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咨询 专业律师 移动端
网站导航
律师加盟热线: 400-678-1488
全国 [切换]
您的位置:法律快车 > 法律知识 > 刑法 > 过失致人死亡罪民事赔偿多少
过失致人死亡罪民事赔偿多少

过失致人死亡罪民事赔偿多少

发布时间 :2018-07-04 15:53浏览量 : 1818
在现在这个社会危险无处不在,有时候因为您不轻易间的过失就会导致他人死亡,面对这个情况无疑是犯了过失罪。那过失致人死亡罪民事赔偿多少? 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   在未确认安全的情况下倒车,河南一司机巩波将车后的八旬老人撞死。日前,河南省确山县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巩波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2013年2月18日上午10时许,在河南确山县留庄镇刘大桥村巩庄组东西土路上,被告人巩波驾驶一辆白色货车向后倒车时,因疏忽大意将81岁的老人郑妮(系化名)撞倒在车厢下致其死亡。另查明,被告人巩波于2013年2月19日与被害人方达成协议,一次性赔偿被害方12万元,已履行,被害方对被告人巩波表示谅解。

      该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巩波驾驶机动车辆应当预见倒车时的危险性,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将受害人撞倒在车厢下致其死亡,其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案发后,被告人巩波主动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在现场等候,向处警民警交待自己的罪行,视为自动投案,其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从轻处罚;其积极赔偿被害方经济损失,并得到被害方的谅解,对被告人巩波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巩波犯罪情节较轻,有悔罪表现,符合宣告缓刑的条件,可以宣告缓刑。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近年来,因倒车不当致人死亡的悲剧屡屡发生。今年6月18日晚,刚拿到驾照36天的浙江林女士在地下车库倒车时,其老公在车库左墙壁和车之间指挥,由于紧张误踩油门将老公撞死,该事被网民广为转发和热议,一时间引发公众对驾车安全的思考。

      据审理该案件的法官表示,倒车时发生意外主要还是驾驶员太粗心,作为一名合格的驾驶员,在上车前都应从车前右侧往车后绕车一周,看车后情况,从驾驶室上车,检查反光镜,轻按喇叭,然后车子起步。教练教学员上车的第一课,教的也就是这些。但往往大部分人拿到驾照后,就把这套上车前的安全检查步骤抛到九霄云外。他建议,倒车时驾驶员一定要记住上车前的这套动作,不能疏忽大意,要多利用后视镜左右观察,最好装上倒车雷达,以防悲剧发生。

     
  •   案情回放

      一医院因延误诊断导致患者丧失有效救治时机而死亡。近日,广西富川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富川县红光医院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人民币256493.6元。

      2011年10月26日,孔某因上腹胀痛、恶心到被告富川县红光医院就诊,经电子胃镜诊疗诊断为:慢性浅表性胃窦炎。因服用被告处方兰索拉唑及甘羟铝,症状无好转,2011年10月28日孔某到被告富川县红光医院复诊。经复诊,查B超后以“胆囊炎”于同日起在被告富川县红光医院住院治疗。2011年10月28日15时15分,被告富川县红光医院向原告发出病危通知书,孔某经治疗无效于2011年10月29日04时10分临床死亡。原、被告双方因赔偿问题无法达成一致,遂引发了诉讼。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的诊疗行为经某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鉴定意见为:“富川县红光医院在对孔某的诊疗过程中,对孔某疾病的主要诊断缺乏依据,对疾病有效的监测不及时、未到位,延误诊断,导致治疗方案缺乏针对性,致使患者丧失了获得有效救治的最佳时机。该诊疗行为与患者死亡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存在较为明显的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现原告根据某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要求被告承担赔偿责任,事实清楚,理由正当,法院予以支持。赔偿责任的比例问题,结合该案实际情况以及司法鉴定书的意见,法院酌情确定被告富川县红光医院承担60%的赔偿责任。据此,作出上述判决。

      相关法律法规

      医疗机构过错的具体认定

      (一)诊断的过错

      1、问诊的过错

      医疗上对病史询问有严格的规定,包括病因及诱因、主要症状及出现的时间,伴随症状、相关的阴性症状、体征、以前的诊治经过、病情的发展过程及有鉴别意义的其他阴性症状、过敏史、个人史、家族史、月经婚育史等。如果没有按医学教材《诊断学》全面、仔细问诊,遗漏重要病历、症状,就是违反问诊义务,可认定有过错。

      2、检查的过错

      检查包括体格检查和辅助检查。检查的过错分为实施检查的过错和未实施检查的过错。

      实施检查的过错包括四种情形:一是实施了不必要的检查;二是应实施检查但选择错误或检查不充分而迟于准确诊断;三是在实施检查过程中操作错误而致患者器官受损;四是研究检查结果有错误。

      未实施检查的过错包括两种情形:一是医师未依当时的医疗水准实施相当的检查;二是怠于适切相当之检查。

      (二)治疗的过错

      1、治疗方法选择的过错

      每种疾病常常具有多种治疗方法及治疗方案,医生具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但医生应尽可能选择最适合该患者的治疗方法及方案。一般而言医生掌握治疗的主动权,治疗方案应以医生的意见为主。但对于一种疾病存在药物治疗、手术治疗、放疗、化疗等多种治疗方法,存在不同的药物、不同的手术、放疗、化疗等治疗方案时,应对各种治疗方法、治疗方案的适应症、优缺点进行告知,说明医生选择某种治疗方法的理由,但是否治疗及治疗方案选择的决定权应属于患者及其家属。对于手术或者可能造成患者损害的、费用昂贵的、实验性的治疗应充分告知并取得患者书面同意,紧急情况除外。

      2、治疗时机选择的过错

      重危患者到院是否及时治疗,治疗措施是否及时实施。

      3、用药的过错

      (1)违背用药原则或禁忌证;(2)用药剂量过大,时间过长,使患者发生药物毒性反应、中毒死亡或发生其他中毒后遗症;(3)药量不足,不能达到医疗效果;(4)用错药物;(5)遗漏药物过敏史而使用患者过敏的药物,药物过敏抢救不当。

      4、手术的过错

      (1)术前判断的过错

      手术进行与否、手术方案的选择、手术时期的判断不当。

      (2)手术进行中的过错

      ①手术部位选择错误;②手术操作不当,损伤或误切组织、器官;③擅自更改手术方案、扩大手术范围;④不认真执行器械物品计数核对制度,异物遗留在手术腔内。

      (3)术后管理的过错

      ①术后观察不认真,未发现病情变化,或发现病情变化,未做及时处理。②对术后早期并发症认识失误,延误抢救时机。

      5、麻醉的过错

      (1)麻醉时机、方法、药物选择不当。

      (2)麻醉及手术操作不当:①插管误入食道或一侧支气管;②硬膜外管置入蛛网膜下腔未发现;③大量局麻醉注入血管;④浅麻醉下眼心反射、胆心反射等;⑤空气栓塞,骨科手术中的脂肪栓塞,肺栓塞。

      (3)麻醉管理不当:①麻醉药、肌松药用后通气不足,气管导管扭折,分泌物堵塞或接头脱落,舌后坠,呕吐物未及时管理;②椎管内麻醉平面过高或辅助用药导致呼吸抑制未及时处理;③大出血病人未及时补充血容量,或心功障碍病人输液过多、过快致心衰、肺水肿;④术后拔管过早或肌松药未完全消失、再箭毒化致呼吸抑制、通气不足;⑤并存疾病未发现致处理失误;⑥缺O2、CO2蓄积引起神经反射致呼吸循环紊乱;⑦全麻因改变体位致循环功能紊乱或气管插管脱出。

      6、输血的过错

      ①由于验血送血等环节疏忽,给患者输入了血型不合的血。②输入有污染的血。③输入有传染病源的血液。

      7、放射线治疗的过错

      放射线治疗适应性选择错误、治疗部位错误、放射线剂量过大造成灼伤等。

      (三)病情观察的过错

      对病情的变化是否仔细全面观察了解;是否采取了相应的诊断;是否采取了相应的治疗措施。

      (四)护理的过错

      用错药、盲目执行错误医嘱、不认真执行技术操作规程、擅离职守、不仔细观察病情。

      (五)医务人员的故意

      民事责任注重对受害人的补偿,因此民法中对过错是故意还是过失并不十分注重。立法和学理上经常以过失举轻以明重,因过失即可负责的情况下故意更应承担责任。因此,医疗损害赔偿责任中过错不仅是指过失,也包括故意。医务人员因个人目的而故意加害患者,如果利用了其医务人员的身份、或者利用进行医疗行为之便等,这些外在特征都可以表明该行为是职务行为。在医务人员的职务行为故意造成侵害的情况下,患者仍然可以请求医疗机构承担责任。常见的医疗故意有:①医院私自生产、配制未经国家专门检验批准的药物,给患者造成损害的;②故意购买不合格或废旧的医疗器械给患者造成损害的;③因患者无钱医院不予收治抢救,造成急症患者死亡、残废等严重后果的;④利用医疗技术和自己从事医疗行为的便利对与自己曾有纠纷、不满的患者进行报复,故意侵害患者身体的;⑤为经济利益采取本不应进行的医疗行为,而该医疗行为不可避免地会给患者造成人身损害的;⑥明知不立即采取措施会造成严重后果,仍不采取措施放任结果发生的。

     
  •   一、过失致人死亡罪的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过失,即行为人对其行为的结果抱有过失的心理状态,包括疏忽大意的过失和过于自信的过失。疏忽大意的过失是指行为人主观上对自己的行为可能造成他人死亡的结果应当预见而没有预见,应当预见是法律对行为人实施某种有意识的行为时,可能造成他人死亡结果的主观认识上的要求。根据一般人的能力和行为时的客观条件,行为人能够预见并防止危害结果的发生,只是因为其疏忽大意才未预见,以致发生严重危害结果,他就应当对此结果负法律责任。过于自信的过失,是指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可能造成被害人死亡的结果已经预见,但却轻信能够避免这种结果的发生。由于行为人已预见到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他人死亡的结果,进而产生了避免这种结果发生的责任,他却没有有效地防止他人死亡结果的发生,没有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因此,行为人应对自己因主观上的过于自信所造成的危害结果负刑事责任。轻信能够避免他人死亡结果的发生,是过于自信的过失致人死亡区别于间接故意杀人的界限。

      二、过失致人死亡罪的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因过失致使他人死亡的行为。构成本罪,客观方面必须同时具备三个要索;

      1、客观上必须发生致他人死亡的实际后果。这是本罪成立的前提。

      2、行为人必须实施过失致人死亡的行为。在这里,行为人的行为可能是有意识的,或者说是故意的,但对致使他人死亡结果发生是没有预见的,是过失。本罪属结果犯,行为的故意并不影响其对结果的过失。这点同有意识地实施故意剥夺他人生命行为的故意杀人罪不同。过失致人死亡行为可以分为作为的过失致人亡行为和不作为的过失致人死亡行为两种情况。

      3、 从行为人的过失行为与被害人死亡的结果之间必须具有间接的因果关系,即被害人死亡是由于行为人的行为造成的。这里死亡包括当场死亡和因伤势过重或者当时没有救活的条件经抢救而死亡。否则行为人不应承担过失致人死亡罪的刑事责任。如果行为人的过失行为致人重伤,但由于其他人为因素的介入(如医师未予积极抢救或伤口处理不好而感染)致使被害人死亡的,只应追究行为人过失重伤罪的刑事责任。

     
  •   案情:王某与被害人刘某结婚后夫妻感情一直很好,并育有一个一岁半的小孩,但近来刘某常因事外出,王某便怀疑其有外遇。一日。刘某又以接母亲来住为由离家,至次日下午才返回家中。当王某得知妻子没有去接其母亲时,便质问刘某去了何处。见刘某说谎,王某一怒之下,挥起右手朝刘某的左脸猛击一掌,刘某立即半弯着腰喘粗气,王某见状认为妻子耍赖,便朝刘某腹部,腿上各踢了一下,然后下楼叫其母亲和姐姐去劝说。王某的家人见刘某精神状态不好,便急忙送往医院,刘某在途中死亡,经法医鉴定,刘某系外力作用,造成-内出血死亡。

      对于本案中王某的行为认定有三种不同的意见:

      一、认为王某的行为应认定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

      二、认为王某的行为应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三、认为王某的行为应构成故意杀人罪。

      分析案情和三种罪行的犯罪构成后,笔者认为对王某的行为认定为过失致人死亡罪较为合适。

      首先,王某对刘某的死亡的结果,他并不是积极追求的。也就是说在主观上王某并没有非法剥夺刘某生命的故意。这点在案例中可以看出来。

      其次,故意伤害罪侵犯的客体是他人的健康权,即致使他人的生理健康遭受实质的损害,其具体表现为两个方面: 1、破坏他人身体组织的完整性,如砍掉手指,刺破肝脏等;2、虽然不破坏身体组织的完整性,但使身体某一器官机能受到损害或失,如视力,听力降低或丧失,精神错乱等。从上述我国刑法理论对故意伤害罪的侵犯客体的表述中,我们可以看出刘某的伤害情形并不属于上述的两种。

      再次,王某朝刘某的脸上猛击一掌,之后又朝腹部、腿上各踢一下。笔者认为,王某的这种打击行为应该属于殴打行为。殴打,是指造成人体暂时性的疼痛,但不损害人体健康的行为。从案例中可以看出,王某的一掌、一脚,在我们常人的眼光中,或理论中只是一般的殴打,它并不可能导致太大的伤害。王某也正是基于这种认识。王某对妻子的欺骗行为感觉到愤怒,随之进行的殴打。此时,在他的主观意识里,他并没有想伤害刘某健康权的追求,也没有要剥夺刘某生命权的故意。因殴打而身体健康损害结果,特别是在发生死亡结果的情况下,不能因殴打是有意实施的,就认为只能构成故意伤害罪。还应该综合分析是采用殴打方式行伤害之实,还是因过失造成重伤或致人死亡,对结果的发生主观上有无罪过。

      王某的客观上是发生致人死亡的结果,也实施了致人死亡的行为,但死亡的结果并不是王某所追求的。对于死亡的发生,王某也是没有预料到的。王某对刘某实施暴力侵害,致被害人身体出现异样。此时,王某应当预见到可能造成被害人伤亡的结果,却因误认为被害人耍赖而没有预见到,导致死亡的发生,属于过于自信的过失。

      综上所述,王某对刘某的伤害行为属于殴打行为,对于死亡的结果也并不是积极追求的,刘某死亡结果的发生是过于自信造成的,属于过失致人死亡罪。

     
  •   过失致人死亡罪的两种情形

      过失致人死亡,包括疏忽大意的过失致人死亡和过于自信的过失致人死亡。

      1、疏忽大意的过失致人死亡,解释起来说就是行为人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造成他人死亡的结果,由于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从而造成他人死亡。

      2、过于自信的过失致人死亡,是行为人已经预见到其行为可能会造成他人死亡的结果,但由于轻信能够避免以致造成他人死亡。

      另外要注意不用承担刑事责任的情形——行为人主观上没有过失,而是由于其他无法预见的原因导致他人死亡的,属于意外事件,行为人不负任何刑事责任。

      过失致人死亡罪的构成要件

      (一)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他人的生命权。

      生命权是自然人以其生命维持安全利益为内容的人格权。其神圣不可侵犯,已为宪法所肯同,理应由其子法贯彻。剥夺他人生命权的行为,无论是故意,还是过失,均具有社会危害性,应受刑法打击。

      (二)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因过人致使他人死亡的行为。

      构成本罪,客观方面必须同时具备三个要索;

      1、客观上必须发生致他人死亡的实际后果。

      2、行为人必须实施过失致人死亡的行为。

      3、从行为人的过失行为与被害人死亡的结果之间必须具有间接的因果关系,即被害人死亡是由于行为人的行为造成的。

      (三)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要件为一般主体,凡达到法定责任年龄且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能构成本罪。

      (四)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过失,即行为人对其行为的结果抱有过失的心理状态,包括疏忽大意的过失和过于自信的过失。

     
  •   事实上,互殴中将对方用力推倒与使用钝器打击对方具有完全相同的效果。这是一种比较隐秘的故意伤害手段,对被害人伤情,行为人可以辩解是对方自己摔倒受伤的。

      2013年5月13日14时许,被告人张润博在北京市西城区白纸坊东街十字路口东北角,因骑电动自行车自南向北险些与自西向东骑自行车的被害人甘永龙(男,殁年53岁)相撞,两人因此发生口角。其间,甘永龙先动手击打张润博,张润博使用拳头还击,打到甘润博面部致其倒地摔伤头部。甘永龙于同月27日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甘永龙系重度­脑损伤死亡。

      分歧意见:该案检察机关以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一审法院认为检察机关指控张润博犯故意伤害罪证据不足,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被告人张润博有期徒刑六年,检察机关提起抗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第一种意见认为,行为人实施了故意伤害的行为,并产生了致人死亡的后果,其行为符合故意伤害罪的结果加重构成要件,应当以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

      第二种意见认为,行为人应当能够预见拳击他人头部可能导致他人死亡的危害后果,因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导致发生了被害人死亡的危害后果,应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定罪处罚。

      评析

      笔者认为本案检察机关的定性是正解的,赞同第一种意见。法院一审二审法院认可第二种意见。其裁判理由:一是故意犯罪的成立不仅要求有故意行为存在,行为人还要对行为的危害后果有认知或预见,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该结果发生。二是构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的行为,应当在客观上具有高度的致害危险性。三是对轻微暴力致人死亡行为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定罪处罚,有助于贯彻罪刑相当原则

      必须搞清楚本案到底是不是轻微暴力致人死亡的。双方发生口角后,被害人先动手打人,被告人在被激怒后还手打倒被害人,致被害人重度­脑损伤死亡的。形式上被告人只动了一下手,似乎较为克制,实则不然。成年人自身具有一定的保持身体平衡的能力,被害人案发前能骑自行车,可见其自身平衡能力应属于正常状态。被害人如果不是遭受被告人强大的外力击打,身体不会失去平衡的。从被害人身体失去平衡并致重度­脑损伤的事实看,排除了张润博仅仅是使用轻微暴力的可能性,而是典型的故意伤害行为,行为人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持间接故意,且具有致人死亡的加重结果,完全符合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主客观方面的特征,应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事实上,互殴中将对方用力推倒与使用钝器打击对方具有完全相同的效果。这是一种比较隐秘的故意伤害手段,对被害人伤情,行为人可以辩解是对方自己摔倒受伤的。

      大家可找个人面对面进行测试,使用轻微暴力击打对方,就会发现击倒对方可能性微乎其微,更不用说造成对方受伤结果了。当然,行为人的轻微暴力,要是造成被害人的脚踏空了,身体失去平衡等特定情形,导致­脑损伤致人死亡的,就可以成立过失致人死亡罪。本案不是这种情形而定性为过失致人死亡罪,背离了案件事实。

     
  •   在驾驶机动车时,驾驶员一定要眼观八方,特别是在倒车时,一定要仔细观察车后是否有行人经过。若因为在倒车时疏忽大意,不慎将人撞倒致死,是需要负民事责任以及刑事责任的。

      去年7月的一天上午,朱某驾驶一辆重型厢式货车至嘉定区霜竹公路一工厂内,在倒车时由于疏忽大意,不慎撞到女子王某,王某最终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事故发生后,朱某及时拨打“110”报警,并在现场等候民警处理,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目前,朱某所在单位已与被害人家属达成了调解协议,并已赔偿了被害人家属40万元。

      法院审理认为,朱某在公共交通管理的范围外,驾驶机动车辆时疏忽大意,致一人死亡,情节较轻,其行为已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公诉机关关于朱某具有自首情节,可从轻处罚的意见,合法有据,予以支持。

      结合被害人家属已获得部分赔偿等情节,法院在量刑时一并予以体现,并采纳公诉机关的建议,对朱某适用缓刑。最终,朱某因犯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过失致人死亡罪民事赔偿多少相关视频 更多>>
  • 个人行赂罪会冻结账户资金吗
    2019-08-23 刑法 播放:218
  • 赌博犯罪的司法解释
    2019-06-27 刑法 播放:819
  • 男方家暴被女方刺死女方会判吗
    2019-05-30 刑法 播放:9564
过失致人死亡罪民事赔偿多少相关语音问答 更多>>
过失致人死亡罪民事赔偿多少相关专题
过失致人死亡罪民事赔偿多少相关问答专辑

15

15年的中国在线法律服务品牌

中国放心的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

82

覆盖82个法律专业领域

站内法律专业领域覆盖面广

1,000,000

每天为全国近100万互联网用户

提供各种类型法律知识查询服务

我是公众

有法律问题?直接发布咨询
(不限时间,律师在线,有问必答)

我是律师

400-678-1488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 8:00-21:00)

关于法律快车

法律快车版权所有 2005-2019 粤ICP备10231287号-5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222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证)粤B2-20100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