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律快车 > 重庆律师 > 周锐岚律师 > 亲办案件 > 案件详情
律师信息

试驾导致交通事故,律师为提供试驾的车商辩论成功,不承担责任

作者:周锐岚律师 发布时间:2022-06-18 浏览量:0

李某某郭某与某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璧山支公司刘某某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重庆市璧山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9)渝0120民初3175号


  原告:郭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戴某某,重庆市江津区某某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
  委托诉讼代理人:温某,重庆市江津区某某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
  原告:李某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戴某某,重庆市江津区某某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
  委托诉讼代理人:温某,重庆市江津区某某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
  被告:刘某某。
  被告:重庆某某天威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璧山分公司。
  负责人:李某,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锐岚,重庆瀛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重庆某某天威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杨某,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锐岚,重庆瀛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某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璧山支公司,地址:重庆。
  负责人:周某某,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某(保险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某某,重庆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郭某、李某某与被告刘某某、重庆某某天威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璧山分公司(以下简称天威公司璧山分公司)、重庆某某天威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威公司)、某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璧山支公司(以下简称人民财保璧山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郭某、李某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判令三被告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失费等各项损失合计660929.6元,其中精神损失费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付;二、诉讼费由四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8年9月5日11点55分许,被告刘某某驾驶车牌号为渝A-C××某某号小型汽车在重庆市璧山区铁山路与锡山路十字路口与郭某某驾驶的车牌号为渝C-X××某某号的摩托车相撞,致摩托车驾驶员郭某某受伤,经抢救无效后死亡。经重庆市璧山区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第xxxxx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由被告刘某某承担同等责任,郭某某承担同等责任。鉴于上述事实,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规定,原告认为,结合事故发生的实际情况以及事故造成郭某某死亡的严重后果,重庆市璧山区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第xxxxx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对事故成因分析不当,适用法律错误,刘某某过错较大,应承担较大责任。另查,被告二在被告四处投保交强险及商业险,被告二系被告三的分支机构,郭某某的损失应当由被告四在交强险及商业险限额内赔付,超出交强险限额以上的部分在商业三者险内赔付,仍不足的部分由被告一、被告二承担连带责任。被告二系被告三的分支机构,其应付的赔偿由总公司承担。原告的损失四被告拒绝履行,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诉至贵院,望判如所请。
  被告刘某某辩称:当时准备去天威公司璧山分公司买车,看后开始试车,天威公司璧山分公司的工作人员也在车上,试驾车辆就是渝A×××某某小型轿车,试驾路线我不清楚,是工作人员王某指挥我走的,走到事故发生地时我并不知道限速多少,事后我才知道限速40,我当时开的70多,所以我有超速行为是事实,我是消费者,路线是由公司安排,对路线也不熟悉,工作人员在车上也没有提醒,责任应当由被告二公司承担,事故发生后支付了抢救费4000元,住院费25549.76元(其中9900元是保险公司支付的,其余是我支付的),购买人血白蛋白3000多元,丧葬费35000元。
  被告天威公司、天威公司璧山分公司共同辩称:渝A×××某某小型轿车是天威公司璧山分公司所有,天威公司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天威公司璧山分公司是汽车销售公司,该车是天威公司璧山分公司的试驾车辆,刘某某准备在天威公司璧山分公司购买车辆,因此在天威公司璧山分公司试驾,天威公司璧山分公司对被告刘某某的驾驶资格进行了审查,并在合理的试驾路线上驾驶,没有增加车辆使用风险,且交通事故认定书载明是因郭某某没有先让右方直行车辆才导致本次事故的发生,被告刘某某驾驶的车辆发生事故的原因是同向行驶的车道有一大货车遮挡视线,因此没有发现左侧有摩托车经过,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刘某某超速,因此要求被告刘某某承担同等责任,被告天威公司璧山分公司的汽车在本次事故中受损,要求原告和被告刘某某分担此车辆受损的赔偿责任,渝A×××某某小型轿车在被告人民财保璧山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100万,有不计免赔,本次事故的责任应当由原告和刘某某承担。
  被告人民财保璧山支公司辩称:肇事车辆渝A×××某某小型轿车在我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险100万元,有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由于被告保险车辆改变使用性质,未通知保险人增加了风险系数,保险公司不承担商业保险的赔偿责任;另保险公司不承担本案的鉴定和诉讼费,垫付抢救费9900元直接支付给了璧山区人民医院。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8年9月5日11时55分左右,郭某某驾驶渝C×××9某某号普通二轮摩托车从璧山区福顺大道方向经锡山路往聚金大道方向行驶,当行驶至重庆市璧山区铁山路与锡山路十字路口时,与从黛山大道方向沿铁山路往东林大道方向行驶由刘某某驾驶的渝A×××某某号小型普通客车(事故发生时车速为:73km/h-81km/h之间)相撞,造成郭某某受伤经璧山区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重庆市璧山区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作出第xxxxx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郭某某承担此次事故同等责任,刘某某承担此次事故同等责任。事故发生后,郭某某立即被送往重庆市璧山区人民医院治疗,于2018年9月6日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查,郭某某治疗过程中产生门诊及住院治疗费共计25549.76元。
  经查,被告人民财保璧山支公司垫付医疗费9900元;被告刘某某垫付医疗费15649.76元、丧葬费35000元,合计50649.76元。另庭审,被告方均同意医疗费超出交强险部分扣除20%的非医保用药。
  经查,渝A×××某某号小型普通客车的所有人为被告天威公司璧山分公司,事故发生时该车由试驾人员即被告刘某某(有相应驾驶资质)实际驾驶,该车在被告人民财保璧山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100万元,并购买了不计免赔。
  经查,渝C×××9某某号普通二轮摩托车所有人及事故发生时的驾驶人均为死者郭某某。另郭某某生前为城镇居民家庭户口,原告李某某系郭某某的妻子,原告郭某系郭某某的女儿。
  以上事实,有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交通事故认定书、身份证复印件、身份关系证明、公司信息、交通事故现场图、勘验笔录、证人询问笔录、监控视频、事故地点图片、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璧山区人民医院住院病人出院证、火化证、户口本、亲属关系证明、璧山区人民医院医疗费发票、门诊费发票、费用汇总清单、璧山老城医院医疗费发票、收条、试乘试驾协议、试驾路线图片、驾驶证复印件、证人证言、机动车保险报案记录代抄单、计算书列表和费用计算书、机动车商业保险免责事项说明书及免责告知书、保险合同相关资料签收单、投保单等证据在案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第一,本次交通事故经重庆市璧山区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作出第xxxxx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为郭某某承担此次事故同等责任,刘某某承担此次事故同等责任,而原告在庭审中主张应当由被告刘某某承担本次事故的主要责任,但原告并未举示充分有效的证据对其主张予以证明,故对原告的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故本院依法认定被告刘某某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承担50%的事故责任。第二、被告人民财保璧山支公司庭审中提出本案中用于试驾的车辆即渝A×××某某号小型普通客车投保的车辆使用性质为非营运性质车辆,而试驾行为改变了车辆的使用性质,增加了车辆风险,故要求商业险免赔,对此辩称意见,本院认为试驾行为系在汽车销售过程中的一种促销行为,是为了增强汽车购买者的消费体验,激发消费者的购买欲望,是无偿的,其目的是为了销售而非运营,因此试驾的车辆并非属于营运性质车辆;其次,本案中试驾人被告刘某某具有相应的驾驶资质,本案中被告人民财保璧山支公司也未举示任何有效证据证明试驾行为显著增加保险车辆的危险程度,故对被告人民财保璧山支公司上述辩称理由,不予支持。综上,被告人民财保璧山支公司应当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被告刘某某承担责任,因被告刘某某具有驾驶资质,且本案中也没有证据证明被告天威公司璧山分公司在本次交通事故中存在过错,故对原告要求被告天威公司、天威公司璧山分公司承担责任的请求,因证据不足而不予支持。
  依据原告方的诉讼请求,本次交通事故因郭某某死亡而产生的损失依法确认为:1、医疗费25549.76元;2、死亡赔偿金:34889元/年×20年=697780元;3、丧葬费40882元;4、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产生的误工费、交通费、住宿费,本院酌情主张1800元;5、因被告刘某某与死者郭某某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承担同等责任,过错相当,故对原告主张的精神抚慰金不予支持;以上各项赔偿款合计766011.76元。此款由被告人民财保璧山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告方医疗费10000元、死亡赔偿金110000元,合计120000元;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原告方321450.90元【(25549.76元-10000元)×50%×80%+587780元×50%+40882元×50%+1800元×50%】,以上合计441450.9元,扣除被告人民财保璧山支公司已支付原告方的9900元后,被告人民财保璧山支公司应当支付原告各项赔偿款共计431550.9元。被告刘某某应承担20%非医保用药为(25549.76元-10000元)×50%×20%=1554.98元,扣除被告刘某某已支付的50649.76元,其多给付的金额为49094.78元,此款由被告人民财保璧山支公司在支付原告的赔偿款中抵扣后直接支付给被告刘某某。故本案中被告人民财保璧山支公司实际应支付原告的赔偿款金额共计为382456.12元。
  综上所述,依照侵权法律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已被修改)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某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璧山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在交强险与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郭某、李某某各项赔偿款共计382456.12元;
  二、驳回原告郭某、李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确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律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850.56元,由被告刘某某承担(此款已由原告垫付,限被告刘某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给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本案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的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审 判 长 梅 寒
人民陪审员 王 萍
人民陪审员 陈 语
二〇一九年九月九日
法官 助理 熊同杰
书 记 员 李佳利


周锐岚律师

周锐岚律师

服务地区: 重庆-重庆

服务时间:09:00-21:00

律所机构: 重庆君策律师事务所

158-2334-4021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