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朋友,都问我为何能够成功?我每次都回答说:“因为我笨呀!”

  朋友们听了,都感到莫名其妙。今天,我就来跟大家讲一讲其中的奥秘。

  当大家都在卖高价时,我却在低价倾销。于是,很多朋友都来讥笑我:“你笨啊?明明可以卖高价赚大钱,你却硬要做那些没钱赚的事。”可过了几年,他们猛然发现,手上的市场不见了。市场哪里去了?原来,都跑到我这笨蛋手上来了。所以,我经常跟朋友们开玩笑说:“因为我笨呀,才会去做那些聪明人不屑去做的事,才会明白‘有市场才能有利润’的笨道理。而你们聪明呀,所以,懂得如何去计算利润率,还懂得应该优先生产利润高的产品。可就是不懂得‘在失去了市场后,再高的利润也没有意义’的简单道理。试想,连市场都没有了,还能有利润产生吗?”

  有一年,一个香港客商来寻找合作伙伴。那些聪明人都绞尽脑汁去与他搭关系,还想尽办法来掌控他的行动。而等到谈判时,又一条一条地仔细罗列,唯恐少占了便宜。结果,惹的那位香港人很是反感。而我,则只在香港人来我厂考察时,一起陪着聊聊天。也没有请他上大饭店吃饭,只请他在我家里吃些干净的农家菜。当谈到合作条件时,我也表现的很傻,对香港人提出的各种条件,一概没有异议;至于价格,只要我不亏本就行。至于在这当中,他能够有多少利润率,我根本不管。对于我近乎傻乎乎的做法,很多业内人士都来劝我:”你笨啊,面对这样一个好客户,干嘛不下狠心宰他一刀,而偏偏要让步呢?”可最终,香港人选择了我。

  等到大伙一起开庆祝会时,香港人说了这么一席话,让我感触很深,他说:“我之所以选择李先生为我的合作伙伴。是因为我感觉到李先生为人很憨厚,不会耍手段,让我很放心。毕竟,每个人都不愿意与过于精明的人打交道,而愿意与比较憨厚的人打交道。因为与精明的人打交道,整天要提心吊胆;而与憨厚的人打交道不必有过多的担忧。”而我也对曾今指责我笨的同行们说:“我之所以能够成功地拿下这张合同,就是因为我笨呀!因为我太笨了,所以,根本不知道趁机宰客户;而只知道,只有在拿下了客户后,才能宰他。你们的刀子太快,可没拿下他,又怎么能宰他呢?”

  其实,我“傻”不是真的“傻”。回家把帐算清,以小博大,守住根本利益、不亏本前提下的“傻”,才是真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