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咨询 专业律师 移动端
网站导航
律师加盟热线: 400-678-1488
全国 [切换]
您的位置:法律快车 > 法律知识 > 刑法 > 假冒注册商标罪的量刑标准
假冒注册商标罪的量刑标准

假冒注册商标罪的量刑标准

发布时间 :2018-07-04 15:09浏览量 : 243
假冒注册商标罪,是指违反国家商标管理法规,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的行为。假冒注册商标罪的量刑标准是怎样的?刑法规定,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   假冒注册商标罪的量刑情节有哪些?

      根据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司法解释规定,有以下量刑标准:

      (一)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情节严重,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1、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三万元以上的;

      2、假冒两种以上注册商标,非法经营数额在三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二万元以上的;

      3、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二)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情节特别严重,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1、非法经营数额在二十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的;

      2、假冒两种以上注册商标,非法经营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

      3、其他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

      假冒注册商标的行为有哪些?

      1、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

      2、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相近似的商标;

      3、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

      4、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相近似的商标。

      刑法只将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以假冒注册商标罪论处,其他假冒行为只能以商标违法行为处理。

     
  •   假冒注册商标罪量刑标准是什么?

      刑法规定,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这里的“情节严重”,主要是指个人假冒他人注册商标,非法经营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单位假冒他人注册商标,非法经营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等情节。

      1 、自然人犯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2 、单位犯本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上述规定处罚。

      假冒注册商标罪构成要件有哪些?

      1、客体要件

      本罪所侵害的客体是国家有关商标的管理制度和他人的注册商标的专用权。犯罪对象是他人已经注册的商品商标。能成为本罪对象的商标必须符合下列条件:第一,是商品商标,而非服务商标,即使有人假冒服务商标,亦不构成本罪。第二,是已注册的商标,非注册的商标即使有人假冒,也不构成侵权,更不能构成犯罪。第三,是他人的商标,对于自己使用的商标,自然谈不上假冒。第四,是未超过有效期限的有效商标。根据我国商标法规定,注册商标的有效期限为 10 年。有效期满,需要继续使用的,应当在期满 6 个月内申请续展注册。如果期满 6 个月内未申请续展注册或者因违法被注销的商标,不能成为本罪对象。这样,本罪的对象仅限于他人注册的有效商品商标。

      2、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的行为。

      3、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自然人和单位均能成为本罪主体。就自然人而言,只要行为人达到了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实施了假冒注册商标的行为,即可构成犯罪。就单位而言,单位实施了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行为,构成犯罪的,实行两罚制,即对单位判处罚金,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

      4、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即行为人明知某一商标是他人的注册商标,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该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一般情况下,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罪的行为人都具有获利的目的,但依本条规定,“以营利为目的”不是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罪的必要构成要件,可能有些假冒商标的行为是为了损害他人注册商标的信誉。不论是出于什么动机或目的,均不影响本罪的构成。如果是出于过失,即在确实不知道自己所使用的商标是他人己注册的商标,则不构成本罪,可以按一般的商标侵权行为处理。

     
  •   假冒注册商标侵权对象应该怎样界分

      在认定假冒注册商标的违法犯罪实践中,如何界定“商标使用”在商标法与刑法范畴内的区别,司法部门经常存有一些认识上的误区。对此,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孙万怀指出,对于“商标使用”,必须结合犯罪客体进行理解。假冒注册商标罪所侵犯的客体是正常的市场经济管理运行秩序和商标权人的商标专用权两个方面。这与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所侵犯的客体是不一样的,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主要是针对标识本身,其尚未涉及直接侵犯市场管理。因此,假冒注册商标犯罪既侵犯了商标所有权,也侵犯了商标的许可使用权,其客观行为包括自己使用和提供给他人使用两种情形。但是,要判断其是否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还需要确定行为人主观上是否存在“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故意。

      关于假冒注册商标罪中所要求的“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要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第8条的规定,“相同的商标”包括两种情形:一是假冒的注册商标与被假冒的注册商标在文字、图形以及文字与图形的结合上完全相同;二是视觉上基本无差别,足以对公众产生误导的商标。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教授张绍谦认为,这样的扩张解释是符合我国惩治侵犯注册商标权犯罪的现实需要的。在对假冒注册商标罪的构成要件进行理解时,必须从普通公众在正常消费情况下,是否有可能因假冒行为被误导,从而信以为真,进而误购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这个层面进行实质判断。

      此外,实践中还存在定牌加工人受委托生产加工并提供贴附指定商标产品的行为。对于这种在我国境内并未进入市场流通的附加贴牌行为,孙万怀教授谈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贴牌加工”出口产品是否构成侵权问题〉的复函》指出,贴牌生产仅供出口的行为并不会导致相关公众的误认和混淆,不是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使用行为,其性质属于合同法中的加工承揽,受托方的行为是委托方行为的延续和拓展。

      如何认定犯罪数额

      司法实践中,对于“货标分离”、被侵权产品未在中国境内销售等一些特殊情形下非法经营数额的认定存在一定争议。在侵犯注册商标权犯罪的量刑上,对非法经营额、损失数额、违法所得额与销售金额等不同类型犯罪数额的把握,是对行为人准确量刑的前提和关键。

      《解释》中从犯罪数额的角度对侵犯知识产权罪的“情节严重”作了规定。上海市检察院金融检察处处长肖凯分析,《解释》第1条规定了非法经营数额与违法所得数额两种认定标准,第2条还规定了销售金额,确定了对不同犯罪数额应当不同处理的原则。所谓非法经营数额,一般是指商标侵权人生产、销售或提供侵权便利(如仓储、运输、邮寄、隐匿)的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产品的价值。已销售的侵权产品的价值,按照实际销售的价格计算。制造、储存、运输和未销售的侵权产品价值,按照标价或者已经查清的侵权产品的实际销售平均价格计算。侵权产品没有标价或者无法查清其实际销售价格的,按照被侵权产品的市场中间价格计算。所谓“销售金额”,是指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后所得和应得的全部违法收入。所谓违法所得数额,一般是指侵权人生产或经销侵权商品所获得的纯利。从这三个概念来说,其实就是考虑了侵权人的犯罪成本以及对商标权人的最低限度保护。

      在司法实践中,一些侵权人通常不开具进货、售货单据,不留进货、售货记录,库房存货与销售现场分离,就需要考虑在“非法经营额无法计算”时其他犯罪数额的认定问题。而在办案实践中具体应采用哪种数额作为考量标准,张绍谦教授认为,犯罪数额认定的关键在于证据的证明程度,即根据目前的证据,对哪种数额的证明达到了可以采信的程度。

      共同犯罪的认定应考虑哪些因素

      在侵犯知识产权罪的司法实践中,认定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的从犯与独立构成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往往容易混淆。上海市闵行区检察院金融检察科检察官湛英杰认为,假冒注册商标罪有“商标使用”的行为,将假冒的注册商标使用在商品上,使得正品与赝品相混淆,给合法商标所有人造成经济损失并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仅有“销售注册商标标识”的行为,假冒的注册商标没有实际使用在商品上。假冒注册商标罪的从犯,即使在具体行为上没有“商标使用”行为,也需要有共同的主观故意以及客观的配合行为。结合具体案例,湛英杰检察官谈到,如果犯罪嫌疑人只是为了躲避海关或者相关部门监管,而采取货标分离的运输方式,则不能片面地仅根据查扣的标识进行认定,注册商标标识只是整个交易的一部分,应当认定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共同犯罪。

      张绍谦教授对上述观点持有不同看法。他指出,目前我国侵犯知识产权犯罪呈现新的特点,犯罪活动复杂化、分工专业化、犯罪过程链条化,前后不同阶段的行为,可能分别由不同人实施,虽然各个阶段的人对于其他阶段的人的行为可能有所了解,对于自己行为最终所要造成的法益侵害结果也都明知,客观上前后不同阶段的人的行为也存在相互协调、配合、密切衔接的关系,但各个阶段的行为人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都具有较明显的独立性,都是为了得到自己所设定的在特定阶段所能够产生的利益而实施各自的行为。不同的行为人之间主观上既无共同犯罪的故意,也无通过有机配合而形成统一的整体犯罪行为。对于这种情况,不宜都以共同犯罪来认定,而应根据他们在相应阶段所实施的各自行为特征,依法确定其罪名。

     
  •   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了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未遂)的定罪量刑标准,具体考量的依据就是“货值金额”的大小,但没有规定“货值金额”的计算方法。

      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生产、销售伪劣商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一》)规定按照标价、同类合格产品的市场中间价格、估价机构确定等递进式方法计算。而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二》)又规定首先按照标价或者已经查清的侵权产品的实际销售平均价格计算,没有标价或者无法查清其实际销售价格的,再按照被侵权产品的市场中间价格计算。两种计算方式存在较大差异:《解释一》标价与市场中间价格是递进关系,而《解释二》标价与实际销售平均价格是选择关系;《解释一》市场中间价格是同类合格产品的价格,而《解释二》是被侵权产品的价格;穷尽各种办法仍然无法查清时,《解释一》规定可以委托估价机构确定,《解释二》则直接按照被侵权产品的市场中间价计算。

      在司法实践中,“货值金额”的计算方法也不尽一致,一般是四种计算方法:一是有标价的,直接按标价计算;二是没有标价的,如果能查明行为人销售产品的实际销售价格,则按实际销售价格计算;三是既没有标价,又无法查明行为人的实际销售价格的,委托指定的估价机构确定,鉴定根据则按照同类假冒商品或正品的市场中间价计算;四是在市场上购买同类侵权产品所获得的相关价格凭证或者通过其他方式获得的相关价格凭证(如从其他案件中发现的与本案相同的侵权产品的市场销售价格等材料)。

      严格分析《解释一》和《解释二》的计算方法,实际上对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未遂)中“货值金额”的计算均不能完全适用。《解释一》适用的对象是未销售的伪劣产品,不仅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与销售伪劣产品罪侵犯的客体不同,而且在罪名设置和犯罪性质上存在较大差异,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是一个罪名,典型的数额犯;而假冒注册商标与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是两个罪名,分别属于情节犯和数额犯。《解释二》规定的是“非法经营数额”,适用的对象是假冒注册商标罪、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假冒专利罪等情节犯,而对于销售侵权复制品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等数额犯,由于法条规定的是“违法所得数额”和“销售金额”,似也没有适用的余地。当然,如果不严格区分“非法经营数额”和“销售金额”,认为前者在内涵和外延上包含后者,则可以适用。司法实践中计算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未销售部分的“货值金额”,应结合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特点和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需要,参照两个解释特别是《解释二》的精神适用。

      首先,应当努力查明实际销售价格。刑法将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定罪量刑标准确定为按照实际销售价格计算的“销售金额”,就在于“销售金额”能从量上直观反映行为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的规模、行为持续时间、危害范围以及行为人的非难可能性。实践中行为人一般是先定价后销售,故尚未销售部分同样存在销售价格,司法机关可综合销售单、进货单、送货单、记账单、销售价格表等书证,嫌疑人的供述,购买商的证言,结合其购买原材料的价格、生产成本以及市场上同类假冒商品的价格查明。

      其次,按标价计算是次要选择。标价计算固然具有直观便利、省去公诉部门证明负担等优点,但标价本身的不确定性会带来处理结果的巨大差异:有时行为人为了树立产品形象或者采用营销策略,故意贴高标价,如果按标价计算显然对行为人不利,也不公平;有时行为人为逃避处罚或者避税,故意标价很低,而其实际销售价格远远高于标价,这时如果按标价计算则又可能会轻纵行为人。因此,只有当实际销售价格难以查明的情况下才可以适用。

      最后,对没有标价和难以查清实际销售价格的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司法机关当然可以委托相应资质的评估机构,依据假冒商品实物状况并结合市场调查同类物品中间价格情况作出估价鉴定。至于市场中间价格的计价依据,应采纳假冒商品的市场中间价,还是被假冒正品的市场中间价,则应取决于实际销售价格与正品价格的差距大小。通常情况下,行为人以假乱真,销售伪而不劣的商品,销售定价会与正品的价格相当,消费者会误认为是正品而购买,这不仅会给权利人的正常市场份额带来损失,也损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公平交易权,所以无论是从保护知识产权权利人还是消费者的利益出发,应当以正品的价格计算。但对于知假买假型销售行为,行为人的销售定价远低于正品的价格,消费者一般也明知是假名牌,不可能支付正品的价格,这时如果仍然以正品的价格计算就会带来量刑的不均衡:行为人已经销售的既遂部分按照较低的实际销售价格计算,没有销售的未遂部分反而按照更高的正品价格计算,很可能使得对有实际销售行为的量刑反而低于对无实际销售行为的量刑,而前者的社会危害性显然大于后者。因此应按照假冒商品的市场中间价计算。

     
  •   假冒注册商标案案情及辩护词

      案情简介:检察院以被告人孙某、张某等犯假冒注册商标罪,涉案金额高达618万之多,提起公诉。被告人孙有钱在收到起诉书后委托本所辩护律师为其辩护。辩护人根据其犯罪情节提出其为从犯,认罪态度较好,建议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最终得到了法院的支持。被告人孙有钱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六个月,现正在缓刑考验期内。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山东泽鲁律师事务所接受孙有钱的委托,指派我担任被告人孙有钱等假冒注册商标案孙有钱的一审辩护人出席今天的法庭审理活动。接受委托后,我查阅了全部卷宗材料,多次询问了被告人。对于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孙有钱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辩护人没有异议,但认为被告人孙有钱具有法定和酌定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情节。现结合庭审调查已查明的事实,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被告人孙有钱在共同犯罪中属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孙有钱应聘到公司后,在负责人张里的安排下负责润滑油的调制。在实际工作中要服从或隶属于单位负责人张里,负责人张里让孙有钱做什么工作,孙有钱无权反对,否则他将得不到工资。孙有钱没有自主权利决定生产量或产品的品牌,其调制出的润滑油是假冒何种品牌产品的注册商标,也完全取决于张里及销售人员联系的客户定单,和张里要求孙有钱完成的生产量,其对从事的工作范围及权限无权决定。被告人孙有钱受雇于他人,从事公司安排的劳动任务,在犯罪过程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作用相对较小。根据我国刑法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建议对被告人孙有钱从轻或减轻处罚。

      二、从本案犯罪的主观方面及犯罪的目的看,建议对被告人孙有钱从轻或减轻处罚。

      本罪主观方面为故意,并且一般具有营利的目的,也有的是为了谋取某种利益、荣誉或者破坏他人商品的信誉。本案中起诉的犯罪销售数额虽然较高,但违法所得均由公司账户收取或直接打进张里、宋红的账户。被告人孙有钱只是按月从财务上领取基本工资三千元整,没有任何奖金或提成,且其总共上了15个月的班,公司现在仍拖欠其8个月的工资。在犯罪过程中,被告人孙有钱并不像其他被告人那样有着明确的营利目的。也不会为了多营利去肆意破坏其他公司商品的信誉,孙有钱并没有收取任何违法所得的营利。

      被告人孙有钱只是按内勤打印的生产计划单,根据张里的安排调制润滑油,对于总的生产数量和销售数量被告人孙有钱并不明确。为体现我国刑法“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及公平原则。建议法庭在裁判时考虑这一重要情节,对被告人孙有钱减轻处罚。

      三、被告人孙有钱平时遵纪守法,案发时系初犯、偶犯,此前并无违法犯罪记录,且一贯表现较好。被告人孙有钱在到案后全面交代,彻底坦白,自愿认罪,态度端正、积极。被告人孙有钱文化水平较低,实际只是初中毕业,因法律意识淡薄致其犯罪,现孙有钱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深表悔过。因此建议法庭对被告人孙有钱从轻处罚。被告人孙有钱虽家庭极为困难,但孙有钱及其亲属愿意尽其最大能力,根据法庭的安排缴纳一定数额的罚金,以最大限度减轻因其犯罪行为给国家和其他单位造成的损失。

      四、被告人孙有钱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孙有钱认罪态度较好,有深刻的悔罪表现。被告人孙有钱到案后认罪态度一直很好,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并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深感后悔。被告人孙有钱无论是在公安侦查阶段,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还是法庭审理阶段,都能主动、积极配合办案人员的工作,如实交待自己的罪行。通过今天的法庭审理活动,也进一步证实孙有钱认罪态度较好。鉴于被告人孙有钱认罪服法、自愿认罪,且能如实交待自己的罪行,建议法庭酌情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五、从量刑方面看,建议法庭对被告人孙有钱适用缓刑,以体现我国刑法惩罚与挽救犯罪分子相结合的刑事法律政策。

      为体现刑法对初次犯罪、偶犯且主观恶性不大、释放到社会上不至于危害社会的人,贯彻“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被告人孙有钱具有悔罪表现,且已及时认识到了其犯罪的社会危害性,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通过其在取保候审期间的良好社会表现也可以证明这一事实。被告人孙有钱家庭困难,其妻子没有工作,孩子只有一岁,全家人靠孙有钱扶养,不宜对其长期关押。被告人孙有钱的亲属、辖区司法所及其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均愿对其进行法律帮扶、教育,被告人孙有钱同意接受监督考察,其所在地的公安、社区及家庭具备考察和矫正条件。被告人孙有钱的上述情节,属于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情节,本着“惩罚、教育、挽救”被告人相结合的原则,为保障并促进和谐社会的发展,建议对其适用缓刑。使被告人孙有钱既得到法律的应有处罚,又能得到社会的及时帮扶、教育,加快其改过自新的进程。

      被告人孙有钱的犯罪行为符合我国刑法第七十二条适用缓刑的条件,且不具备《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三条不适用缓刑的因素。

      综上,被告人孙有钱具有法定和酌定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情节,鉴于本案被告人孙有钱只是单位的员工,作为单位的工作人员存在一定的服从和隶属性,孙有钱在案发后能及时悔悟,具有悔罪表现,恳请人民法院对其适用缓刑,使被告人孙有钱早日改过自新,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评议时予以充分考虑。

      辩护人:

     
  •   【案由】

      检察院指控:2012年2月起,被告人陈某伙同被告人叶某在上海市松江区荣乐中路8**号,通过其经营的“虹*园林机械”经营部对外销售从他人处低价购买的假冒注册商标“ZENO*H”的割灌机,销售金额为人民币5万余元。

      2012年8月2日,民警在上海市松江区荣乐中路8**号将被告人陈某、叶某抓获并从其租赁的位于上海市松江区荣乐中路8**弄2*号的仓库内扣押到待销售的假冒“ZENO*H”品牌的割灌机6台,价值人民币1万余元。

      公诉机关控求:被告人陈某、叶某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仍予以销售,销售金额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争议焦点】

      两被告行为是否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审理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陈某、叶某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仍予以销售,销售金额人民币5万余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且系共同犯罪,应予处罚。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

      被告人陈某、叶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予以从轻处罚。综合考虑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陈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8月2日起至2012年12月1日止。罚金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二、被告人叶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8月2日起至2012年12月1日止。罚金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三、查获的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予以没收。

      【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五十三条 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条 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第二百一十四条 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金额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销售金额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案例评析】

      经销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并且经销金额较大的行为构成犯罪。经销包括批发、零售、代销等形式。

     
  •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印发《关于假冒注册商标犯罪立案标准的规定》

      为保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和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惩治假冒注册商标犯罪的补充规定》和其他法律规定,制定本规定。

      假冒注册商标罪的立案标准:

      一、对生产者、销售者违反商标管理法律、法规,假冒他人注册商标,达到本规定立案标准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二、假冒他人注册商标,违法所得(即销售收入,下同)数额达到下列标准的,应予立案:

      (一)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违法所得数额在二万元以上的;

      (二)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违法所得数额在二万元以上的;

      (三)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违法所得数额在一万元以上的。

      同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犯罪人通谋,为其提供制造、销售、使用、仓储、运输、邮寄、隐匿等便利条件,以假冒注册商标的共犯追究刑事责任。

      三、假冒他人注册商标,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为情节严重,应予立案:

      (一)具有本规定第二条第(一)项所列行为,非法经营额在十万元以上的;

      (二)具有本规定第二条第(三)项所列行为,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在二万件(套)以上的。

      四、假冒他人注册商标,虽未达到第二条第(一)、(三)项或第三条规定的标准,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也视为情节严重,应予立案:

      (一)因假冒他人注册商标,被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给予两次行政处罚又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

      (二)假冒他人已经注册的人用药品商标的;

      (三)利用贿赂等非法手段推销假冒商标商品或者伪造、擅自制造的他人注册的商标标识的;

      (四)假冒他人注册商标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国际影响的。

      五、企业事业单位具有上列行为达到本规定第二、三、四条立案标准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予以立案,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六、凡与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犯罪行为具有直接联系的假冒他人注册商标案件,由检察机关立案侦查。检察机关认为需要自己直接受理的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犯罪的案件,也可自行立案侦查。

      本规定自公布之日起施行。高检发研字(1993)1号文件印发的《暂行规定》同时废止。

     
假冒注册商标罪的量刑标准相关视频 更多>>
  • 卖假药50万判几年
    2019-06-27 刑法 播放:1886
  • 男方家暴被女方刺死女方会判吗
    2019-05-30 刑法 播放:8264
  • 运输冻肉是什么罪
    2019-05-10 刑法 播放:3074
假冒注册商标罪的量刑标准相关语音问答 更多>>
假冒注册商标罪的量刑标准相关专题
假冒注册商标罪的量刑标准相关问答专辑

15

15年的中国在线法律服务品牌

中国放心的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

82

覆盖82个法律专业领域

站内法律专业领域覆盖面广

1,000,000

每天为全国近100万互联网用户

提供各种类型法律知识查询服务

我是公众

有法律问题?直接发布咨询
(不限时间,律师在线,有问必答)

我是律师

400-678-1488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 8:00-21:00)

关于法律快车

法律快车版权所有 2005-2019 粤ICP备10231287号-5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222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证)粤B2-20100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