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咨询 专业律师 移动端
网站导航
律师加盟热线: 400-801-5398
全国 [切换]
您的位置:法律快车 > 法律知识 > 刑法 > 2018强迫交易罪数额标准
2018强迫交易罪数额标准

2018强迫交易罪数额标准

发布时间 :2018-08-07 17:24浏览量 : 18699
强迫交易罪,是指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行为,强迫交易行为属一种扰乱市场管理秩序的违法行为,这种行为在商品交易或服务交易中并不鲜见,因此,本法为了不至于打击面过大,而规定了强行商品交易行为必须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才能构成犯罪。
  •   强迫交易罪的立案标准是什么?强迫交易罪量刑标准是什么?强迫交易譬如强买强卖商品的、强迫他人提供或者接受服务的和强迫他人参与或者退出投标、拍卖的等情形的,可以立案,构成强迫交易罪的,一般判处3到7年有期徒刑。下面在本文整理介绍相关内容。

      一、强迫交易罪立案标准

      根据《刑法》与《刑法修正案(八)》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情节严重的应当予以立案:

      (1)强买强卖商品的;

      (2)强迫他人提供或者接受服务的;

      (3)强迫他人参与或者退出投标、拍卖的;

      (4)强迫他人转让或者收购公司、企业的股份、债券或者其他资产的;

      (5)强迫他人参与或者退出特定的经营活动的。

      由此可见,构成本罪必须达到“情节严重”的标准。

      注意事项:

      (1)这里的“情节严重”,是指多次强迫交易的;强迫交易数额巨大的;以强迫交易手段推销伪劣商品的;造成恶劣影响的;造成被强迫人人身伤害的;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等。

      (2)“以暴力、威胁手段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应当立案追究。这里的“暴力”是指行为人对被害人的身体实行打击或强制,使其不得不向行为人提供服务或不得不接受行为人的服务。这里的“威胁”,是指行为人对被害人以立即实行暴力侵害相威胁,或以其他方式进行精神强制,使被害人出于恐惧而不得不向行为人提供服务或不得不接受行为人的服务。

      二、强迫交易罪的量刑标准

      《刑法》第226条以暴力、威胁手段,实施上述行为之一,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   强迫交易行为属一种扰乱市场管理秩序的违法行为,对于国家的管理秩序造成极大损害,影响了社会的和谐,那么关于强迫交易罪刑法是怎样规定呢?如何认定强迫交易罪呢?下面由为您详细介绍,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强迫交易行为属一种扰乱市场管理秩序的违法行为,这种行为在商品交易或服务交易中并不鲜见,因此,本法为了不至于打击面过大,而规定了强行商品交易行为必须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才能构成犯罪。

      所谓情节严重,应当包括以下几点:

      1、促成不公平交易,非法获利数额较大的;

      2、多次强迫父易的;

      3、社会影响恶劣的;

      4、给被害人及家庭引起较为严重后果的;

      5、强迫交易严重扰乱市场的

      6、二人以上共同实施强迫交易的。行为人用轻微的威胁手段进行强买强卖、强迫他人接受或提供服务,行为很有节制、获利很有限的,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属于一般违法行为,不能认为是犯罪。

      强迫交易罪的“交易中”之条件的认定:

      本罪必须发生在商品交易或服务交易中,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有交易事实存在,虽然这种不平等交易,是一方强求另一方接受的交易。如果没有这种交易存在,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当场使用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行立即劫取财物的,应当认定为是抢劫行为,而不构成强迫交易罪。

      一罪与数罪的认定

      强迫交易罪在实施过程中,因行为人的暴力可能致人伤亡。如果致人伤亡的,尽管在强迫交易罪与伤害(包括故意与过失)、杀人(故意与过失)罪之间有牵连关系,但是不相关。应当以牵连犯处罚原则处理,而应当分别定罪量刑,以数罪并罚的原则处罚。理由主要在于,强迫交易罪的法定罪高刑为有期徒刑三年,法定刑期是较低的,可见其中没有包含牵连他罪并以一罪处断的刑期,也就是说,如果遇到牵连犯他罪而以强迫交易处罚时,其三年的最高刑吸收不了他罪之刑,因而如以一罪处断将罚不消罪、依罪刑相适应原则,应当对此种情况作数罪并罚处理。

     
  •   犯罪具有危害性,但危害社会的行为不一定都构成犯罪。只有一种行为的社会危害达到一定程度,需要采用刑罚手段予以制裁时,刑法才规定为犯罪。刑事犯罪法律知识常见的有哪些?下面在本文详细介绍。

      刑事犯罪法律知识常见的有哪些?

      1、打骂妻子、自己的孩子,会构成犯罪吗?

      答:打人骂人是一种侵犯人身权利的违法行为。在家庭生活里,因家庭纠纷或教育子女方法不当。偶尔打骂妻子、孩子的,一般给予批评教育,或给予行政处分、治安处罚;如果经常打骂妻子、孩子,情节恶劣的,或者被害人因长期打骂逐渐造成身体严重损害或导致死亡的和被害人因不堪忍受长期打骂而自杀造成死亡或重伤的,根据《刑法》第260条的规定,以虐待罪论处。如果对妻子、孩子进行毒打,有意伤害,造成重伤、死亡的,依照《刑法》第234条的规定,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夫妻双方、父母和子女之间应相互尊重,互相爱护,和睦相处,养成不打人骂人的良好习惯,做讲文明讲礼貌的公民。

      2、用污秽语言当众辱骂人犯法吗?

      答:我国《宪法》第38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22条规定,公然侮辱他人的,要受治安处罚。《刑法》第246条对侮辱罪也作了规定。显然,公民的人格尊严和名誉是受法律保护的,当众辱骂他人是一种侵犯人格、名誉的违法行为。手段恶劣、后果严重的,应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

      用污秽语言当众骂人,足以毁坏他人名誉,侮辱他人人格,使人感到不堪凌辱,造成被害人羞愧自杀的严重后果,就构成侮辱罪,要负刑事责任。

      3、对于知情不举的行为怎么办?

      答:我国刑法第3条规定:“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的,依照法律定罪处罚,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的,不得定罪处罚。”根据我国新刑法实现的罪刑法定原则,犯罪必须是法律明文规定的,否则任何行为都不构成犯罪。我国刑法并没有将一般知情不举的行为规定为犯罪。

      但是法律在特殊情况下规定了一个与之相联系的窝藏、包庇罪。一般知情不举行为与窝藏、包庇罪虽然有一定的联系,但其有本质的区别:

      (1)窝藏、包庇罪的行为人在主观上具有使犯罪人逃避法律追究、制裁的目的,而一般知情不举行为则不具有这样的目的。

      (2)窝藏、包庇是一种积极的行为,它或者有为犯罪人提供隐藏处所、财物、帮助其逃匿的窝藏行为,或者是有作假证明的包庇行为,而一般知情不举行为只是一种消极的不作为行为。因此对于一般的知情不举行为只能从思想政治觉悟和道德的角度对其进行教育和谴责,而不能对其科以刑事责任。只有当其有窝藏、包庇行为时,才能负刑事责任。

      4、经常偷东西,但每次数额都不超过100元,事主应怎么办?

      答:根据刑法第264条的规定,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或者多次窃取公私财物的行为。盗窃罪所侵犯的是公私财产所有权。犯罪对象是公私财物,即具有一定的经济价值的财物。具体对象必须是动产,但从不动产上拆卸或者分离出来的附着物,如房屋上的门窗、木料等可以成为盗窃罪的犯罪对象。盗窃的对象一般是有形财物,但具有经济价值的电力、煤气、天然气、重要科技成果等无形财产也可以构成盗窃罪。同时,盗窃的对象也包括通信线路、电信设备和设施。实践中,盗窃的对象一般还是以有形财物为主。

      盗窃罪表现为秘密窃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或者多次窃取公私财物的行为。“秘密窃取”是指犯罪分子采取主观上自认为不会被财物的所有人、管理人、持有人发觉的方法,将公私财物非法据为己有。盗窃公私财物构成犯罪,须具备两个选择性条件:一是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盗窃数额仅指实际价值和直接损失,不包括间接损失。所谓“数额较大”,是指个人盗窃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500元至2000元以上。如果多次盗窃未作处理的,应将数额累加计算。二是多次盗窃。所谓“多次盗窃”是指1年之内入户盗窃或者在公共场所扒窃3次以上。

      从上述刑法关于盗窃罪的规定,可以看出,构成盗窃罪,从盗窃的数额的角度来看,盗窃500元以上固然是构成犯罪的一个条件,但如果多次盗窃未经处理的,盗窃的数额可以累加计算。所窃财物价值进行相加,如果达到了盗窃数额的起刑点,则可以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追究刑事责任。

      5、将财物遗忘在饭店,服务员拾到后拒不退还,失主应怎么办?

      答:刑法第270条规定,侵占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将为他人保管的财物或者他人的遗忘物、埋藏物占为己有,数额较大且拒不交出的行为。侵占罪所侵犯的是公私财产的所有权,其侵占的对象,可以是动产,也可以是不动产。侵占的对象包括遗忘物、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和发掘的埋藏物。侵占罪的主要特征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将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或者他人的遗忘物、埋藏物占为己有,数额较大且拒不退还。即行为人在事实上暂时控制他人财物的前提下,以财产所有人自居,变占有为所有,在财产所有人或有关权利人合法地要求其归还该财物时拒绝交还。失主可自行决定对侵占人以侵占罪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

      6、什么是正当防卫?其成立要件是什么?

      答:正当防卫是指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对不法侵害人所实施的不明显超过必要限度的损害行为。我国刑法第20条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根据上述我国刑法的规定,正当防卫的成立必须符合以下五个条件:

      (1)起因条件。正当防卫是因不法侵害的存在而产生的,对于一切合法行为,不存在正当防卫的可能性。

      (2)时间条件。正当防卫是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实施的,行为人明知不法侵害尚未开始(事前)或已经结束(事后)而进行防卫,对侵害者造成一定危害的,不是正当防卫,而是防卫不适时,行为应对其所造成的危害后果负责。

      (3)对象条件。正当防卫只能对不法侵害者本人实行,而不能及于侵害行为无关的第三人。

      (4)主观条件。实行正当防卫要有防卫意图,我国刑法将“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规定为实行正当防卫的前提条件。

      (5)限度条件。防卫行为不能超过必要的限度。

      7、强迫他人劳动构成犯罪吗?

      答:目前,一些私营企业主、个体工商户,也包括一些乡镇企业的领导、合资独资企业的老板,为了追求经济利益,置职工人身权利于不顾,甚至采取限制人身自由的方式强迫职工劳动。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强迫他人劳动,一般采取不准职工离开劳动、居住的区域,不准外出,不准与他人接触等方法,目的是迫使职工劳动。强迫他人劳动,情节不严重的,不构成犯罪,依照《劳动法》等有关规定给予处罚;情节严重的,如:长期以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强迫职工劳动;经教育不改;使职工的身心健康受到严重损害等,就构成犯罪,依照《刑法》第244条的规定,以强迫劳动罪论处。

      8、强买强卖也犯罪吗?

      答:商品交易是在平等民事主体之间发生的经济关系,应当遵循市场交易中的自愿和公平原则。但现实生活中,交易双方强买强卖、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的现象时有发生。为维护市场秩序,保护消费者和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刑法》规定了强行交易罪。

      《刑法》第226条规定:"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本条所称"暴力"指交易双方中的一方对另一方的身体实行强制或打击,如拳打脚踢、强拉硬拽等;"威胁"指对消费者或经营者一方实行精神强制,如以立即实行暴力相恐吓或以损害名誉相要挟等。"情节严重"主要指强行索要的价格明显超出合理价格且数额较大的;所提供的服务或出售的商品质量低劣的;由于强行交易造成恶劣影响的;实施暴力行为致人伤害的等等。

      强买强卖使用了暴力、威胁手段,情节严重的,就构成强行交易罪,应当受刑罚处罚。

      9、为他人保管毒品要受处罚吗?

      答:法律规定禁止任何人非法持有毒品。《刑法》第348条规定,非法持有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非法持有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明知他人交给的是毒品,而非法予以保管的,要受刑罚处罚。

      10、对吸食、注射毒品的行为该如何处理?

      答:吸食、注射毒品的,由公安机关处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单处或者并处二千元以下罚款,并没收毒品和吸食、注射器具。

      吸食、注射毒品成瘾的,除依照前款规定处罚外,予以强制戒除,进行治疗、教育。强制戒除后又吸食、注射毒品的,可以实行劳动教养,并在劳动教养中强制戒除。

      11、引诱、教唆、欺骗、强迫他人吸食、注射毒品要受何种处罚?

      答:引诱、教唆、欺骗他人吸食、注射毒品的,处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强迫他人吸食、注射毒品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处罚。

      引诱、教唆、欺骗或者强迫未成年人吸食、注射毒品的,从重处罚。

      刑事案件的受案范围是什么?

      (一)公诉案件人民法院受理的公诉案件,是指刑事案件经过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通过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而由人民法院审判的案件。

      (二) 自诉案件所谓自诉案件,是指由被害人本人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的案件。《刑事诉讼法》第18条第3款规定:自诉案件,由人民法院直接受理。

     
  •   强迫他人买东西构成犯罪吗?强迫他人买东西多发生在旅游地,案例说到李某到一个批发市场想要批发2万元土特产,见甲态度不好,就表示不买了。甲随后对李某拳打脚踢,并说“涨价5000元,不付款休想走”。李某无奈付款2.5万元买下了这些土特产,才得以离开。在这种情况下,强迫行为符合强迫交易罪的特征,对其应以强迫交易罪定罪处罚。

      【案情】

      李某到一个批发市场想要批发2万元土特产,见甲态度不好,就表示不买了。甲随后对李某拳打脚踢,并说“涨价5000元,不付款休想走”。李某无奈付款2.5万元买下了这些土特产,才得以离开。

      【分歧】

      关于本案中甲的行为构成何罪,有两种不同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甲的行为涉嫌强迫交易罪。理由是:甲违背李某的意愿,强行要求2.5万元的价格兜售价值2万元的土特产,是一种强迫进行商品买卖的行为,符合强迫交易罪的特征。应对甲以强迫交易罪处罚。

      第二种观点认为甲的行为涉嫌抢劫罪。其理由是:甲对李某拳打脚踢,以交易为借口,实质上是劫取他人的财物,是明显的抢劫行为,应对甲以抢劫罪定罪处罚。

      【管析】

      笔者同意第一种意见,即甲的行为构成强迫交易罪。理由如下:

      强迫交易罪属于扰乱市场秩序罪的一个罪名,是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行为。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

      (1)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主要是指强迫他人以不合理价格或超量进行买卖;

      (2)以暴力、威胁手段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是迫使他人以不合理价格提供某种服务或接受某种服务,这里的“服务”,主要是指经营性服务。构成本罪本罪还要求“情节严重”,必须达到强迫交易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

      而抢劫罪是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当场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行劫取公私财物的行为。

      两罪都以暴力、威胁等为手段,因此表现出相似点,但两者有很多的不同:强迫交易罪是为了保证市场经济秩序的稳定而设立的,是为了惩治在交易过程中的犯罪行为,前提是存在一定的交易关系;其暴力、胁迫手段远远低于抢劫罪的暴力程度,如在交易过程中使用暴力致人重伤、死亡的,则以故意伤害或故意杀人定罪处罚;两种侵犯的客体也不同,抢劫罪侵犯他人的人身、财产权利,而强迫交易罪侵犯市场的公平、自愿原则及市场主体的合法权益。

      最高人民法院2005年6月8日《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9条第2款:从事正常商品买卖、交易或劳动服务的人,以暴力、胁迫使他人与合理价钱、费用相差不大的钱物,情节严重的,以强迫交易罪定罪处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买卖、服务为幌子采用暴力、威胁手段胁迫他人交出与合理价钱、费用相差悬殊的钱物的,以抢劫罪定罪处刑。

      在本案中,李某向甲购买土特产,双方存在真实的买卖交易关系,甲某从事的是经营职业,其并不是以买卖土特产为幌子胁迫他人,而是以拳打脚踢的方式胁迫李某购买不愿购买的商品,其行为符合强迫交易罪的特征,对其应以强迫交易罪定罪处罚。

     
  •   今年8月底,浙江省绍兴县柯桥中国轻纺城果品蔬菜批发市场内来了这么一群人,他们截断商户原先进货的渠道,在市场内强行销售土豆,如果有人不愿意购买他们的土豆,就以武力相威胁。

      柯桥派出所民警近日以该团伙涉嫌强迫交易罪,将宋某等6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成功将该伙“土豆霸”铲除,市场内受影响的20多家销售土豆的商户又恢复了正常经营。

      先给甜头顺利进场

      说起这伙人如何在这么短时间内垄断市场内的土豆买卖,在批发市场做了快4年土豆生意的王师傅道出了缘由。

      “今年8月底,宋某等几个安徽老乡来找我谈生意,说他们有批土豆想在市场内推销,质量肯定好,价格也不会高于别的商家。”王师傅说,他们谈生意的态度很好,又是老乡,出门在外应该互相帮忙。于是,王师傅找来其他在市场内做土豆生意的安徽老乡商量后决定,从宋某处进货,帮助他销售土豆。

      王师傅说,刚开始进来的土豆成色都不错,价格也和以前从杭州进来的差不多。而且宋某每天都把土豆直接拉到摊位,省了不少运输成本。在王师傅的牵线搭桥下,慢慢的,市场内不少做土豆生意的商户都开始从宋某处批发土豆。宋某等人很快在市场内站住了脚。

      再露凶相强行发货

      与市场内大部分土豆销售商户建立起生意关系后,宋某等人渐渐露出了真面目。他们要在原来的批发价格上加价,而且土豆的质量也没有原先的好了。不少商户有了意见,他们不想再从宋某处批发土豆。

      不过宋某等人也发了狠话,用言语威胁不服的商户,只能从他们哪里批发土豆,不然就不用做土豆生意了。有商户态度比较强硬,表示坚决不再买他们的土豆,结果土豆摊被掀翻。还有的商户自己去杭州萧山批发土豆,但是被宋某等人拦了回来。

      “他们每天要运来两三万斤土豆,每斤都要比我们自己去批发的至少高两角钱。”商户陈师傅说,“我们不在摊位的时候,他们把土豆挨户发过去,每户发几斤,都是他们说了算。第二天我们只能按照他们的价格结账。”现在做同样数量的生意,价格要比原先至少要少赚两三百元。而且,由于土豆的质量差了,经营户的声誉也受到了影响。

      及时收网成功铲除

      因为害怕被报复,影响今后做生意,受害的商户都没有选择报警。柯桥派出所的民警在走访中了解到了这个情况,全所非常重视,认为铲除这伙气焰嚣张的团伙已经迫在眉睫。[page]

      “轻纺城果品蔬菜批发市场不仅提供城区的蔬菜供应,而且还向齐贤、华舍等城镇提供蔬菜,如果真的有人垄断了市场,影响了蔬菜价格,那么就可能波及到全城的蔬菜价格,影响社会稳定。”民警胡永峰说。

      民警在摸清了团伙的人员构成、卸货时间、暂住地址后,立即收网。9月26日20时左右,正当3名犯罪嫌疑人在卸货往商户摊位分发土豆时,民警将其抓获。这些人员被抓获后,市场内的经营秩序逐渐恢复正常。柯桥派出所的民警乘胜追击,分别在今年的11月底和12月初在华舍等地抓获了孙某等3人。现宋某等3人已被检察院批准逮捕,这个“土豆霸”被成功铲除。(记者 陈东升 见习记者 王春 通讯员 朱银彪)

     
  •       9月14日上午,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法院对高斌团伙涉黑案进行一审宣判,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等五项罪名数罪并罚,判处“黑老大”高斌有期徒刑20年,附加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2万元;该组织其余14名成员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至16年不等。法院将依法追缴该组织聚敛的财产及收益。
      法院审理查明,2001年10月以来,暂住东西湖区吴家山街园丁村的高斌,先后纠集当地14名无业人员,形成犯罪组织;去年7月该组织被警方一网打尽。
      该组织以高斌及其前妻张敏共同组建的武汉市东西湖区琛峰建材服务部和武汉琛峰经贸有限公司为依托,抢夺工程,垄断砂石料的运送业务,采取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手段或其他非法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其中包括从吴新干线等9个工程中获利200万元;通过敲诈勒索手段获利18万元;与200余卖鱼户强迫交易,造成卖鱼户直接经济损失160余万元。
      2004年5月,高斌授意组织成员,通过强迫交易、敲诈勒索、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手段聚敛钱财。同时非法购买枪支、管制刀具,任意殴打他人、欺压群众,在荷包湖地区控制瓜果、毛豆、成鱼、燃煤的销售,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该组织共实施故意伤害案件5起、寻衅滋事案件12起、敲诈勒索案件10起。
    东西湖区人民法院院长李秀伟亲自宣判此案,宣判词长达24页,历时1个小时。
     
  •       江西省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一起用假冒古青铜器作诱饵,进而纠集帮凶强迫他人进行青铜器交易、骗取钱财的案件。被告人柯熙霖、程换生、邵广梧、杨守源、王志斌被法警带上法庭受审。令人关注的是公安机关在本案侦查终结后以五被告人涉嫌抢劫、诈骗罪移送检察机关,而检察机关经审查后,以涉嫌诈骗、强迫交易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九江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2004年下旬,被告人柯熙霖得知广州市贤成集团副总裁刘伟坚想收购古青铜器,于是找到伍恒琪(在逃)和程换生,经共同策划预谋,由程换生与伍恒琪假扮父子,并谎称自家挖井时挖到青铜器,柯熙霖充当中介人。同年12月底,被告人柯熙霖将刘伟坚的弟弟刘伟欣和请来鉴别青铜器的陈伟棠带到程换生家。程换生和伍恒琪先拿出一件假青铜器,被陈伟棠当场识破。刘、陈意欲返回广州市,被柯熙霖劝阻。
    2005年1月2日左右,伍恒琪打电话给陈伟棠,称有古青铜器,但要先交付20万元定金给其“父亲”程换生。当天,刘伟欣和陈伟棠将20万元定金送到程换生家中交给程。随后,柯熙霖、伍恒琪、程换生三人将该20万元分掉,其中程换生、伍恒琪各分得3万元,柯熙霖得14万元。
    为继续骗局,柯熙霖从广州省珠海市买来一件提梁青铜壶赝品放在程换生家中,让程换生和伍恒琪交给刘伟欣,谎称另外还有5件打井挖出的青铜器。期间,伍恒琪又向刘伟欣索要10万元定金,并与柯熙霖各分得5万元。尔后,伍恒琪用数码相机拍摄了5件青铜器照片交给刘伟欣,因为通过数码照片陈伟棠难分真伪,而伍恒琪又不肯退30万元定金,后经刘伟坚同意,刘伟欣最后与伍恒琪谈定以210万元收购该六件古青铜器。
    2005年1月9日,伍恒琪与刘伟欣约定在都昌县鸣山乡九景公路边现货交易,伍恒琪将交易时间和地点告诉柯熙霖,刘伟欣等人却未将交易之事告诉柯熙霖,而此时柯熙霖对伍恒琪产生了怀疑,担心伍恒琪在骗到刘伟欣180万元后独吞。于是,柯熙霖当天纠集了被告人邵广梧、杨守源、王志斌及刘显亮、王其虎、汪爱庆、汪余勇(均在逃),租乘两辆汽车,并在都昌县王华东处借来一支单管猎枪。次日凌晨1时许,伍恒琪与刘伟欣、陈伟棠在都昌县鸣山乡陈家桥见面交易,并发生争吵。此时,杨守源朝天放了一枪以示威胁,接着柯熙霖指使邵广梧、杨守源等人将刘伟欣和陈伟棠二人和180万元现金及伍恒琪带来的青铜器(后还给伍恒琪)都强行带至九江市区。其间,被告人柯熙霖打电话给刘伟坚,表明由其出面去购买古青铜器,并提出需再加100万元。刘伟坚因考虑到180万元现金已被柯熙霖控制,只好答应柯熙霖的交易要求。
    同月15日,柯熙霖与邵广梧赶至广东省珠海市向澳门人周沛以45万元购买了五件青铜器带回九江市。随后,柯熙霖打电话叫刘伟欣来提货,并提出先汇10万元。同月19日,刘伟欣赶到九江市后与柯熙霖一起将六件青铜器托运到广州市刘伟坚收。同月20日,刘伟欣在收到该六件青铜器后认为是假货,于同月向九江市公安局报案。事后,被告人邵广梧、杨守源、王志斌等人分别分得赃款3万元不等,大部分赃款由被告人柯熙霖占有挥霍。后经九江市文物鉴定组鉴定,柯熙霖第一次到珠海购买的一件提梁青铜壶,系仿制商代提梁铜壶,确认为青铜器赝品。
    九江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柯熙霖和程换生伙同他人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以假冒古青铜器为诱饵,骗取他人钱财,其行为均构成诈骗罪,且数额巨大;被告人柯熙霖纠集被告人邵广梧、杨守源、王志斌等人强迫他人进行青铜器交易,情节严重,其行为均构成强迫交易罪。
    庭审过程中,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有关证据,控辩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因案情复杂,庭审持续了一天,法庭将择期对本案作出一审判决。
     
2018强迫交易罪数额标准相关视频 更多>>
  • 刑法泄露国家秘密罪怎么处罚
    2019-05-06 刑法 播放:6767
  • 如何报警才受理传销
    2019-03-27 刑法 播放:19671
  • 拘留审查的期限
    2019-03-26 刑法 播放:5164
2018强迫交易罪数额标准相关语音问答 更多>>
2018强迫交易罪数额标准相关专题
2018强迫交易罪数额标准相关问答专辑

15

15年的中国在线法律服务品牌

中国放心的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

82

覆盖82个法律专业领域

站内法律专业领域覆盖面广

1,000,000

每天为全国近100万互联网用户

提供各种类型法律知识查询服务

我是公众

有法律问题?直接发布咨询
(不限时间,律师在线,有问必答)

我是律师

400-801-5398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 8:00-21:00)

法律快车版权所有 2005-2020 粤ICP备10231287号-5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222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证)粤B2-20100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