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咨询 专业律师 移动端
网站导航
律师加盟热线: 400-678-1488
全国 [切换]
您的位置:法律快车 > 法律知识 > 刑法 > 2018强迫交易罪量刑标准
2018强迫交易罪量刑标准

2018强迫交易罪量刑标准

发布时间 :2018-07-06 09:04浏览量 : 20157
强迫交易罪,是指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行为。2018强迫交易罪量刑标准是自然人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单位犯本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上述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   一、强迫交易罪立案标准

      根据《刑法》与《刑法修正案(八)》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情节严重的应当予以立案:

      (1)强买强卖商品的;

      (2)强迫他人提供或者接受服务的;

      (3)强迫他人参与或者退出投标、拍卖的;

      (4)强迫他人转让或者收购公司、企业的股份、债券或者其他资产的;

      (5)强迫他人参与或者退出特定的经营活动的。

      由此可见,构成本罪必须达到“情节严重”的标准。

      注意事项:

      (1)这里的“情节严重”,是指多次强迫交易的;强迫交易数额巨大的;以强迫交易手段推销伪劣商品的;造成恶劣影响的;造成被强迫人人身伤害的;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等。

      (2)“以暴力、威胁手段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应当立案追究。这里的“暴力”是指行为人对被害人的身体实行打击或强制,使其不得不向行为人提供服务或不得不接受行为人的服务。这里的“威胁”,是指行为人对被害人以立即实行暴力侵害相威胁,或以其他方式进行精神强制,使被害人出于恐惧而不得不向行为人提供服务或不得不接受行为人的服务。

      二、强迫交易罪的量刑标准

      《刑法》第226条以暴力、威胁手段,实施上述行为之一,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   一、概念及其构成

      强迫交易罪,是指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行为。

      (一)客体要件

      本罪不仅侵犯了交易相对方的合法权益,而且侵犯了商品交易市场秩序。商品交易是在平等民事主体之间发生的法律关系,应当遵循市场交易中的自愿与公平原则。但在现时生活中,交易双方强买强卖、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的现象时有发生,这种行为违背了市场交易原则,破坏了市场交易秩序,侵害了消费者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如果行为人以暴力、威胁手段强行交易,就具有了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情节严重的,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二)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行为。

      所谓暴力,是指对被强迫人的人身或财产实际强制或打击,如殴打、捆绑、抱住、围困、伤害或者砸毁其财物等;所谓威胁、是指对被害人实际精神强制,以加害其人身、毁坏其财物、揭露其隐私、破坏其名誉、加害其亲属等相要挟。其方式则可以是言语,也可以是动作,甚至利用某种特定的危险环境进行胁迫。无论是暴力还是威胁,都意在使其不敢反抗而被迫答应交易。他人不愿意购买或出卖商品或者提供或接受服务时,如果采取利诱、欺骗等非暴力威胁方法要求交易,则不能以本罪论处。暴力、威胁直接与交易相关,意在促使交易的实现。如果不是出于这一目的,而在交易活动之外实施暴力、威胁行为的,自然不能以本罪论处。

      违背他人意志,强迫他人与己或者第三人交易是本罪的本质特征。所谓违背他人意志,是指他人不想向其购买商品而强行其购买,他人不愿出卖商品强迫其出卖、他人不肯提供服务,强迫他人提供,他人不愿意接受服务则强迫其接受。所谓服务,是指各种营业性的服务,如住宿、运输、餐饮、维修、打扫卫生、送灌煤气、托运家具、提供钟点工等等,应当指出,对于强迫他人出卖商品或者提供服务,他人一般应是在从事商品的出卖或营利性服务的工作。如果他人并未从事这种营利性的工作,而强迫他人将自己所有的某种商品如祖传之物卖给自己或者强行没有从事搬送煤气的人为自己搬送煤气、未从事饮食、住宿的人提供饮食、住宿,则不能以本罪论处。此外,服务而是合法的营利性的服务。倘若不是合法的服务,如强行为己提供卖淫、赌博等非法服务或者为己洗脚、倒尿等侮辱性服务,则也不能构成本罪,构成犯罪的,应以他罪论处,本罪属情节犯,只有在强迫他人交易的行为达到情节严重时才能构成。情节不属严重、即使实施了强买强卖行为,也不能以本罪论处。所谓情节严重,主要是指多次强迫交易的;实施强迫交易非法获得数额较大的;造成恶劣影响的结伙实行强迫交易的;手段恶劣的;强迫外国人交易的;强迫交易内容低劣的;等。


      (三)主体要件

      本罪主体为一般主体。凡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且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能构成本罪,依本节第231条之规定,单位亦能构成本罪。单位犯本罪的,实行两罚制,即对单位判处罚金,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本条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四)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间接故意与过失不构成本罪。

      二、认定

      (一)强迫交易罪与一般违法行为的界限

      强迫交易行为属一种扰乱市场管理秩序的违法行为,这种行为在商品交易或服务交易中并不鲜见,因此,本法为了不致于打击面过大,而规定了强行商品交易行为必须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才能构成犯罪。所谓情节严重,应当包括以下几点:1、促成不公平交易,非法获利数额较大的;2、多次强迫父易的;3、社会影响恶劣的;4、给被害人及家庭引起较为严重后果的;5、强迫交易严重扰乱市场的;6、二人以上共同实施强迫交易的。行为人用轻微的威胁手段进行强买强卖、强迫他人接受或提供服务,行为很有节制、获利很有限的,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属于一般违法行为,不能认为是犯罪。

      (二)强迫交易罪的“交易中”之条件的认定

      本罪必须发生在商品交易或服务交易中,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有交易事实存在,虽然这种不平等交易,是一方强求另一方接受的交易。如果没有这种交易存在,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当场使用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行立即劫取财物的,应当认定为是抢劫行为,而不构成强迫交易罪。

      (三)一罪与数罪的界限

      强迫交易罪在实施过程中,因行为人的暴力可能致人伤亡。如果致人伤亡的,尽管在强迫交易罪与伤害(包括故意与过失)、杀人(故意与过失)罪之间有牵连关系,但是不应当以牵连犯处罚原则处理,而应当分别定罪量刑,以数罪并罚的原则处罚。理由主要在于,强迫交易罪的法定罪高刑为有期徒刑三年,法定刑期是较低的,可见其中没有包含牵连他罪并以一罪处断的刑期,也就是说,如果遇到牵连犯他罪而以强迫交易处罚时,其三年的最高刑吸收不了他罪之刑,因而如以一罪处断将罚不消罪、依罪刑相适应原则,应当对此种情况作数罪并罚处理。

      三、处罚

      l、自然人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2、单位犯本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上述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   新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条规定: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单处罚金。这是一条新增加的罪名。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复杂客体,它不仅侵犯了商品买卖活动及服务中当事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权利和单位的合法权益,同时还影响了市场的公平竞争、破坏了市场交易活动中自愿、公平等原则,侵犯了社会主义市场秩序。正因为这一特点,因而在司法实践中出现了一些问题,需要加以探讨和解决。
      一、强迫交易犯罪行为中以暴力手段造成被害人重伤、死亡的严重后果如何定罪
      市场交易行为本应遵守自愿、公平的原则,但就有那么一些不法分子,为了获取非法利益或精神、肉体的享受,故意违背这一原则,欺行霸市,强买强卖,采用暴力或以暴力威胁的手段来达到交易或服务的目的。在实施“强迫”行为的过程中,有的行为人造成了被害人重伤、死亡的严重后果,那么,对行为人在强迫交易故意的支配下,所实施的以暴力手段造成被害人重伤、死亡等严重后果的行为,刑法应如何评价呢?在司法实践中有不同的认识,理论界亦如此。第一种观点认为,行为人在强迫交易犯罪行为中,如果致人死亡、重伤的,属牵连犯,应择一重罪处罚,定故意(过失)伤害罪或故意(过失)杀人罪①;第二种观点认为,虽然强迫交易罪与伤害、杀人罪之间有牵连关系,但是不应当以牵连犯处罚原则处理,而应当分别定罪量刑,以数罪并罚的原则处罚。理由主要在于,强迫交易罪的法定最高刑为有期徒刑三年,法定刑期较低,其中没有包含牵连他罪并以一罪处断的刑期,也就是说,如果遇到牵连他罪而以强迫交易罪处罚时,其三年的最高刑吸收不了他罪之刑,因而如以一罪处断将罚不当罪,依罪刑相适应原则,应当对此种情况作数罪并罚处理②;第三种观点也认为应实行数罪并罚,其理由是,过去司法实践中对情节严重的强迫交易行为是作为流氓罪处罚的,而1984年最高法和最高检的司法解释——《关于当前办理流氓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中则规定,流氓罪兼犯杀人、重伤、抢劫、强奸等罪行的,应当数罪并罚。
      笔者认为,在强迫交易犯罪行为中,行为人为了达到交易的目的,采取暴力手段强迫对方致被害人重伤或死亡的行为从表面上看,既符合了伤害罪或杀人罪的犯罪构成,又符合强迫交易罪的犯罪构成,属于数罪,但如果仔细分析,我们会发现,这种行为它既是行为人成立强迫交易罪的客观要件,同时又是伤害罪或杀人罪中必不可少的行为要件。就“采取暴力手段致被害人重伤或死亡”这一客观行为而言,既将其作为强迫交易罪的客观方面要件,又作为伤害罪或杀人罪的客观方面要件,这就违反了刑法“一行为一评价”、“禁止重复评价”的原则。
      因此,笔者认为,对上述行为,应作为一罪处罚,其犯罪形态属于牵连犯。所谓牵连犯,是指犯罪的手段行为或结果行为,与目的行为或原因行为分别触犯不同罪名的情况。一般认为,牵连犯有三个特征:第一,必须出于一个目的;第二,必须是手段行为或结果行为又触犯了其他罪名;第三,数行为之间存在手段行为与目的行为、原因行为与结果行为的牵连关系。上述的强迫交易犯罪行为完全符合牵连犯的特征,其中,以暴力手段致人重伤、死亡的“强迫”行为是手段行为,这一手段行为又触犯了伤害罪、杀人罪,达成交易是强迫交易的目的行为,行为人之所以能实现交易目的依靠的是以暴力手段致人重伤、死亡的“强迫”行为,两者之间存在着牵连关系,所以这里的伤害罪、杀人罪与强迫交易罪构成了牵连犯,应按照牵连犯的处罚原则进行处罚。虽然,我国刑法没有规定牵连犯的处罚原则,但是刑法理论上一般认为,对牵连犯应从一重处罚,或者从一重从重处罚。
     
  •       刑法修改后,新增设的强迫交易罪在实践中易与抢劫罪混淆。两罪主观方面均由故意构成,客观方面均实施了一定的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的胁迫手段。实践中准确区分二罪要注意以下问题:

           1.强迫交易罪必须发生在商品交易或服务中,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有交易存在,虽然是一方强求另一方接受服务、交易,但如果没有这种交易的前提存在,在受害人开始就拒绝“交易、服务”时,犯罪嫌疑人仍当场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强行立即劫取财物的,就应认定为抢劫罪,而不是强迫交易罪。

           2.犯罪嫌疑人行为时的主观目的是区分强迫交易罪与抢劫罪的关键。强迫交易罪是为了强买强卖或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接受服务。抢劫罪是为了非法占有被害人的财物。有些案件犯罪嫌疑人的犯罪动机是强迫交易,但在实施行为的过程中见到被害人的钱财后,临时起意,以暴力或暴力相威胁见什么抢什么,此种情形不再是强迫交易。即使行为人强调是为了交易,但行为人在强取财物时的目的就是劫财。因此,在办理案件中,要紧紧围绕行为人实施行为时的目的来确定其主观故意,而不是犯罪动机。

          3.强迫交易罪虽然规定该罪客观方面表现为以暴力、暴力威胁等手段,并且规定了“情节严重”的行为才构成犯罪。但该罪与刑法分则中规定的侵犯人身权利的各罪相比是轻罪,处刑相对较轻。因此“暴力”、“情节严重”程度必须有一定的限度,是轻伤以下。如果使用暴力,超过了这个限度,造成受害人伤害或死亡的或者触及其他罪名的,根据刑法中的吸收原则,应由重罪吸收轻罪,按所触及的重罪定罪量刑。

     
  •        在刑事审判实践中,审判人员经常会遇到抢劫罪与相似犯罪界限不明、无法定性的问题。在此,笔者通过两个案例,就抢劫罪与相似犯罪中的强迫交易罪的区别,作一对比,以期为刑事审判人员对二者的界定提供一定的帮助。

          案例一:2001年7月12日凌晨4时50分,被告人王学峰驾驶出租车与同案马中华(在逃)从包头东站抢拉从外地回到包头的被害人马某某(女)乘坐自己的出租车,上车后,马某某告知了王学峰自己的下车地点。王学峰没有打开记价器,且故意绕路,马某某发现后提出下车,二人不许,并将后车门锁住,强行把马某某拉到下车地点附近停车后,王学峰要求马某某支付车费,马某某提出给15元,王学峰不同意,认为给得太少,同案马中华用言语威胁马某某并进行搜身,搜出现金35元,王学峰还翻看了马某某随身携带的小包。后王学峰继续驾车向前走了一段,指使马中华将马某某拉下出租车,按住马某某的头不让看清车牌号,自己将车开出20多米后停住,马中华才跑上车。之后,马中华将从被害人身上搜得的35元钱交给王学峰。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王学峰的行为已构成抢劫罪,以抢劫罪判处王学峰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

          宣判后,被告人王学峰以“其与马中华没有事先预谋,也无抢劫的故意,其没有打开记价器、绕路只是想多挣点车费,其没有用言语威胁过被害人,更没有搜身,不构成抢劫罪”为由提出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判事实清楚,但定性和适用法律错误,作出了撤销原判,以被告人王学峰犯强迫交易罪,单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的判决。

           案例二:被告人韩晓光、郭林春在包头东站车站广场从事非法“摩的’’载客营运生意。2005年4月9日11时许,被害人马某某、李某某从外地乘火车来包头打工,从包头东站出站后,便乘坐二被告人的“摩的”准备去郊区水泥厂,当时双方约定车费每人2元。二被告人遂驾驶“摩的”载客行驶,行至建设路二道沙河桥附近时,停下车向二被害人索要车费,并告知“摩的起步价2元,每公里还要加2元,到郊区水泥厂每人得支付30元”。二被害人听后表示不同意,双方就此发生争执。韩、郭二人让二被害人掏钱,马某某掏出5元钱,韩、郭不要,期间,郭林春踢了李某某一脚,韩晓光打了李某某一个耳光。这时,马某某对李某某说把钱给他们吧,李某某问到这儿多少钱,二被告人说每人20元,李某某从兜里掏出40元钱,韩晓光接过40元钱后,二人驾驶“摩的”离去,返回车站广场后韩晓光给了郭林春20元。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韩晓光、郭林春的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以抢劫罪对二被告人各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宣判后,二被告人不服,均以“其与二被害人因运费发生过冲突,强迫被害人接受20元载运价的行为不妥,但其并未实施暴力对被害人进行抢劫,而是被害人自己把40元钱掏出来的,其行为不构成抢劫罪,请求二审宣告其无罪”为由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判事实清楚,定性准确,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以上两个案例中三被告人的行为有许多相似之处,都是发生在载客营运过程中,都对对方不同程度地采取了暴力、胁迫手段如言语威胁、搜身、翻包、拳打脚踢等,都向对方强行索要了超出合理费用的钱物,对方的损失都不大且都没有受到人身伤害等等,但是,结果却大相径庭。对照以上两个案例,笔者从四个方面对抢劫罪和强迫交易罪的界限加以区别如下:

          一、从事商品买卖、交易、劳动服务的合法性、正常性。

          行为人从事商品买卖、交易、劳动服务的合法性、正常性,是区别抢劫罪和强迫交易罪的前提。如果行为人在从事合法、正常商品买卖、交易、劳动服务的过程中,以暴力、胁迫手段迫使他人交出与合理价钱、费用相差不大的钱物,情节严重的,以强迫交易罪定罪处罚。如案例一中的被告人王学峰是一名有合法营运手续的出租车司机,在为被害人马某某提供正常服务过程中向对方索要超出合理费用的钱物即符合这一特征。而案例二中的被告人韩晓光、郭林春其所从事的“摩的”载客营运生意本身就是非法的,其行为是不符合强迫交易罪这一大前提的,其是以“摩的”提供载客营运服务为幌子,向对方强行索取超出合理费用的钱物,故而其行为构成抢劫罪。

           二、向对方索取钱物与应收合理价钱、费用的差距。

    行为人从事的商品买卖、交易、劳动服务行为虽属于合法、正常行为,但如果其出于非法占有的目的,以暴力、胁迫手段迫使对方交出与合理价钱、费用相差悬殊的钱物的,即认定为其行为构成抢劫罪。当然,在具体认定时,既要考虑超出合理价钱、费用的绝对数额,还要考虑超出合理价钱、费用的比例,加以综合判断。也就是说,行为人以暴力、胁迫手段迫使他人交出与合理价钱、费用相差不大的钱物,虽然也是出于非法占有的目的,但由于悬殊和差距不大,就不能以抢劫罪而应以强迫交易罪论处。

           三、侵犯的客体。

           抢劫罪侵犯的客体是被害人的财产所有权和人身权利,是最严重的侵犯财产罪。而强迫交易罪除侵犯被害人的上述两项权利外,还侵犯了合法正常的商品交易秩序。

          四、暴力、胁迫的程度。

          抢劫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当场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对被害人人身实施强制的方法,立即抢走被害人的财物或者迫使被害人立即交出财物。而强迫交易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行为。

           从所采取的手段来看,抢劫罪行为人的“暴力”程度足以危及被害人的身体健康或者生命安全或者使被害人失去人身自由,致被害人不能或者不敢抗拒;“胁迫”程度达到致使被害人产生恐惧,不敢抗拒;或者是使用使被害人不知抗拒或者丧失反抗能力的其他方法等等,从而达到任其当即抢走财物或者使被害人立即交出财物的目的。而强迫交易罪的“暴力”是指行为人对被害人的身体实行强制或者打击,但其暴力程度仅限于造成人身轻伤的方法或结果,如用拳打、脚踢、强拉硬拽等,从而在违背被害人意志的情况下,以不合理的价格和以不正当的方式迫使被害人接受服务或提供服务。当然,要判断行为人的行为是否构成强迫交易罪,除此之外还要综合考虑强行索要的价格是否明显超出合理价格且数额较大、所提供的服务或出售的商品是否质量低劣、影响是否恶劣、实施暴力行为是否致人伤害等等,也就是要看是否达到了情节严重的程度。

           以上是抢劫罪和强迫交易罪的四个最基本的区别。对行为人的行为进行定性时,除考虑上述四点外,还要做到综合考虑,具体案件具体分析,并结合行为人行为当时的时间、地点以及社会的、周围的客观情况和环境,以确保定罪准确,适用法律正确,做到在打击犯罪,维护社会稳定和人民群众合法权益的同时,对被告人作出罪责刑相适应的公正的裁判,以切实维护法律的尊严,体现法律的公平与正义。

     
  •   第二百二十六条 【强迫交易罪】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条文注释

      本罪中的暴力指对他人实行殴打、捆绑等人身强制;威胁指以对他人伤害、杀害、毁坏财产、损害名誉等相恐吓,实行精神强制,使被害人不敢反抗。

      强迫交易的行为表现为以下几种:其一,强买商品,一般指以不能为对方接受的低价格强迫对方出售商品;其二,强卖商品,一般指以不能为对方接受的高价格或者违反对方的欣赏习惯强迫对方购买其商品;其三,强迫他人提供服务,一般是强迫对方以无偿地或者以对方不能接受的低价格为其提供服务;其四,强迫他人接受服务,一般指以不能为对方接受的价格或者在对方不需要服务的情况下强迫其接受服务。实施上述任何一种行为,情节严重的,如给对方造成损失或者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屡教不改,影响恶劣的,等等,都构成本罪。

     
  •       继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6日庭审吴喜培等27人货运团伙“涉黑”案后,18日,又一个“涉黑”的27人货运团伙,在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法院出庭受审。

      现年43岁的衡山籍人彭某某,是这个27人货运团伙的“老大”。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检察院指控,1992年,彭某某在株洲成立光明货运部,经营广州至株洲服装货运业务。为控制这条线路货运业务,他组织、指使团伙成员对其竞争对手多次实施拦货、扣货,迫使竞争对手先后与其合作,再统一提高货运价格以牟取暴利。从1995年起,彭某某又先后指使手下采取暴力、威胁手段,垄断了株洲市啤酒瓶回收业务和米粉市场,还在芦淞区曲尺乡等地开设赌场,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

      检察机关起诉称,自1992年以来,彭某某团伙为打击、排挤其他经营者,涉嫌实施故意伤害犯罪3起、寻衅滋事犯罪13起、强迫交易犯罪3起,导致2人重伤,4人轻伤。其团伙涉嫌犯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非法买卖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罪、非法拘禁罪、赌博罪、强迫交易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和窝藏罪等多项罪名。

      记者从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法院了解到,由于涉案人数众多,彭某某团伙案一审预计将持续一周。另据了解,已经一审结束的吴喜培27人团伙“涉黑”案目前尚未出判决结果。

     
2018强迫交易罪量刑标准相关视频 更多>>
  • 男方家暴被女方刺死女方会判吗
    2019-05-30 刑法 播放:1394
  • 运输冻肉是什么罪
    2019-05-10 刑法 播放:1180
  • 拘捕令和逮捕令区别
    2019-05-07 刑法 播放:5567
2018强迫交易罪量刑标准相关语音问答 更多>>
2018强迫交易罪量刑标准相关专题
2018强迫交易罪量刑标准相关问答专辑

15

15年的中国在线法律服务品牌

中国放心的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

82

覆盖82个法律专业领域

站内法律专业领域覆盖面广

1,000,000

每天为全国近100万互联网用户

提供各种类型法律知识查询服务

我是公众

有法律问题?直接发布咨询
(不限时间,律师在线,有问必答)

我是律师

400-678-1488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 8:00-21:00)

关于法律快车

法律快车版权所有 2005-2019 粤ICP备10231287号-5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222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证)粤B2-20100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