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快车 合肥律师 合肥公司法律师
合肥公司法专业律师
  • 合肥公司法律师案例
  • 合肥公司法律师文集
  • 新型毒品案件从7年辩成10个月
    销售,徐某某负责联系上家李某某(另案处理)购买毒品原液γ-羟丁酸(GHB),并按李某某教授的方法从市场上购得东鹏特饮饮料、灌装工具等,按一定比例勾兑制造毒品饮料“神仙水”贩卖……同年6月初,吴某某、刘某甲退出合伙。徐某某仍从李某某处购进毒品原液勾兑制造毒品饮料“神仙水”贩卖,刘某乙、查某某先后为徐某某开车,帮助贩卖。徐某某单独贩卖“神仙水”期间,胡某某、洪某某、刘某丙分别居间介绍帮助贩卖,并从中获利。具体犯罪事实如下:……7.2020年6月3日凌晨,刘某丙居间介绍吸毒人员杨某某从刘某乙处购得掺入毒品原液的“东鹏特饮”3瓶(4.5L,约5.013kg),获利100元。刘某乙开车将毒品饮料送至宣城市区“皇家XX”KTV,收取毒资700元现金,后与徐某某各分得350元;……2020年6月28日,徐某某、查某某、刘某乙驾车至安庆市区,以15500元的价格从李某某处购得毒品原液10瓶(2.5L,2.785kg)。返程途中,在宣城市芜宣高速公路XX服务区被民警现场查获。经鉴定,现场查扣的疑似毒品液体10瓶,每瓶重量278.58g—282.98g不等,10瓶液体总重量2805.5g。10瓶疑似毒品液体中,均检测出γ-羟丁酸(GHB),含量为0.93mg/ml-1.20mg/ml不等。2020年7月9日,刘某丙接民警电话后主动到案并如实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实。同日,刘某丙被监视居住,后被检察院和法院取保候审。律师工作公诉机关认为刘某丙的上述行为构成了贩卖毒品罪,在审查起诉阶段和刘某丙沟通的认罪认罚量刑建议是7年有期徒刑,刘某丙认为刑期太高,没有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案件到审判阶段时,委托了王律师作为其辩护人。王律师初步阅卷,发现刘某丙居间介绍贩卖γ-羟丁酸毒品数量大,基准刑为15年有期徒刑,已经基于其具有的从犯、自首等情节给予减轻处罚至下一个量刑幅度的最低刑期7年有期徒刑了,案件似乎没有进一步辩护的空间了?随着辩护工作的细致、深入展开,王律师发现刘某丙居间介绍的γ-羟丁酸系新型毒品,一般呈液态,这种毒品有着不同于传统毒品的贩卖和吸食方式,一般均是将极少量γ-羟丁酸毒品掺入大量的饮料或水后再贩卖和吸食,一旦掺入饮料和水,这个总量就变得非常大,如果以含γ-羟丁酸毒品的饮料(水)总重量作为毒品数量进行量刑的话,本案被告人都将被法院处以重判,甚至可以判处死刑,但这种含毒的饮料和水的社会危害性要远低于冰毒(甲基苯丙胺)等毒品,导致各被告人的罪责刑不相适应,这种过度打击也不利于被告人的服刑改造,可能将这一批年轻的被告人推向社会的对立面,甚至让他们仇视这个社会,不利于国家的综合治理。考虑到γ-羟丁酸系新型毒品,我国司法机关尚未形成成熟的裁判规则,很有必要进行类案检索。为此,王律师花费了大量时间、精力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全面、系统地检索了关于“γ-羟丁酸”的刑事案件,查阅了近300份裁判文书,再经过类案检索统计、分析,梳理出了涉“γ-羟丁酸”刑事案件的裁判规则和辩护思路。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检索统计、对比发现:可以计算但没有计算γ-羟丁酸毒品数量,不按照毒品数量进行量刑,基准刑量刑直接确定在7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生效判决;以及通过γ-羟丁酸的含量折算出纯γ-羟丁酸毒品的净重,以纯γ-羟丁酸毒品净重作为毒品数量进行量刑的生效判决,加在一起占比可以达到有效类案的76.5%,是实践中绝大部分人民法院适用的裁判规则。为此,书写一份详细数据的《类案检索报告》,在开庭前(这个时间节点非常重要,此时法官的裁判思路尚未成型)提交给主审法官。参见早期相关文章→“神仙水啪啪水咔哇饮料等液态饮料(含新型毒品γ-羟丁酸)”刑事案件裁判规则辩护意见庭审中,王律师发表了以《类案检索报告》为重点的无罪+罪轻+量刑辩护意见。一、本案刘某丙的罪与非罪问题。辩护人认为刘某丙的行为性质属于“受以吸食为目的的购毒者委托,为其介绍联络贩毒者”的情况,依法不构成犯罪,建议公诉机关撤回对刘某丙的起诉,或者由法庭直接判决刘某丙无罪,理由如下:1、刘某丙的行为属于“受以吸食为目的的购毒者委托,为其介绍联络贩毒者”的情况……2、刘某丙的行为不属于“同时与贩毒者、购毒者共谋,联络促成双方交易的”情况……3、刘某丙行为不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二、本案存在的罪轻情况。即使刘某丙的行为构成犯罪,认定刘某丙贩卖毒品γ-羟丁酸数量大也不妥,可对本案贩卖的毒品不做具体数量认定,而以各嫌疑人的情节进行量刑,基准刑确定为7年以下有期徒刑。根据刘某丙具有的从犯、自首、毒品含量存疑、初犯偶犯等情节,建议对刘某丙判处1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免除处罚。1、起诉书指控本案贩卖的毒品分为两类:(1)毒品γ-羟丁酸(以下简称“原浆”);(2)掺入“东鹏特饮”及矿泉水后的毒品γ-羟丁酸(以下简称“水”)。“原浆”经过鉴定,γ-羟丁酸含量为0.93mg/ml-1.20mg/ml不等,最低含量0.93mg/ml,平均含量1.09mg/ml。而“水”中γ-羟丁酸的含量并没有鉴定,依据《办理毒品犯罪案件毒品提取、扣押、称量、取样和送检程序若干问题的规定(公禁毒(2016)511号)》第33条规定,对液态、新类型的毒品应该进行含量鉴定,本案的“γ-羟丁酸”即是呈液态的新型毒品,但本案的“水”并没有进行毒品含量鉴定,那么这种大量稀释后的“水”是不是还算是毒品;以及没有鉴定毒品含量的“水”的毒品数量怎么认定还是存疑的,按照“存疑有利于被告人”原则,建议对本案贩卖的毒品不做具体数量认定,而以各被告人的情节进行量刑,基准刑依法确定为7年以下有期徒刑。2、虽然通过证据卷(一)被告人徐某某的供述和辩解,可证明1.5升的饮料勾兑一瓶盖7ml左右的原浆,计算出“水”中γ-羟丁酸平均含量为1.09mg/ml×7ml/1507ml≈0.005mg/ml,那么,“原浆”中γ-羟丁酸平均含量就是“水”的218倍。这种大量稀释后的“水”中γ-羟丁酸毒品纯度就明显低于正常纯度,依据《武汉会议纪要》的规定,涉案毒品纯度明显低于同类毒品的正常纯度的,量刑时可以酌情考虑。为此,法庭完全可以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酌情处理本案的量刑问题。3、γ-羟丁酸毒品属于新型毒品,2018年度以及2018年以前年度,极少有γ-羟丁酸毒品刑事案件,2019年度一直至今,γ-羟丁酸毒品刑事案件逐渐增多,司法机关尚未形成成熟的裁判规则,非常有必要进行类案检索。为此,辩护人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进行了全面系统的类案检索,通过检索统计、分析,发现:(1)可以计算但没有计算毒品数量,不按照毒品数量进行量刑,基准刑量刑直接确定在7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有效类案裁判29篇,占比56.9%;(2)通过γ-羟丁酸的含量折算出纯γ-羟丁酸毒品的净重,以纯γ-羟丁酸毒品净重作为毒品数量进行量刑的,有效类案裁判10篇,占比19.6%。上述两类案件考虑到γ-羟丁酸新型毒品不同于传统毒品的贩卖和吸食方式,一般均是将极少量γ-羟丁酸毒品掺入大量的饮料后再贩卖和吸食的情况,如果以含γ-羟丁酸毒品的饮料总重量作为毒品数量进行量刑的话,将打击过度,致使罪责刑不相适应,为此,这两类案件均作出对被告人有利的量刑方式,合计占比高达76.5%,是实践中绝大部分人民法院适用的裁判规则,建议本案参考适用。(3)不以含量折算出纯γ-羟丁酸毒品的净重,以含γ-羟丁酸毒品的物质总重量作为毒品数量进行量刑,有效类案裁判12篇,占比23.5%。这类案件没有考虑到γ-羟丁酸新型毒品不同于传统毒品的贩卖和吸食方式,处罚较重,但占比很少,不建议本案参考适用。(具体内容参见《类案检索报告》)三、本案刘某丙的量刑情节。刘某丙具有从犯和自首两个法定减轻或免除处罚情节、毒品含量(或称纯度)极低和初犯偶犯两个酌定从轻处罚情况,根据罪刑相适应原则,可不受在法定量刑幅度的下一个量刑幅度内判处刑罚的限制,在法定刑以下两个量刑幅度内判处刑罚。退一万步说,即使认定刘某丙居间介绍贩卖γ-羟丁酸毒品且数量大,基准刑为15年有期徒刑,可在法定刑以下两个量刑幅度内即7年以下有期徒刑幅度内判处刑罚。……《刑法》第63条第一款对减轻处罚的幅度作出规定,该条款是对我国刑法关于单个减轻处罚情节的释义,并非对具有数个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情节,亦或同时具有减轻处罚或免除处罚情节如何量刑作出的规定。故认为无论有多少个法定减轻处罚情节,或者无论是否具有法定减轻或免除处罚情节,减轻处罚均不得突破法定量刑幅度的下一个量刑幅度,超出了本条的文义范围,也与本条的立法目的不符。为此,刘某丙因具有从犯和自首两个法定减轻或免除处罚情节、两个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完全可以在法定刑以下两个量刑幅度内,即7年以下有期徒刑幅度内判处刑罚。(参见附后的《刑法第六十三条减轻处罚的正确适用》,来源于2020年第26期《人民司法》,作者:范冬明、魏海,作者单位:最高人民法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参见最高法院原副院长张军主编的《刑法修正案(八)条文及配套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2011年版)》)综上,辩护人认为刘某丙的行为属于“受以吸食为目的的购毒者委托,为其介绍联络贩毒者”的情况,依法不构成犯罪,请检察官、法官慎重考虑,避免冤假错案,对刘某丙做出无罪处理。如果检察官、法官认为刘某丙的行为确实构成犯罪的话,建议对其判处1年以下有期徒刑。案件结果人民法院最终全部采纳罪轻辩护理由和量刑建议,判决刘某丙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现判决已经生效)这个案件,主审法官非常谨慎、认真,做了大量的工作,这样的判决结果虽然辩护律师起了很大的作用,但这一切最终都离不开司法人员的担当、作为!
    王志昕律师 王志昕律师
    2023-03-20
    人浏览
  • 震一律师: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嫌疑人检察机关不起诉
    月依法办理采矿许可证,。2016年10月12日经杨某旭同意,由名义股东张某代表该公司与李某华签订协议,将某某矿整体租给李某华经营,每月租金40万元,由租金抵偿之前的欠款,李某华自负盈亏。从2016年10月份起,李某华便全面经营某某矿业,负责某某矿业的井下矿石开采、销售及所有开支。2017年1月4日,六安市及霍邱县安监局以某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矿山基建工期已到期,企业未申请延期”为由,对该公司下达“矿山停止基建施工”的现场处理措施决定书。2017年元月5日,某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井下作业人员对井下巷道爆破作业,施工过程中发生岩石坍塌事故,造成两人死亡。事故调查组认定从业人员作业前安全确认不到位,违章作业是事故的直接原因;企业负责人非法组织建设施工,不落实安全生产管理责任是造成事故的间接原因。公安机关调查认定杨某旭、杨某军分别系某某矿业实际控制人和公司股东,系井下安全生产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在明知某某矿业井下作业安全生产设施、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仍将矿井生产承包给没有任何施工资质的个人李某华经营,对井下生产负有管理职责,但是没有尽到监管责任,结果造成两人死亡的重大伤亡事故,应当承担刑事责任。办案思路及经过接受嫌疑人杨某军家属的委托后,安徽震一律所王东、陈云宝两位律师及时前往霍邱县公安局,向公安递交委托手续后,会见嫌疑人杨某军,了解案件详细情况,并及时向公安机关递交取保侯审申请和不予提请批准逮捕辩护意见书。意见未被公安机关采纳,两位律师又向检察机关提交不予批准逮捕辩护意见书。辩护人认为:1、杨某军不是某某矿业公司真正股东和实际出资人,2016年10月杨某军才得知被挂名办理股权工商登记,从未签署过公司章程,也未享有公司的股东权利。2、杨某军不是某某矿业公司负有组织、指挥或者管理职责的负责人、管理人员,杨某军与承包人李某华非雇佣关系,案发时远在淮南市谢家集区,并未参与公司的实际生产经营管理。3、根据《最高法、最高检关于办理危害生产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杨某军不是对生产、作业负有组织、指挥或者管理职责的负责人、管理人员。也不是对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负有直接责任的生产经营单位负责人、管理人员、实际控制人、投资人,以及其他对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负有管理、维护职责的人员。因此杨某军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经过与检察官的多次沟通交流,检察机关做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杨某军被取保候审。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两位律师及时联系阅卷,对全案8本近千页的卷宗进行认真仔细的阅读,对案件的事实和证据进行详细的分析。针对起诉意见书和在案证据与被告人进行遂一核实。特别是针对李某华二审刑事裁定书已判定的事实,辩护人向检察机关递交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法理交融、有理有据的不予起诉辩护意见,并最终辩护成功。案件结果经霍邱县人民检察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检察机关仍然认为县公安局认定杨某军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的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决定对杨某不起诉。
    王东律师 王东律师
    2023-02-13
    人浏览
  • 为被告人争取缓刑 让企业活下去
    使所经营D公司少缴纳税款,在没有真实业务的情况下,通过介绍人接受A公司、B公司、C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共50份,并将其中大部分增值税专用发票认证抵扣,抵扣税款合计人民币50余万元。【办案过程】1.本案接受委托,已处于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且当事人在侦查阶段承认了全部指控;2.因疫情原因,辩护人第一时间与承办检察官沟通,通过网上阅卷系统调取了案卷材料;3.通过阅卷发现,被告人Z某于2020年因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被Y检做出不起诉决定;4.通过沟通,发现检察院已要求侦查机关补充移送B公司、C公司的供货合同、资金流向、开票记录等信息。5.辩护人分别与侦查、检察机关保持联系,确保在补充移送相关证据后,第一时间取得案卷材料。由于疫情原因,辩护人无法到达检察院现场调阅补充案卷材料,而检察院系统又无法通过网上系统提供网络阅卷,经过不断协调,检察院同意将材料刻盘邮寄。6.取得补充材料后,辩护人认真分析了案情,认为对于购买B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事实没有异议,但这部分的发票金额及抵扣税款不大;对于购买C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有异议。一是被告人Z某与C公司存在真实的交易;二是C公司作为国有上市企业,税务管理制度严格,没有虚开漏项行为,且Z某与C公司之间的交易记录、购销合同、开票信息能够一一对应;三是被告人Z某受他人请托,向C公司购买商品,所得进项发票用于抵扣税款,并没有侵犯税收征管制度,没有法益侵害性。7.被告人Z某与C公司开具税款数额40余万元,如果这部分事实被认定,对被告人Z的量刑将会提到三至十年档有期徒刑。另外,辩护人认为本案被告人Z某系D公司占股90%的大股东,对于让他人为自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其他股东并不知情,系其个人行为,宜认定为个人犯罪,对涉案D公司不宜认定为单位犯罪。通过提交辩护意见并电话沟通,承办人采纳了辩护意见,在起诉书中,未将与C公司交易开票情况列入犯罪事实,并认定了本案系被告人Z个人犯罪。8.辩护人检索了管辖法院全部类案判例,驱车前往检察院欲与承办人当面沟通协商量刑建议。岂料,因辩护人来自于中风险地区,在高速路口被劝返。9.辩护人与承办人通过视频沟通案件量刑建议,列举了被告人C所经营的D公司近几年的纳税情况、与政府的投资合作项目、优质民营企业相关资质、补缴完税证明等材料。10.最终,与公诉机关达成量刑协商一致意见:给予被告人Z某拘役刑缓刑,并处最低金额罚金2万元。【案件结果】法院认定被告人Z某,在没有真实业务情况下,通过介绍接受A、B公司向D公司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共12份,并将9份用于认证抵扣,抵扣税款共计人民币127855.11元。法院采纳了辩护人关于被告人Z主观恶性较小,系自首,自愿认罪认罚,补缴税款、预缴罚金,建议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最终判处被告人Z某拘役三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被告人Z某在接到判决后,表示服判不上诉。
    金超律师 金超律师
    2023-01-11
    人浏览
  • 庐江县x大酒店有限公司、张x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40xxxxxxxx6846H(1-1)。法定代表人:丁x民,总经理。委托诉讼代理人:刘x民,安徽xx律师事务所律师。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x,女,1969年x月xx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庐江县。委托诉讼代理人:李x晴,安徽xx律师事务所律师。上诉人庐江县x大酒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张x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庐江县人民法院(2020)皖0124民初5xx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1年3月9日立案后,依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法院在部分地区开展民事诉讼程序繁简分流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依法适用第二审程序,由审判员独任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x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安徽省庐江县人民法院(2020)皖0124民初5x5号民事判决,依法改判确认x公司与张x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2.案件诉讼费用由张x承担。事实与理由:1.原审判决认定x公司与张x之间自2018年3月起就一直存在劳动关系,违背客观事实。2018年5月至7月期间,张x确实在x公司工作过,工作岗位为餐饮部。在x公司工作期间,张x的工资都是由x公司支付的。2017年1月,方x风租赁x公司的场地、设施,从事桑拿经营,因其需要人员,自2018年8月开始,张x开始受雇于方x风,在方x风所开设的桑拿工作。此后,张x的工资报酬等,均由方x风支付。上述事实,原审中x公司已经提供了相关的合同、证人证词等证据证明,同时,张x提供的工资流水也可以佐证,但原审判决对上述事实不予认定,系事实认定错误。2.2020年1月,x公司出具给张x的《证明》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该份《证明》虽是由x公司出具给张x的,但该《证明》是张x因交通事故受伤后,其女儿郑某1霞为向保险公司办理保险赔偿手续,要求x公司为其出具的,因该《证明》的内容不符合客观事实,在要求x公司为其出具《证明》时,郑某1霞亲笔向x公司出具《承诺书》,言明“此证明为办理保险公司赔偿,不涉及贵单位经济赔偿或者其他纠纷”。从张x的女儿出具给x公司的承诺书来看,该《证明》根本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之用。3.原审判决适用法律存在错误。原审已经查明,张x自2019年12月21日发生交通事故受伤后,当日住进庐江县人民医院就医,2020年1月4日出院,医嘱休息3个月。但此后,张x就一直在家没有再工作。即使张x在受伤时仍然是x公司的员工,在伤愈出院且医嘱休息期间届满的情况下,其仍然不回单位工作,劳动关系实际上已经终止。但原审判决仅认定自2018年3月起x公司与张x存在劳动关系,却未对上述事实做出认定,更没有对劳动关系实际已经终止的事实做出认定,客观上造成了用人单位需一直对张x承担用工主体责任的不良后果,故在适用法律上错误。张x辩称,1.根据张x在一审时提交的银行流水、明细单、工作服、工作牌等证据可以看出,张x从2018年3月起就一直在x公司工作。2.2020年1月,x公司出具给张x的证明载明张x是x公司员工,从2018年到x公司从事服务员工作,从2019年12月21日,张x发生交通事故,一直未到x公司上班,处于请假期间。证明载明的情况完全符合张x的工作的情况。2.x公司与张x虽未签订劳动合同,但是x公司这边也没有举证证明何时与张x解除劳动关系。x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请依法确认x公司与张x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2.本案诉讼费由张x负担。原审法院认定事实:张x于2018年3月进入x公司的餐饮部门从事服务员工作,在工作三天后被调至x公司的桑拿部门从事服务员工作。x公司未与张x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未为其购买社会保险。x公司向张x发放了工作服、工作牌。2018年5月3日、2018年5月31日、2018年7月6日x公司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向张x发放工资1155元、2200元、2200元。x公司曾出具过加盖单位公章的《证明》一份,内容为“证明/兹有我单位员工,女,身份证号:342622196902××××,该员工自2018年到我单位从事服务员工作。该员工在职期间,每个月工资3000元,以现金形式发放。2019年12月21日,该员工因发生交通事故,一直未到单位上班,处于请假假期,请假期间未发放工资。”落款处为x公司盖章并有单位负责人夏泽芝签字。2020年7月14日,张x向庐江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争议仲裁请求,请求确认张x自2018年3月20起与x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庐江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20年8月31日作出庐劳人仲案字〔2020〕第138号仲裁裁决书,裁决确认张x与x公司自2018年3月起存在劳动关系。x公司不服该仲裁裁决,提起本案诉讼。原审法院认为: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本案张x自2018年3月到x公司从事服务员工作,工作报酬由x公司发放。张x接受x公司的劳动管理,工作内容由x公司安排,张x提供的劳动是x公司业务的组成部分,双方虽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张x从事的是x公司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故双方之间形成劳动关系。x公司举证的张x女儿郑某1霞出具的承诺书复印件一份,证明“x公司为张x出具证明,是张x女儿要求方便保险理赔,不能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经质证,张x称“该证据三性和证明目的有异议,该承诺书不是张x本人出具的,当时张x在医院治疗休养,其开具相关的证明材料是其女儿郑某1霞去办理的,但是出具承诺书张x本人不知情,郑某1霞没有相关的委托授权,属于无权处分”。故该院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确认。x公司举证的证人郑某1、徐某书面证词复印件两份,证明“方x风系桑拿部承包人员,张x受方x风雇佣,与x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经质证,张x称称“对此书面证词的三性和证明目的有异议,从证据的形式来看,证词除了姓名身份证不一样外,其他的格式都不一样,两个证人未出庭作证,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该两份证明恰恰看出张x在x公司桑拿部工作的事实”。该院认为,因上述两证人未到庭作证,故该院对此证据的证明力不予确认。x公司的本案诉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该院依法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规定,判决:1.驳回x公司的诉讼请求;2.张x自2018年3月起与x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二审期间,1.x公司申请证人郑某2出庭,证明张x是2018年3月份在x公司从事工作,7月份就直接到外包桑拿部门工作。张x质证意见:郑某2的证言不符合实际,且郑某2作为x公司保安队长,与x公司有一定利害关系,其证言不能达到证明目的。2.x公司申请证人徐某出庭,证明2017年1月份,桑拿部是被承包出去,2018年7月份张x去桑拿部。张x质证意见:1.证人徐某与张x并不熟悉,他不可能知道张x的具体情况;2.徐某说张x从2018年7月转入桑拿部工作,实际上徐某是认可桑拿部属于x公司的一个部门,且通过一审张x提供的银行流水可以看出,一直到2018年7月份,x公司一直给张x发放工资;3.承包合同书可以看出,甲方是x公司,乙方是方x风,其中第二项载明在合作经营期间,乙方必须遵纪守法,遵守x公司各项规章制度,服从甲方管理,依法办事,第六项载明甲方要为乙方提供如营业执照等证件,甲方为乙方提供员工用餐,免费为乙方员工提供住宿,且工作服也是由甲方提供的,因此可以看出方x风所招收的员工也都是受x公司管理,服从x公司安排。对原判所认定的双方当事人无异议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本院认为,根据诉辩双方的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张x与x公司是否构成事实劳动关系。张x提供的x公司出具的《证明》、徽商银行个人账户交易明细、工作服、工牌等证据可以证明张x自2018年3月开始在x公司工作,期间部分工资由x公司发放,虽工作岗位有所改变,但工作地点仍在x公司,接受x公司安排与管理,张x与x公司之间具备事实劳动关系的特征。x公司虽否认双方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并提交承包合同复印件及申请证人郑某2、徐某出庭作证,主张x公司桑拿部门已于2017年1月租赁给方x风,张x系方x风雇佣员工。但案涉承包合同仅能证明x公司与方x风之间存在承包合同关系,该合同并不能约束张x,证人证言也仅能证明张x曾经调整过工作岗位,且张x也仅认可是被x公司安排至桑拿部工作,因此x公司提供的上述证据不足以证明张x系方x风雇佣人员。综上,x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判决为终审判决。审判员黄x二〇二一年五月十日法官助理杨x书记员夏x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李玉晴律师 李玉晴律师
    2023-01-09
    人浏览
  • 合肥公司法法律知识
  • 合肥公司法法律专辑
  • 股权转让交哪些税
    股权转让交哪些税
      股权转让交印花税、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这三种税费。股权转让协议应写明双方当事人的基本信息、股权转让的份额、股权转让价款及支付方式、违约责任、双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等内容。
    股权转让
    2023-03-23
    人浏览
  • 股权转让需要多少手续费
    股权转让需要多少手续费
      股权转让具体的手续费要根据实际的情况进行确定,如果是个人之间进行股权转让的,要承当相应的工商登记费、资产评估费、验资费用、印花税、所得税等费用。
    短期融资券
    2023-03-23
    人浏览
  • 营业执照的成立日期和核准日期有什么区别
    营业执照的成立日期和核准日期有什么区别
      营业执照的成立日期和核准日期的区别在于两者的性质不同、信息不同等。营业执照办理完一般是在十五个工作日的时间是可以拿证的,如果需要补正,则需要二十个工作日的时间。
    营业执照
    2023-03-23
    人浏览
  • 股权转让属于产权转让吗
    股权转让属于产权转让吗
      股权转让不属于产权转让的,两者的概念不同、性质不同、权利义务不同等。股权转让的付款一般是需要由双方协商约定的,支付期限是可以分期支付或者一次性支付的。
    股权转让
    2023-03-23
    人浏览
  • 关于公司股权转让的法律规定
    关于公司股权转让的法律规定
      关于公司股权转让的法律规定是公司法第七十二条,股东之间是可以将股权进行转让的,如果需要对外转让是要经过半数股东同意即可。公司股权后转让协议标准应当写明转让方和受让方的个人基本信息、公司股权的结构等。
    有限公司股权转让
    2023-03-23
    人浏览
  • 营业执照可以租借给他人使用吗
    营业执照可以租借给他人使用吗
      营业执照不可以租借给他人使用的,只要未取得营业执照,是不能从事经营活动的,如果违反规定的情况下是会被处一万到十万元的罚款。营业执照不需要年检的,只要每年进行上报即可。
    营业执照
    2023-03-23
    人浏览
  • 境外投资
    境外投资
    境外投资指投资主体通过投入货币、有价证券、实物、知识产权或技术、股权、债权等资产和权益或提供担保,获得境外所有权、经营管理权及其他相关权益的活动。那么境外投资?很多人可能不太了解,接下来法律快车小编就为大家解答这一问题。
    投资
    2022-06-20
    人浏览
  • 公司变更
    公司变更
    公司可以变更法人。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长、执行董事或者经理担任,并依法登记。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应当自变更决议或者决定作出之日起30日内申请变更登记。下面由法律快车的小编在本文详解公司变更的相关知识。
    公司
    2022-06-16
    人浏览
  • 股东诉讼
    股东诉讼
    股东诉讼:1、股东代表诉讼,是指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主体执行公司职务时违反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公司怠于追究其责任,股东代表公司提起诉讼。2、股东直接诉讼,是指股东为自己的利益,向公司或者其他权利侵害人提起诉讼,该诉讼结果直接归属于股东。
    股东
    2022-06-15
    人浏览
  • 离婚关于财产审计
    离婚关于财产审计
    一般来说,婚前财产属于个人财产。在离婚时还是属于个人,离婚时不参与财产分割的。对于在夫妻关系持续期间所取得财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双方有平等的处理权。那么离婚关于财产审计?下面就由法律快车小编为您介绍。
    离婚
    2022-06-14
    人浏览
  • 担保贷款
    担保贷款
    一般个人担保贷款,需要具备以下条件:个人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能够提供一定的财产作为担保;贷款用途明确合法;贷款申请的数额、期限和币种合理;以及具备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等。
    担保
    2022-06-14
    人浏览
  • 离婚公司财产评估
    离婚公司财产评估
    离婚不是一定要财产评估,离婚财产评估一般是离婚诉讼中向法院申请进行评估,双方对夫妻共同财产中的房屋价值及归属无法达成协议时申请评估,法院会委托专业评估机构进行评估,由评估机构按市场价格对房屋作出评估。那么离婚公司财产评估?下面就由法律快车小编为您介绍。
    离婚
    2022-06-14
    人浏览
合肥公司法律师图文说法
合肥公司法律师视频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