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法律快车 > 深圳律师 > 薛展涛律师主页 > 律师文集 > 文集详情
律师信息
  • 姓名 : 薛展涛律师
  • 电话 : 135****9694
  • 职务 : 高级合伙人律师
  • 机构 : 泰和泰(深圳)律师事务所
  • 证号 : 14403201010202983
  • 邮箱 : 626****34@qq.com
  • 地址 : 深圳市福田区新闻路1号中电信息大厦四楼
法律快车

微信扫一扫关注法律快车

涉及家庭暴力婚姻案件审理指南(四)
作者:薛展涛发布时间:2012-02-19 来源:浏览量:131

第四章 证据

  第四十条一定情况下的举证责任转移

  人民法院在审理涉及家庭暴力的婚姻案件时,应当根据此类案件的特点和规律,合理分配举证责任。

  对于家庭暴力行为的事实认定,应当适用民事诉讼的优势证据标准,根据逻辑推理、经验法则做出判断,避免采用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

  原告提供证据证明受侵害事实及伤害后果并指认系被告所为的,举证责任转移至被告。被告虽否认侵害由其所为但无反证的,可以推定被告为加害人,认定家庭暴力的存在。

  第四十一条一般情况下,受害人陈述的可信度高于加害人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可能对于是否存在家庭暴力有截然不同的说法。加害人往往否认或淡化暴力行为的严重性,受害人则可能淡化自己挨打的事实。但一般情况下,受害人陈述的可信度高于加害人。因为很少有人愿意ð着被人耻笑的风险,捏造自己被配偶殴打、凌辱的事实。

  第四十二条加害人的悔过、保证

  加害人在诉讼前做出的口头、书面悔过或保证,可以作为加害人实施家庭暴力的证据。

  加害人在诉讼期间因其加害行为而对受害人做出的口头、书面道歉或不再施暴的保证,如无其它实质性的、具体的悔过行动,不应当被认为是真心悔改,也不应当被认为是真正放弃暴力沟通方式的表现,而应当被认为是继续控制受害人的另一有效手段,因此不应作为加害人悔改,或双方感情尚δ破裂的证据。

  家庭暴力加害人同时伴有赌博、酗酒、吸毒等恶习,之前做出的口头、书面悔过或保证可以视为其不思悔改的重要证据。

  加害人的口头、书面道歉或保证应记¼在案。

  第四十三条δ成年子女的证言

  家庭暴力具有隐蔽性。家庭暴力发生时,除了双方当事人和其子女之外,一般无外人在场。因此,子女通常是父母家庭暴力Ψ一的证人。其证言可以视为认定家庭暴力的重要证据。

  借鉴德国、日本以及我国台湾的立法例,具备相应的观察能力、记忆能力和表达能力的2周岁以上的δ成年子女提供与其年龄、智力和精神状况相当的证言,一般应当认定其证据效力。

  法院判断子女证言的证明力大小时,应当考虑到其有可能受到一方或双方当事人的不当影响,同时应当采取措施最大限度地减少作证可能给δ成年子女带来的伤害。

  第四十四条专家辅助人

  人民法院可以依据当事人申请或者依职权聘请相关专家出庭,解释包括受虐配偶综合症在内的家庭暴力的特点和规律。专家辅助人必要时接受审判人员、双方当事人的询问和质疑。专家辅助人的意见,可以作为裁判的重要参考。

  目前司法界以及社会上普遍对家庭暴力领域中的专门问题了解程度不够。这直接影响了科学技术知识在办理此类案件中所起的积极作用。有条件的人民法院或者法院内部的相关审判庭,可以建立一个相关专业机构或专家的名单、联络办法,并事先作好沟通,鼓励其积极参与司法活动。

  第四十五条专家辅助人资格的审查与认定

  专家辅助人可以是社会认可的家庭暴力问题研究专家、临床心理学家、精神病学家、社会学家或社会工作者、一线警察、庇护所一线工作人员。他们一般应当有一年以上的直接接触家庭暴力受害人(不包括本案受害人)的研究或工作经历。

  人民法院审查专家辅助人的资格时,应当首先审查其理论联系实践的能力和经验,而后审查其之前的出庭经历和获得的相关评价。

  第四十六条专家辅助人的报酬

  专家辅助人出庭所需费用,由申请人承担。

  第四十七条专家评估报告

  法院可以依据当事人的申请,聘请有性别平等意识的家庭暴力问题专家、青少年问题专家、临床心理学家、精神科专家、社会学家等依据“家庭暴力对δ成年人的负面影响”问题清单中的内容,对家庭暴力对δ成年人造成的负面影响进行评估,并形成评估报告,以此作为法院判决子女抚养权归属的参考。

  评估报告的内容包括家庭暴力的负面影响是否给δ成年人造成心理创伤及严重程度、目前的症状、过去的成长经历,以及父母或者直接抚养者对δ成年人的经历和症状所持的态度。

  第四十八条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组织相关的记¼与证明

  家庭暴力受害人在提起诉讼之前曾向公安机关、人民调解组织、妇联组织、庇护所、村委会等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组织投诉,要求庇护、接受调解的,或者家庭暴力受害人曾寻求过医学治疗、心理咨询或治疗的,上述机构提供的¼音或文字记载,及出具的书面证词、诊断或相关书证,内容符合证据材料要求的,经人民法院审查后认为真实可靠的,可以作为认定家庭暴力发生的重要证据。被告人否认但又无法举出反证,且无其他证据佐证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其为加害人。

  第四十九条公安机关的接警或出警记¼

  人民法院在认定家庭暴力事实时,应当将公安机关的接警和出警记¼作为重要的证据。

  接警或出警记¼载明施暴人、受害人的,人民法院可以据此认定家庭暴力事实存在。

  出警记¼记载了暴力行为、现场描述、双方当事人情绪、第三方在场(包括δ成年子女)等事项的,人民法院应当综合各种因素,查明事实,做出判断。

  报警或出警记¼仅记载“家务纠纷、已经处理"等含糊内容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需要或当事人的申请,通知处理该事件的警察出庭作证。

  第五十条互殴情况下对施暴人的认定

  夫妻互殴情况下,人民法院应当综合以下因素正确判断是否存在家庭暴力:

  1.双方的体能和身高等身体状况;

  2.双方互殴的原因,如:一方先动手,另一方自卫:或一方先动手,另一方随手抄起身边的物品反击;

  3.双方对事件经过的陈述;

  4.伤害情形和严重程度对比,如:一方掐住相对方的脖子,相对方挣扎中抓伤对方的皮肤;

  5.双方或一方之前曾有过施暴行为等。

  第五十一条人民法院调取、收集相关证据

  当事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调取、收集以下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

  1.当事人之外的第三人持有的证据;

  2.由于加害人对家庭财产的控制,受害人不能收集到的与家庭财产数量以及加害人隐匿、转移家庭财产行为有关的证据;

  3.愿意作证但拒绝出庭的证人的证言。

  经审查确需由人民法院取证的,人民法院可以直接取证,也可以应当事人或其代理人申请签发调查令,由其代理人到相关部门取证。

  第五十二条非语言信息对案件事实判断的重要性

人的思想控制其外在行为,人的行为反映其思想。心理学研究发现,在人际沟通中,人的非语言动作所传达的信息超过65%,而语言所传达的信息低于35%。很多时候,非语言动作所传达的信息的准确性要远远超过语言所传达的信息的准确性。因此,在审理涉及家庭暴力的离婚案件中,法官应当十分注意观察双方当事人在法庭上的言行举止,特别是双方的语音、语调、眼神、表情、肢体语言等,以便对事实做出正确判断。
注:以上内容由薛展涛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法律快车建议您致电薛展涛律师咨询。
服务地区:广东 - 深圳
专业领域: 公司法 工程建设 公司并购 电子商务 诉讼 劳动争议 股权转让 公司清算
手机:135****9694(接听时间:8:00-21: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