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律快车 > 深圳律师 > 朱江律师 > 亲办案件 > 案件详情
律师信息

定制家具合同案件庭审补充说明

作者:朱江律师 发布时间:2021-05-08 浏览量:0

原告XXX与被告深圳市XXX家具有限公司

定制合同纠纷一案补充说明

 

关于原告XXX与被告深圳市XXX家具有限公司定制合同纠纷一案,已经过庭审阶段,为帮助法官理清案件事实,现就本案作出如下补充说明:

一、被告作为家具产品的定制方,本应在合同约定的履行期间完成定制任务,交付定制产品,但直至今日,被告仍未完成相应的定制工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94条的规定第三款,规定了合同一方具备法定解除的条件: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经催告后仍未履行的,另一方享有合同的法定解除权。在此案中,定制合同于2017年6月就已签订,原告也履行了自己的付款义务,但直至今日,近一年的时间,在原告的多次催促下,被告仍未完成定制任务,原告享有法定的解除权,所产生的损失,应当由被告自行承担。

针对被告仍未完成定制任务的意见,做出如下说明:

被告在应诉本案时,给法庭及原告所看到的完成情形,仅为卧室内的三张床,这三张床,仍是原告2017年8月在验货时看到的三张床;在被告起诉原告,要求原告支付占地费用的案件时,被告向法庭出示的仍是四张图,三张床;直至今年4月13日,我方收到了被告向法庭出示的2018年3月27日的补充证据时,才看到了其他的部分定制家具。即使如此,被告仍未完成的家具为:儿童房的两个吊柜,儿童房衣柜,1.2米空调挡板。由此可以看出,被告在被原告起诉时,实际上所制作的家具仅有三张床,而且还是三张没有打磨、没有油漆,尺寸与定制CAD图不符,仅为半成品,无法实际投入使用的三张床。其他家具,都是被告为了应付原告的诉讼而赶工做出来的(即使是赶工做出来的,也与约定尺寸、造型、不符,仍无法实际使用)。

综上所述,由于被告的根本违约,原告具备法定的解除合同权利。

二、被告未自行完成工作任务,而是在未征得原告许可的情形下,将工作任务交给原告并不认可的第三方来完成,原告可解除合同,所造成的损失由被告自行承担。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三条,承揽人应当以自己的设备,技术和劳力,完成主要工作。承揽人将其承揽的工作交由第三人完成的,应当就第三人完成的工作成果向定做人负责。未经定做人同意的,定做人也可以解除合同。

在此案中,被告自己在深圳开有好几个工厂,完全具备完成原告定制任务的条件和技术以及人员,但被告却在没有对原告发出任何声明和通知的情况下,未经原告的许可,将定制任务交给了原告完全不认可的澳美森公司来完成,交给其他人完成的事实,是原告验货时才知道的,事先完全不知道此情形。原告得知后,当即在微信上就对被告公司负责的人员提出了异议,但被告没有任何理会,也没有给出任何合理解释。现原告不需要再得到被告关于此做法的任何解释,只要求解除合同,被告自行承担违约以后的损失。

至于被告庭审时所言的“我方对于被告将工作任务交由第三方委托生产,我方并未提异议”的说法,原告不仅有微信截图可以证明我方在第一时间就提出了反对意见,而且可以看出我方的这一反对意见是从始至终,贯穿始终的,原告的态度是一直延续和没有变化,也是鲜明和直接的,被告认为我方没有提意见,是完全与事实相悖的狡辩。

被告认为我方接受被告送货上门安装了两个非实木只是夹板的储物(小阳台储物柜、台上柜),就代表了我方同意了由第三方加工生产,这是被告一厢情愿的一种认为,首先,普通的定做人,都是普通的消费者,对家具生产是完全不懂的,原告完全无法从2夹板柜看出是由哪个工厂生产出来;其次,已安装的2个夹板柜,清楚明确的标注了被告XXXLOGO,原告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当然的认为2个夹板柜就是由被告亲自生产的。原告知道被告交给第三人完成的事实,是2017年8月12日跟随被告去验货过程才得知的。这一点,被告也是没有否认的。

综上所述,被告违反合同约定,没有获得原告许可将工作任务交给第三人完成,导致目前合同无法继续履行,被告可根据法律规定向第三人追索损失,而与原告的合同必须终止和解除,并退回原告缴纳的定制费用。

三、被告尚未交付的家具中,根据原被告双方交涉过程中所获知的事实,存在较多的与合同约定不符的尺寸,规格,质量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62条的规定,承揽人交付的工作成果不符合质量要求的,定做人可以要求承揽人承担修理、重做、减少报酬、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被告尚未交付的家具,存在以下问题:

1、被告已制作的三张半成品床,本来合同和CAD图约定的床板与地面的距离应该为1075MM,但被告的产品尺寸为1175MM,如果没有相差这100MM,人就能很轻松的从床上下到地面,而相差了这10MM,人体的下床动作就会受到影响,因为脚处于一个较高的悬空状态,下床时,需要够一够脚,才能踩到地面,这样就无意之间增加了下床动作的危险性。需要说明的是,合同与CAD图标注的1075MM,是指从床板丈量到地面的距离,而不是从方通丈量到地面的距离,因为人体是睡在床板之上,而不是睡在方通之上。方通之上才是床板。被告提交的证据中的视频,丈量的起点选择在了方通,因此被告丈量的尺寸是有误的。

被告在原告提出这一异议之后,自行对高度进行改进,改进的方法为:由于屋内的原有结构是固定的,所以无法在床体的最下面增加梯级,因为一旦增加,屋内原有结构的门,抽屉,窗户,都无法开合,严重影响生活,因此被告自行在床体的最上面一层,增加了一个梯级,但增加的梯级宽度,仅为17公分,我们都知道,人体的脚长度,基本上都在25公分以上,17公分的梯级,只有大半个脚面才可以踩到,而从第一级到最下面一级,还要经过两层才能到达地面,仅够大半个脚面踩踏的空间,对于每天上床下床的动作来说是极其危险的,从阶梯处摔倒地面的可能性是极高的。

2、由于原告定制的家具需要放进已经存在一定原有结构的屋内,因此如果原告接受了被告的这些尺寸不符的家具,那么3张储物床两侧的衣柜的储物功能将消失,储物床的衣柜无法挂取衣物,窗户无法打开,抽屉无法打开,从床边走到衣柜的空间极其狭窄,衣柜门也无法开合。原告定制家具的所有功能都无法得到利用,定制的目的将无法实现。

 综上所述,正是被告的制作错误,导致定制产品无法在现有

的空间里安装使用,且被告不知改悔,反而要求原告承担被告因自己错误制作的后果,是造成本案件的关键所在。

3、床板的厚度应为25MM,而且应为整板,但被告所做的床板仅为15MM,且为三块板组合而成;

4、床边应无孔,更无螺丝,但被告的床边开立了很多圆形空洞,而且每个孔洞内都有螺丝及螺丝钉,极易取出来被家中幼儿吞服,引发安全事故;

5、床板、塌塌米等处应当不存在收缩缝隙,这一点已经约定且双方都知晓,但视频及图片中仍能看到多收缩缝,既影响美观,又容易藏污纳垢,更容易令家中幼儿夹到手脚,遭受磕碰;

6、门厅组合柜的高度应当都是一致的,但从被告提供的图片来看,三个组合柜的高度都是不同的,被告严重没有按照CAD图来施工。也不排除被告为了应付诉讼,将不是原告定制的家具,拍上图片来凑数,以证明自己已经完成了家具制作

7、门厅组合柜没有贴灰镜,没有镶嵌大理石

8、门厅组合柜、餐边柜没有完成或完工,没有钉线条,没有做造型,没有配拉链,没有配拉手颜色与原被告确定的色板颜色也不一致。

9、不论三张储物床还是门厅组合柜,全都没有按照合同及CAD图约定的造型来设计,双方在合同签订之时均对造型及颜色作了约定,但事实上被告却并没有按照约定的造型,颜色,款式,细节来加工和生产。

10、从被告2018年3月27日补交的证据中其中主卧的1.5米床和0.9米之间的塌塌米、地台仍然未打磨、未上漆、未完工。

但按双方合同XXXCAD图纸》《合同附件》《附加合同》的约定,红橡见光面有已约定好的颜色,无需原告确认就可上色。被告庭审中声称原告未确认导致其不能上漆完工是不存在的。

11、从被告2018年3月27日补交的刻录光盘明确表明,被告经过改造过的3张储物床的高度为1150MM,与约定1075MM仍不符,3张储物床仍均高出约定尺寸75MM,另被告也未出示3张储物床的储物柜是否符合约定的974MM。

12、被告在庭审声称原告多次让被告多次修改是不存在的,而是被告自身不根据合同约定的尺寸、款式去定制而造成的错误,至今这些错误仍存在,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修改。从双方的微信记录里可以看出:原告提出的根本就不是修改意见,而是由于被告总是不按图纸施工,原告很不放心,而提醒和提示被告在施工过程中需要注意的问题,只是一些强调而已,并非修改意见,事实上,原告从未对原有图纸的尺寸提出过中途变卦的修改意见。

综上所述,被告完全可以依托自己的技术力量,严格按照图纸来严格施工,但被告将工作交给别人,而且完全不按照设计图纸尺寸来制作,导致制作的半成品漏洞百出,无法实现应有的功能,这样的半成品,原告如何收货确认?试问,定做人如果定做的是一台汽车,承揽人将一套没有做油漆,没有装上门把手,没有引擎盖,还缺少一个轮胎,发动机还存在严重故障的汽车要求定做人收货,定做人能收货吗?承揽人能自称完成了工作任务吗?

四、庭审时被告方表示双方不存在《订购的产品明细清单》(即原告证据六),原告认为这完全与常理不符,没有报价单,被告报价的依据是什么?收款的依据是什么?十几种家具的明细从哪里来?单价从哪里来?

 被告在2017年5月26日用微信的方式向原告发了一份《罗

XX报表(0524).xls》报价单,后在被告公司内,在合同签订6月2日当天,当面给了原告一份报价单。报价单上对品名,规格,面积,单价,总价等,都做了详细约定,原告现一并向法庭提供。

五、原告的三名适龄儿童的子女,由于2017年9月就需要回深圳读书,因此才向被告定制家具,但由于被告的迟延交付和根本违约,导致不能及时交付家具,原告不得不自行又在其他地方购置了全套的家私家具,花费65600余元。原告保留要求被告赔偿重复购置家具款项损失的权利。

、为证实以上补充意见,原告将向法庭补充提交一组材料(暂不作为证据来提交,仅提交给法庭作为参考),请合议庭结合庭审时双方已经提交的证据材料一并审查。

 

补充说明人:

      间:


朱江律师

朱江律师

服务地区: 广东-深圳

服务时间:09:00-21:00

律所机构: 广东楚圳律师事务所

138-2655-7637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