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律快车 > 石家庄律师 > 孙明明律师 > 亲办案件 > 案件详情
律师信息

没有货运从业资格证,保险公司仍然应该理赔

作者:孙明明律师 发布时间:2020-07-01 浏览量:0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住所地河北省高邑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高邑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高邑县。

 

上诉人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高邑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运输公司)财产损失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3月3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不承担赔偿交强险、商业险赔偿责任;2、上诉费由运输公司负担。事实和理由:一、案涉事故发生时,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承保车辆的驾驶员王某峰未取得《道路运输从业资格证》,依照《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约定,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在商业险(车损险、三者险)项下不承担赔偿责任。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以及交通运输部《道路运输从业人员管理规定》相关规定,经营性道路客货运输驾驶员和道路危险货物运输从业人员必须取得相应从业资格,方可从事相应的道路运输活动。从业资格是对道路运输从业人员从事特定岗位职业素质的基本评价,无从业资格证驾驶营运车辆即显著增加承保车辆的营运风险,也是法规所明确禁止的行为,相关国家条例、规章已经就营运车辆驾驶员的要求作出了特别规定,一审法院对此予以否认,实属错误。运输公司雇佣司机王某峰在事故发生时无道路运输主管部门核发的《道路运输从业资格证》,属于上述规定的违法行为。2.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在提交的商业保险条款的免责条款进行加粗加黑的字体以有别于其它条款,足以引起注意,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已经履行了免责提示义务,并且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在一审中提交了事故车辆的投保单、投保人声明,证实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在该车辆投保人投保时已经就减免责任的条款内容、法律后果进行明确解释告知义务,投保人在充分理解减免条款的内容以及法律后果的情形下在投保单、声明上签章,运输公司予以否认,但未提交任何证据。根据《保险法》以及《保险法解释(二)》的相关规定,结合本案事实,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已经对投保人尽到了法定的提示以及明确说明义务,免责条款合法有效,也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主张商业险免责是依据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条款,一审法院却未按照双方意思表示一致的合法有效的合同条款进行判决,无任何事实及法律依据;二、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在案涉交通事故发生后,于2018年5月28日将交强险财产损失2,000元通过银行转账支付给运输公司,一审法院仍判决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在交强险财产损失2,000元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属于认定事实不清。

运输公司答辩称,事故发生时,司机持有的驾驶证与机动车准驾车型相符,具备合法驾驶资格,事故车辆在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投保有商业险且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上诉依据的商业险保险条款不是与运输公司订立的保险合同组成部分,其免责条款未向运输公司释明,也未经运输公司签字认可,对运输公司不产生约束力。一审中,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提交的证据没有原件,运输公司不予认可,不能作为免责依据。无从业资格证并不代表没有驾驶资格,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更无证据证明没有从业资格证会增加车辆风险的概率。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依法驳回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运输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决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赔偿施救费4,000元、车损27,180元和赔偿第三人花池、路面、树木损失17,570元,共计48,75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8年5月27日2时许,运输公司司机王某峰驾驶运输公司的冀A×××××号半挂牵引车,沿省道315线由东向西左转弯时,由于操作不当,与公路右侧加油站的花池发生碰撞,造成车辆损坏,花池及树木损坏的交通事故。经德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平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王某峰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运输公司车辆冀A×××××号半挂牵引车在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投有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一份,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100万,机动车损失保险224100元,且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事故发生后,运输公司支出施救费4000元,赔偿花池、树木损失17570元,修车费用27180元。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双方应当按照保险合同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对于运输公司垫付事故车辆施救费属于双方合同约定的理赔范围,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应予以赔付。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主张根据商业三者险免责条款对路面污染损失免除赔偿责任,该免责条款系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提供的格式条款,从双方当事人的举证情况来看,运输公司在投单中加盖本公司公章,该投保单中明确要求:“请您将以下黑体字内容,在方格内进行手书,以表明您已了解投保内容,并自愿投保”,“本人确认收到条款及《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免责事项说明书》。”运输公司否认上述内容为投保人书写。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仅提供《投保人声明》复印件,但未提供原件。因此,并不能据此证明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已经向运输公司履行了对免责条款的明确告知义务。保险公司提交的保险条款中虽有关于使用各种专用机械车、特种车的人员无国家有关部门核发的有效操作证,驾驶营运客车的驾驶人无国家各有关部门核发的有效资格证书”的约定,但该责任免除条款中并未对营运汽车驾驶员具备的有效资格证书作出约定,在责任免除部分的其他条款中亦未有相关约定,无从业资格证并不代表其失去了驾驶车辆的资格,也不能证实无从业资格证会增加了承保车辆运行时出险的概率和危险程度。保险公司与投保人订立的商业合同,采用的是保险公司提供的格式条款,该格式条款中关于相关从业资格证、许可证等证书即可免除保险人在商业三者险中赔偿责任的规定,系免除保险人依法应当承担的义务并加重投保人、被保险人责任的免责条款,应当认定无效运输公司的损失有:车损27,180元,施救费4,000元,花池、树木损失17,570,共计48,750元,应由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在交强险财产损失项下限额内赔偿运输公司垫付的花池、树木损失2,000元;剩余花池、树木损失部分应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计11,570元。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应在机动车损失保险限额内赔偿车损27,180元,施救费4,000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判决:一、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在交强险财产损失项下限额内赔偿运输公司垫付花池、树木损失2000元;在商业第三者险限额内赔偿运输公司垫付花池、树木损失15570元;二、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在机动车损失保险限额内赔偿运输公司车辆损失、施救费共计31180元。以上各项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款项汇至如下账号(户名:高邑县人民法院;账号:14×××04;开户行:高邑县联社北环路信用社)。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限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19元,减半收取计509.5元,由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除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外,另查明,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已在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内赔付运输公司2,000元。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三条规定:“保险人对其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负举证责任。”本案中,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主张案涉被保险车辆驾驶员王某峰无从业资格证驾驶车辆发生事故属于免赔情形,但其仅提供《投保人声明》复印件,并未提供原件,《投保人声明》中的签字和盖章模糊不清,不能证明在投保时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已就保险条款约定的免责条款对投保人运输公司尽到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且运输公司也否认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履行了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故案涉保险条款中的免责条款依法不发生效力,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主张根据免责条款在商业险项下不承担赔偿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已在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内赔付运输公司2,000元,但一审法院判决时对此笔款项未予扣除,显属不当,依法应予纠正。

综上所述,上诉人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应予支持。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变更河北省高邑县人民法院(2019)冀0127民初1062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内容为“一、被告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在商业第三者险限额内赔偿原告高邑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垫付花池、树木损失15,570元。”;

维持河北省高邑县人民法院(2019)冀0127民初1062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二、被告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在机动车损失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高邑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车辆损失、施救费共计31180元。以上各项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款项汇至如下账号(户名:高邑县人民法院;账号:14×××04;开户行:高邑县联社北环路信用社)。”;

驳回被上诉人高邑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限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019元,减半收取计509.5元,由上诉人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负担488.5元,由被上诉人高邑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负担21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19元,由上诉人甲财产保险公司高邑支公司负担977元,由被上诉人高邑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负担42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赵 勇

审判员 刘明军

审判员 李 超

二〇二〇年四月十四日

法官助理韩飞

书记员史政


孙明明律师

孙明明律师

服务地区: 河北-石家庄

服务时间:00:00-24:00

律所机构: 河北俱时律师事务所

186-0311-9333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