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法律快车 > 济南律师 > 邓春来律师主页 > 律师文集 > 文集详情
律师信息
  • 姓名 : 邓春来律师
  • 电话 : 151-6506-6397
  • 职务 : 主办律师
  • 机构 : 山东盈德律师事务所
  • 证号 : 13701201610674350
  • 邮箱 : xiaozhi83@126.com
  • 地址 : 济南市市中区泺源大街229号金龙大厦主楼22层
邓春来律师

微信扫一扫关注邓春来

诱惑侦查被告人毒品犯罪行为既未遂的认定
作者:邓春来发布时间:2020-09-15 来源:浏览量:238

最高人民法院于2008年印发的《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纪要》)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是选择性罪名,对同一宗毒品实施了两种以上犯罪行为并有相应确凿证据的,应当按照所实施的犯罪行为的性质并列确定罪名,毒品数量不重复计算,不实行数罪并罚。本案被告人刘中香为了对同一宗毒品进行贩卖而运输,其行为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没有疑问,问题是诱惑侦查措施下被告人运输毒品的行为在未抵达目的地之前被查获,构成运输毒品罪的既遂还是未遂?

首先,笔者认为诱惑侦查措施的适用并不影响行为人运输毒品罪既未遂的认定。诱惑侦查措施仅仅是侦查机关查明犯罪事实的一种客观手段,其适用产生的后果与其他侦查手段一样,不影响犯罪行为的客观危害性。运输毒品侵犯的是公众的健康权,其本质在于加大了毒品进入社会进而危害他人的流通可能性。一旦毒品进入运输环节,便具有向社会不特定人扩散的危险,客观危害已经形成,虽然处于侦查机关的监控之下,毒品进入社会的可能性有所降低,但仍处于不可控的状态。另外,《纪要》规定,即使侦查机关采用犯意引诱、双套引诱、数量引诱等诱惑程度较大的侦查措施,只是作为依法从轻或者免予处罚的量刑因素,并未作为区分犯罪既遂、未遂的标准,故不能因为诱惑侦查措施的适用影响本罪既未遂的认定。

其次,在成立运输毒品罪的基础上,究竟是构成本罪的既遂还是未遂?有观点认为应以毒品正式进入运输工具作为既遂的标准。笔者认为不妥,因为运输工具虽然具有运输功能,但也不局限于此,它亦可以作为储藏的场所。行为人把毒品放进交通工具,并不能从此单一行为中推断出其必然运输毒品的结论,行为人亦可能仅仅是暂时把毒品放在交通工具上予以隐藏,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前提是达到入罪数额标准)。而且运输毒品具有多种方式,如邮寄、不依靠交通工具自身携带等,以毒品正式进入运输工具作为判定既遂的标准,无法全面、有效地囊括所有的运输毒品行为,不具有统一性和全面性。因此,以正式进入交通工具作为既遂的标准不恰当。还有观点认为,应以毒品抵达目的地作为既遂的标准。运输毒品罪是行为犯,当刑法分则所规定的构成某一犯罪所需的要件已经齐备,就应该构成犯罪既遂,而不应该把既遂和既遂后的持续状态相混淆。另外距离远近、采用不同方式运输对侵犯国家对毒品的管理制度并无异同,均造成了毒品的流通和扩散。若将运输毒品罪拘囿于目的地的抵达,则行为人可以通过化整为零的方式把长距离切割成短距离进行运输,每一段都可以辩称目的地没有抵达,以逃避法律的制裁。

因此,笔者认为应以起运作为运输毒品罪既遂的标准:1.起运标志着行为人的实行行为已经开始具体实施,不仅符合运输毒品罪的主观目的,而且也可以有效地把既遂和既遂以后的持续状态区分开来。2.行为犯虽然不要求造成一定的结果,但要求必须进行到一定的阶段方可构成既遂,以起运作为标准,正好可以满足其进行到一定阶段的要求。3.起运可以有效地区分运输毒品罪与非法持有毒品罪。当行为人把运输工具作为储存场所时,其可能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但一旦起运,表明其运输毒品的意图已经通过具体的客观行为表现出来,主客观要件已经齐备,可以有效地对两者进行界分。4.以起运作为既遂的标准,可以有效切断毒品的流通和扩散,对运输毒品的行为进行严厉打击,实现惩治运输毒品犯罪的立法宗旨。


注:以上内容由邓春来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法律快车建议您致电邓春来律师咨询。
服务地区:山东 - 济南
专业领域: 债权债务 合同法 刑事辩护 行政诉讼 行政复议 取保候审 诉讼 调解
手机:151-6506-6397(接听时间:06:00-24: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