日秦某文向售房人汇款76万元、6月12日汇款30万元、7月7日汇款70万元,10月16日向本人账户转入229万元,摘要为石景山房。2014年6月1日至10月31日期间,秦某文的付款账户无款项转入情况。2014年10月20日,该房屋因存量房屋买卖变更登记产权所有人为秦某文。5.北京市石景山区房屋。2016年9月1日,北京市房屋因存量房屋买卖变更登记产权所有人为王某一。6.重庆市房屋。2010年10月12日,被告秦某文与案外人签订合伙购房协议书,共同投资重庆市C号房屋,2010年10月12日秦某文与第三方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秦某文付款117660元。7.北京市门头沟区。2012年6月10日,秦某文与第三方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裁判结果一、撤销被告赵某霖与被告秦某文将北京市丰台区房屋、北京市朝阳区房屋.北京市西城房屋分配至秦某文名下的约定。三、驳回原告周某君的其他诉讼请求。房产律师靳双权点评“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并且受让人知道该情形的,债权人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撤销权的行使范围以债权人的债权为限。债权人行使撤销权的必要费用,由债务人负担。”债务人放弃其未到期的债权或者放弃债权担保,或者恶意延长到期债权的履行期,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债权人依照规定提起撤销权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可知债权人撤销权的构成要件为:一是债权人方面,需存在合法有效债权,并先于离婚协议成立;二是债务人方面,主要衡量是否实施无偿转让财产或恶意低价转让财产的行为;三是行为是否对债权人造成损害。法院对二被告离婚协议所涉房产的约定是否应予撤销逐一分析。一、根据生效判决,原、被告之间的债权形成于2017年11月8日至2019年4月30日,由于二被告2012年9月10日、2014年9月1日签订的离婚协议先于原告的债权,因此,该两份协议不符合债权人撤销权的构成要件,因此该两份协议中涉及的房屋分割的约定不应予以撤销。二、关于2019年11月25日、2021年3月二被告签署的两份《离婚协议》中关于房屋分割的约定,是否应该予以撤销作如下分析:1.周某君的债权合法有效且先于《离婚协议书》成立。债权人行使撤销权,主要针对债务人实施的损害债权的行为,故应以存在合法有效债权,且债权先于债务人实施损害债权的法律行为发生为前提。民事判决书已生效,该判决书查明“2017年11月8日至2019年4月30日期间,周某君将1650万元共分十笔打入赵某霖账户。”判决:赵某霖向周某君偿还借款本金15511272.33元及利息。二被告于2019年11月25日签订的《离婚协议书》早于借条出具的时间,但实际上出具欠条是对已实际产生的债权债务进行确认,债权成立时间应以权利义务创设时间为准,故周某君对赵某霖享有的债权先于赵某霖与秦某文2019年11月25日的《离婚协议书》成立。2021年3月22日签订《离婚协议书》晚于借条出具的时间,债权优先于《离婚协议书》成立。2.关于二被告2019年11月25日、2021年3月22日签订的《离婚协议书》中所约定的房产是否为无偿转让,以下进行逐一分析。(1)北京市丰台区房屋。根据秦某文提交的银行明细、买卖合同、还款明细可知该房屋系秦某文婚前购买,婚后还款。二被告在2014年9月1日离婚时签署的《离婚协议书》约定该房屋约定为赵某霖所有,并于当日办理了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登记至赵某霖名下。后该房屋所有权人在2019年11月18日由赵某霖变更登记为秦某文。在2019年11月25日双方离婚时签署的《离婚协议书》中约定归秦某文所有。因此,该房屋属于无偿转让。(2)北京市朝阳区房屋。该房屋购买于双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秦某文的证据不能证明该房屋系其个人财产,因此《离婚协议书》约定该房屋属于被告秦某文所有,属于无偿转让。(3)北京市西城区。2017年8月15日,周父(赵某霖之父)购买北京市西城区房屋,2019年12月12日,该房屋变更所有权人变更登记为赵某霖。2020年4月7日,该房屋所有权人由赵某霖变更登记为秦某文。因此《离婚协议书》约定该房屋属于被告秦某文所有,属于无偿转让。(4)北京市石景山区房屋。秦某文提交的《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显示的该房屋并非在婚姻期间购买,且秦某文出示的付款账户未显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存在款项转入的情况,因此,法院认为该房屋系秦某文个人财产,不属于无偿转让。3.《离婚协议书》的财产分割约定对债权人周某君造成损害。周某君对赵某霖享有的债权,发生于赵某霖与秦某文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借款期限已届期满,赵某霖尚未偿还借款本金。在债权人债权未能实现的情况下,赵某霖作为债务人,在《离婚协议书》中无偿转让财产,该行为客观上使赵某霖可供偿债的财产数额降低,有可能导致其无力清偿其所欠周某君之债务,故法院认定被告赵某霖将北京市丰台区、北京市朝阳区房屋、北京市西城区房屋无偿转让给秦某文的行为对周某君权益造成损害。关于二被告主张的赵某霖借周某君之名购买房屋后出售所得款项远远多于周某君对赵某霖的债权,并不影响周某君债权的实现。但其主张的借名买房的债权债务法律关系未经生效判决认定,对赵某霖、秦某文的该主张法院不予采纳。另外,由于借名买房债权债务关系与本案撤销权请求基础并非基于同一法律关系产生的债权债务,因此,本案无需中止审理。综上,北京市石景山区房屋产权所有人为王某一,不存在赵某霖与秦某文无偿转让的情况。重庆市房屋、北京市门头沟区房屋约定为秦某文所有早于原告债权形成之前,因此,原告要求撤销《离婚协议书》中将上述三处房屋分配至秦某文的行为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原告要求撤销赵某霖与秦某文签订的《离婚协议书》中约定将北京市丰台区房屋、北京市朝阳区房屋、北京市西城区房屋分配给秦某文的行为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三、判决原告要求被告秦某文、被告赵某霖合办理上述房屋产权的变更登记手续。当事人要求将房屋权属恢复到《离婚协议》签署前的状态的,人民法院应该予以支持。但本案中,在《离婚协议》签署前,北京市丰台区房屋、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公园房屋、北京市西城区房屋涉案房产均已在秦某文名下,因此,原告要求办理变更登记手续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需要指出的是,不变更登记并不代表赵某霖、秦某文对该房屋形成共同共有关系的否定。每个案件都有特殊性,需要律师对案情进行细致的分析,才能有专业的判断,我们团队擅长处理各类房屋纠纷,如果您遇到相似案件,我们真诚的希望您可以来电详细说明情况,我们会尽力为您解答!
    太原律师-靳双权律师 靳双权律师
    2024-05-27
    人浏览
  • 夫妻共同财产与遗产继承:如何在拆迁安置中界定个人与共同权益?
    复杂的家庭关系、遗产继承、拆迁安置以及小产权房政策。经过法院审理,查明了一系列事实,包括张父的家庭成员情况、拆迁安置协议的内容、以及张父与孙某娟的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等。最终,法院裁定确认在涉案房产的89.4平方米建筑面积中,有27.6平方米属于张父个人遗留的合法所有权益,并驳回了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房产律师对此案进行了点评,指出在处理此类纠纷时,需要综合考虑家庭拆迁安置、遗产继承、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等多方面因素,并依据相关法律政策进行合理析产确权。同时,由于涉案房产为小产权房,目前无法进行房屋不动产登记,因此只能确定其所有权益而非物权所有权。)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和避免不必要纠纷,以下案例中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若有雷同请联系我们予以撤销。原告诉称原告张某文、张某君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确认位于北京市通州区一号(面积约89.4平方米)中的44.4平方米为张父的遗产;二、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并提出依据的事实与理由为:张父与张母原为夫妻关系,原告张某文、张某君系两人之女。张母于2005年5月18日因死亡注销户口。张父与被告孙某娟于2010年1月12日再婚。张父与张母夫妇原在北京市通州区A号有院落一处,在张母去世后,因其未留遗嘱,院内房屋应归原告张某文、张某君与张父共有。2010年4月23日,A号拆迁,由张父作为被拆迁人,签订《安置和补偿协议》。根据《安置和补偿协议》约定,A号的被安置人员共有8人,分别是:张父、周某爱、张某文、齐某露、张某君、林某鹏、孙某娟、林某磊。每人安置面积45平方米,安置面积共计360平方米。基于上述拆迁,张父与被告孙某娟分得位于北京市通州区一号(面积约89.4平方米)楼房一套,购房款已从拆迁款中扣除,该房屋登记在张父名下。2019年7月4日,张父因病去世,其生前留有自书遗嘱,遗嘱已经明确张父所有的财产和存款都归两个女儿(即两原告)继承。原告张某文、张某君认为,根据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原告张某文、张某君诉请要求确认的均为张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由于原被告双方不能就张父的遗产份额达成一致意见,现只得诉至贵院,请求依法裁判。被告辩称被告孙某娟辩称:另外,我同意对张父生前与我同居的位于北京市通州区拆迁所得房屋依法析产确权,以区分其中所含的属于我的个人房产面积和属于张父的遗产房产面积。被告齐某露、林某鹏、林某磊虽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但向本院交来书面答辩意见称:认可原告张某文、张某君所诉事实,同意原告张某文、张某君的诉讼请求。被告张某丹、张某盼均辩称:自己一方不放弃依法继承取得母亲周某爱遗产拆迁房屋所有权益的权利,并决定将自己依法继承取得的母亲周某爱的遗产拆迁房屋的所有权益在继承后转赠给二原告张某文、张某君。被告张某花辩称:自己一方不放弃依法继承取得母亲周某爱遗产拆迁房屋所有权益的权利,并决定自己依法继承享有依此继承取得的母亲周某爱的遗产。法院查明本案案外人周某爱(丧偶,2010年4月18日死亡)生有三女一子,分别是女儿张某花、张某丹、张某盼和儿子张父(被继承人,2019年7月4日死亡)。张父与前妻张母(2005年5月18日死亡)生有二女即本案原告张某文、张某君。原告张某文生有一女齐某露;原告张某君与被告林某鹏系夫妻关系,二人生有一子被告林某磊。本案另一案外人白某山系被告孙某娟的前夫,二人结婚后于1994年3月18日生育一女即被告白某宁。2010年4月23日,甲方北京市通州区G村村民委员会与乙方张父签订《新建村安置和补助协议》,其中第一条约定:张父家在北京市通州区A号的农房宅基地认定面积为291.23平方米,已列入拆迁范围内。本宅基地上属于拆迁政策规定享受自建楼安置的人员共有8人,分别是张父、周某爱、张某文、齐某露、张某君、林某鹏、孙某娟、林某磊。第三条约定:乙方及享受自建楼安置人员自愿购买自建楼,根据拆迁政策,乙方家庭共可享受安置面积360平方米;张父与北京市通州区G村村民委员会又签订一份《房屋买卖及拆迁安置合同》,上述8名被拆迁安置人据此先行取得了一处位于北京市通州区(建筑面积89.4平方米)的拆迁安置房,后张父又于2015年1月4日签署《拆迁安置面积核准选房单据》,上述8名被拆迁安置人据此又取得了二号房屋(建筑面积85.26平方米)和三号房屋(建筑面积85.26平方米)、四号房屋(建筑面积84.74平方米)和五号房屋(建筑面积114.82平方米)共四处拆迁安置房,其中属于独生子女单独享有的自建安置楼拆迁安置指标面积为20平方米(即齐某露、林某磊各自单独独自享有10平方米的自建安置楼拆迁安置指标面积)。综上,上述8名被拆迁安置人通过此次拆迁安置实际共获得5套自建楼拆迁安置房,总建筑面积为459.48平方米,其中属于独生子女的齐某露、林某磊依拆迁政策各自单独获得10平方米建筑面积的自建安置楼房。将上述二个独生子女单独享有的20平方米安置楼房建筑面积扣减掉,上述8名被拆迁安置人再均分后,实际被拆迁安置人获得拆迁安置自建楼房建筑面积为:张父、周某爱、张某文、张某君、林某鹏、孙某娟各54.935平方米;齐某露、林某磊各64.935平方米。2010年4月18日,上述8名被拆迁安置人中的周某爱死亡,其已无父母生存在世,并未留遗嘱亦未遗赠,也未发现被其生前抚养的人和养子女,故周某爱所获得的拆迁安置自建楼房建筑面积54.935平方米应由当时健在的其法定继承人四子女张某花、张父、张某丹、张某盼依法继承平均分割。据此计算,上述四继承人张某花、张父、张某丹、张某盼每人应继承分得拆迁安置自建楼房建筑面积13.73375平方米。因张父继承获得的此13.73375平方米拆迁安置自建楼房建筑面积系其与孙某娟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取得,依法应认定为其二人夫妻共有财产权益,在张父2019年7月4日死亡后,其中的二分之一建筑面积即6.866875平方米的所有权益应归孙某娟单独享有。据此,在张父生前与孙某娟共同居住(现仍由孙某娟实际居住使用)的北京市通州区一号拆迁安置楼房的总计89.4平方米建筑面积中,有61.80平方米属于孙某娟个人单独享有所有权益,其余的27.60平方米属于张父个人遗留的合法所有权益。再查,上述8名被拆迁安置人通过此次拆迁安置实际获得的5套总建筑面积为459.48平方米的自建楼拆迁安置房性质均为政府拆迁安置用的小产权房,至今尚不能进行房屋不动产登记。另庭审中双方均同意,如果还有其他有可能涉及张父遗产的析产确认,双方另行解决。裁判结果一、确认位于北京市通州区A号院拆迁安置房屋的总计89.4平方米建筑面积中,有27.6平方米拆迁安置房建筑面积属于张父个人遗留的合法所有权益。二、驳回原告张某文、张某君的其他诉讼请求。房产律师点评本案原告张某文、张某君起诉的所有权确认纠纷,解决的是在张父的遗产权益被继承前,析出属于张父单独所有的遗产权益并予以确认的问题。因本案所涉张父遗产权益的析出和确认涉及其家庭拆迁房屋安置、母亲周某爱遗产权益的法定继承、与孙某娟夫妻共同财产权益的分割和涉及拆迁安置房屋小产权政策,故本案必须综合考虑上述相关因素,结合原告张某文、张某君的具体诉讼请求,依据相关法律政策析出并确定张父个人的合法遗产权益。在涉及拆迁安置房屋建筑面积的分割时,应特别关注考虑拆迁方对被拆迁安置人为独生子女的明示的特殊奖励政策,对因此予以相关人的特殊奖励指标的安置房建筑面积予以保障并扣减后,其余的拆迁安置房屋建筑面积应由8名被拆迁安置人张父、周某爱、张某文、齐某露、张某君、林某鹏、孙某娟、林某磊平等平均分享。据此确定周某爱、张父和孙某娟享有的拆迁安置房屋建筑面积所有权益后,再依据法定继承的相关法律规定,确定张父应继承其亡母周某爱的拆迁安置房建筑面积的遗产所有权益;但由于该法定继承发生在张父与孙某娟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故张父的该项继承所得应由其与其妻孙某娟共同享有,在张父去世后,该部分继承所得的二分之一依法应专属于孙某娟个人所享有。据此,经计算确定孙某娟个人应享有的拆迁安置房建筑面积为61.80平方米。由于所诉析产房屋即张父生前与孙某娟共同居住的位于北京市通州区一号拆迁安置房屋总计建筑面积89.4平方米,故在其中减去应属孙某娟个人单独享有的拆迁安置房建筑面积61.80平方米后,所剩余的27.60平方米拆迁安置房建筑面积属于张父个人遗留的合法所有权益。而根据现在的小产权拆迁安置政策和不动产登记的相关法律规定,目前还不能确定上述拆迁安置房屋的物权所有权,故在此只能确定其所有权益。每个案件都有特殊性,需要律师对案情进行细致的分析,才能有专业的判断,我们团队擅长处理各类房屋纠纷,如果您遇到相似案件,我们真诚的希望您可以来电详细说明情况,我们会尽力为您解答!
    太原律师-靳双权律师 靳双权律师
    2024-05-27
    人浏览
  • 交通事故保险责任纠纷
    式合同,把合同生效时间推迟数小时,致使葛
    太原律师-秦符森律师 秦符森律师
    2012-05-22
    人浏览
  • 山西省娄烦县519特大交通事故案
    ,造成2人死亡、22人受伤的特大交通事故
    太原律师-秦符森律师 秦符森律师
    2012-05-22
    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