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法律快车 > 合肥律师 > 黄金律师事务所律师主页 > 亲办案例 > 案例详情
律师信息
  • 姓名 : 黄金律师事务所律师
  • 电话 : 189****6040
  • 职务 :
  • 机构 : 安徽黄金律师事务所
  • 证号 : 23401200110052563
  • 邮箱 : 520****65@qq.com
  • 地址 : 安徽省合肥市高新区长江西路687号拓基城市广场A21层
法律快车

微信扫一扫关注法律快车

特种车臂架断裂事故索赔,安徽陈律师帮公司成功拒赔
作者:黄金律师事务所发布时间:2019-02-13 来源:浏览量:0

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思想文化的开放,意外与明天不知道哪个会先到的认知促使了保险行业的崛起,而意外事故的频发使保险行业经久不衰,在发生事故时,所购买保险的种类及理赔的具体范围往往容易引发纠纷。在本案中即是因为发生事故后,双方对理赔范围认知存在差异而引发纠纷诉至法院,接下来看看陈建军律师如何帮被告某某财保公司成功拒赔。


【基本案情】

案由  财产保险合同纠纷

原告  甲公司

被告  某某财保公司

委托诉讼代理人  陈建军,安徽黄金律师事务所律师。

案情概述:

甲公司将其所有的睆XX号重型专项作业车向某某财保公司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技责任强制保险以及机动车商业保险,被保险人均为甲公司,保险期问均自2017725日零时起至2018724日止。其投保的商业保险包括:车辆损失险、第三者责任保险、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车上人员责任险(司机)及以上险种不计免赔特约险、起重、装卸、挖掘车辆损失扩展条款。其中,车辆损失险保险额责任限额为138万元,某某财保公司同意承保并签发了保险单。附加险中的“起重、装卸、挖掘车辆损失扩展条款”载明:本保险合同扩展承保被保险机动车的下列损失:1作业中车体重心偏高造成被保险机动车的自身损失;2吊升、举升的物体造成被保险机动车的自身损失。本保险合同的其他内容不变。

 20171117,合肥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派出历出具“出警证明”,载明:“2017 1081205 分,派出所接到报警称在某某镇某某路与某大道交口某某电子工地一辆水泥泵车上的架子断了砸到工地建材了,双方发生纠纷。 甲公司向某某财保公司申请理赔,某某财保公司认为此次事故不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事故,拒绝理赔。故甲公司起诉至法院要求某某财保公司支付各项经济损失481799元。


【诉讼意见】

陈建军律师针对本案实际情况,经过多方查证后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1、原告主张本起事故属于保险责任,则其有义务证明本案造成标的物损失的原因属于双方订立保险合同时约定的事故风险种类范围。但至庭审结束,原告也未举证证明案涉车辆混凝土泵车吊臂断裂是何种原因导致。

2、保险公司请到某某检测公司对现场进行检验,从某某检测公司出具的书面意见及照片中不难看出,断裂的吊臂上有明显的焊接记录,说明该吊臂本身已不是初次开裂,再次断裂属于自身原因损害导致。

3、合肥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高刘派出所2017年11月17日出具出警证明显示,报警人自称因为自己公司的水泥泵车加长臂在作业时断了,报警要求备案登记。该证据无法证明案涉车辆损失系车辆外部原因造成。

 

【判决结果】

 法院认为:本案中,车辆损失险、第三者责任保险、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车上人员责任险(司机)及起重、装卸、挖掘车辆损失扩展条款均系双方保险合同的组成部分,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各自的权利义务。根据甲公司提供的出警证明显示,案涉水泥泵车加长臂系在作业时自行断裂,此情形既不属于特种车辆损失保险的理赔范围也不属于起重、装卸、挖掘车辆损失扩展条款中列举的理赔范围,且甲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案涉车辆维修费用的真实价格,故其主张某某财保公司赔付经济损失之诉请不符合双方约定,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甲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8527元,减半收取为4263元,由原告甲公司负担。


【律师解析】

陈建军律师认为本案争议点在于:案涉车辆大臂断裂具体原因?是否属于保险责任?

1、本案的难点及在于:

原告主张案涉车辆大臂断裂属于保险责任范围,保险公司应当予以理赔。甲公司系涉案车辆所有人,在某某财保公司处为该车投保了车辆损失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车上人员责任险(司机)及上述险种的不计免赔特约险等。甲公司员工在工地施工时,该车与建筑物发生碰撞、导致大臂断裂的事故,因本次事故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原告要求被告履行保险理赔义务。

2、本案突破点在于:

由于车辆大臂断裂原因是保险公司是否承担理赔责任的关键因素,因此请某检测公司对现场进行检验,从华某检测公司出具的书面意见及照片中不难看出,断裂的吊臂上有明显的焊接记录,说明该吊臂本身已不是初次开裂,再次断裂属于自身原因损害导致。提出此情形既不属于特种车辆损失保险的理赔范围也不属于起重、装卸、挖掘车辆损失扩展条款中列举的理赔范围的辩护意见,最终代理意见得到了主审法官的采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3、本案给当事人争取到的利益是:

原告主张案涉车辆大臂断裂属于保险责任范围,要求赔偿其各项经济损失481799元,通过律师的庭前搜集证据及庭审辩护,最终该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帮助被告成功拒赔,维护了客户的合法权益并因此受到客户的一致好评。


【本案结语】

当发生财产保险合同纠纷时,重点在于明确所发生的事故是否属于理赔范围,各方所举证据资料及庭审与法官的沟通是能否维护当事人权益的关键。如遇到此类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不知如何举证维权,欢迎联系本律师提供帮助。

注:以上内容由黄金律师事务所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法律快车建议您致电黄金律师事务所律师咨询。
服务地区:安徽 - 合肥
手机:189****6040(接听时间:8:00-21: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