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咨询 专业律师 移动端
网站导航
律师加盟热线: 400-678-1488
全国 [切换]
您的位置:法律快车 > 法律知识 > 刑法 > 2018扰乱社会秩序罪量刑标准
2018扰乱社会秩序罪量刑标准

2018扰乱社会秩序罪量刑标准

发布时间 :2018-07-09 08:51浏览量 : 1484
扰乱社会秩序罪是指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那2018扰乱社会秩序罪量刑标准是怎样的?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是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

      依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条规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1、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与破坏生产经营罪的界限。两者的主要区别是:

      (1)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要求首要分子组织、纠集三人以上进行扰乱活动,一人或两人的扰乱活动,不能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则不要求多人,一人就构成此罪。

      (2)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行为人的意图是想通过聚众扰乱,迫使机关、企业等满足其无理要求,侵害的客体是社会管理秩序,具体则是机关、企业、人民团体等单位的工作、生产及科研秩序。而破坏生产经营罪则是行为人出于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实施破坏机器设备等破坏生产经营的行为,侵害的客体是生产经营的正常活动动。

      (3)扰乱社会秩序罪要求情节严重,并且造成严重后果,破坏生产经营罪则并不要求情节严重。

      (4)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虽然可能会存在正常的生产活动被破坏的情形,但这与破坏生产经营罪不一样,在破坏生产经营罪中,破坏正常的生产活动是行为人追求的直接目的,而在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中,则由于行为人聚众扰乱,客观上造成了企业无法生产的结果,二者有着本质的不同。

      2、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与妨害公务罪的界限。两者的主要区别是:

      (1)侵犯的对象不同,前者侵犯的对象是国家机关、公司、企业、事业和人民团体;而后者针对的是正在执行公务的特定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2)犯罪主体情况不同。前者的主体是聚众进行,而后者的主体可以是聚众,也可以是几个人或单个人;

      (3) 前者可以是暴力性扰乱,也可以是非暴力性扰乱;后者除了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外,均已使用暴力、威胁的方法。

     
  •   一、扰乱社会秩序案

      扰乱社会秩序,严重影响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正常进行的;聚众扰乱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聚众堵塞交通或者破坏交通秩序,以暴力抗拒、阻碍国家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情节严重的。

      扰乱社会秩序,情节和后果特别严重的,立为重大案件。

      二、强迫妇女卖淫案

      以暴力、胁迫、恐吓等手段强迫妇女卖淫的。

      强迫未满十四岁幼女卖淫的;强迫精神病患者及痴呆妇女卖淫的;以暴力或其他手段摧残妇女身体强迫其卖淫的;明知妇女有性病而强迫其卖淫的;强迫两名以上妇女卖淫的;强迫妇女卖淫有其他严重情节的,立为重大案件。

      强迫十名以上妇女卖淫的,摧残被强迫卖淫妇女,造成重伤、死亡或身体残疾的;以团伙或集团形式强迫妇女卖淫的;强迫妇女卖淫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立为特大案件。

      三、引诱、容留妇女卖淫案

      以牟利为目的,引诱、容留妇女卖淫的。

      引诱、容留三名以上妇女卖淫的;引诱、容留患性病妇女卖淫的;引诱、容留不满十四岁幼女及精神病患者、痴呆妇女卖淫的;勾结境外黑社会组织或集团引诱、容留妇女卖淫的;引诱、容留妇女卖淫有其他严重情节的,立为重大案件。

      引诱、容留妇女卖淫,情节特别严重的,立为特大案件。

      四、利用迷信骗财害人案

      利用迷信手段,一次骗取他人钱财、物品(折款)二百元以上,或猥亵妇女,致人伤残的。

      利用迷信手段,一次骗取他人钱财、物品(折款)一千元以上;或当众猥亵妇女,造成恶劣影响的;造成他人重伤、死亡的;或有其他严重情节的,立为重大案件。

      利用迷信手段,一次骗取他人钱财、物品(折款)万元以上的;致使三人以上伤亡的;其他情节特别恶劣或后果特别严重的,立为特大案件。

      五、走私制作贩卖传播淫秽物品案[page]

      以牟利为目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的;为他人提供书号,出版淫秽书刊的;组织播放淫秽的电影、录像带等音像制品的;向不满十八岁的未成年人传播淫秽物品的;利用淫秽物品传授犯罪方法的;在社会上传播淫秽物品情节严重的。

      以牟利或者传播为目的,走私淫秽物品的;组织播放自己制作、复制的淫秽电影、录像带等章像制品的;组织播放淫秽的电影、录像带等音像制品情节严重的;利用淫秽物品传授犯罪方法情节严重的;以牟利为目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情节严重的;结伙或组织集团走私、制作、复制、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的;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走私、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的;管理录像、照像、复印等设备的人员,利用所管理的设备制作、复制、传播淫秽物品的;成年人教唆不满十八岁的未成年人走私、制作、复制、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的,立为重大案件。

      以牟利或者传播为目的,走私淫秽物品情节严重的;结伙或组织集团走私、制作、复制、贩卖、传播淫秽物品情节严重的;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走私、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情节严重的;管理录像、照像、复印等设备的人员,利用所管理的设备,制作、复制、传播淫秽物品情节严重的;成年人教唆不满十八岁的未成年人走私、制作、复制、贩卖、传播淫秽物品情节严重的;利用淫秽物品传授犯罪方法,情节特别严重的;以牟利为目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情节特别严重的,立为特大案件。

      六、赌博案

      以牟利为目的,聚众赌博的;或一次赌博赌资在一千元以上的。

      上述各种中所说的“以上”,都连本数在内。

     
  •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是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

      一、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构成

      1、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主体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即符合刑法规定犯罪一般主体条件的任何自然人。在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中只指两种人,一种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首要分子,另一种是其他积极参加分子。所谓首要分子,是指在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犯罪活动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所谓积极参加分子,是指在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犯罪活动中,虽非首要分子,但积极参与犯罪活动,行动特别卖力、情节比较严重的犯罪分子。

      2、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客体

      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秩序。广而言之,任何犯罪都是对社会秩序的侵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规定的扰乱社会秩序,是从狭义上讲的,有其特定的含义。根据刑法第290条的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危害在于“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作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客体的社会秩序的特定含义是指国家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的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秩序。侵犯的对象不是党政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3、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主观方面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在主观方面是故意。行为人往往是意图通过扰乱活动给有关单位和领导施加压力,以实现自己的无理要求,或者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

      4、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客观方面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都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所指的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须具备聚众形式。“聚众”,众人数刑法条文上没有明确规定。学理上一般认为,三人以上为众。一人闹事引起多人围观的,不应视为聚众。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是指在首要分子的煽动、策划下,纠集多人共同扰乱党政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的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秩序,如聚众侵入、占领党政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的工作场所,封闭其出入通道,进行纠缠、哄闹、辱骂等。行为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手段是多种多样的。

      所谓“情节严重”,尚无司法解释,一般学理意见认为,情节是否严重,应综合其纠集人数的多少、扰乱的对象、扰乱的程度、扰乱持续的时间、扰乱的范围以及扰乱的动机目的等多方面来分析。据此,“情节严重”,主要是指扰乱的时间长,纠集的人数多,扰乱重要的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秩序,造成的影响恶劣等。所谓“无法进行”,指由其扰乱致使上述各项工作未能按期开展、开始或致使已经开展、开始的工作被迫非正常地中止、停业。

      何谓“造成严重损失”,迄今为止,尚无有权立法或司法解释。从学理上看,由于生产、营业、教学、科研工作及其他一般工作,在工作方式、性质上的差异性很大,“严重损失”的表现形式也就相应各异。因而所谓“严重损失”,从总体上看,其固然应为可借助一定计量手段衡定其损失大小额度的有形损失;但实践中也不排除难以量定的无形损失,例如对新闻单位、教学单位的冲击,导致其工作、教学不能进行或中止者,其损失几何,就很难定量分析。因而,一般以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相结合的手段来衡定人的行为所导致的损失大小。据此,“严重损失”,主要是指公私财物或者经济建设、教学科研等受到严重的损失和破坏等。

      “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都无法进行”和“造成严重损失”三者都是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要件,必须同时具备、缺一不可。

      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立案标准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造成严重损失,情节严重的,应当立案。

      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刑罚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   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条规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是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

      一、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立案标准

      1、行为人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是构成本罪的关键。此处必须同时符合两点:其一,要有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即干扰和破坏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或人民团体正常的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秩序;其二,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必须是以聚众的方式实施的,即纠集三人以上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扰乱。至于扰乱过程中是否使用暴力,不影响本罪的成立。

      2、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必须是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方能构成本罪。情节严重,实践中一般可从扰乱时间的长短、聚众人数多少、扰乱的对象的性质和侵害后果是否严重等予以认定。

      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构成

      1、犯罪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但并非一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人都能构成本罪,构成本罪的只能是扰乱社会秩序的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者。

      所谓首要分子,即在扰乱社会秩序犯罪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

      所谓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首要分子以外的在犯罪活动中起主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对于一般参加者,只能追究其行政责任,不能成为本罪主体。

      2、犯罪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只能是故意构成。行为人往往企图通过这种扰乱活动,制造事端,给机关、单位与团体施加压力,以实现自己的某种无理要求或者借机发泄不满情绪。由于本罪是聚众性犯罪,因而进行扰乱活动必须基于众多行为人的共同故意。这种共同故意并不要求行为人之间的故意联系十分紧密,只要行为人明确自己以及他人是在实施扰乱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与人民团体的工作秩序的行为即可,并不要求各行为人的犯罪目的或犯罪动机完全一样。

      从扰乱后果看,如果给机关、团体、单位的工作带来严重后果,造成恶劣影响,则为情节严重。从手段看,暴力性手段比非暴力性手段情节严重。

      3、犯罪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秩序。这里所说的社会秩序不是广义的一般的社会秩序,而是指特定范围内的社会秩序,具体是指国家机关与人民团体的工作秩序,企业单位的生产与营业秩序,事业单位的教学与科研秩序。侵犯的对象是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

      4、犯罪客观要件

      本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以聚众的方式扰乱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正常活动,致使其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

      所谓聚众是指纠集多人实施犯罪行为,一般应当是纠集3人以上,有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首要分子,有积极实施犯罪活动,行动特别卖力,情节比较严重的积极参加者,在犯罪分子实施犯罪过程中,有时还会有受蒙蔽的群众,被威胁的一般违法者、围观者、起哄者,纠集3人以上是指包括聚首和积极参加者在内3人以上。如果是一人或二人闹事引得众人围观起哄的,不构成本罪。聚首聚集众人的手段多种多样,可以是煽动、收买、挑拨、教唆等等,聚首可以是躲在幕后唆使、策划而不亲自实施具体扰乱行为的人。

      行为人扰乱礼会秩序的手段主要有:聚众冲击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所在地;在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门前、院内大肆喧嚣吵闹;封锁大门、通道,阻止工作人员进入;围攻、辱骂、殴打工作人员;毁坏财物、设备;强占工作、营业、生产等场所;强行切断电源、水源等等。行为人在实施本罪中,殴打工作人员,毁损公私财物构成犯罪的,应实行数罪并罚。   只要行为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情节严重,致使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就构成本罪。

      根据本条第1款的规定,情节严重是构成本罪的要件之一。 [page]

      所谓情节严重是指由于行为人的聚众扰乱行为,致使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正常活动无法进行,并造成严重损失。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与造成严重损失二者必须同时具备,前者是行为人实施扰乱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的直接表现,后者是社会危害性的实际所在。虽然行为人的行为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但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不以犯罪论处,由公安机关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有关规定处理。所谓严重损失是指有形的物质和无形的智力成果、社会利益和政治利益等诸多方面的严重损失。物质损失包括因犯罪行为而停产、停业等造成的既有财产损害和可得利益损失,可得利益应以具备充分成就条件,若非犯罪行为干扰就可顺利实现的利益为限,物质损失的严重程度以造成损失的数额为标准。无形的智力成果、社会利益、政治利益损失是指犯罪行为致使以社会利益、政治利益为宗旨的社会组织及其他不直接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社会组织如各政党、工会、妇联和学校、科研机构等无法工作而造成的无法精确计算的损失,对于这类损失是否严重一般可从扰乱行为的手段、持续时间的长短、因无法工作直接延误的工作事项的重要程度、损失是否可以弥补等方面把握。一般来说,扰乱社会秩序的手段情节严重;致使有关单位工作瘫痪时间较长;因扰乱而延误的工作事项关乎重要的社会利益或政治利益的,可视为情节严重。加聚集人数特别众多,围攻、殴打工作人员多人,毁损一定财物的;占据办公场所,封锁通道等持续相当长时间,拒不退出,致他有关单位长期工作瘫痪的;由于扰乱行为,致使教学计划无法完成,影响多人学业;致使重大科研项目无法继续或者造成重大损失的;致使政党、人民团体大的会议(如党代会、青代会等)无法如期举行或中止;打乱其他关乎重大社会利益的事项的部署的(如致使防疫计划无法实施的)等等。曲于行为人的扰乱行为,致使有关单位无法正常开展工作给第三人利益造成严重损害的;虽然该损害结果并非行为人直接造成,但属于行为扰乱社会秩序给社会利益造成的损失,也应作为衡量行为人行为是否情节严重的根据之一。如出于行为人聚众扰乱医疗单位工作秩序,致使危重病人不能得到及时救治而死亡或残疾的,虽然行为人的行为与危害病人的死亡或残疾不具有直接因果关系,但行为人的行为与医疗单位无法开展工作具有直接因果关系,因此,行为人的行为与危重病人的死亡或残疾具有间接因果关系应当将之作为行为人行为的危害结果。

      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认定

      (一)本罪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界限

      两者在表现形式上可能是相同的,都是扰乱了国家机关、团体、事业单位的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两者的主要区别是情节是否严重,是否使国家和社会遭受严重损失。如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是一般违反治安管理行为,应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由于领导上的官僚主义,对涉及群众利益的事处理不当或者工作上的缺点失误,以致引起群众闹事、闹学潮或罢工等,要进行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要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加以区别,对于借学潮、罢工之机,故意歪曲党的方针政策,煽动群众,提出无理要求,破坏社会正常秩序,符合本条规定的,则构成本罪。

      (二)本罪同妨害公务罪的界限

      (1)前者侵害的对象是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后者侵害的对象是特定的国家工作人员。

      (2)前者是聚众进行;后者可以是单个人进行。

      (3)前者不限于采用暴力、威胁的方法;后者采用暴力、威胁的方法。

      (三)本罪与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的界限

      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行为原本属于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的一种,本法鉴于国家机关正常活动对于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性,将其单独规定为一罪。两罪的犯罪客体不同。本罪客体是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正常活动秩序。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的客体是国家机关的正常活动;两罪的犯罪对象不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犯罪对象仅限于各级各类国家机关,本罪的犯罪对象是国家机关以外的其他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

      (四)本罪与聚众扰乱公共场所、交通秩序罪的界限 [page]

      本罪与聚众扰乱公共场所、交通秩序两罪的主体、客观方面均十分相似,主要区别在于聚众扰乱公共场所、交通秩序两罪发生在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等公共场所,破坏的是公共场所的秩序;本罪发生在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所在地,破坏的是这些单位的工作、生产、教学、科研秩序。上述两罪行为人必须同时具有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情节严重的情节,本罪毋须具有,实践中往往由于有些企事业单化社会团体所在地本身处于或靠近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公园等公共场所,所以行为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时会造成公共场所秩序遭到破坏、交通秩序遭到破坏的后果;也可能在行为人聚众实施上述两罪时导致这些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无法工作,造成严重损失。实践中可以从犯罪目的着手加以区别。一般来说,本罪行为人目的是直接针对特定的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而上述两罪行为人并不以扰乱特定单位工作秩序为目的,对于前一种情形应以本罪论处,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混乱的后果应作为衡量情节是否严重的因索之一。对于后一种情形,如果行为人主观上构成间接故意、客观上造成严重损失的,应按吸收犯处理,以本罪论处;如果行为人对致使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无法工作,造成严重损失,主观上属于过失的,不构成本罪,但应将这一危害后果作为量刑时的考虑因索。

     
  •   如何认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一)本罪与一般扰乱社会秩序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界限

      两者在表现形式上可能是相同的,都是扰乱了国家机关、团体、事业单位的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两者的主要区别是情节是否严重,是否使国家和社会遭受严重损失。如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是一般违反治安管理行为,应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由于领导上的官僚主义,对涉及群众利益的事处理不当或者工作上的缺点失误,以致引起群众闹事、闹学潮或罢工等,要进行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要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加以区别,对于借学潮、罢工之机,故意歪曲党的方针政策,煽动群众,提出无理要求,破坏社会正常秩序,符合本条规定的,则构成本罪。

      (二)本罪同妨害公务罪的界限

      (1)前者侵害的对象是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后者侵害的对象是特定的国家工作人员。

      (2)前者是聚众进行;后者可以是单个人进行。

      (3)前者不限于采用暴力、威胁的方法;后者采用暴力、威胁的方法。

      (三)本罪与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的界限

      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行为原本属于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的一种,本法鉴于国家机关正常活动对于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性,将其单独规定为一罪。两罪的犯罪客体不同。本罪客体是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正常活动秩序。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的客体是国家机关的正常活动;两罪的犯罪对象不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犯罪对象仅限于各级各类国家机关,本罪的犯罪对象是国家机关以外的其他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

      (四)本罪与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罪的界限

      本罪与上述两罪的主体、客观方面均十分相似,主要区别在于上述两罪发生在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等公共场所,破坏的是公共场所的秩序;本罪发生在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所在地,破坏的是这些单位的工作、生产、教学、科研秩序。上述两罪行为人必须同时具有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情节严重的情节,本罪毋须具有,实践中往往由于有些企事业单化社会团体所在地本身处于或靠近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公园等公共场所,所以行为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时会造成公共场所秩序遭到破坏、交通秩序遭到破坏的后果;也可能在行为人聚众实施上述两罪时导致这些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无法工作,造成严重损失。实践中可以从犯罪目的着手加以区别。一般来说,本罪行为人目的是直接针对特定的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而上述两罪行为人并不以扰乱特定单位工作秩序为目的,对于前一种情形应以本罪论处,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混乱的后果应作为衡量情节是否严重的因索之一。对于后一种情形,如果行为人主观上构成间接故意、客观上造成严重损失的,应按吸收犯处理,以本罪论处;如果行为人对致使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无法工作,造成严重损失,主观上属于过失的,不构成本罪,但应将这一危害后果作为量刑时的考虑因索。

     
  •   一、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或者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该罪的主要特征如下:

      1.客观方面有两个特点:(1)聚众行为,即首要分子纠集多人,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相聚集,致使工作、生产、营业或者教学、科研无法进行;(2)造成严重损失。

      2.犯罪主体是一般主体,根据刑法第290条第1款的规定,只有首要分子和积极参加者才构成犯罪。

      3.主观方面是故意,行为人一般具有通过聚众闹事,给有关单位或者部门施加压力,从而实现自己某种无理要求的动机。

      认定本罪时,应当把本罪和群众合法的游行、抗议、请愿活动区别开来。如果人民群众对有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官僚主义、贪污腐败等行为不满,聚集起来到有关部门示威、请愿的,不能以本罪论处。

      二、聚众斗殴罪

      聚众斗殴罪,指聚集多人聚众斗殴的行为。聚众,指纠集多人,斗殴,指双方或多方相互进行攻击或殴斗。只有聚众斗殴的首要分子和积极参加者才能构成本罪。

      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以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聚众斗殴罪,是指为了报复他人、争霸一方或者其他不正当目的,纠集众人成帮给伙地互相进行殴斗,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其构成特征如下:

      1、客体要件。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共秩序。聚众斗殴犯罪往往同时会造成公民的人身权利和公私财产权利受到侵害的结果。但是,其所侵犯的主要不是特定的个人或者特定的公私财物,而是用聚众斗殴行为向整个社会挑战,从而形成对整个社会秩序的严重威胁。

      2、客观要件。本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纠集众人结伙殴斗的行为。聚众斗殴主要是指出于私仇、争霸或者其他不正当目的而成伙结帮地殴斗。聚众,一般是指人数众多,至少不得少于3人;斗殴,主要是指的采用暴力相互搏斗,但使用暴力的方式各有所别。

      3、主体要件。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凡年满16周岁且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能构成本罪。但并非所有参加聚众斗殴者均构成本罪。只有聚众斗殴的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者,才能构成本罪主体。所谓首要分子,是指在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所谓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对于一般参加者,只能依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追究行政责任,不能构成本罪主体。

      4、主观要件。本罪的主观方面是故意犯罪。犯罪的动机,一般不是完全为了某种个人的利害冲突,也不是单纯为了取得某种物质利益,而是公然藐视国家的法纪和社会公德,企图通过实施聚众斗殴活动来寻求刺激或者追求某种卑鄙欲念的满足。行为人在思想上已经丧失了道德观念和法制观念,是非荣辱标准已被颠倒。这种公然藐视社会公德和国家法纪的心理状态,是聚众斗殴犯罪故意的最明显的特点。

      (二)聚众斗殴罪的认定

      1、注意区分本罪与群众中因民事纠纷而互相斗殴或者结伙械斗的界限。

      2、注意区分本罪与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罪的界限。

      3、聚众斗殴罪与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的界限。本条第2款明文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这说明在聚众斗殴活动中,一旦造成他人重伤、死亡的,一律按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这是对犯罪的一种转化型规定。

      4、聚众斗殴罪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界限。

      (三)处罚

      犯本罪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多次聚众斗殴的;聚众斗殴人数多,规模大,社会影响恶劣的;在公共场所或者交通要道聚众斗殴,造成社会秩序严重混乱的;持械聚众斗殴的。

      三、寻衅滋事罪

      寻衅滋事罪,是指在公共场所无事生非,横行霸道,殴打无辜,肆意挑衅,无理取闹,起哄捣乱,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如下:

      1.侵犯的客体是社会公共秩序。

      2.客观方面表现为四种方式:(1)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行为人出于耍威风、寻刺激等不健康的心理,无故、无理地殴打素不相识的人。情节恶劣如多次殴打他人的,殴打的手段恶劣逐、拦截、辱骂他人造成严、残忍的,随意殴打多人的,等;(2)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的。如追逐、拦截、辱骂女性,经常追逐、拦截、辱骂他人,追重后果的,等;(3)强拿硬要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如强行索要市场上、商店里的他人财物数额较大的,随心所欲地损毁、占用公私财物造成严重后果的,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的,等;(4)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3.主观方面故意,行为人一般出于藐视法纪和社会公德、耍威风、寻刺激等下流无耻的心态。

      、什么叫公共场所?

      就广义而论,公共场所是指人群聚集,供人们学习、工作、社会交往、休息、文体娱乐、参观旅游及满足部分生活需求所使用的一切公共建筑物、场所及设施。公共场所属人为环境,是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从出生到死亡,人的一生与之有密切关系。

      2、公共场所包括哪些范围?

      公共场所的类别很多,涉及面广。但大致可分为四类:

      ①生活服务设施:旅馆、招待所、理发店、美容店、浴室等;

      ②文体娱乐设施:卡拉OK歌舞厅、影剧院、体育馆、游泳馆、桌球室、游戏机室等;

      ③公共福利设施:医院、疗养院、殡葬场等;

      ④商业交通设施:商场、候机室、候车室、候船室等。

     
  •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洪国新,男,1963年5月9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五河县沫河口镇洪集村135号。因涉嫌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于2003年8月1日被批准逮捕,2004年4月2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五河县看守所。

      辩护人金伟,安徽淮风律师事务所律师。

      五河县人民法院审理五河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洪国新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案,于二00四年八月十八日作出(2004)五刑初字第115 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洪国新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审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蚌埠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崔林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洪国新及其辩护人金伟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依据被告人供述、多名证人证言、报案材料、现场拍照及现场录相、有关文件等证据认定:路桥集团第二公路工程局三处蚌明高速公路第十二合同段,按照高速公路设计部门设计,确定五河县沫河口镇乔洼、洪集两村250亩土地为取土坑用地。为了保证蚌明高速公路顺利建设,施工前,沫河口镇及乔洼村、洪集村两级干部采用广播、散发宣传材料等形式和方法,向广大群众宣传征地和用地补偿标准等相关文件。2003年6月,被告人洪国新伙同乔华军(已判刑)等人以取土坑用地补偿太少为由组织、煽动沫河口镇乔洼、洪集村部分村民多次在洪集村村民洪治杰家商议阻止施工取土。2003年6月9日上午8时许,沫河口镇乔洼村、洪集村村民近百人在被告人乔华军等人煽动下到施工工地进行阻拦,并和在场的沫河口镇工作人员哄闹、纠缠,致使施工被迫中断。2003年6月21日下午2时许、6月23日下午2时许,被告人洪国新通知该村村民并开四轮机接送老年人到乔洼工地阻止施工。其中洪集、乔洼部分村民爬上推土机撕拽驾驶员、拦在机械前、睡在推铲内,乔洼、洪集两村近百人到施工现场阻止,施工被迫停止。共造成经济损失494081元。

      原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认定被告人洪国新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洪国新不服,以其行为是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为由提出上诉。其辩护人提出:1、镇政府未经农民同意越俎代庖出租农民承包地,且路桥集团未经国务院批准办理农用地转用手续,严重违反《农业法》和《土地管理法》等法律的有关规定;2、被告人没有扰乱项目部的生产秩序,而是项目部侵入到农民的土地上扰乱了农民土地承包的生产秩序,农民的行为是合法行为;3、该案属民事纠纷,要求宣告洪国新无罪。在二审庭审中,蚌埠市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人员提出:原判事实清楚,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建议法庭维持原判的出庭意见。

      经审理查明,路桥集团依据皖交基[2001]24号文件、五蚌宁高指字[2002]6号文件、蚌政[2003]35号文件和蚌明高速公路取土场协议书,确定五河县沫河口镇乔洼村、洪集村取土坑用地及补偿标准等相关事宜。2003年5月,该集团第二公路工程局三处蚌明高速公路第十二合同段,按照有关部门设计,确定沫河口镇乔洼、洪集两村250亩土地为取土坑用地,要求取土深度不低于4米,所取土壤用于高速公路填筑路基。施工前,五河县沫河口镇及乔洼村、洪集村干部以广播、散发宣传材料等形式向被征地户宣传征地及用地补偿标准。

      2003年6月,上诉人洪国新伙同乔华军(已判刑)等人为达到多要取土坑补偿费的目的,多次商议如何组织、煽动村民阻止取土坑施工。2003年 6月9日上午8时许,同案犯乔华军得知取土工程即将实施,便通知村民到工地进行阻止。在阻止施工过程中,乔华兰、陈文华(均已判刑)等人拦在施工机械前面,不让施工人员作业,并进行哄闹和纠缠,致使施工被迫中断。

      2003年6月21日下午2时许、6月23日下午2时许,上诉人洪国新等人分别通知两村村民,洪国新还亲自开四轮机接送老年人到乔洼工地阻止施工。其中洪集、乔洼部分村民爬上推土机撕拽驾驶员、拦在机械前、睡在推铲内,乔洼、洪集两村近百人到施工现场阻止,以上行为共造成工程停工20天,经安徽珠城会计师事务所计算共给工程造成经济损失494081元(其中,大型施工机械滞工及人员工资等直接损失294081元,间接损失即拖期损失赔偿金 2000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同案犯乔华军的供述证实,上诉人洪国新参加会议研究如何阻止施工,而且第一次会议就是洪国新通知其参加的;

      2、证人乔兆军、赵恒环、曹金魁、杨玉荣、洪占美、乔兆康、洪乃举、洪国安、洪灯会、洪安国、洪乃忠、杨海江、郑瑞林、洪士友、张文英、陈克家等人的证言证实,上诉人洪国新开会研究、组织、接送村民阻止施工及阻止施工情况;

      3、五蚌宁高指字[2002]6号文件、皖交基[2001]24号文件、蚌政[2003]35号文件和蚌明高速公路取土场协议书,证实乔洼、洪集取土坑用地及补偿的相关情况;

      4、蚌明高速公路第十二合同段2003年6月份工程计划表及经济损失计算书,证实工程因施工被阻而造成经济损失494081元的事实;

      5、现场照片及现场录像等视听资料证实6月21日下午施工受阻的情况;

      6、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蚌刑终字第111号刑事裁定书,证实同案犯乔华军、乔华林、乔华兰、陈文华因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判刑。

      以上证据相互印证,均经庭审举证、质证,查证属实,原判已作为定案依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现上诉人洪国新上诉提出其行为是保护自己合法权益,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其辩护人提出:1、镇政府未经农民同意越俎代庖出租农民承包地,且路桥集团未经国务院批准办理农用地转用手续,严重违反《农业法》和《土地管理法》等法律的有关规定;2、被告人没有扰乱项目部的生产秩序,而是项目部侵入到农民的土地上扰乱了农民土地承包的生产秩序,农民的行为是合法行为;3、该案属民事纠纷,要求宣告洪国新无罪。经查,路桥集团系依据皖交基 [2001]24号文件,五蚌宁高指字[2002]6号文件,蚌政[2003]35号文件,蚌明高速公路取土场协议书,确定五河县沫河口镇乔洼村、洪集村取土用地及补偿标准等相关事宜。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及《安徽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等法律、法规规定建设占用土地应依法办理相关审批手续。路桥集团在五河县取土10处,用地总面积2200亩,该取土坑用地属建设项目施工中的临时用地,须依法办理相关审批手续。在一审对乔华军等人审理期间,五河县法院调取了五河县国土资源局五国土临字(2003)01号文件,该份发于2003年5月16日的文件明确批准了高速公路取土坑临时用地,故路桥集团挖坑取土在审批等一系列环节上是合法有效的。上诉人洪国新在其父亲已于2003年5月16日签字同意征用其家土地、且可采取合法途径解决纠纷的情况下,非法聚众阻止施工、扰乱社会秩序,致使工程多次被迫停工,造成严重经济损失,情节严重,其行为具备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构成要件。故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上诉人洪国新伙同他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致使施工多次被迫停工,造成严重经济损失,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上诉人洪国新在共同犯罪中组织、煽动并开四轮机接送村民到工地阻止施工,系本案的首要分子。原判事实清楚,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蚌埠市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人员的意见应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8扰乱社会秩序罪量刑标准相关视频 更多>>
  • 卖假药50万判几年
    2019-06-27 刑法 播放:2071
  • 男方家暴被女方刺死女方会判吗
    2019-05-30 刑法 播放:8584
  • 运输冻肉是什么罪
    2019-05-10 刑法 播放:3229
2018扰乱社会秩序罪量刑标准相关语音问答 更多>>
2018扰乱社会秩序罪量刑标准相关专题
2018扰乱社会秩序罪量刑标准相关问答专辑

15

15年的中国在线法律服务品牌

中国放心的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

82

覆盖82个法律专业领域

站内法律专业领域覆盖面广

1,000,000

每天为全国近100万互联网用户

提供各种类型法律知识查询服务

我是公众

有法律问题?直接发布咨询
(不限时间,律师在线,有问必答)

我是律师

400-678-1488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 8:00-21:00)

关于法律快车

法律快车版权所有 2005-2019 粤ICP备10231287号-5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222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证)粤B2-20100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