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切换]
热门城市 ABCDE FGHJ KLMNP QRSTW XYZ
首页 法律咨询 专业律师 移动端

手机快车

1.浏览器输入

m.lawtime.cn即可访问

2.扫描二维码直接访问

手机百度扫一扫

关注“法律快车熊掌号”

随时随地获取生活

法律,热点常识

网站导航 律师加盟热线: 400-678-1488
您的位置: 法律快车 > 法律知识 > 刑法 > 专题
信用卡诈骗罪怎么认定数额

信用卡诈骗罪怎么认定数额

信用卡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违反信用卡管理法规,利用信用卡进行诈骗活动,骗取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那信用卡诈骗罪怎么认定数额?个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或者明知无力偿还,利用信用卡恶意透支,骗取财物金额在5000元以上,逃避追查,或者经银行进行还款催告超过三个月仍未归还的,以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行信用卡诈骗活动,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一、 如何认定信用卡诈骗罪中的信用卡范围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张国涛,男,1983年7月15日出生,初中文化,系北京创新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博泰大厦物业管理中心保安员。因涉嫌犯信用卡诈骗罪于2005年3月11日被逮捕,同年7月25日被取保候审。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张国涛犯信用卡诈骗罪,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被告人张国涛在开庭审理过程中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没有异议。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

  被告人张国涛于2005年1月18日13时许,在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西园221号博泰大厦一层农业银行大厅内,将事主林和洙遗忘在ATM机里的农行储蓄卡更改密码后据为己有。于2005年1月19日在望京南湖中园交通银行ATM机上取走人民币5000元,1月20日在望京南湖东园工商银行ATM机上取走人民币1900元。被抓获归案后,赃物农业银行储蓄卡已起获,张国涛退赔人民币6900元已由公安机关发还被害人林和洙。

  朝阳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国涛在拾得他人遗失的银行储蓄卡以后,冒用银行卡所有人的名义通过银行自动提款机取款,数额较大,其行为符合诈骗罪的犯罪构成,应予惩处。关于本案的定性,由于银行储蓄卡不是信用卡,故对被告人利用储蓄卡实施的犯罪行为,不能依照法律或者立法解释中关于信用卡的有关规定定罪处刑。公诉机关以信用卡诈骗罪对被告人张国涛进行指控,定性不当,予以纠正。鉴于被告人张国涛能够在庭审中自愿认罪,故对其酌予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张国涛犯诈骗罪,判处拘役五个月,罚金人民币一千元。

  一审宣判后,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

  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的抗诉理由是: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人张国涛犯诈骗罪,定性不准,适用法律有误,被告人张国涛的行为应当构成信用卡诈骗罪。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的出庭意见是: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但原判定性不准,适用法律有误,原审被告人张国涛的行为应当构成信用卡诈骗罪,建议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审被告人张国涛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隐瞒事实真相,冒用他人的信用卡骗取钱财,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信用卡诈骗罪,依法应予惩处。对于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所提抗诉意见及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支持抗诉的意见,经查,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信用卡规定的解释》,刑法规定的“信用卡”,是指由商业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具有消费支付、信用贷款、转账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功能或者部分功能的电子支付卡;张国涛在捡拾他人遗失的具有存取现金功能的电子支付卡后,多次使用该卡到银行的ATM机提取现金,其行为符合信用卡诈骗罪的特征。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的抗诉意见和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支持抗诉的意见成立,予以采纳。一审法院认定张国涛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审判程序合法,但对张国涛定罪及适用的附加刑均不当,应依法予以改判。根据原审被告人张国涛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二)项、第一百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1.撤销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05)朝刑初字第1560号刑事判决。

  2.原审被告人张国涛犯信用卡诈骗罪,判处拘役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二、主要问题

  如何认定信用卡诈骗罪中的信用卡范围?

  三、裁判理由

  金融机构发行的具有消费支付、信用贷款、转账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功能或者部分功能的电子支付卡均属于刑法意义上的信用卡。

  本案中,被告人张国涛捡拾他人遗失在ATM机里的农行储蓄卡,属于银行借记卡,其利用该卡冒名取款的行为如何定性,是本案审理过程中的争议焦点,对此,存在两种不同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冒用他人的银行借记卡到银行取款的行为应定性为诈骗罪。理由是: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相关规定,银行卡分为信用卡和借记卡。信用卡与借记卡二者在功能上虽有交叉,但存在质的差别,信用卡是贷记卡,具有透支功能,对于持卡人使用信用卡银行要承担一定的风险;而借记卡不具有透支功能,持卡人使用借记卡一般不会给银行带来风险。因此,持借记卡行骗和持信用卡行骗所侵犯的客体也有差别。诈骗罪侵犯的客体是财产所有权,而信用卡诈骗罪除此之外还侵犯了国家对信用卡的管理制度。持借记卡诈骗银行不会承担风险,侵犯的是合法持卡人的财产所有权;而持信用卡诈骗不但侵犯了财产所有权,而且还会因其具备的透支功能危害到国家正常的金融秩序,其社会危害性大于诈骗罪。因此,本案被告人张国涛冒用他人遗失的银行借记卡到银行取款的行为没有侵犯到金融管理秩序,仅是侵犯了他人财产所有权,应定性为诈骗罪。

  另一种意见认为,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解释,银行借记卡也属于刑法意义上的信用卡。因此,被告人张国涛冒用他人的银行借记卡取款的行为构成信用卡诈骗罪。

  我们同意第二种意见。具体理由如下:

  本案被告人张国涛拾得他人银行卡进行冒用取款的行为应当属于冒用他人的银行卡。所谓冒用他人银行卡,是指非持卡人未经持卡人同意或授权,以持卡人的名义使用银行卡骗取财物的行为。因此,在客观上符合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的信用卡诈骗罪的第三种行为方式“冒用他人信用卡”,但本案中被告人拾得并冒用的银行卡属于银行借记卡,由于刑法规定的信用卡诈骗罪要求以信用卡作为犯罪工具,就产生了银行借记卡能否构成信用卡诈骗罪的犯罪工具的争论。

  信用卡作为刑法用语的含义范围认定,在没有专门解释的情况下,一般是依据相关金融法规来确定的。对于信用卡范围界定,国家金融法规是有一个演变过程的。1996年1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信用卡业务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本办法所称信用卡,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各商业银行向个人和单位发行的信用支付工具。信用卡具有转账结算、存取现金、消费信用等功能。”从当时商业银行发行信用卡的实际情况看,事实上包括了部分借记卡,也即在当时金融法规并未区分信用卡与借记卡的概念,将二者统称为信用卡。

  而1999年3月1日起施行的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1999年办法》)则废止了上述规定,对银行卡有了进一步的明确规定。根据《1999年办法》第二条的规定,银行卡是指由商业银行向社会发行的具有消费信用、转账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或部分功能的信用支付工具。根据《1999年办法》第五条、第六条的规定,银行卡包括信用卡和借记卡两类。信用卡分为贷记卡、准贷记卡。贷记卡是指发卡银行给予持卡人一定的信用额度,持卡人可在信用额度内先消费、后还款的信用卡。准贷记卡是指持卡人须先按发卡银行要求交存一定金额的备用金,当备用金账户余额不足支付时,可在发卡银行规定的信用额度内透支的信用卡。可见,上述两种信用卡均具有透支功能。根据《1999年办法》第七条的规定,借记卡按功能不同分为转账卡(含储蓄卡)、专用卡、储值卡,借记卡不具备透支功能。由此可见,从1999年3月1日起,信用卡的范围发生了变化,信用卡与借记卡已被明确区分为两种不同的银行卡,这种行政立法上的变化,引发了借记卡能否成为信用卡诈骗罪犯罪工具的分歧,司法中对于行为人冒用银行借记卡取款的行为处理也不一致,有的以信用卡诈骗罪定罪,有的以诈骗罪定罪,还有的按照金融凭证诈骗罪定罪。

  为了结束这种由于相关金融法规的规定变化带来的司法中准确界定刑法意义上信用卡范围的分歧,保证执法的统一,2004年12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信用卡规定的解释》。该解释规定:“刑法规定的‘信用卡’,是指由商业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具有消费支付、信用贷款、转账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功能或者部分功能的电子支付卡。”可见,立法机关的意图很明确,就是通过立法解释进一步扩大并统一刑法意义上“信用卡”的范围认定,即针对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电子支付卡,只要其具备消费支付、信用贷款、转账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功能或者部分功能的,都属于刑法意义上的信用卡。据此,我国刑法中的信用卡应当既包括国际通行意义上具有透支功能的信用卡,也包括了不具有透支功能的银行借记卡。也就是说,在该立法解释出台后,刑法意义上的信用卡的范围与相关金融法规意义上的信用卡范围有所不同。作为专门性立法解释,自颁布之日起当然应当在刑事司法中遵照执行。

  综上,结合本案案情,虽然被告人张国涛冒用的农业银行储蓄卡属于银行借记卡,但根据上述立法解释,应当属于刑法意义上的信用卡,所以其拾得他人银行卡进行冒用取款人民币6900元的行为,数额较大,应当以信用卡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二、 信用卡诈骗罪与盗窃罪的区别

 

  案情

  2014年2月27日,被告人王某利用其他活动中获取到被害人李某的公民身份证信息办理了一张假身份证。随后,被告人王某持该假身份证到移动通信公司补办被害人李某的手机卡,并利用上述补办的手机号通过网络注册了“支付宝”账号和“微信”账号,同时将被害人李某的工商银行卡添加到“支付宝”和“微信”进行网络支付。2014年2月27日至3月7日期间,被告人王某通过“支付宝”转账、“微信”支付发红包的方式,分数次将被害人李某工商银行卡账户内的部分存款6万余元人民币转走。

  分歧

  上述案例中,被告人王某构成信用卡诈骗罪还是盗窃罪,司法实践中主要有以下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

  被告人王某主观上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客观上以非法方法获取被害人信用卡信息资料,并多次通过“支付宝”及“微信”支付,将被害人信用卡账户内的存款6万余元转走的行为,符合信用卡诈骗罪的犯罪构成,对被告人王某应按信用卡诈骗罪定罪处罚。

  第二种意见认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定罪处罚。”本案被告人王某在被害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窃取被害人信用卡资料并利用网络支付平台“支付宝”及“微信”使用,其行为属于盗窃信息卡并使用的情形,符合盗窃罪的犯罪构成,对被告人王某应按盗窃罪定罪处罚。

  评析:

  一般情况下,信用卡诈骗罪与盗窃罪之间的界限不难区分,容易混淆的是通过非法手段获取他人信用卡并使用的情形。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区别:

  1、犯罪客体不同

  信用卡诈骗罪不仅侵犯公民财产权,而且还国家金融管理秩序,属于复杂客体;而盗窃罪侵犯的仅仅是公民财产权,属单一的客体。

  2、犯罪客观方面表现不同

  盗窃罪主要通过秘密窃取的方式获得受害人的财产,受害人往往处于被动状态;诈骗罪主要通过欺骗的方式让受害人自愿交付财产,受害人往往处于主动状态。即信用卡诈骗罪主要是通过“冒用他人信用卡”的情形让受害人自愿交付财产,受害人往往也处于主动状态。

  另外,两罪在犯罪主体和犯罪主观方面的区别并无不同,本文不再赘述。在厘清上述两罪在犯罪客体与犯罪的客观方面区别后,笔者同意第一种意见,对被告人王某按信用卡诈骗罪定罪处罚。

  理由如下:

  一、从法律及司法解释规定看,王某的行为符合信用卡诈骗的情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一款第(三)项所称‘冒用他人信用卡’,包括以下情形:(一)拾得他人信用卡并使用的;(二)骗取他人信用卡并使用的;(三)窃取、收买、骗取或者以其他非法方式获取他人信用卡信息资料,并通过互联网、通讯终端等使用的;(四)其他冒用他人信用卡的情形。”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三款规定“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定罪处罚”的规定。本案中,王某伪造被害人的身份信息取得银行卡和手机卡,通过“支付宝”及“微信”支付的方式将被害人的银行存款转走的行为而取得信用卡是欺骗行为而不是盗窃行为,其行为属于我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冒用他人信用卡”情形,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三款规定“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定罪处罚”情形,故王某的行为符合信用卡诈骗的犯罪情形。

  二、从犯罪的客观方面看,王某的行为符合信用卡诈骗罪的犯罪构成特征。区别诈骗罪和盗窃罪最关键的是要厘清行为人取得财产到底是其窃取的,还是所有人或持有人\"自愿\"处分。本案中,王某伪造被害人的身份信息取得银行卡和手机卡,通过“支付宝”及“微信”支付的方式将被害人的银行存款转走,主要原因是王某的伪造信用卡的欺骗行为造成银行或其他支付机构错误地认为是被害人的支取行为,王某取得被害人的存款并不是通过窃取银行或支付机构以及被害人的方式获取的,银行或支付机构以及被害人并不是被动状态,而银行或支付机构自愿将被害人的银行存款正常转走或支取,是银行或其他支付机构自愿的支取行为。因此,王某的行为符合信用卡诈骗罪的犯罪特征,不符合盗窃罪的犯罪构成特征。

  三、从犯罪客体看,王某的行为侵害了国家金融制度中的信用卡管理制度。王某伪造被害人的身份信息取得银行卡和手机卡,通过“支付宝”及“微信”支付的方式将被害人的存款转走的,同时使银行向本无权支配使用该银行卡账户下钱款的被告人错误地进行支付,侵害了信用卡的正常结算管理制度以及国家正常的金融管理秩序。同时,王某的行为也侵犯了被害人的财产权,属于侵犯复杂客体。盗窃罪侵犯的客体是仅仅是公民的财产权,属侵犯单一客体。故王某的行为不应当构成盗窃罪而应当构成信用卡诈骗罪。

  综上,王某的行为符合信用卡诈骗罪的犯罪构成特征,应当以信用卡诈骗罪定罪处罚。

 

三、 构成信用卡诈骗罪的常见情形

 

  信用卡诈骗的常见几种情形

  1、伪造信用卡:伪造人民币是犯罪,伪造信用卡当然也是犯罪了。

  2、冒用信用卡:通常见于犯罪者拾到遗落的钱包,利用钱包里的他人身份证和信用卡进行消费。捡钱不还是不道德,捡到信用卡不还就等着吃官司吧。

  3、恶意透支:在明知自己没有偿还能力的情况下透支,或有能力但拒不偿还,都属于恶意透支。

  区分:善意透支和恶意透支

  同样是透支,善意透支是银行允许的行为,而恶意透支则是法律所禁止的行为。

  只要当初透支的目的,不是为了将透支款占为己有、根本不想偿还,或者也没有能力偿还,在行为上采取潜逃的方式躲避债务,就都不算做恶意透支行为。

  主观上来说,必须不以侵占银行钱财为目的;客观上来说,即使无法一次性偿还透支金额,也必须尽可能地去偿还债务。银行和法院主要会根据你是否有还款意愿和还款行为来判断透支性质。

  怎么预防信用卡诈骗罪

  1、遵纪守法,不做违法犯罪的事。如果拾到他人遗落的信用卡,可以交给银行机构。

  2、树立正确的消费观,合理使用信用卡。

  3、无论是否有能力偿还透支金额,不要拒接银行的催款电话,一定要表现出你的还款意愿,好让银行知道你不是恶意透支,然后尽最大努力去偿还最低还款。

 

四、 信用卡诈骗罪所需证据

 

  (一)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与辩解

  1、犯罪嫌疑人的基本情况;

  2、利用信用卡进行诈骗行为的动机、目的及预谋情况;

  3、利用信用卡进行诈骗行为的时间、地点、方法;

  4、所使用信用卡的类型、来源;

  5、实施信用卡诈骗行为的知情人、经办人;

  6、诈骗数额、牟利、营利、挥霍情况;

  7、是否曾因信用卡诈骗受过查处、处罚等;

  8、共同犯罪的,问清犯罪嫌疑人之间关于犯意提起、分工、具体实施等情况。

  (二)被害人陈述

  1、被害人的基本情况;

  2、被害人陈述案发的时间、地点、经过、手段、结果;

  3、被害人的财产损失情况;

  4、犯罪嫌疑人所使用的信用卡类型、作案方法。

  (三)证人证言

  1、银行工作人、知情人员的证言;

  2、作废信用卡、被冒用信用卡的原卡持有人证言。

  (四)物证、书证

  1、作案使用的伪造、作废、冒用、恶意透支信用卡原物及照片;

  2、银行被骗款项账单、记账凭证、被恶意透支的款项账单;

  3、作废、冒用、恶意透支信用卡办理信用卡影印件;

  4、嫌疑人诈骗所得赃款和利用赃款所购买的物品实物及照片。

  (五)鉴定结论

  司法审计报告、文检鉴定等。

  (六)视听资料、电子数据

  1、记载犯罪嫌疑人犯罪情况的现场监控录像、录音资料;

  2、现场当事人、证人用手机、相机等设备拍摄的反映案件情况的资料。

  (七)辩认笔录

  被害人、证人、犯罪嫌疑人对犯罪现场、犯罪嫌疑人、与犯罪相关的场所、物品等的辨认。

  (八)勘验、检查笔录

  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照片、现场图等。

  (九)其他证据材料

  1、犯罪嫌疑人的身份材料,包括:户籍信息、身份证、工作证、与原籍联系的电话记录。有前科的,应调取法院判决书、行政处罚决定书、释放证明书、犯罪嫌疑人有投案自首、立功表现的,公安机关出具的是否成立自首、立功的书面说明等有效法律文件;

  2、抓获经过、出警经过、报案材料等。

 

五、 2018年信用卡诈骗罪判断标准

 

  怎样的情形构成信用卡诈骗罪?

  根据现行刑法第196条的相关规定,以下四种情形属于信用卡诈骗罪:

  1、使用伪造的信用卡,或者使用以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的信用卡的;

  2、使用作废的信用卡的;

  3、冒用他人信用卡的;

  4、恶意透支的。

  (这里所说的恶意透支是指持卡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超过规定限额或者规定期限透支,并且经发卡银行两次催收后超过3个月仍不归还的行为。)

  而“非法占有为目的”也是有一般规定的:

  (1)明知没有还款能力而大量透支,无法归还的;

  (2)肆意挥霍透支的资金,无法归还的;

  (3)透支后逃匿、改变联系方式,逃避银行催收的;

  (4)抽逃、转移资金,隐匿财产,逃避还款的;

  (5)使用透支的资金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

  (6)其他非法占有资金,拒不归还的行为。

  具体的量刑,还需根据金额来定:

  (一)用伪造的信用卡、假身份证明骗领的信用卡、作废的信用卡或者冒用他人信用卡,进行信用卡诈骗的:

  1、数额较大(5000元-5万元):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2、数额巨大(5万元-50万元)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

  3、数额特别巨大(>50万元)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二)自己名义申领的信用卡,恶意透支的行为:

  1、数额较大(1万-10万):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2、数额巨大(10万-100万)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

  3、数额特别巨大(>100万)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要注意的是,恶意透支的数额是持卡人拒不归还的数额或者尚未归还的数额。不包括复利、滞纳金、手续费等发卡银行收取的费用。)

  最后,如果你不小心恶意透支了,在公安机关立案后法院判决宣告前已偿还全部透支款息的,是可以从轻处罚的。情节轻微的,还可以免除处罚。恶意透支数额较大,在公安机关立案前已偿还全部透支款息,情节显著轻微的,可以依法不追究刑事责任。所以当不小心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时候,首先最应该做的就是积极还款,从而在最大程度减轻刑事责任。

 

六、 男子涉嫌信用卡诈骗被取保候审

 

  市民取完款忘拿银行卡

  10月23日,济南市公安局天桥区分局堤口路派出所接到市民薛先生报警:称其于10月22日8时左右,在交校路某银行自助取款机取款后,不慎将银行卡遗忘在自助取款机内,不久银行短信告知其银行卡取款7700元。

  由于薛先生收到短信没有及时查看,第二天看到后方知存款被人取走,才匆忙来到派出所报警。天桥警方抽调堤口路派出所、刑警大队便衣侦查中队精干力量成立专案组进行侦查。

  专案组民警通过调阅银行监控录像结合走访调查发现,案发当天,薛先生在自助取款机取款后忘记取出银行卡便离开,不到一分钟,一名男子来到薛先生刚刚使用过的自助取款机前,没有插卡便进行操作,通过自助取款机将薛先生银行卡内的存款取出现金7700元。

  专案组民警虽然掌握了嫌疑人的体貌特征,但是没有嫌疑人的身份信息,通过进一步调阅案发现场及周边监控录像,发现嫌疑人案发当天是穿着雨衣骑着电动车来取款的。经验丰富的民警据此判断,嫌疑人很可能就在附近居住。

  有人分五次取出7700元

  于是,专案组以案发现场为中心,对周边小区进行地毯式排查。经过两个月的艰苦排查,专案组民警终于锁定嫌疑人居住在槐荫区某小区。12月22日,民警在该小区将尹某伟(男,46岁,济南人)抓获,同时追回7700元赃款。

  经审查,尹某伟对其银行卡诈骗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尹某伟交代,其于10月22日早8时许,来到交校路某银行自助取款机取款,发现取款机内遗留一张银行卡,且该银行卡仍在操作状态,心生贪念的尹某伟便分5次从银行卡内取走现金共计7700元,直至卡内余额不足100元无法取款。12月23日,堤口路派出所将7700元现金及银行卡发还给了薛先生。

  目前,尹某伟因涉嫌信用卡诈骗罪已被天桥警方依法取保候审。

  在此,天桥警方提醒广大市民:您在使用自助取款机取款后,千万不要忘记取走银行卡,以免遭受不必要的损失;同时,如果您在取款时发现自助取款机内还有他人忘记取走的银行卡,请您及时将银行卡交给银行或者公安机关。

 

七、 信用卡诈骗罪判几年

 

  法律依据:

  第一百九十六条【信用卡诈骗罪、盗窃罪】有下列情形之一,进行信用卡诈骗活动,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使用伪造的信用卡,或者使用以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的信用卡的;

  (二)使用作废的信用卡的;

  (三)冒用他人信用卡的;

  (四)恶意透支的。

  前款所称恶意透支,是指持卡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超过规定限额或者规定期限透支,并且经发卡银行催收后仍不归还的行为。

  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相关案例介绍:

  近日,福建省福鼎市人民法院审结一起信用卡诈骗案件,依法以信用卡诈骗罪判处被告人潘某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元;追缴被告人潘某违法所得人民币230008.4元,分别返还中国工商银行某支行22414元、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市某支行194247.4元、兴业银行某支行13347元。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潘某于2009年7月14日向中国工商银行某支行申请办理两张信用卡,信用额度分别为25000元、10000元。至2012年6月1日止,该两张信用卡分别透支本金13970元、8444元,后经发卡行信函、电话催讨等形式催收,超过三个月仍拒不归还透支款项。

  被告人潘某于2011年5月向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市某支行申请办理四张信用卡,信用额度均为50000元。至2012年7月14日止,该四张信用卡分别透支本金48350元、49800元、48667.4元、47430元,后经发卡行信函、电话催讨等形式催收,超过三个月仍拒不归还透支款项。

  被告人潘某于2010年1月28日向兴业银行某支行申请办理一张信用卡,信用额度为15000元。至2011年6月止,该张信用卡透支本金13347元,后经发卡行信函、电话催讨等形式催收,超过三个月仍拒不归还透支款项。

  法院认为,被告人潘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违反信用卡管理法规,恶意透支信用卡,数额达230008.4元,经发卡银行多次催收后超过三个月仍不归还,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信用卡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但其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属坦白,可从轻处罚。故依法作出以上判决。

 
信用卡诈骗罪怎么认定数额 相关专题
  • 信用卡诈骗罪共同犯罪的认定如何进行

    信用卡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违反信用卡管理法规,利用信用卡进行诈骗活动,骗取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而信用卡诈骗罪共同犯罪是指多人犯罪的情形,多人利用信用卡,常指使用伪造的、作废...

  • 信用卡诈骗罪管辖法院怎么确定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信用卡诈骗时有发生。那信用卡诈骗罪管辖法院怎么确定?信用卡诈骗一般是先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由检察机关决定向哪一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诈骗数额不是...

信用卡诈骗罪怎么认定数额 相关咨询

信用卡诈骗罪表现形式有哪些

在大多数人看来,所谓的信用卡诈骗罪就是单纯的指用信用卡进行诈...

信用卡诈骗罪的构成要件有哪些

一般来说,合理规范地使用信用卡,对自己来说是有好处的。在以后...

法律快车咨询

14

14年的中国在线法律服务品牌

中国放心的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

82

覆盖82个法律专业领域

站内法律专业领域覆盖面广

1,000,000

每天为全国近100万互联网用户

提供各种类型法律知识查询服务

我是公众

有法律问题?直接发布咨询
(不限时间,律师在线,有问必答)

我是律师

400-678-1488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 8:00-21:00)

关于法律快车

法律快车版权所有 2005- 粤ICP备10231287号-5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222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证)粤B2-20100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