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思县律师推荐
上思县律师-陈耀宁律师
陈耀宁律师
债权债务,合同纠纷,损害赔偿,婚姻家庭,劳动纠纷,刑事案件
137-0775-5698
咨询我
上思县律师-黄怀伟律师
黄怀伟律师
合同纠纷,劳动纠纷,继承,婚姻家庭,刑事案件,征地拆迁
139-7704-0621
咨询我
上思县律师-律师入驻
律师入驻
8000w+当事人选择的平台
400 666 0996
立即入驻
提交咨询
  • 实名认证
  • 执业认证
  • 平台认证
律师已通过平台三重认证,请您放心咨询!
  • 上思县律师案例
  • 上思县律师文集
  • 没有及时为产妇行剖宫产,胎儿娩出后发生脑瘫的医疗责任如何划分
    常、胎儿宫内发育正常、唐氏筛查提示低风险、糖耐量试验阴性。2017年8月27日3时30分左右因阴道流液到医方就诊,被以“胎膜早破、孕3产1孕37+4周LOA单活胎”收入院。入院后,医方了解到患儿母亲是经产妇,建议尝试顺产,患儿父母同意。当天凌晨5点多,患儿母亲的宫缩不明显、无疼痛,医方的医生问要不要剖宫产,患儿母亲询问是否必须剖宫产,医方的医生仍告知可以顺产,患儿父母就相信医方继续尝试顺产。此后就一直到27日8:30左右医方告知患儿父母需要使用催产素。此后,医方再没有说起要剖宫产,直至27日17:05患儿母亲才通过阴道娩出患儿。患儿父母对医学并不懂,基于对医方的信任,都遵从医方的建议。患儿娩出后即出现“口吐白沫、喉中痰鸣”的症状,被以“新生儿肺炎”转入新生儿科治疗。治疗6天后于2017年9月2日办理出院。患儿适时预防接种及做儿童保健。在患儿8个月时在医院2018年4月26日检查发现骨质低于标准值,于2018年5月31日被初步诊断为“精神运动发育迟缓”。后分别于2018年8月6日、2018年9月20日、2018年11月1日、2019年1月14日在医院治疗全面性发育落后及脑瘫。二、司法鉴定1、胎儿娩出后发生新生儿肺炎,因为产妇自胎膜早破至胎儿娩出,医方予预防性抗菌药物,抗感染治疗方面存在不足。2、2017年8月27日14时39分后,至分娩结束,医方未持续胎心监护图,对动态了解胎心基线变化以客观判断胎儿宫内情况有所欠缺,医方未尽到注意义务,存在不足。综上,医方的诊疗行为的不足与患儿新生儿肺炎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根据医方的过错分析,因为阴道分娩存在母婴风险、全面性发育迟缓、落后的病因复杂等考虑,医方应承担21%-40%责任。三、法院判决判决医方承担百分之四十的医疗责任,医方向患方赔偿356780元。
    上思县律师-唐雪榕律师
    唐雪榕律师
    2024-07-25
    人浏览
  • 麻醉手术后,患者发生缺血缺氧性脑病,医方责任应如何认定
    日行左侧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术,术中患者突发心跳、呼吸停止,医方给予心肺脑复苏及高级生命支持等处理后,转全麻继续完成手术,术后患者仍处于昏迷状态,后转入其他医院继续治疗;后鉴定评定为“器质性智能损害(边缘)、器质性情感障碍”的十级伤残。二、司法鉴定1、鉴定认为医方术前评估不审慎,其术前小结记录血糖、心电图正常,而实际上术前血清葡萄糖含量测定21.02mmol/L(参考范围:3.89-6.11),心电图示侧壁心肌梗塞的可能性,医方并未进一步检查心肌酶谱和心脏彩超,以进一步评估心脏功能。2、鉴定认为术中医方在患者复苏后未观察患者的意识状态,必然导致对患者的整体状态的评估不足,此时改局麻为全麻继续手术,使得脑血流和脑代谢降低,可能会导致脑缺血缺氧的情况进一步加重,最终引起后遗症。3、鉴定认为患者术中突发心跳呼吸骤停,医方未及时告知家属,医方的行为存在不足。综上,鉴定认为医方诊疗行为与患者目前后果存在因果关系,应承担21%-40%的医疗责任。三、法院判决判决医方承担百分之三十的责任,医方向患者赔偿45932.52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四、本律师分析鉴定认为医方存在过错正确,但认为医方要承担次要责任明显过轻,分析如下:(1)因本案例并非属于急诊手术的情形,属于择期手术,所以医方必须要确保患者身体各情况适合手术的情况下才择期手术。因为患者到诊时血糖升高至21.01mmom/L,医方本应要先处理控制好血糖情况,即便医方认为患者有外伤史,患肢疼痛,创伤后可能出现应激性血糖升高,但这种异常情况也是需要观察和治疗,不能仅以应激性来解释患者高血糖的情况。(2)医方认为术前心电图报告怀疑侧壁心肌梗塞,但医方认为是心电图机器出现了故障的原因所以作出了异常的心电图,但医方并未进一步检查和观察,本病例可以择期手术,医方完全有时间进一步检查和明确患者心血管情况,仅以心电图仪器有故障为由拒绝给患者进一步检查,这明显是错误。(3)医方给患者使用的臂丛麻醉,但由于手术时间过长,医方也没有预见性改用全麻,在臂丛麻效果减退时,直接导致患者出现心跳呼吸停止,所以医方在手术及麻醉方面存在过错。(4)在患者复苏后未观察其意识状态,对患者的整体状态的评估不足,就改为全麻继续手术,使得脑血流和脑代谢降低,导致脑缺血缺氧进一步加重,最终引起后遗症。医方上述这些过错其实是导致患者发生缺氧缺血性脑病的主要原因,但鉴定意见书认定为次要责任,明显不当。
    上思县律师-唐雪榕律师
    唐雪榕律师
    2024-07-25
    人浏览
  • 夫妻签署附条件房屋协议一方起诉要求履行纠纷
    请求:1、要求赵某霞给付周某良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一号房屋的月供款259600元、房屋升值款1951196元;2、要求周某良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一号房屋腾退并交还赵某霞。事实与理由:赵某霞与周某良曾系夫妻关系,二人于2002年离婚,二人婚姻存续期间仅育有一子周某。2004年,赵某霞、周某良经协商,均同意为周某购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一号房屋一套,由周某良负责办理购房手续事宜,房屋产权人登记为赵某霞。2004年10月11日,赵某霞与北京F公司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房屋总价款为840405.72元,赵某霞先后向北京F公司支付购房款290405.72元,剩余房款550000系赵某霞与银行签订《个人住房抵押借款合同》后获取的贷款支付。此后,赵某霞分别于2006年5月24日提前偿还贷款200336.6元、于2017年4月10日提前偿还贷款173611.8元,周某良在购房过程中的出资仅为对房屋部分月供贷款的偿还。周某良称因办理购房事宜的需要,让赵某霞为其出具了空白《委托书》一份,内容为:“……以后赵某霞如要该房,同意返还周某良首付款、月供款及房屋升值款”,现因周某良已再婚,并因房屋产权归属与赵某霞产生纠纷。赵某霞认为,从购房的出资情况、贷款偿还情况等方面来看,均可以客观体现赵某霞、周某良共同出资购房的情形,因此赵某霞起诉至法院,诉如所请。被告辩称周某良辩称,不同意赵某霞的全部诉讼请求,按照2006年6月21日,赵某霞向我方出具的委托书的约定,赵某霞应当在支付周某良首付款、月供款、房屋升值款后才能要回房屋;赵某霞关于应付房款的金额计算错误,首付款赵某霞没有支付,是我方支付的首付款,月供款和房屋升值款均是少算了;房款大部分是我方支付的,赵某霞只是支付了20万元的后续尾款,该房屋的绝大部分份额应当为我方所有,涉案房屋现值1000余万元,赵某霞应当给付我方款项后才有资格要回房屋,如果赵某霞不能给付我方房款,而房屋又判决给赵某霞,我方无法得到房款。根据前面的判决书确定,周某良是借名买房,实际的购房款是周某良所出,赵某霞最后提前还贷还了195189.83元,我们还了86万元左右,前期的购房和还贷的本息大概86万元左右,如果赵某霞要求分割房屋,按照委托书约定,房屋的首付款和月供、升值款赵某霞应向我方支付。之前诉讼中,赵某霞认可周某良向还贷账户存款及转账的事实。本案是借名买房,是周某良借赵某霞的名字购买的房屋,按照通常做法,实际买房人应该为出资人,周某良支付首付款并且偿还贷款才是符合常理的,从赵某霞签字的委托书来看,赵某霞认可在支付周某良首付款、月供款、房屋升值款以后才能要回房屋,这是双方合同约定,所以赵某霞现在想要回房屋应该按照合同约定支付首付款、月供款、房屋升值款。赵某霞的收入不能承担上述款项的费用,我方请求将涉案房屋判归我方,由我方向赵某霞支付相关费用。涉案房屋既然是周某良借赵某霞名义购买的,房屋所有权应为周某良,所以有关房屋升值的部分与赵某霞无关。关于首付款,赵某霞承认是周某良的单位出的支票及周某良朋友出的钱,赵某霞称后来还给周某良了,但是没有提交相应的证据,所以首付款实际均是由周某良支付的。法院查明2004年10月11日,赵某霞作为买受人与出卖人北京F公司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及补充协议,约定赵某霞购买房屋总价款为840405.72元,首付款290405.72元,贷款550000元。之前判决书载明:“2004年10月11日,周某良作为法定代表人及股东的北京A公司开具60000元、30405.72元转账支票,该公司出具《代付款说明》,称此款为代周某良支付购房款。2004年10月14日,北京F公司出具购房款发票,金额为90405.72元。赵某霞认可周某良公司支付上述款项的事实,但称该款赵某霞已归还周某良,赵某霞提交名下账户明细,称其中2004年10月29日转入117160.92元为赵某霞单位发放的买断工龄款,2004年11月29日支取5万元和2004年12月12日支取5万元均用于归还周某良公司垫付的购房款”。之前判决书载明:“周某良于2004年10月11日支付购房款8万元,2004年12月13日支付购房款12万元,2005年4月11日支付面积差价款2984.52元,以上款项均系现金支付。周某良称8万元购房款来源为林某峰返还投资款6万元及周某良自有现金2万元,12万元购房款来源为林某峰返还投资款及利润。2004年10月14日,北京F公司出具购房款发票,金额为8万元。2004年12月13日,北京F公司出具购房款发票,金额为12万元。2005年4月11日,北京F公司出具购房款发票,金额为2984.52元。证人林某峰到庭作证,称证人2003年与周某良一起做生意,从周某良处拿了15万元,2004年10月1日周某良要走6万元,同年12月证人又给了周某良12万元,其中包括3万元分成利润,证人给周某良的都是现金,周某良跟证人说这些钱用来买房子”。周某良提交契税及公共维修基金收据、房屋保险费单据,以佐证其于2005年1月12日支付房屋保险费2585元;2005年4月28日支付契税12650.85元;2005年6月7日支付公共维修基金16868元。赵某霞称其委托周某良办理手续并交纳费用,费用是由赵某霞所支付,赵某霞在付款后并未实际居住房屋,相关票据在周某良处。赵某霞提交其名下账户还款记录显示:2005年2月13日至2017年4月10日,共计还贷款725865.12元,赵某霞提交《周某良银行贷款偿还情况》统计表一张,统计周某良自2007年4月6日至2016年11月8日期间,还款54笔,共计259600元。赵某霞提交《委托书》一份,载明:“周某良以赵某霞名义购买的一号房屋,登记在赵某霞名下,周某良对该房屋享有所有权,他有权决定出租和使用该房,购房贷款由周某良偿还,出售和出租收入归周某良所有,赵某霞委托周某良自行处理房屋出租、过户等事宜,以后赵某霞如要该房,同意支付周某良首付款、月供款及房屋升值款。委托人:赵某霞,2016年6月21日”。周某良曾出具《证函》一份,内容为:“一号和二号,三号房屋日后都归周某和赵某霞所有,在赵某霞退休后新源里两套房屋都归周某和赵某霞所有,周某结婚要用一号,我将迁出;预计10-15年,我肯定将一号房屋归周某和赵某霞所有,我自行购买办公室,以上三套房屋最终归周某所有,立字为证。周某良,2010年5月13日”。经询,赵某霞、周某良双方均认可涉案房屋现值920万元。裁判结果一、原告赵某霞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被告周某良支付首付款二十九万三千三百九十元二角四分、贷款还款二十七万四千一百元、房屋升值款四百三十九万八千三百七十七元;二、被告周某良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一号房屋腾退并交还原告赵某霞;房产律师点评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本案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合同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本案中,双方争议的焦点有二:1、《证函》能否改变《委托书》的性质,赵某霞是否能够取得涉案房屋的所有权;2、赵某霞应向周某良给付款项的金额如何确定。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从《证函》载明的内容可知,该《证函》性质上应属于赠与承诺,这与《委托书》中载明的内容并不冲突,赠与涉案房屋的前提仍然是周某良认为自己是涉案房屋的实质权利人。因此,该《证函》并未改变赵某霞、周某良之间关于涉案房屋的借名买房合同关系。并且该赠与并未实际实施,且在本案诉讼中周某良亦主张要求赵某霞按照《委托书》载明的内容支付首付款、月供款及房屋升值款以后才能取得涉案房屋的所有权,因此,赵某霞如主张取得涉案房屋的所有权,应该按照《委托书》的约定向周某良支付首付款、月供款及房屋升值款。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可知,涉案房屋购房款组成为首付款293390.24元(含差价补偿款2984.52元)、实际还贷725865.12元、契税12650.85元、公共维修基金16868元、房屋保险费2585元,合计1051359.21元。其中,首付款293390.24元(含差价补偿款2984.52元),其中的90405.72元,赵某霞在之前案件中认可该笔款项为周某良公司支付,庭审中赵某霞虽称已经还给周某良该笔款项,但仅提交了取款记录,无其他证据佐证,法院难以采信;剩余的20万元及房屋差价补偿款2984.52元的款项来源周某良在之前案件已作出较为合理的说明,而在本案诉讼中赵某霞仅提交了取款记录,取款记录显示的取款时间与上述20万元及2984.52元的支付时间亦难以对应,故仅凭取款记录法院难以采信赵某霞的该项主张。关于契税、公共维修基金及房屋保险费的支出问题,周某良保存有上述票据,上述票据上载明的交款人为“赵某霞”,但未提交相应的支付凭证,而赵某霞提交了取款记录,结合取款时间及实际购买涉案房屋的手续亦是周某良实际办理等情况,其掌握上述票据亦符合常理,故法院对赵某霞该项主张予以采信。因此,赵某霞应当给付周某良首付款293390.24元(含差价补偿款2984.52元)、偿还贷款款项274100元,房屋升值款4398377元,即(9200000元-1051359.21元=8148640.79)乘以(567490.24元/1051359.21元)。每个案件都有特殊性,需要律师对案情进行细致的分析,才能有专业的判断,我们团队擅长处理各类房屋纠纷,如果您遇到相似案件,我们真诚的希望您可以来电详细说明情况,我们会尽力为您解答!
    上思县律师-靳双权律师
    靳双权律师
    2024-07-25
    人浏览
  • 夫妻名下房屋购买时一方父母有出资夫妻离婚时父母要回出资法院支持吗
    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解除刘某凤与赵某英签订的《协议书》;2、判令赵某英、林某丽返还购房出资款450.4万元;3、判令赵某英、林某丽支付自出资之日至实际给付之日止的购房出资款利息,以450.4万元为基数,按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赵某荣、刘某凤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我一审的全部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刘某凤夫妇对涉案房屋出资属于父母与赵某英、林某丽夫妇共同购房的出资,而非对赵某英、林某丽夫妇的出资赠与。《协议书》约定刘某凤保留对涉案房屋追索的权利,刘某凤百年之后可将房屋赠与赵某英,百年之前保留收回出资份额的权利。如有意外情况发生时,刘某凤归还赵某英出资,收回房屋所有权。照此约定,在赵某英不能将涉案房屋单独过户给刘某凤时,应予以解除合同,返还出资。《协议书》约定了家庭出现意外情况时,家庭成员对于房屋的处置办法,此系父母与赵某英、林某丽夫妇共同出资购房订立协议的目的。该协议明确约定刘某凤在有生之年有收回房屋之权利,故刘某凤的出资不是对赵某英的赠与。既然不视为对己方子女的赠与,更不应视为对林某丽的赠与。涉案房屋系一家人共同出资、共同居住的房产,是刘某凤卖旧房后才购买的新房,收房后刘某凤夫妇包括刘某凤的母亲先行入住、使用该房。购房目的不是为赵某英、林某丽二人购买单独所有的住房,而是购买家庭成员共同居住的用房。赵某英、林某丽二人从2012年至今未居住使用涉案房屋,其二人对共有的房屋管理及出资极其有限,家庭住房不应仅凭登记情况判断归属,应结合家庭成员对房屋的出资及使用来综合判断。林某丽在离婚诉讼中将家庭成员共同出资购买的房屋,全部作为与赵某英的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基于此,刘某凤对于涉案房屋的出资部分,赵某英、林某丽应作为夫妻共同债务偿还。刘某凤夫妇及其母亲一直在该房居住,这是家庭唯一住房。《协议书》即便没有林某丽签字,但该协议书上赵某英的签字是真实有效的,在刘某凤明确表示对共有房屋保留出资所有权的前提下,林某丽主张将涉案房屋全部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必将侵犯其他家庭成员的权益。故赵某英夫妇在分割房产前,应将我方的出资共同返还,否则构成不当得利。且家庭成员共同出资购房,仅因客观情况登记在一人名下,即否认其他成员的出资贡献,或将其他成员的出资视为赠与,有违公平原则。诉争450万余元,均有证据证明用于支付涉案房产的首付款、税费、服务费、装修、还贷等项支出,根据法律规定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刘某凤对涉案房产不光有上述450万的出资,还有贷款部分127万余元的出资,因为大部分出资未保留转账痕迹,故本案仅主张直接出资转账的部分,保留日后诉争其他不当得利的权利。被告辩称赵某英辩称,不同意一审判决。林某丽辩称,本案不存在借名买房协议,《协议书》是赵某荣、刘某凤与赵某英伪造的。《协议书》也没有我的签字,不存在认可共同债务的意思表示,对我不产生约束力。2012年8月赵某英签署过离婚协议,该协议显示赵某英名下有一处房产,明确说明双方父母均有出资,赵某英还手书“本人确认以上细节”,故《协议书》是伪造的。本案属于合同纠纷而非借贷纠纷,赵某荣、刘某凤表示出资性质属于债务而非赠与,显然属于逻辑混乱,若认为出资性质属于债务应当起诉借贷纠纷。法院查明赵某荣、刘某凤系夫妻关系,赵某英系二人之子。赵某英与林某丽系夫妻关系,二人于2002年12月30日登记结婚。2010年4月6日刘某凤与案外人签订《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将北京市朝阳区A号房屋出售,卖房款为333万元。2010年4月7日,赵某英与案外人林某杰签订《存量房屋买卖合同》,购买了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3层2门房屋,约定价款为483万元,双方均认可刘某凤支付了首付款338万元。赵某英向银行办理了120万元贷款,贷款期10年,林某丽作为担保人与银行签订《保证合同》。2010年5月4日,涉案房屋登记在赵某英名下。2018年10月31日上述贷款提前全部结清。赵某荣、刘某凤提交了2010年4月29日刘某凤与赵某英签订的《协议书》,内容为:刘某凤卖掉自己购买的商品房,买房供全家人在一起生活互相照顾。刘某凤卖房款加存款不足部分以赵某英的名义贷款120万元,房本暂写赵某英的名字,刘某凤百年后房产归赵某英所有。如有意外情况发生,刘某凤收回自己所有权力,归还赵某英所交贷款,房本更名为刘某凤,房产归刘某凤所有。刘某凤表示上述协议系其执笔,当时四人均在场,因买房用其出售房屋的款项,用赵某英名义贷款,所以认为与林某丽无关,便未让其签字;赵某荣表示认可四人在场,但家里事务由刘某凤做主,故其未出面;赵某英表示认可四人在场,但因法律意识欠缺,未让林某丽签字;林某丽表示当天未在场,认为协议系伪造。2012年8月5日赵某英曾签署《离婚协议》,该协议在共同财产处理意见部分写明:男方赵某英名下有一处房产。此房产为2010年5月男方父母出售自己原房产所得人民币330万元以及男方父母积蓄人民币50万元共计380万元,作为首付,另由男方贷款120万元购买。购买此房时,女方父母出资人民币23万元,用于过户费用和中介费等事宜。购买房屋后夫妻双方和男方父母一起居住至今。现男方同意一次性支付给女方人民币23万元,作为对女方父母出资的补偿。在支付以上所述23万元后,该房产与女方无关。林某丽未在该协议上签字。2018年4月11日赵某英曾向林某丽发送微信表示:林某丽只能分到120万出资及增值部分的一半,也就是房子最多能分12.5%,希望林某丽诉讼,其只想离婚,同时表示当时买房时未签署协议。双方认可涉案房屋原由双方居住,后赵某英、林某丽于2012年搬离,现房屋由赵某荣、刘某凤及刘某凤之母居住。法院认为,根据查明的事实,赵某荣、刘某凤确对涉案房屋进行过出资,刘某凤与赵某英虽签订了《协议书》,但上述协议书未经林某丽签字确认,根据赵某英、林某丽之间的微信记录显示不排除上述协议系刘某凤与赵某英事后补签的可能性,故该协议不应约束林某丽。协议中涉及购房目的、出资、产权登记及发生纠纷的处理等内容,现赵某荣、刘某凤以无法实现买房全家人在一起生活互相照顾这一合同目的为由要求解除合同,根据协议内容可以看出其所称的上述内容并非合同目的,而是购房目的。针对合同约定解除及法定解除情形法律均有明确规定,赵某荣、刘某凤要求解除合同的诉讼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解除情形,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鉴于其主张赵某英、林某丽退款及给付相应利息的诉讼请求,均系基于合同解除为基础,故法院亦不予支持。本院二审期间,赵某荣、刘某凤提交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判决书(该案二审尚未审结)作为新证据,该证据显示赵某英、林某丽因离婚纠纷诉至法院,案件审理中,涉案房屋经评估价值为9698496元,最终人民法院判决“涉案房屋归赵某英所有,赵某英于判决生效后90日内给付林某丽房屋折价款4849248元”,欲证明涉案房屋被赵某英、林某丽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构成不当得利,赵某英、林某丽应当将其作为共同债务返还;赵某英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证明目的均予以认可;林某丽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认可,并表示涉案房屋是婚后购买,双方父母均有出资,且夫妻二人共同还贷款,故涉案房屋是夫妻共同财产,在离婚诉讼中分割的是物权,赵某荣、刘某凤主张的债权不存在,对方可以另诉解决。裁判结果驳回赵某荣、刘某凤全部诉讼请求。房产律师点评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协议书》应否解除及赵某英、林某丽应否返还购房款的问题:从案件背景看,赵某荣、刘某凤2020年曾以《协议书》为依据要求确认与赵某英之间存在借名买房关系,但未获法院支持,2021年赵某英、林某丽之间的离婚诉讼亦涉及涉案房屋财产分割,显然当事人家庭存在矛盾,各方也没有放弃涉案房屋利益的意思,在此背景下,《协议书》缺少林某丽签字确认,且签字双方系母子关系,故无法排除《协议书》存在补签的可能;从在案证据看,赵某英曾向林某丽发送微信表示:当时未签署协议,显然上述证据内容与赵某荣、刘某凤主张的《协议书》真实存在自相矛盾,赵某英并未就此给出合理解释。据此,在不能排除《协议书》存在补签可能的情况下,法院驳回赵某荣、刘某凤要求解除《协议书》及返还购房款的诉讼请求,处理正确。每个案件都有特殊性,需要律师对案情进行细致的分析,才能有专业的判断,我们团队擅长处理各类房屋纠纷,如果您遇到相似案件,我们真诚的希望您可以来电详细说明情况,我们会尽力为您解答!
    上思县律师-靳双权律师
    靳双权律师
    2024-07-25
    人浏览
问题还没解决?
马上咨询上思县律师
21,964
在线律师
60分钟
无限沟通
99%
问题解决率
提交问题
接入律师
获取解答
立即咨询
还有疑问?马上咨询21,964位在线律师,3分钟快速解答。
立即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