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咨询 专业律师 移动端
网站导航
律师加盟热线: 400-678-1488
全国 [切换]
您的位置:法律快车 > 法律知识 > 刑法 > 2018刑事附带民事代理词范本
2018刑事附带民事代理词范本

2018刑事附带民事代理词范本

发布时间 :2018-06-29 17:51浏览量 : 556
刑事案件本身涉及的是刑事诉讼,但在这其中,由于被告人在实施犯罪行为的过程中,给他人的人身、财产造成了损害,此时也就会涉及到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在诉讼中,一般委托的代理律师会向法庭出具刑事附带民事代理词,那2018刑事附带民事代理词范本是怎样的?刑事附带民事代理词包含陈述理由,发表代理意见,刑事附带民事赔偿部分,签名并写上日期等。
  •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法律的规定,我受______律师事务所的指派,担任本案被害人张______的法定代理人张________诉讼代理人,参加今天的法庭审理。在这之前,我充分考虑仔细地查阅了本案的卷宗材料,并进行了必要的调查。结合本案事实,依照法律规定,就刑事附带民事部分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首先,代理人对检察院的抗诉书和检察员发表的抗诉意见,表示完全的赞同和支持。检察机关对本案事实的认定是客观公正的,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被告人葛________,在发案时已经超过21周岁,一定会意识到用尖刀向他人腹部连续扎刺的严重后果。他在明知的情况下,对三名被害人竟连续扎刺18刀,致一人死亡,二人重伤的严重后果。以上事实,一方面说明了被告人葛_______的行为已经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的规律,属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

      被害人张________生前是_____市_____高中的学生,被害时年仅18岁。18岁是多么令人羡慕的年龄,但是,从_____年_____月_____日他被害这天开始,人们再也不会听到、看到他的音容笑貌了。而这一切,都是突然降到人们头上的。这一恶运,并非是自然的不可抗力所致,而是犯罪分子对他连刺3刀的结果。

      被害人张________已通过一年前通过了______市师范学院音乐系的专业课考试,再补习半年文化课就要步入大学的殿堂。他生前酷爱音乐,尤其擅长钢琴、手风琴,曾荣获_______市大禹杯手风琴比赛第一名。在其准备进入大学继续深造,梦想着将来成为一名出色的音乐家时,不料一切都成了泡影。

      另外,本案的其他两名被害人,一个是21岁的孙______ ,当时正在办理留学日本的手续,已经交完了______元的手续费,却不幸因身受重伤而成了竹篮打水。还有一个被害人叫王_____,当时也报了音乐学院,也是因为被刺3刀,身受重伤而影响了他的美好前途。

      人人都有美好的生活愿望,都有愉快生活的权利。在法制、文明的国家里,谁也无权擅自剥夺他人的生存权,谁也无权擅自损害他人的身体健康。让我们再想一想被害人张_______的父母,随着儿子的死亡、肉体的消失、精神的灭亡,我想,此时的张________是没有任何感知的,而他活着的亲人们,却要承受着无比巨大、挥之不去的悲伤。这突如其来的噩耗,是张_______的亲人们验证以忍受的。原本平静、和睦、和谐的家族,却因突然失去了儿子而变得悲惨之极。

      人的生命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同样,人的身体健康和幸福生活也是无法用金钱换取的。张______的死,给我的人带来了极大的精神伤害,这种心灵上的伤害,同样也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人死不能复生,我的当事人的内心,已经达到难以忍受的悲痛,但对被告人并不是要“以牙还牙”,非让被告人偿命不可。但对被告人并不是要相信国家法律的,也相信国家法律的公平和公正。

      但是,对一个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用刀刺死一人,刺成重伤二人,共刺18刀的犯罪分子,法院只判其_____年有期徒刑,并且一点也没有判处犯罪分子对被害人父母予以民事赔偿,这使当事人及所有相信法律的公正、公平产生了怀疑。此种判决,不足以对我的当事人那已经受到强烈伤害的心灵、造成精神损害和经济损失的破碎家族的慰藉。

      另外,上述畸轻的量刑,也与刑法罪刑相适应的原则相违背。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产第一款的规定,我的当事人要求被告人赔偿其经济损失10万元。这其中包括7.6万元的抢救费、______元的丧葬费及其父母精神损害赔偿费的总和。同时,请求_______省高级人民法院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的规定,认定被告人葛_______的犯罪行为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即使被告人具备自首情节,也应予严惩。

      诉讼代理人:李____________

      _______年_______月______日

     
  •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和律师法有关规定,河南众望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受害人姜晓杰家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代理人,代为出庭协助检察机关指控犯罪并依法提起民事赔偿诉讼,接受指派后我查阅了本案有关卷宗材料,今天又出席法庭参与了以上的庭审活动,现根据法庭调查所查明的事实并结合有关证据发表如下代理意见,供合议庭评判时予以参考。

      一、关于本案的定性问题,本代理人完全同意公诉机关的意见。

      本案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被告人姜战军的刑事责任。理由是被告人姜战军在主观上有明确的报复杀人动机,客观上又实施了致人死亡的加害行为,被告人姜战军的行为完全符合我国刑法规定的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本代理人认为本案定故意杀人罪较为准确。

      二、本案中被告人对被害人的弟弟姜西亚成立故意杀人未遂。被告人姜战军仅凭自己的无端猜测,怀疑姜西亚也参与了用枪打他一事,他也意图将其杀死,只是由于主观意志以外的原因没有得逞,依法成立故意杀人犯罪未遂。

      三、被告人姜战军在对受害人姜晓杰实施加害行为时手段凶残、情节恶劣、造成的后果和社会危害性均极为严重,建议法庭在量刑时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

      1、太康县公安局刑事技术鉴定室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可以看出被害人的尸体检验为:头面部检验,额部左侧有一4*1厘米的创口,创角锐;深达颅骨,相对应部位颅骨骨折。左眉峰之左眼外眦有一7*0.8厘米的斜形创口,右面部有一7*2厘米范围内的数处创口,最长的为20厘米,深达颅骨,组织挫碎,相对应颅骨粉碎性骨折,创沿整齐,创壁光滑。顶枕部有一21*8厘米范围内有数处伤口,最长的达21厘米,创口深达颅腔,颅骨粉碎性骨折,并导致硬脑膜破裂,相应脑组织挫碎并有部分外溢……通过上述对被害人尸体检验的描述,我们不难看出被告人姜战军在做案时手段是多么的残无人性!完全是要置受害人于死地。

      2,被告人姜战军系在缓刑考验期内重新犯罪,而且两罪都是暴力犯罪,可见被告人姜战军的犯罪主观恶性极深,社会危害性极大。根据我国刑法第77条的规定,应当撤销缓刑决定,依法实行数罪并罚。

      四、姜战军杀人的起因不存在。

      导致被告人将被害人杀死的起因,被害人没有一丁点过错。却是被告人无端猜疑、滥杀无辜。被告人怀疑被害人曾经用枪打过他,根据被害人当庭提交的证据可以看出,根本不存在被告人所说的事实。而且证实了被害人曾多次向被告人解释他们之间的误会,被告人也表示他们之间的误会一概不讲,以后他们之间还是好朋友。可本案的被告人出尔反尔,仅凭他们之间的小小误会就产生杀人意图,造成被害人失去生命的惨重后果。

      五、本案被告人欺男霸女、残害百姓、横行乡里的行为引起了民众公愤。得到被告人被绳之以法的消息后,广大村民纷纷针对这个恶魔向法庭提交了证人证言,向法庭陈述曾经遭受的伤害。这些证人证言反映了广大群众对严惩被告人的期盼。

      六、被告人除应受到刑事处罚外还应赔偿原告的各种经济损失及精神抚慰金。

      根据《最高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问题的规定》和《最高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案件适用法律问题若干规定的解释》之规定,应赔偿原告被抚养人生活费(张青云16000元、姜琼琼14400元、姜营池62400元),死亡赔偿金19200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丧葬费8490元。合计:343290元。如与法律规定不符,以法律规定为准。

      综上所述:被告人姜战军多次对多人实施暴力犯罪,尤其是被告人姜战军曾因故意伤害罪被法院减轻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并宣告缓刑,本应认真吸取上次犯罪的教训,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但令人痛心的是姜战军丝毫没有体会到法律对他的关爱和宽容,反而变本加厉,目无国法,行凶杀人、无可救药。代理人认为依法应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赔偿原告各种经济损失合计343290元。望合议庭采纳!

     
  • 审判长、审判员:

      山西省鑫华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害人童艳军家属的委托,指派我们作为其刑事附带民事的代理人,参加诉讼。通过庭前的调查及阅卷,和今天的庭审,使我们对本案有了更清晰的了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27条:“律师担任诉讼法律事务代理人或者非诉讼法律事务代理人的,应当在受委托的权限内,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的规定,现对本案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本案被告人王永军的犯罪事实清楚,定性准确

      被告人王永军因琐事,手持凶器与郭芳芳斗殴,在被害人未实施任何危害行为的情况下,将被害人杀亡,其行为已经触犯了我国《刑法》。被告人作为一个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在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致人死亡的情况下,仍故意用凶器伤害他人,可见其犯罪意图是十分明显的。被告人因为自己的行为夺去了无辜被害人年轻的生命,被告人理应受到法律的惩处。

      二、在本案中被害人童艳军没有任何过错

      1、被告人王永军询问笔录:“1998年3月24日上午,我和一个娃(郭芳芳)在广场汽车站因为座位争吵起来。那个娃没有坐车就走了,这娃临走时说在泊庄等我。”可见本案起因是郭芳芳与被告人王永军在平阳广场乘车因为座位争吵而引发的。被害人童艳军与本案的起因没有任何关系。

      2、在事发现场,郭芳芳在路中间将被告人乘坐的中巴拦下,被告人手持凶器从车上下来,同郭芳芳殴打起来。因看到被告人手持凶器,郭永奎上前去抢夺凶器(郭永奎询问笔录)。被告人在明知凶器可以伤人,甚至致人死亡的情况下,向后捅了一刀,将无辜的被害人童艳军捅死(王永军笔录20页)。

      在整个事情的发展过程中,被害人始终没有参与斗殴,却被夺去了年轻的生命。

      被害人作为农村家庭的孩子,是家中唯一的壮劳力,是维系一家人生活的唯一支柱,被告人的行为给这一家人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被害人年仅十岁的弟弟虽然还不能理解哥哥的被害,而其母亲却因痛失爱子,精神上承受不了严重的刺激,已精神失常。被告人的行为使被害人家破人亡。为了严惩罪犯,安抚死者家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提出以下赔偿项目:

      1、被害人丧葬费用5000元;

      2、被害人死亡补偿费24000元;

      3、被抚养人抚养费24000元;

      4、按农村习惯,死者生前没有结婚,死后冥婚,需要25000元;

      5、被害人母亲因儿子被害,已精神失常需要治疗费用1000元。

     
  • 审判长、审判员:

    江西万维中天律师事务所接受刑事附带民事上诉人王某的委托,指派本所律师陶小泉为其代理,参加第二审的诉讼.接受代理后,代理人仔细地询问了案情,研究了原审案卷材料,对本案有一个比较全面、客观的认识.代理人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量刑恰当,二审法院应以维持;但对民事部分判决欠妥,应以改判.下面就这个观点,代理人依法发表以下代理意见,诚望法庭采信.

    一、强烈要求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第一项,对被告黄某处以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1、本案是被以黄某为首的五被告,假借讨要医疗费为名,携带凶器,行故意伤害之实,是典型的报复伤害.

    根据各被告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之所以众被告会来到受害人家,是因为被告黄某告诉他们自己曾被受害人打了,为了挽回面子,纠集一起去“制制”受害人.并且为打击受害人,专门准备了凶器—板手.由此可见,黄某等人根本不是去要所谓的医疗费,而是经过商量专门去受害人家报复伤害受害人的.

    2、黄某为首的五被告人,以欺骗手段骗开受害人家门,然后强行闯入,并进入受害人卧室对其拖拉施暴,故意挑起事端,激怒受害人,达到他们伤害受害人的目的.

    根据被告黄某、支某、饶某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在到达受害人家门口时,是被告邱某敲门,并喊“要买牛吧?”从面骗开受害人的家门(这点也可说明当时被告并不是真正去要医疗费的),而在骗开受害人家门后,被告就一起冲入受害人的卧室,向受害人挑衅,受害人当时还在床上.在双方言语相向后,被告即对受害人施暴,甚至将把受害人床上的横杠都弄断了.并且众多被告一起动手欧打受害人.被告明知受害人脾气暴燥,却故意激怒受害人.据黄某2004年10月8日在浙江温州公安局供述,众被告“就围住章某打.我就看到支某用扳手(活动扳手,长约一尺)在章某头上打了一下,邱某也动手打他,支某也动了手,具体谁用登子砸,我没看清,同时(我)也用拳,脚打章某月.”这是被告黄某在浙江接受公安机关的第一次供述,可信性应是最高的.受害人在自己家中遭受众被告的言语刺激、欧打,最后被伤致死.难道为首的、亲手用刀杀死受害人的被告黄某罪不该杀吗?否则如何平息民愤?人们的生命安全如何得以保障?

    3、被告黄某在受害人已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仍持刀凶残地连杀两刀,终至受害人死亡,其情节十分恶劣,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据被告黄某在2004年10月8日在浙江省温州公安局第一次交待“当时,我也伸手去登子上拿另外一把刀,但没拿到.见邱某、支某捉住了章仁生拿刀的手,我就抢下他的刀,对着他的左腿捅了几刀”另据该被告2004年10月27日在临川区看守二所的交待“我们听他说要去拿刀,支某就拿了一把扳手,邱某、支某拿了什么东西我不清楚.当时,我们也跟住章某,我也想拿刀跟他对搏,但我没来的及拿刀,章某就拿了一把牛角尖刀,支某动作很快,就用扳手在他头上砸了一下,扳手掉在地上,邱某等三人抓住章仁生的手,抢刀,当时我没注意饶某在干什么,我很紧张.章某就是针对我打,怕被他杀到了,也拼命抢刀,最后,我抢下刀,在章某大腿上捅了一刀”.从上面黄某的供述可以知道,当时受害人已经被告支某用扳手狠狠砸了一下(扳手都砸得握不住,掉地上了,可想而知,其力度之大),头部已受重伤,又被众被告捉住,特别是刀还被黄某夺下,在这种情况下受害人应该说是毫无反抗之力了.可被告黄某就是在自己已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仍凶残地持刀对着受害人的要害部位连杀两刀,终至受害人死亡的结果.

    因此,被告黄某纠纷多人,以欺骗方式,强闯受害人卧室并施暴,最后将其杀死,情节极其恶劣,社会影响极坏,依法应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变更一审判决第四项,对受害人民事赔偿部分,不应按农村居民的标准计算.

    受害人章某虽然是农村户口,但长年做生意,其可支配的纯收入、生活消费远远超过农村水平,因此不能按农村标准计算其死亡赔偿金,而应按城市居民可支配收入计算其赔偿额.具体为丧葬费:5260.5元;死亡赔偿金:20年*2003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7560为151200元;抚养费(按抚养人的户口确定标准)合计为:12971.43元;上述三项相加为:169431.93元.

    三、一审对其他被告的量刑,代理人认为是适当的,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审判长、审判员:被告黄某伙同他人,事先经过商量,携带凶器骗开受害人家门,进而行凶,用刀将受害人章某残忍地杀死于其自己家中,其情节十分恶劣,社会危害性极大.公民的生命权是最重要的权利,是不容任何人非法剥夺的,受害人在自己家中被被告黄永辉纠集多人公然杀死,是对人的生命权、对国家法律的极度蔑视,一审判处被告黄某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是准确的、合乎法律规定的,对其他被告的量刑也是适当的,只是在民事赔偿标准上有所欠缺.因此,代理人希望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刑事部分的判决,改判民事赔偿部分.


    以上代理意见,供合议庭合议时参考.

    谢谢!


    江西万维中天律师事务所

    陶小泉律师


    2005年7月18日

    处以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1、本案是被以黄永辉为首的五被告,假借讨要医疗费为名,携带凶器,行故意伤害之实,是典型的报复伤害.

    根据各被告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之所以众被告会来到受害人家,是因为被告黄永辉告诉他们自己曾被受害人打了,为了挽回面子,纠集一起去“制制”受害人.并且为打击受害人,专门准备了凶器—板手.由此可见,黄永辉等人根本不是去要所谓的医疗费,而是经过商量专门去受害人家报复伤害受害人的.

    2、黄永辉为首的五被告人,以欺骗手段骗开受害人家门,然后强行闯入,并进入受害人卧室对其拖拉施暴,故意挑起事端,激怒受害人,达到他们伤害受害人的目的.

    根据被告黄永辉、支全生、饶信水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在到达受害人家门口时,是被告邱秋科敲门,并喊“要买牛吧?”从面骗开受害人的家门(这点也可说明当时被告并不是真正去要医疗费的),而在骗开受害人家门后,被告就一起冲入受害人的卧室,向受害人挑衅,受害人当时还在床上.在双方言语相向后,被告即对受害人施暴,甚至将把受害人床上的横杠都弄断了.并且众多被告一起动手欧打受害人.被告明知受害人脾气暴燥,却故意激怒受害人.据黄永辉2004年10月8日在浙江温州公安局供述,众被告“就围住章仁生打.我就看到支全生用扳手(活动扳手,长约一尺)在章仁生头上打了一下,邱秋科也动手打他,支泽文也动了手,具体谁用登子砸,我没看清,同时(我)也用拳,脚打章仁生.”这是被告黄永辉在浙江接受公安机关的第一次供述,可信性应是最高的.受害人在自己家中遭受众被告的言语刺激、欧打,最后被伤致死.难道为首的、亲手用刀杀死受害人的被告黄永辉罪不该杀吗?否则如何平息民愤?人们的生命安全如何得以保障?[page]

    3、被告黄永辉在受害人已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仍持刀凶残地连杀两刀,终至受害人死亡,其情节十分恶劣,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据被告黄永辉在2004年10月8日在浙江省温州公安局第一次交待“当时,我也伸手去登子上拿另外一把刀,但没拿到.见邱秋科、支全生捉住了章仁生拿刀的手,我就抢下他的刀,对着他的左腿捅了几刀”另据该被告2004年10月27日在临川区看守二所的交待“我们听他说要去拿刀,支全生就拿了一把扳手,邱秋科、支泽文拿了什么东西我不清楚.当时,我们也跟住章仁生,我也想拿刀跟他对搏,但我没来的及拿刀,章仁生就拿了一把牛角尖刀,支全生动作很快,就用扳手在他头上砸了一下,扳手掉在地上,邱秋科等三人抓住章仁生的手,抢刀,当时我没注意饶信水在干什么,我很紧张.章仁生就是针对我打,怕被他杀到了,也拼命抢刀,最后,我抢下刀,在章仁生大腿上捅了一刀”.从上面黄永辉的供述可以知道,当时受害人已经被告支全生用扳手狠狠砸了一下(扳手都砸得握不住,掉地上了,可想而知,其力度之大),头部已受重伤,又被众被告捉住,特别是刀还被黄永辉夺下,在这种情况下受害人应该说是毫无反抗之力了.可被告黄永辉就是在自己已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仍凶残地持刀对着受害人的要害部位连杀两刀,终至受害人死亡的结果.

    因此,被告黄永辉纠纷多人,以欺骗方式,强闯受害人卧室并施暴,最后将其杀死,情节极其恶劣,社会影响极坏,依法应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变更一审判决第四项,对受害人民事赔偿部分,不应按农村居民的标准计算.

    受害人章仁生虽然是农村户口,但长年做生意,其可支配的纯收入、生活消费远远超过农村水平,因此不能按农村标准计算其死亡赔偿金,而应按城市居民可支配收入计算其赔偿额.具体为丧葬费:5260.5元;死亡赔偿金:20年*2003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7560为151200元;抚养费(按抚养人的户口确定标准)合计为:12971.43元;上述三项相加为:169431.93元.

    三、一审对其他被告的量刑,代理人认为是适当的,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审判长、审判员:被告黄永辉伙同他人,事先经过商量,携带凶器骗开受害人家门,进而行凶,用刀将受害人章仁生残忍地杀死于其自己家中,其情节十分恶劣,社会危害性极大.公民的生命权是最重要的权利,是不容任何人非法剥夺的,受害人在自己家中被被告黄永辉纠集多人公然杀死,是对人的生命权、对国家法律的极度蔑视,一审判处被告黄永辉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是准确的、合乎法律规定的,对其他被告的量刑也是适当的,只是在民事赔偿标准上有所欠缺.因此,代理人希望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刑事部分的判决,改判民事赔偿部分.
    以上代理意见,供合议庭合议时参考.

    谢谢!

     
  •   辩护人是指接受被追诉一方委托或者受人民法院指定,帮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行使辩护权以维护其合法权益的人。

      辩护人既可以是律师,也可以是人民团体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在单位推荐的,还可以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监护人、亲友。但指定辩护的只能是律师。辩护人具有独立的诉讼地位,他既不从属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也不从属于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辩护与代理的比较

      (一)相同之处。

      辩护人和代理人都是为了维护各自委托人利益而参加到诉讼中,都与案件处理后果没有直接的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二者在诉讼权利和义务,以及一些程序上有许多相通的地方。

      (二)区别

      1、产生根据不同。

      刑事辩护人参加刑事诉讼根据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授权或法院的依法指定,而刑事代理人参加诉讼只能是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授权。

      2、诉讼地位不同。

      辩护人具有独立的诉讼地位,以自己名义进行辩护而不受被告人约束,但代理人不具有独立的诉讼地位,是附属于被代理人的,依被代理人意志从事活动。

      3、诉讼任务不同。

      刑事辩护承担的是辩护职能,即反驳控方控诉,证明嫌疑人、被告人无罪或罪轻,应减轻或免除刑事责任;而代理职责在于维护被代理人的合法权益。

      4、适用范围不同。

      两类对象的诉讼利害关系正好相反,刑事辩护适用于公诉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诉案件的被告人;刑事代理适用于公诉案件的被害人、自诉人和附带民事当事人。

      5、权利内容不同。[page]

      刑事辩护人享有法律规定的会见权和通信权、调查取证权等广泛权利,有的权利甚至是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也不享有的;而刑事代理人享有的权利由被代理人授予,而且不能超过被代理人的权限范围。

      6、权限范围不同。

      辩护人享有的权利是法律赋予的,不存在被告人授权问题,其授权也仅仅是在于使辩护人参加诉讼;而代理人是否参加诉讼,在何权限范围内从事活动都须授权决定。

      7、活动名义不同。

      辩护人调查取证、提交辩护词等活动中使用的是自己的名义,而刑事代理人进行诉讼活动使用的是被代理人的名义。
     

     
  •   刑事辩护和刑事代理,区别究竟在哪里?

      刑事代理,是指刑事诉讼代理人接受公诉案件的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或者近亲属、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自诉案件的自诉人及其法定代理人的委托,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在被代理人授权的范围内,为维护其合法权益所进行的诉讼活动。

      刑事辩护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针对控诉一方的指控而进行的论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减轻或免除罪责的反驳或辩解,以保护其合法权益的诉讼行为。

      一般来说,刑事辩护适用于公诉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自诉案件的被告人,刑事代理适用于公诉案件的被害人、自诉案件的自诉人、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两类对象的诉讼利害关系往往相反;此外刑事辩护人享有的权利是由法律赋予的,不存在被告人、犯罪嫌疑人授权问题,其授权也仅仅是使辩护人参加诉讼,而刑事代理人是否参与诉讼,在什么权限范围内从事活动均需授权决定。

      一、刑事辩护与刑事代理的联系

      辩护人和代理人都是为了维护各自委托人利益而参加到诉讼中,都与案件处理后果没有直接的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二者在诉讼权利和义务,以及一些程序上有许多相通的地方。

      二、刑事辩护与刑事代理的区别

      1、产生根据不同。刑事辩护人参加刑事诉讼根据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授权或法院的依法指定,而刑事代理人参加诉讼只能是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授权。

      2、诉讼地位不同。辩护人具有独立的诉讼地位,以自己名义进行辩护而不受被告人约束,但代理人不具有独立的诉讼地位,是附属于被代理人的,依被代理人意志从事活动。

      3、诉讼任务不同。刑事辩护承担的是辩护职能,即反驳控方控诉,证明嫌疑人、被告人无罪或罪轻,应减轻或免除刑事责任;而代理职责在于维护被代理人的合法权益。

      4、适用范围不同。两类对象的诉讼利害关系正好相反,刑事辩护适用于公诉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诉案件的被告人;刑事代理适用于公诉案件的被害人、自诉人和附带民事当事人。

      5、权利内容不同。刑事辩护人享有法律规定的会见权和通信权、调查取证权等广泛权利,有的权利甚至是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也不享有的;而刑事代理人享有的权利由被代理人授予,而且不能超过被代理人的权限范围。

      6、权限范围不同。辩护人享有的权利是法律赋予的,不存在被告人授权问题,其授权也仅仅是在于使辩护人参加诉讼;而代理人是否参加诉讼,在何权限范围内从事活动都须授权决定。

      7、活动名义不同。辩护人调查取证、提交辩护词等活动中使用的是自己的名义,而刑事代理人进行诉讼活动使用的是被代理人的名义。

     
  •   上诉人杨某某、 向某某、 汪某某 、杨某

      附带民事赔偿上诉案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重庆冠凯律师事务所接受上诉人杨某某、向某某、汪某某、杨某的委托,指派我作为其与被上诉人田某某、汪某、黎某某、何某某、刘某、某某市某某有限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某支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某支公司、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某分公司某某中心支公司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纠纷一案的二审诉讼代理人,现我针对本案提出以下代理意见:

      某某市某县人民法院(2012)某法刑初字第00×××号判决中的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依法应当予以撤销,二审法院应当依法改判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丧葬费 、死亡赔偿金 、被扶养人生活费、医疗费、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共计510800 元。其事实和理由如下:

      一、一审判决认定本案受害人按农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是错误的,依法应当按照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死亡赔偿金。

      某县人民法院(2012)某法刑初字第00×××号判决认定被上诉人田某某对受害人杨某某的交通事故死亡负主要责任,应对上诉人的民事赔偿承担主要责任,被上诉人汪某、黎某某、何某某在交通事故中负次要责任,应承担次要民事赔偿责任,受害人杨某某不承担事故责任。被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某支公司、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某分公司某某中心支公司应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因此,被上诉人依法应当赔偿上诉人的全部经济损失。但一审法院虽然支持了上诉人要求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部分交通费和食宿费,却对死亡赔偿金按某某市2010年的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数据进行计算明显与客观事实不符。

      本案的交通事故受害人杨某某于2008年开始至事故发生前一直在某县某某镇街上经商,并在某县某某镇某某路号××居住、生活,在本案一审中上诉人提交了相关的证明、营业执照、租房协议等证据予以证明受害人杨某某于2008年开始至交通事故发生前一直在城镇居住、生活,直至本案交通事故发生之时,并在城镇有正当、合法的经济收入来源,应当按照城镇居民的赔偿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但一审判决中,法院以被害人杨某某有时回家耕种,故按照农村户口计算。我们认为这一判决理由是不成立的。本案被害人杨某某在场镇上租房做生意、居住、生活,其亲人基本在家务农,有土地,他在空闲时偶尔回家看望妻子、孩子,看见家人忙碌,帮助家人一下,并不影响受害人靠经商维持他本人和家庭开支、其主要经济收入来源在城镇的事实,也不影响他的经常居住地在城镇这一事实。因此,受害人杨某某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符合法律的有关规定。一审法院不顾客观事实而判决,明显带有偏见。况且在二审中,上诉人也依法向二审法院提交了有关机关出具的《证明》和其他证据,该《证明》和其他证据足以证明了本案受害人杨某某于2008年开始至交通事故发生前一直在某县某某镇街上经商,并在某县某某镇某某路××号租房经商、居住、生活,有合法、正当的经济收入来源的这一事实。

      对于人民法院向出具证明的相关单位的人员所做的几份《调查笔录》,代理人对此有如下异议:一是对于这几份调查笔录,依据最高法院《民事诉讼证据规定》的相关规定,不属于人民法院依职权进行调查取证的事项和情形,也不属于法院依当事人申请调查的情形,二是这几份调查笔录属于证人证言,其证明效力低于国家机关的书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就数个证据对同一事实的证明力,可以依照下列原则认定: (一)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依职权制作的公文书证的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 (二)物证、档案、鉴定结论、勘验笔录或者经过公证、登记的书证?其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视听资料和证人证言; (三)原始证据的证明力一般大于传来证据; (四)直接证据的证明力一般大于间接证据; (五)证人提供的对与其有亲属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当事人有利的证言,其证明力一般小于其他证人证言。 ”

      因此,法院就本案针对出具证明的相关单位的人员所做的几份《调查笔录》既不能作为本案的裁判依据,也不能推翻上诉人提交的盖有公章的以国家机关单位名义出具的《证明》的效力。因此,代理人认为一审法院判决认定受害人按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是错误的,本案受害人杨某某虽然登记的是农村户口,但其生前在城镇经商、居住、生活有三年多时间,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城镇,有关死亡赔偿金应当根据当地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

      二、一审法院按2010年的统计数据计算丧葬费也是明显错误的,该案在2012年5月××日公诉机关才向一审法院提起公诉,2012年×月××日才下达判决,按照有关规定,本案的丧葬费应按照2011年某某市的社平工资计算。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五条规定: \"上一年度\",是指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本案是2012年5月××日公诉机关才向一审法院提起公诉,2012年×月××日一审法院才下判决,基于以上规定和本案的事实,代理人认为本案的丧葬费一审法院按照某某市2010年的社平工资计算6个月是不正确的,本案的丧葬费应当按照某某市2011年的社平工资标准计算6个月。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享有的死亡赔偿金按照农村居民标准计算和丧葬费按照2010年的统计数据计算是明显错误的,上诉人在本案一审和二审中提交的证据充分,足以证明本案被害人杨某某生前在城镇居住、生活和做生意,其在城镇有合法、正当的经济收入来源,经常居住地在城镇,而被上诉人并无证据推翻上诉人提交的相关证据,因此,本案的死亡赔偿金应当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赔偿,丧葬费应当按照2011年的统计数据计算。上诉人(赔偿义务人)依法应当赔偿上诉人(赔偿权利人)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医疗费、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等所有费用共计510800元。代理人认为一审法院的判决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故二审人民法院依法应当撤销某某县人民法院(2012)某法刑初字第00×××号判决中的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并依法改判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丧葬费 、死亡赔偿金 、被扶养人生活费、医疗费、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共计510800 元。

      以上代理意见,望二审法院予以采纳,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利。

      代理人:周德鸿

      2012年9月11 日

     
2018刑事附带民事代理词范本相关视频 更多>>
  • 卖假药50万判几年
    2019-06-27 刑法 播放:441
  • 男方家暴被女方刺死女方会判吗
    2019-05-30 刑法 播放:2339
  • 运输冻肉是什么罪
    2019-05-10 刑法 播放:1831
2018刑事附带民事代理词范本相关语音问答 更多>>
2018刑事附带民事代理词范本相关专题
2018刑事附带民事代理词范本相关问答专辑

15

15年的中国在线法律服务品牌

中国放心的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

82

覆盖82个法律专业领域

站内法律专业领域覆盖面广

1,000,000

每天为全国近100万互联网用户

提供各种类型法律知识查询服务

我是公众

有法律问题?直接发布咨询
(不限时间,律师在线,有问必答)

我是律师

400-678-1488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 8:00-21:00)

关于法律快车

法律快车版权所有 2005-2019 粤ICP备10231287号-5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222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证)粤B2-20100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