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切换]
热门城市 ABCDE FGHJ KLMNP QRSTW XYZ
首页 法律咨询 专业律师 移动端

手机快车

1.浏览器输入

m.lawtime.cn即可访问

2.扫描二维码直接访问

手机百度扫一扫

关注“法律快车熊掌号”

随时随地获取生活

法律,热点常识

网站导航 律师加盟热线: 400-678-1488
您的位置:法律快车 > 法律知识 > 刑法 > 2018污染环境罪的立案标准
2018污染环境罪的立案标准

2018污染环境罪的立案标准

发布时间 :2018-07-10 14:17浏览量 : 956
污染环境罪是指违反防治环境污染的法律规定,造成环境污染,后果严重,依照法律应受到刑事处罚的行为。那2018污染环境罪的立案标准是什么?涉嫌下列情形之一,应予立案追诉:致使公私财产损失三十万元以上的; 致使基本农田、防护林地、特种用途林地五亩以上,其他农用地十亩以上,其它土地二十亩以上基本功能丧失或者遭受永久性破坏的; 致使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死亡五十立方米以上,或者幼树死亡二千五百株以上等。
  •   事件回顾:

      2015年5月18日,蠡县一家驴肉店的老板李某在饭店厨房内忙碌时,突然被一股气浪熏晕。人们将倒地的李某送往医院抢救,但仍不治身亡。后经法医鉴定,李某死于毒气中毒。

      污染环境罪怎么处罚

      依据我国《刑法》第338条的相关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或者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有害物质,严重污染环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严重污染环境的情形包括哪些

      依据《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以下情形应当认定为严重污染环境:

      (一)在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自然保护区核心区排放、倾倒、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的;

      (二)非法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三吨以上的;

      (三)非法排放含重金属、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等严重危害环境、损害人体健康的污染物超过国家污染物排放标准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根据法律授权制定的污染物排放标准三倍以上的;

      (四)私设暗管或者利用渗井、渗坑、裂隙、溶洞等排放、倾倒、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的;

      (五)两年内曾因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受过两次以上行政处罚,又实施前列行为的;

      (六)致使乡镇以上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取水中断十二小时以上的;

      (七)致使基本农田、防护林地、特种用途林地五亩以上,其他农用地十亩以上,其他土地二十亩以上基本功能丧失或者遭受永久性破坏的;

      (八)致使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死亡五十立方米以上,或者幼树死亡二千五百株以上的;

      (九)致使公私财产损失三十万元以上的;

      (十)致使疏散、转移群众五千人以上的;

      (十一)致使三十人以上中毒的;

      (十二)致使三人以上轻伤、轻度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一般功能障碍的;

      (十三)致使一人以上重伤、中度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严重功能障碍的;

      (十四)其他严重污染环境的情形。

      污染环境罪严重处罚的情形

      依据《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的规定,实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第三百三十九条规定的犯罪行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酌情从重处罚:

      (一)阻挠环境监督检查或者突发环境事件调查的;

      (二)闲置、拆除污染防治设施或者使污染防治设施不正常运行的;

      (三)在医院、学校、居民区等人口集中地区及其附近,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有害物质的;

      (四)在限期整改期间,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有害物质的。

      实施前款第一项规定的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的,以污染环境罪与妨害公务罪数罪并罚。

     
  •   江苏严查污染环境犯罪,2011年至2015年4月,江苏省扬州、泰州等地的6家企业将8300多吨废酸提供给犯罪嫌疑人张某处置、运输。张某和他人通过私设的暗管非法排放至盐城市大丰区、泰州兴化市等城市内河中。经鉴定,上述被排放的废酸均为危险废物,造成的环境污染损害费用合计达8000多万元。

      经指定管辖,日前,江苏东台市检察院以污染环境罪对犯罪嫌疑人张某等13人和涉案企业提起公诉。这是江苏省检察机关最近办理的一起污染环境犯罪案件。

      统计显示,近年来江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的污染环境犯罪案件数量大幅上升,2012年仅有2件,而2013年至2016年4月,共起诉228件612人,其间每年上升幅度都超过100%。“这和法律的修改完善有关,也与行政执法机关和司法机关加大打击力度、形成打击合力密不可分。”江苏省检察院公诉一处副处长吕梅说。

      据悉,2013年以来,江苏检察机关单独或联合其他司法机关、行政执法机关制定出台了办理保护环境案件的一系列意见,通过加强内部各职能部门的密切配合,形成了发挥批捕起诉职能打击破坏环境刑事犯罪、查办职务犯罪促进环境监管、办理民事行政申诉案件、支持公益诉讼、开展环境犯罪预防的执法体系;建立健全与其他司法机关、行政执法机关的环境执法联动等工作机制,形成了打击污染环境犯罪的合力。

      同时,检察机关还将健全环境保护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联动机制、推动生态环境案件专业化办理分别纳入年度检察改革重点任务,积极推动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工作。去年,江苏省检察院专门制定了行政执法向刑事司法移送环保案件线索的标准,使移送案件线索工作更规范、更具操作性。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月,江苏省检察院与省法院、省公安厅、省环保厅联合会签通知,对困扰办理污染环境犯罪案件的检测鉴定等有关事项进行了规范,全省信息共享平台建设进一步加快。目前,江苏省各级检察机关共建信息平台92家,形成了全省信息共享平台部署方案。

     
  •   一、环境刑事责任的概念

      环境刑事责任是指行为人故意或过失实施了严重危害环境的行为,并造成了人身伤亡或公私财产的严重损失,已经构成犯罪要承担刑事制裁的法律责任。

      二、环境刑事责任的构成要件

      破坏环境的犯罪构成要件,同一般犯罪构成没有实质上的区别,但也具有一定特点。

      1、犯罪主体

      根据环境保护法和刑法的规定,关于环境犯罪的主体,已打破了“个人刑罚观”,除了达到法定年龄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以外,还包括法人。

      2、犯罪客体

      破坏环境资源罪的犯罪客体,是侵害各种环境要素和自然资源从而侵犯财产所有权、人身权和环境权。环境犯罪的客体具有复合客体的特征。

      3、犯罪的客观方面

      犯罪的客观方面是指有污染和破坏环境及自然资源的行为及其社会危害性。环境犯罪造成的危害后果可能特别严重,往往会造成重大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未造成严重后果的环境违法行为通常是追究其行政责任。危害后果是否严重是区别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的重要依据。

      4、犯罪的主观方面

      犯罪的主观方面是指犯罪主体进行犯罪行为时的故意或过失的主观心理状态。一般而言,破坏环境和资源的行为多为故意,而污染环境的行为多为过失。因损害环境的行为可能产生极其严重的危害后果,在认定是否构成环境犯罪时,就不能仅仅看社会危害性一个方面,必须强调具备犯罪的故意或过失,这是区别罪与非罪的重要界限。

      三、环境刑事责任的形式

      环境刑事责任的形式同一般的刑事责任的形式没有区别,主要分为主刑和附加刑。

      1、主刑

      主刑的种类包括:管制、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

      2、附加型

      附加刑的种类包括:罚金、剥夺政治权利、没收财产。附加刑可以独立适用。

     
  •   最高检昨日(2015年6月16日)通报加强生态环境司法保护的有关情况,并发布典型案例。新闻发言人肖玮透露,2014年1月至2015年4月,共查办生态环境领域贪污贿赂犯罪案件489件581人,查办渎职犯罪1123件1582人。

      “通过办案我们发现,许多危害生态环境案件背后,都有相关执法监管人员不作为、乱作为甚至索贿受贿等问题。”肖玮表示,检察机关重点查办重大生态修复工程、防灾减灾体系建设、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环境监管、环境评价、污染治理、重大环境事故等环节的职务犯罪。

      今年,最高检决定继续开展为期两年的“破坏环境资源犯罪专项立案监督活动”,重点监督纠正有案不移、有案不立等问题,目前已挂牌督办第一批12起非法处置危险废物数量巨大、后果严重、犯罪情节恶劣的涉嫌污染环境犯罪案件。

      针对环境污染导致职业病的问题,民事行政检察厅副厅长吕洪涛表示,如果存在行政监管部门不作为或乱作为的情形,要追究相关负责人和监管人员的失职渎职责任。如果潜在的患病群体十分广泛而不确定,也可通过公益诉讼的方式,维护不特定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相关新闻

      最高检公布腾格里沙漠污染案侦办过程

      昨天(2015年6月16日)的发布会上,作为加强生态环境司法保护的典型案例,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侦办过程得到还原。

      腾格里沙漠位于内蒙古、宁夏和甘肃交界处,自去年9月以来,媒体相继曝光内蒙古阿拉善盟腾格里工业园部分企业、宁夏中卫明盛染化公司、宁夏中卫工业园区部分企业、甘肃武威市荣华工贸有限公司等企业通过私设暗管,将未经处理的污水排入沙漠腹地,对腾格里沙漠生态环境造成严重危害。

    [page]

      最高检新闻发言人肖玮介绍,案发后,最高检侦监厅、公诉厅和渎检厅分别将内蒙古阿拉善盟腾格里工业园部分企业污染环境案、宁夏中卫明盛染化公司污染环境案、宁夏中卫工业园区部分企业污染环境案、甘肃武威市荣华工贸有限公司污染环境案等4起案件列为重点挂牌督办案件。

      最高检联合公安部、环保部相关部门组成督办组,赶赴内蒙古阿拉善盟、宁夏中卫、甘肃武威三地,实地勘察、督导案件办理。经督办,宁夏检察机关追加起诉1人,公安机关对宁夏大漠药业有限公司、利安隆(中卫)新材料有限公司等7家单位以涉嫌污染环境罪立案侦查;内蒙古检察机关对新亚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渤亚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恒盛化工有限责任公司3家单位以涉嫌污染环境罪移送审查起诉。

      经查,部分化工企业存在违法排污行为,个别企业未按规范要求处置污泥等危险废物;部分环境监管人员对工业园区有关企业排污行为监管不力,放任企业私设暗管、偷排污水,致使非法排污问题未能得到及时有效解决,存在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和监管失职等问题。

      肖玮透露,截至目前,在宁夏明盛染化有限公司污染环境案和宁夏中卫工业园区污染环境案中,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法院对明盛染化有限公司判处罚金500万元,对廉兴中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两年,并处罚金5万元。

      在职务犯罪查处方面,宁夏检察机关依法对中卫市环保局环境监察支队原副支队长利俊成、中卫市环保局环评科负责人刘国芳分别以涉嫌玩忽职守罪、滥用职权罪立案侦查;甘肃检察机关依法对武威市凉州区环保局局长林兴述、凉州区环保局副局长兼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文武以涉嫌玩忽职守罪立案侦查。

     
  •   一、无实害结果也可入罪

      新的司法解释新增了污染环境罪的入罪标准。2011年5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八)》对1997年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规定的“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作了重要完善。其中一方面修改是降低了入罪门槛,将“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修改为“严重污染环境”。修改后,罪名由原来的“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相应调整为“污染环境罪”。据此,《解释》规定,“严重污染环境”不再以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的实害结果为必要。

      二、定罪量刑标准降低

      新的司法解释还降低了污染环境罪的定罪量刑标准。例如,2006年出台的司法解释规定“致使一人以上死亡、三人以上重伤、十人以上轻伤,或者一人以上重伤并且五人以上轻伤的”,才构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致使三人以上死亡”,才能认定为“后果特别严重”,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而根据新的司法解释规定,致使三十人以上中毒、三人以上轻伤或者一人以上重伤的,即构成污染环境罪;致使一人以上死亡的,即应当认定为“后果特别严重”。

      三、致使三人以上轻伤即涉环境监管失职罪

      新的司法解释还下调了其他环境污染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除污染环境罪外,环境污染犯罪还涉及非法处置进口的固体废物罪、擅自进口固体废物罪和环境监管失职罪等犯罪。对这些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解释》也作了适当下调,加大了打击力度。例如,2006年解释规定“致使一人以上死亡、三人以上重伤、十人以上轻伤,或者一人以上重伤并且五人以上轻伤的”,才认定为环境监管失职罪所要求的“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造成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入罪要件,而新解释则调整为“致使三人以上轻伤、轻度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一般功能障碍的”或者“致使一人以上重伤、中度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严重功能障碍的”,入罪门槛明显降低。

      注:两高明确污染环境罪“严重污染环境”的14项认定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孙军工介绍说,《解释》第一条列举了认定“严重污染环境”的十四项标准:

      (一)在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自然保护区核心区排放、倾倒、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的;

      (二)非法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三吨以上的;

      (三)非法排放含重金属、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等严重危害环境、损害人体健康的污染物超过国家污染物排放标准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根据法律授权制定的污染物排放标准三倍以上的;

      (四)私设暗管或者利用渗井、渗坑、裂隙、溶洞等排放、倾倒、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的;

      (五)两年内曾因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受过两次以上行政处罚,又实施前列行为的;

      (六)致使乡镇以上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取水中断十二小时以上的;

      (七)致使基本农田、防护林地、特种用途林地五亩以上,其他农用地十亩以上,其他土地二十亩以上基本功能丧失或者遭受永久性破坏的;

      (八)致使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死亡五十立方米以上,或者幼树死亡二千五百株以上的;

      (九)致使公私财产损失三十万元以上的;

      (十)致使疏散、转移群众五千人以上的;

      (十一)致使三十人以上中毒的;

      (十二)致使三人以上轻伤、轻度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一般功能障碍的;

      (十三)致使一人以上重伤、中度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严重功能障碍的;

      (十四)其他严重污染环境的情形。

     
  •   刑罚介入不够的重要原因就在于,目前我国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仅仅惩罚发生实质损害结果的实害犯,而对那些虽然污染了环境,但一时还没有出现实质损害结果或者实质损害结果一时难以认定的污染环境行为,《刑法》却束手无策。

      环境污染的潜在性使实质损害结果认定存在困难

      我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规定的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要求行为人污染环境要发生“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为必要条件,即只有在污染环境出现实质损害结果的前提下方才考虑构成本罪。

      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审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包括有实质损害结果发生的3类情形,因为要求有实质损害结果的发生,所以就必须要求排污人的排污行为与实质损害结果有因果关系,即是因排污人的排污行为引发或者产生了这个实质损害结果。

      但是,在许多污染环境案件中,对环境污染所造成的损害,现有科学技术和医学水平无法证明某种物质与某种损害之间的因果关系,人们虽然可以感受其身体的不适与损害是与周边的环境污染行为有关系,但在法律上不能认定排污人的排污行为与实质损害结果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刑法》对这种排污行为自然也无能为力。例如,日本在1945年前后就开始发现富山骨痛病的存在了,但当时的医疗科技水平无法确认这种病与三井矿山神岗工厂废液中所含的镉之间存在关系。

      在我国,自1997年《刑法》设立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至今10多年以来,还没有一件因排污造成人身伤亡后果的严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这并不是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发生因排污造成人身伤亡后果的事情,而是因情况复杂在法律上无法得到认定。

      虽然与排污行为对人身伤亡损害的认定相比,其对财产、农田、土地带来的损失认定较为容易,但事实上仍然是十分困难的。因为排污单位往往不止一家,排污数量以及时间等也都难以确定,而排污后也并不是立即发生损害结果,这就使得排污行为与实质损害结果有因果关系的认定变得异常困难,《刑法》对这样的排污行为也就无能无为力了。

      重大环境污染事件的危害性决定有必要处罚危险犯

      笔者之所以认为在重大环境污染事件中有必要处罚危险犯,基于以下几方面原因:

      首先,环境污染严重制约我国经济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以及对人民生命财产的严重威胁,要求我们对环境污染实行“零容忍”。试想,如果我们的生存空间都越来越危险和狭小,还奢谈什么“生存”,更遑论“发展”?

      其次,对环境污染的危险犯施以刑事处罚是发达国家的经验总结。如日本《公害处置法》第二条规定:“(故意犯)在工厂、或企业的生产活动中排出对人体有害的物质(包括在人体中蓄积后对人体有害的物质)足以对人的生命和身体产生危险者,处三年以下惩役或300万元以下罚金。”

      第三,在我国《刑法》第六章“危害公共卫生罪”一节中所规定的第三百三十条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罪,第三百三十二条违反国境卫生检疫规定罪,第三百三十四条违反非法采集、供应血液制品罪,都规定对危险犯给予处罚,这些犯罪也都是过失犯罪,其中第三百三十条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罪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是属于污染环境罪,只不过当时对于这一条污染环境罪的危害性认识得比较清楚。经过10多年来的实践和发展,我们同样也认识到排放其他污染物对污染环境的危险性,也自然应当以刑事制裁手段进行处罚和规制。

     
  •    第一条 实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规定的行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严重污染环境”:

      (一)在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自然保护区核心区排放、倾倒、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的;

      (二)非法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三吨以上的;

      (三)非法排放含重金属、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等严重危害环境、损害人体健康的污染物超过国家污染物排放标准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根据法律授权制定的污染物排放标准三倍以上的;

      (四)私设暗管或者利用渗井、渗坑、裂隙、溶洞等排放、倾倒、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的;

      (五)两年内曾因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受过两次以上行政处罚,又实施前列行为的;

      (六)致使乡镇以上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取水中断十二小时以上的;

      (七)致使基本农田、防护林地、特种用途林地五亩以上,其他农用地十亩以上,其他土地二十亩以上基本功能丧失或者遭受永久性破坏的;

      (八)致使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死亡五十立方米以上,或者幼树死亡二千五百株以上的;

      (九)致使公私财产损失三十万元以上的;

      (十)致使疏散、转移群众五千人以上的;

      (十一)致使三十人以上中毒的;

      (十二)致使三人以上轻伤、轻度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一般功能障碍的;

      (十三)致使一人以上重伤、中度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严重功能障碍的;

      (十四)其他严重污染环境的情形。

      第二条 实施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条、第四百零八条规定的行为,具有本解释第一条第六项至第十三项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严重危害人体健康”或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造成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

      第三条 实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第三百三十九条规定的行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后果特别严重”:

      (一)致使县级以上城区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取水中断十二个小时以上的;

      (二)致使基本农田、防护林地、特种用途林地十五亩以上,其他农用地三十亩以上,其他土地六十亩以上基本功能丧失或者遭受永久性破坏的;

      (三)致使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死亡一百五十立方米以上,或者幼树死亡七千五百株以上的;

      (四)致使公私财产损失一百万元以上的;

      (五)致使疏散、转移群众一万五千人以上的;

      (六)致使一百人以上中毒的;

      (七)致使十人以上轻伤、轻度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一般功能障碍的;

      (八)致使三人以上重伤、中度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严重功能障碍的;

      (九)致使一人以上重伤、中度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严重功能障碍,并致使五人以上轻伤、轻度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一般功能障碍的;

      (十)致使一人以上死亡或者重度残疾的;

      (十一)其他后果特别严重的情形。

      第四条 实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第三百三十九条规定的犯罪行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酌情从重处罚:

      (一)阻挠环境监督检查或者突发环境事件调查的;

      (二)闲置、拆除污染防治设施或者使污染防治设施不正常运行的;

      (三)在医院、学校、居民区等人口集中地区及其附近,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有害物质的;

      (四)在限期整改期间,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有害物质的。

      实施前款第一项规定的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的,以污染环境罪与妨害公务罪数罪并罚。

      第五条 实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第三百三十九条规定的犯罪行为,但及时采取措施,防止损失扩大、消除污染,积极赔偿损失的,可以酌情从宽处罚。

      第六条 单位犯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第三百三十九条规定之罪的,依照本解释规定的相应个人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定罪处罚,并对单位判处罚金。

      第七条 行为人明知他人无经营许可证或者超出经营许可范围,向其提供或者委托其收集、贮存、利用、处置危险废物,严重污染环境的,以污染环境罪的共同犯罪论处。

      第八条 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处置含有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的污染物,同时构成污染环境罪、非法处置进口的固体废物罪、投放危险物质罪等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犯罪定罪处罚。

      第九条 本解释所称“公私财产损失”,包括污染环境行为直接造成财产损毁、减少的实际价值,以及为防止污染扩大、消除污染而采取必要合理措施所产生的费用。

      第十条 下列物质应当认定为“有毒物质”:

      (一)危险废物,包括列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的废物,以及根据国家规定的危险废物鉴别标准和鉴别方法认定的具有危险特性的废物;

      (二)剧毒化学品、列入重点环境管理危险化学品名录的化学品,以及含有上述化学品的物质;

      (三)含有铅、汞、镉、铬等重金属的物质;

      (四)《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附件所列物质;

      (五)其他具有毒性,可能污染环境的物质。

      第十一条 对案件所涉的环境污染专门性问题难以确定的,由司法鉴定机构出具鉴定意见,或者由国务院环境保护部门指定的机构出具检验报告。

      县级以上环境保护部门及其所属监测机构出具的监测数据,经省级以上环境保护部门认可的,可以作为证据使用。

      第十二条 本解释发布实施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6〕4号)同时废止;之前发布的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与本解释不一致的,以本解释为准。

     
2018污染环境罪的立案标准相关视频 更多>>
  • 职务侵占一般不立案吗
    2019-01-21 刑法 播放:535
  • 诽谤罪立案标准
    2019-01-04 刑法 播放:919
  • 罚金不交会怎样
    2018-12-25 刑法 播放:881
2018污染环境罪的立案标准相关语音问答 更多>>
2018污染环境罪的立案标准相关专题
2018污染环境罪的立案标准相关问答专辑

15

15年的中国在线法律服务品牌

中国放心的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

82

覆盖82个法律专业领域

站内法律专业领域覆盖面广

1,000,000

每天为全国近100万互联网用户

提供各种类型法律知识查询服务

我是公众

有法律问题?直接发布咨询
(不限时间,律师在线,有问必答)

我是律师

400-678-1488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 8:00-21:00)

关于法律快车

法律快车版权所有 2005- 粤ICP备10231287号-5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222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证)粤B2-20100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