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概述 

原告王某与被告某、孙某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原告王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许律师,被告孙某,被告杨某、孙某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王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原被告于201X年X月X日签订的《北京市房屋租赁合同》(合同编号:10000127XXX,以下简称《房屋租赁合同》)于201X年X月X日已解除;2、判令被告杨某、孙某向我退还已支付的押金6400元及租金38100元,共计44500元(按月租金6400元计算,至201X年X月X日);3、判令杨某、孙某支付我违约金6400元;4、判令杨某、孙某支付我室内空气污染检测1500元、除甲醛费3000元、购买空气净化器费用1490元、医疗费1527.8元、交通费200元;5、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某号楼XX号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登记在被告杨某名下。杨某代理人孙某(甲方,出租方)与我经某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居间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约定:杨某将涉案房屋出租给我使用,租赁期限为1年,自201X年X月X日至201X年X月X日。房屋租金为6400元/月,租金支付方式为押一付六,各期支付租金日期为201X年X月X日、201X年X月X日,押金6400元。201X年X月X日签订合同当天,我向被告转账支付了6个月租金及押金,共计44500元,孙X出具了收据。我入住后,发现案涉房屋内有刺激性气味,并且出现头晕、流泪、扁桃体发炎、难以入睡、皮肤严重过敏红肿等不适,两次就医,严重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学习和工作。我入住后委托第三方权威检测机构检测,检测结果确认出租房屋内污染物严重超过国家标准,危害我的身体健康,房屋无法正常居住使用。我依据合同约定及《合同法》相关规定通知被告解除合同,并要求被告收回房屋及钥匙,返还押金、租金并依法承担违约赔偿责任,被告以各种理由推脱,故我向法院提起诉讼。

被告杨某、孙某共同辩称:不同意原告王某的诉讼请求,我方认为双方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不具备解除合同的条件,且合同没有到期,不同意解除合同。我方认为在合同履行过程中不存在违约行为,不应支付违约金。空气污染检测费用的确存在,但是我方已经支付给王某了,检测费用是1000元,在签合同当天,入住之前进行的检测,我方支付了700元。除甲醛的费用我方不同意承担,当时约定的是检测费用由我方支付,除甲醛费用由王某自行支付。购买空气净化器的费用我方不同意支付,这是王某个人所有,且可以移动、拆卸,王某可以自行使用。医疗费、交通费我方不同意支付,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一审裁判结果 

一、杨某作为出租方(甲方)、王某作为承租方(乙方)于201X年X月X日签订的《北京市房屋租赁合同》(合同编号:100001277282)于201X年X月X日解除;

二、杨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退还王某房屋租金及押金共计22954元;

三、杨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给付王某违约金3200元;

四、驳回王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88元,由原告王某负担461元(已交纳),由被告杨某负担227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