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咨询 专业律师 移动端
网站导航
律师加盟热线: 400-678-1488
全国 [切换]
您的位置:法律快车 > 法律知识 > 刑法 > 危险驾驶罪构成要件是什么
危险驾驶罪构成要件是什么

危险驾驶罪构成要件是什么

发布时间 :2018-07-10 10:35浏览量 : 387
对于在道路上追逐驾驶,或者醉酒驾驶的,情节恶劣的,即可能会被认定为危险驾驶罪,要负相应的刑事责任。那危险驾驶罪构成要件是什么?危险驾驶行为实际上是一种行为对某种法益存在一种潜在的威胁,是一种状态,并不需要一定有危害结果的产生。危险驾驶罪的主体是年满16周岁、精神正常的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而申领驾驶证的最低年龄为18周岁的身体符合要求的自然人。危险驾驶罪侵犯的法益是公共交通安全。
  •   一、危险驾驶罪一般处罚的规定

      1、主刑:判决处以最高6个月拘役;

      2、附加刑:处罚金1000-5000元,一般为2000元;

      3、行政处罚:吊销驾照,5年内不得重新获取驾照。如果是驾驶营运机动车辆,10年内不得重新获取驾照,终生不得驾驶营运车辆。

      二、危险驾驶罪从重处罚的情形

      1、有严重超员、超载或都超速驾驶,无驾驶资格驾驶机动车,使用伪造或者变造的机动车牌证等严重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行为的。

      2、在高速公路、城市快速路上驾驶的。

      3、造成交通事故且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或者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尚未构成其他犯罪的。

      4、驾驶载有乘客的营运机动车的。

      5、逃避公安机关依法检查,或者拒绝、阻碍公安机关依法检查尚未构成其他犯罪的。

      6、血液酒精含量达到200mg/100ml以上的。

      7、曾因酒后驾驶机动车受过行政处罚或者刑事追究的,以及其他可以从重处罚的情形。

      三、醉驾被抓后的处理流程

      一般流程是统一交给侦查大队的醉驾处置中心――验血、体检、做笔录――移送至侦查大队的预审中队――检察院――送至法院。

      我国刑法与交通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均对危险驾驶行为给予了处罚,其中刑法规定构成危险驾驶罪的判处拘役;交通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规定危险驾驶,吊销驾照5年内不得重新获取驾照。

      如果是驾驶营运机动车辆,10年内不得重新获取驾照,终生不得驾驶营运车辆。由此可见,我国对危险驾驶这种行为是严厉打击的。希望大家在驾驶车辆的过程中都能够遵纪守法。

     
  •   一、危险驾驶罪法律概念

      所谓危险驾驶罪,是指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行为。危险驾驶罪分为追逐竞驶与醉酒驾驶两个类型。

      二、构成危险驾驶罪的行为

      1、追逐竞驶

      一般来说,追逐竞驶,是指行为人在道路上高速、超速行驶,随意追逐、超越其他车辆,频繁、突然并线,近距离驶入其他车辆之前的危险驾驶行为。

      2、醉酒驾驶

      醉酒驾驶,是指在醉酒状态下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的行为。

      二、危险驾驶罪的刑法条文

      (一)《刑法修正案(八)》

      1、第二十二条规定,在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2、第二十二条、在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二)《刑法》

      1、第四十二条拘役的期限,为一个月以上六个月以下。

      2、第四十三条被判处拘役的犯罪分子,由公安机关就近执行。

      在执行期间,被判处拘役的犯罪分子每月可以回家一天至两天;参加劳动的,可以酌量发给报酬。

      3、第四十四条拘役的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   一、客体要件

      《刑法》修正案八将危险驾驶罪拟规定在“危害公共安全罪”一章,显然,此罪侵犯的客体为公共安全,即危险驾驶的行为危及到了公共安全,给公共安全带来了潜在的危险,即对不特定且多数人的生命、身体或者财产的危险。

      二、客观要件

      此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或者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且情节恶劣。因此构成此罪要求在客观行为方面,要同时满足四个方面的条件:

      1、行为条件

      醉酒驾驶机动车或者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这里法律条文采用列举的方式,仅将醉酒和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的行为入罪。

      2、空间条件

      醉酒驾驶机动车或者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要在道路上进行。

      “道路”与交通肇事罪中的“道路”范围相一致,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即凡是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都可以称之为道路。

      3、对象条件

      驾驶的是机动车,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包括大型汽车、小型汽车、专用汽车、特种车、有轨电车、无轨电车等机动车辆。

      需注意的是:由于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驾驶电动自行车为非机动车,因此醉后驾驶电动自行车或驾驶电动自行车追逐竞驶的行为不构成危险驾驶罪。

      4、情节条件

      情节恶劣,法律对于“情节恶劣”没有作具体的规定,但依照立法的本意,在闹市区、在高速公路上等醉驾或追逐竞驶,或车上载有多人等情形可以视为情节恶劣。

      法律快车温馨提醒:这里的情节恶劣不包括致人重伤或死亡的情形。因为危险驾驶罪只要有醉驾或追逐竞驶的行为即构成该罪,如果造成严重后果的,按照交通肇事罪或其他罪名处罚。

      三、主体要件

      犯罪主体为一般主体,凡已满十六周岁且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可以成为本罪主体。实践中主要是机动车驾驶员。

      四、主观要件

      危险驾驶罪的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即明知自己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或者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的行为危害到公共安全而希望或放任这种状态的发生。

     
  •   刑法修正案(八)新增了第133条之一,置于现行刑法第133条的交通肇事罪之后,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修正案新增的这一犯罪该如何确定罪名?现在的主流观点认为应该定“危险驾驶罪”,因为本罪规定的两种行为方式,其本质上的共同属性在于都属危险驾驶行为。

      但也有观点认为,这一新罪针对的是危险驾驶“机动车”的行为,此外的危险驾驶行为不在规范之列,所以罪名应该定为“危险驾驶机动车罪”。现在看来,这样的观点或有后来居上的苗头。应该承认,“危险驾驶罪”这一罪名“文雅且足够响亮”。但是其可能的问题在于名实不符,“危险驾驶罪”这一大帽子下面其实只管着“追逐竞驶”和“醉酒驾驶”两类行为,且不说这两类行为的入罪要件并不相同(前者要求“情节恶劣”),更重要的是,既然称为“危险驾驶罪”就要规定所有至少是主要的危险驾驶行为,而法条只是封闭式、限定性地列举了其中两种情形。自然,“危险驾驶”是将“追逐竞驶”和“醉酒驾驶”行为“合并同类项”之后的高度概括,但在我看来,罪名概括除了要反映犯罪的本质要素外,还应该尽量准确地揭示该罪的法网范围。

      如此来说,“危险驾驶罪”得分于对两类行为的共同本质的概括,但失分于对该罪法网界限的标定,是有遗憾的。相对而言,我赞成分开定罪名,即将该条所确定的罪名定为“追逐竞驶罪”和“醉酒驾驶罪”二罪的思路(戴玉忠教授持此种主张)。这样,就能准确地标示出中国刑法处罚的危险驾驶类犯罪的实际法网所及之处,而且根据一个刑法分则本条归纳出两个独立罪名也早有侮辱罪与诽谤罪(刑法第246条)以及窝藏罪与包庇罪(刑法第310条)等先例。

      分定罪名说可能面临着两种质疑。第一,若依此类推,所有刑法分则各本条都依据行为方式确定罪名的话,那刑法的罪名岂不要泛滥成灾?但我对这一质疑不以为然。那些刑法分则对行为方式明确列举之后又有概括式规定或者是分则条文已经列举了可能的主要行为方式的,完全可以采用抽象概括的罪名;而对于采用封闭式规定并且列举明显未尽的,则不应该径直拒绝分定罪名。至于罪名“泛滥”的问题,实在不足为虑。学者们完全不必为能脱口说出中国刑法中到底有多少个犯罪而自豪或者为不能做到这一点而羞愧,只要是法官们在具体的司法适用中,能够准确地“找法”定罪就足够了。

      对分定罪名说的第二点质疑更值得重视。即,如果按照分定罪名说,前一天追逐竞驶且情节恶劣而第二天又醉酒驾驶的,就构成了数罪,就需要并罚;而按照“危险驾驶罪”或者“危险驾驶机动车罪”,就无需并罚,只在一罪的范围内从重处罚即可。但是,既侮辱又诽谤的,或者既窝藏又包庇的,也都存在着同样的问题。数罪并罚不是洪水猛兽,而且,这两种危险驾驶类的行为如果按照一罪说则最多只能处6个月拘役,而按照两罪说则可因并罚而最多处1年的拘役,或许更能做到罪刑均衡。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

      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危险驾驶罪】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2013年12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一、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血液酒精含量达到80毫克/100毫升以上的,属于醉酒驾驶机动车,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一款的规定,以危险驾驶罪定罪处罚。

      前款规定的“道路”“机动车”,适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

      二、醉酒驾驶机动车,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一)造成交通事故且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或者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尚未构成其他犯罪的;

      (二)血液酒精含量达到200毫克/100毫升以上的;

      (三)在高速公路、城市快速路上驾驶的;

      (四)驾驶载有乘客的营运机动车的;

      (五)有严重超员、超载或者超速驾驶,无驾驶资格驾驶机动车,使用伪造或者变造的机动车牌证等严重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行为的;

      (六)逃避公安机关依法检查,或者拒绝、阻碍公安机关依法检查尚未构成其他犯罪的;

      (七)曾因酒后驾驶机动车受过行政处罚或者刑事追究的;

      三、醉酒驾驶机动车,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公安机关依法检查,又构成妨害公务罪等其他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危险驾驶罪相关知识介绍:

      认定危险驾驶罪的三个要点

      1、本罪是指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行为。

      2、本罪为危险犯,只要行为人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即构成本罪。

      3、危险驾驶行为同时构成交通肇事罪或者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等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不实行数罪并罚。

     
  •   【摘要】

      危险驾驶行为导致了层出不穷的重大交通事故,严重危及人民生命安全,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反响,2011年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刑法修正案(八)》增设了危险驾驶罪。但是,危险驾驶罪在立法设置与司法实践操作中的问题在刑法理论界和司法界均有较大争议,诸如立法考量、罪状设定、法定刑配置、量刑均衡等问题。本文试对这些问题进行微浅的探析,并寻求立法与实操中的解决办法。

      【关键词】

      危险驾驶罪 罪状设定 量刑均衡

      众所周知,近年来,我国汽车业发展迅猛,汽车保有量不断增长,而城市交通又面临严峻考验,各种重大交通事故随着醉酒驾驶、飙车等行为相继出现,如成都“孙伟铭醉驾案”、杭州“胡斌飙车案”等,一时间危险驾驶成为了社会舆论的众矢之的。在一片争论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在2011年5月1日生效,其第二十二条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笔者要说的是,这一立法设置的确是顺应了公众的民意要求,但却在刑事立法必要、构成要件、司法实务等中均有值得思考的问题。

      一、危险驾驶罪的设置是否必要

      首先,刑法并非是万能的,刑法作为整个法律体系中最为严格的防线有着最为严厉的刑罚,其制定和修改是极为严肃和慎重的。立法者应当遵循刑法谦抑性原则,并非社会一旦出现了问题就将其刑法化而去规制。本次对危险驾驶入罪的立法历程可以简单归纳为从个案的出现到民意的沸腾再到舆论升级最后产生立法动议。 酒后驾驶甚或是醉酒驾驶以及追逐竞驶等这些原来都是由行政或者民事等手段来调整的违法行为,刑法修正案(八)将其归为犯罪加以规制,这体现了刑事立法对社会民生问题的关注,反映了我国当前社会法治的新进程。但是,将作为最后一道法律体系防线的刑事干预拿来作为回应人民群众反响强烈的社会问题,我们不得不问:增设危险驾驶罪是立法机关的审慎立法修正还是社会公众舆论在立法?

      其次,笔者认为,危险驾驶行为由行政执法手段去调整是完全可以抑制的。遏制犯罪行为实施的原因不会是刑事处罚的严厉性,而应当是刑事处罚的不可避免性。正如贝卡里亚在两百多年前说的:“对于犯罪最强有力的约束不是刑罚的严酷性,而是刑罚的必定性”。 我们现实中屡出不穷的危险驾驶行为正是因为行为人对责任部门在行政执法过程中的执法警力不足、查处力度不强、处罚力度不重、执法存在腐败等因素的认识而存在侥幸心理所滋生,使得行政处罚成为了个别现象。同时在于“对醉酒驾驶行为的行政处罚及威慑力,其实并没有得到完全、充分的发挥。” 可以看到,只有在其他社会调整手段不充分时,或者过于强烈,有用刑罚予以替代的必要时,才可以动用刑法。 例如,南京张明宝在案发前有多达80余次的违章,却毫无重点布控。如能加强执法的强度和力度,做到“违法必究”,充分发挥现有行政法规的功能,笔者认为行政处罚是可以承担有效控制危险驾驶行为这一社会重任的。再则,因为危险驾驶罪最高法定刑为拘役,使得案件从刑拘到起诉再到审判的期限必须强行缩短,增加了取证难度,降低了对证据的审查力度,司法成本显著提升。

      所以,笔者并不赞同对危险驾驶行为入刑立法,应当体现对立法的理性,遏制立法的膨胀。但是鉴于目前危险驾驶入罪已为事实,我们作为司法工作人员则有必要探析其存在问题并加以完善。

      二、危险驾驶罪在罪状设定上的问题

      (一)危险驾驶行为的范围界定偏于狭窄

      根据《刑法修正案(八)》的解释:危险驾驶罪是指在公路上追逐竞驶,情节恶劣或是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行为。这样的界定过于狭窄,笔者认为既然已经入刑则应充分考虑其理应责难的行为对象,否则难以达到立法初衷。危险驾驶行为通常有两种情况:一是驾驶行为的高度危险,包括严重超速行驶、无证驾驶或者明知车辆不符合安全要求仍然驾驶等;二是驾驶状态的高度危险,如饮酒、服用毒品、麻醉剂、疲劳驾驶等情形。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可以概括为:(1)无证驾驶;(2)醉酒驾驶;(3)无视交通信号驾驶;(4)“毒驾”;(5)飙车。 笔者认为,对于吸食毒品后的危险驾驶行为(简称“毒驾”)应当纳入刑法责难范围。世界各国各地区危险驾驶的刑事立法例对此通常亦有规定。例如:《西班牙刑法典》第4章“违反交通安全罪”第379条规定:服用毒品、麻醉品、精神药品及酒精性饮料后,驾驶机动车辆的,处8至12个月周末监禁,或者处3至8个月罚金,并吊销驾驶执照1年以上至4年。美国《模范刑法典》第205条之5规定了公然醉酒罪:“行为人以治疗之外的目的摄取酒精、麻醉品或者其他药物,致使在公共场所内的自己、他人或财产受到明显的影响或者干扰附近的他人的,构成犯罪。” 事实上,“毒驾”引发的交通事故及造成的巨大损失日益增多,只是所造成的社会影响并没有公之于众人视野。如2010年5月26日,杭州市发生的一起驾驶人员吸毒致幻,导致车辆失控撞飞4个摊位,撞伤17人;5月30日,扬州一男子吸食冰毒驾车外车,造成2死5伤的重大交通事故等。

      笔者建议通过司法解释将上述结合我国实际情况的5种危险驾驶行为全部纳入调整,予以进一步完善,这样不仅可以弥补法律的漏洞,而且利于实现实质正义。

      (二)醉酒驾驶中“醉酒”的界定

      醉酒驾驶,是指在醉酒状态下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的行为。目前界定行为人是否达到醉酒驾驶状态的权威判断标准是根据国家质检总局发布的《车辆驾驶人员血液、呼吸酒精含量阈值与检验》规定,车辆驾驶人员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在大于20mg/100ml小于80mg/100ml的属于酒后驾驶,大于或者等于80mg/100ml的属于醉酒驾驶。但是如何具体运用这一标准,学者间存有不同观点。一种观点坚持执行单一的量化标准,认为从法律上讲,“醉驾”其本质还是“酒后驾车”,按照法律或者有关规定来认定行为人是否达到了一定的饮酒量以及行为人的血液里的酒精含量,与人的意识清晰程度、控制能力无必然关系。 而另一种观点是执行复合的量化标准与行为标准。认为虽然酒精对机体神经的麻痹有必然的客观影响,但是每个人对酒精的反应不一致,对酒精的耐受程度也有较大差异,必须考虑不同行为人对酒精的耐受程度的差异,对于“醉酒”的界定还应当出台更为完善的检验措施。[page]

      笔者赞同第二种看法,应当看到每个人对于酒精的耐受程度是不同的,我们不能因为执着的为了维护刑法的一般正义即采用单一的血检结果为依据而失去个案的公平,这也不有悖立法本意,不符合千差万别的案情,我们可以将呼气检测、现场录音、讯问笔录、证人证言、实验录像(如走直线)等作为定罪量刑的考察因素。当然,如果被检测者在检测现场恶意逃避血检,笔者认为可以依据现场呼气检测结论直接作为定罪依据,并酌情从重处罚。

      三、在法定刑的配置上存在缺陷

      《刑法修正案(八)》中关于危险驾驶罪的法定刑方面存在缺陷:一是危险驾驶罪只规定了基本犯,对于危险驾驶造成危害后果的没有涉及。二是在法条中仅仅规定了“处拘役,并处罚金”,最高法定刑仅为拘役明显过轻,笔者虽认为加强行政或民事规制力度足已遏制,但既然将其纳入了刑法之中,就应当坚决的给予与一般违法行为明显区别的刑罚力度,以起到惩罚震慑作用。一方面,一至六个月的拘役不能与危险驾驶所带来的巨大社会危险性相适应;另一方面,危险驾驶罪主刑最高拘役六个月是《刑法》中自然人犯罪唯一一法定刑没有达到徒刑以上刑罚的罪名,与他罪在衔接上会导致在司法实践中法院量刑尺度上的狭隘带来不同罪在罪责刑上的不均衡,同时也会导致其他司法机关在匆忙取证、提审中的纰漏。

      进而言之,“拘役,并处罚金”这一法定刑配置并不能实现危险驾驶罪与其他近似犯罪在法定刑配置上的衔接。如交通肇事罪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交通肇事罪的基本法定刑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基本法定刑则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在危险驾驶罪的场合,完全可能出现接近于交通肇事罪构成要求的严重实害结果,而行为人对这一实害结果也未必都是基于过失。在此情况下,危险驾驶罪的法定最高刑却仅相当于交通肇事罪的法定最低刑,所以两罪在法定刑的轻重上明显处于失衡状态。而危险驾驶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基本犯相比,其主要差别就在于两罪所要求的行为的危险程度不同,也就是说,随着危险驾驶行为危险程度的上升,其完全可以转化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但是,两罪在法定刑的配置上却并未体现出这种应有的衔接,而是处于一种明显的轻重失衡状态。同时,对于罚金的执行鉴于不同被告人的经济能力常常会落空,处于空判的尴尬境地。

      因此,笔者建议,改成:危险驾驶的“处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增加“2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刑罚配置,主要是为了保证在对情节特别恶劣或严重的危险驾驶罪的刑罚适用上能够有效满足罪刑均衡的要求,同时也有利于实现危险驾驶罪与相近犯罪在法定刑轻重上的横向协调。增加“单处罚金”的刑罚配置,主要是为了发挥罚金刑在惩处较轻危险驾驶罪方面的功能,并相应地满足罪刑均衡的要求。同时,单独适用罚金刑,还可以进一步地避免短期监禁刑的弊端,并缓解监禁压力。

      四、危险驾驶罪的量刑均衡问题

      危险驾驶罪自入罪以来,各地的量刑可谓是“遍地开花”,轻重不一,大部分司法机关采取的是以酒精的测量值为单一标准,但司法机关之间所采取的基准值又有不同,所以经常导致相同的酒精测量值在各地司法机关甚至是同一司法机关所获刑期不同,有的相差甚远,这显然有违公平,不符合我国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也不利于有效的打击和预防犯罪,更不利于促进行为人积极悔过。

      据笔者观察,各地法院在危险驾驶罪的判处刑期上大部分集中在一个月到三个半月之间,很少有适用缓刑或者是免于刑事处罚的判例,目前还没有检察机关因情节轻微直接不予起诉的。笔者认为,在本就很狭窄的一至六个月量刑空间里若不拉开层次量刑无法体现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无法体现案情的千差万别,不利于社会和谐。在目前没有增设有期徒刑的状况下,我们可以通过适用缓刑、免于刑事处罚等拉大下限以扩大量刑范围,得以充分体现不同量刑因素产生的量刑结果。

      而在一般情况下,量刑不均衡主要表现在对量刑的静态理解与机械执行。动态均衡的理念揭示了一种实用的实现量刑均衡的方法,它是逻辑推演与经验排序的结合,是稳定性与变易性的契合,是自在正义与动态实存的辩证统一。

      我们应当综合考虑是否存在自首、累犯、犯罪的结果情节、危险驾驶的场所、驾驶的车辆种类等因素出台司法解释,对危险驾驶罪的定罪、量刑有相对客观、准确、可操作的标准。针对动态均衡的量刑,承办法官应当先行适用总则性的量刑情节对基准刑进行调节,再用其他量刑情节进行调节,个中原因是总则性的量刑情节属于罪中量刑情节,解决违法性大小问题。同时,案件承办法官可以将量刑的整个思维过程、考虑因素、偏离尺度及其原因详细地进行列表,以便进行内部审查和外部监督。

      有学者建议,在量刑时,可以根据行为人的不同情况,可以酌情予以减轻、从轻或从重、加重处罚,如(1)对于驾驶营运机车的驾驶员醉酒驾车导致犯罪的;(2)行为人曾经因为酒后驾驶而受到两次以上行政处罚;(3)行为人经检测后血液酒精含量达到醉酒标准三倍以上、或者以其他方法能明显认定其驾驶时处于深度醉酒状态的;(4)行为人经他人劝说无效,仍执意醉酒驾驶等情况应该从重处罚;而对于对于初次危险驾驶的犯罪分子和在危险驾驶案件发生后,肇事者主动赔偿,真诚悔罪,取得被害人的谅解,这些情节对于缓解被害人痛苦、减少被害人损失、预防犯罪都具有重要意义,应当从宽处理,这也是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需要。

      五、结语

      在法治社会显著进步的今天,对于危险驾驶罪的制定,有学者认为这是对风险社会的应有反映,罪责刑观已不能充分应对现代社会的危险,只有风险刑法才能有效应对之。也有学者认为对于危险驾驶行为在刑法上应予以否定性评价,法治社会应该是人本社会,将其入罪有滥用刑法的嫌疑,不符合罪刑法定原则和刑法的谦抑性要求。

      笔者的观点已如前陈述,赞同后者,但我们作为司法工作者应当有责任去认真实践入律的危险驾驶罪,进一步探析危险驾驶罪的诸多问题。笔者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出台司法解释,来进一步厘清危险驾驶的行为范围、情节认定、特殊情况等等,有科学、合理、统一的量刑规则,做到量刑动态均衡。这也是我国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应有之意。

     
  •   【相关法条】

      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 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知识要点】

      刑法修正案八增加了第133条之一,即危险驾驶罪。 法律||教育网

      危险驾驶罪,是指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行为。

      危险驾驶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例如,如果危险驾驶行为发生交通事故的,成立危险驾驶罪与交通肇事罪的想象竞合犯,择一重罪处罚。

     
危险驾驶罪构成要件是什么相关视频 更多>>
  • 卖假药50万判几年
    2019-06-27 刑法 播放:2071
  • 男方家暴被女方刺死女方会判吗
    2019-05-30 刑法 播放:8584
  • 运输冻肉是什么罪
    2019-05-10 刑法 播放:3229
危险驾驶罪构成要件是什么相关语音问答 更多>>
危险驾驶罪构成要件是什么相关专题
危险驾驶罪构成要件是什么相关问答专辑

15

15年的中国在线法律服务品牌

中国放心的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

82

覆盖82个法律专业领域

站内法律专业领域覆盖面广

1,000,000

每天为全国近100万互联网用户

提供各种类型法律知识查询服务

我是公众

有法律问题?直接发布咨询
(不限时间,律师在线,有问必答)

我是律师

400-678-1488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 8:00-21:00)

关于法律快车

法律快车版权所有 2005-2019 粤ICP备10231287号-5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222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证)粤B2-20100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