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咨询 专业律师 移动端
网站导航
律师加盟热线: 400-678-1488
全国 [切换]
您的位置:法律快车 > 法律知识 > 刑法 > 犯罪未遂的处罚是怎样的
犯罪未遂的处罚是怎样的

犯罪未遂的处罚是怎样的

发布时间 :2018-06-27 18:59浏览量 : 243
犯罪未遂是指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一般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情节显著轻微的可以免于起诉。 《刑法》对犯罪未遂的处罚规定: 第二十三条 【犯罪未遂】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 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   一、犯罪未遂的处罚原则:

      刑法第二十三条规定的是犯罪未遂的特征与处罚原则。犯罪未遂所具有的三个构成要件或特征也是与故意犯罪的其他停止形态相区分的标志:第一,行为人已经着手实行犯罪,这与犯罪预备相区别;第二,犯罪未完成(未得逞)而停止下来,这与犯罪既遂相区别;第三,犯罪停止在未完成形态是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所导致的,这与犯罪中止相区别。

      犯罪预备与犯罪未遂都是意志以外的因素导致的犯罪未能得逞,是否已经着手实行犯罪,是犯罪预备与犯罪未遂区分的关键点。

      所谓已经着手实行犯罪,是指行为人已经开始实施刑法分则具体犯罪构成要件中的犯罪行为,如《刑法》第236条强奸罪的着手实施行为就是对被害妇女实施暴力、威胁等手段,以达到强行奸淫的目的。可以这样认为,犯罪预备行为是为分则具体犯罪构成行为的实行和犯罪的完成创造便利条件,为其实现创造可能性;而犯罪实施行为则是要直接完成犯罪,变预备阶段实行和完成犯罪的现实可能性为直接的现实性。

      从时空阶段上看,犯罪预备只存在于预备阶段,犯罪未遂只存在于实行阶段,而犯罪中止则既可以存在于预备阶段,也可以存在于实行阶段。

      犯罪未遂的类型有两对:一是实行终了的未遂与未实行终了的未遂;二是能犯未遂与不能犯未遂(其中,不能犯未遂又可分为工具不能犯未遂与对象不能犯未遂)。前者以犯罪实施行为是否实行终了为标准,后者以行为的实行能否实际构成犯罪既遂为标准。

      对于未遂犯的处罚原则问题,应当注意两个方面:一是以既遂犯的处罚为参照,二是适当从宽处罚,即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首先,犯罪未遂应当负刑事责任。其次,由于刑法规定的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因此要确定对于犯罪未遂是否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第三,在确定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情况下,要进一步确定是从轻处罚还是减轻处罚。

      二、《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规定》

      第二十一条 对于未成年人实施的轻伤害案件、初次犯罪、过失犯罪、犯罪未遂的案件以及被诱骗或者被教唆实施的犯罪案件等,情节轻微,犯罪嫌疑人确有悔罪表现,当事人双方自愿就民事赔偿达成协议并切实履行,符合刑法第三十七条规定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作出不起诉的决定,并可以根据案件的不同情况,予以训诫或者责令具结悔过、赔礼道歉。

     
  •   其实,敲诈勒索未遂主要是看金额、情节,比照既遂从轻、减轻,最近,张某因敲诈勒索罪,虽未遂,但还是被海淀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7年。

      【案情解析】:

      名校研究生张某在公交车上搭讪到一女子,二人在宾馆开房时,张某偷偷录下发生关系的音频,并以此要挟敲诈女子100万元。因不忍张某多次威胁,女子最终报警。张某现年33岁,已婚,原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MBA工商管理硕士研究生。

      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12月2日,张某在北京理工大学、北京友谊宾馆等地,以公布与张女士的性爱录音相威胁,向张女士勒索100万元。公诉机关认为,张某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数额特别巨大,系犯罪未遂。

      张某:2013年9月中旬,在公交车上看见一个有气质的女子,就主动搭讪并留了联系方式,后给对方发过一些暧昧短信,不过一直没得到回应。但一个月后,女子通过手机号加了张某微信,“那天她说心情不好,想和我见面,一见面我俩就抱在了一起,直到这时我才知道她的名字”。之后二人吃了十几次饭。同年11月24日,二人来到友谊宾馆。在张女士洗澡的过程中,其把iPad打开录音功能放在床头柜上,在二人发生关系时不仅录了音,还诱引女方喊出了名字。后来有一天,二人在某大学操场遛弯时,提出想让张女士给一个饮食方面的项目投资,遭到对方拒绝,当晚张女士表示不想再和其继续来往了。“我又提了几次借钱的事,她都不同意,我就想吓唬一下她。”其提出借款100万元,张女士没有同意,其就拿着iPad给张女士听了录音,并威胁如不借就把录音发给张女士的同事和朋友。“是她对我的态度前后反差特别大,我一怒之下才用录音威胁她说要借钱。”

      被害人:当时也注意到张某的iPad放在床头柜上,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但没多想,“后来他就不像以前那样对我说一些关心和暧昧的话了,只是反复说有个项目要投资。”张某从未谈过借款方式、期限及利息等。“他逼我签字,我不签他就不断威胁,还规定了最后期限。”“就是因为他抓住了我的短处,知道我最怕影响工作,所以他不可能还我钱的。”

      法院:取保候审期间,张某还在学校上学,经济来源主要靠妻子的收入,其所谓的投资项目也不成型。张某将性爱录音播放并拷贝给被害人,并以公布该性爱录音相要挟,多次通过打电话、发短信等方式向被害人索要钱款,明显是利用被害人害怕自己名誉受到损失的心理,对被害人实行精神强制,使其不得已交出钱款,其行为是以借款为由掩盖非法占有被害人钱款的主观目的。故对于辩方的辩解及辩护意见,法院未予采纳。最终法院一审判处张某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1万元。

      【法条链接】:

      《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

      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

      1、敲诈勒索公私财物价值二千元至五千元以上、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三十万元至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

      2、敲诈勒索公私财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数额较大”的标准可以按照上述规定标准的百分之五十确定:

      (一)曾因敲诈勒索受过刑事处罚的;

      (二)一年内曾因敲诈勒索受过行政处罚的;

      (三)对未成年人、残疾人、老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人敲诈勒索的;

      (四)以将要实施放火、爆炸等危害公共安全犯罪或者故意杀人、绑架等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犯罪相威胁敲诈勒索的;

      (五)以黑恶势力名义敲诈勒索的;

      (六)利用或者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军人、新闻工作者等特殊身份敲诈勒索的;

      (七)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

      3、二年内敲诈勒索三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的“多次敲诈勒索”。

      4、敲诈勒索公私财物,具有本解释第二条第三项至第七项规定的情形之一,数额达到本解释第一条规定的“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百分之八十的,可以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其他特别严重情节”。

      5、敲诈勒索数额较大,行为人认罪、悔罪,退赃、退赔,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犯罪情节轻微,不起诉或者免予刑事处罚,由有关部门依法予以行政处罚:

      (一)具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的;

      (二)没有参与分赃或者获赃较少且不是主犯的;

      (三)被害人谅解的;

      (四)其他情节轻微、危害不大的。

      6、敲诈勒索近亲属的财物,获得谅解的,一般不认为是犯罪;认定为犯罪的,应当酌情从宽处理。

      7、对犯敲诈勒索罪的被告人,应当在二千元以上、敲诈勒索数额的二倍以下判处罚金;被告人没有获得财物的,应当在二千元以上十万元以下判处罚金。

      《刑法》第23条规定:

      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   抢劫未遂的量刑

      抢劫罪未遂是一种犯罪形态,实际上也是构成了抢劫犯罪的,实践中,根据案件实际情况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的相关规定,行为人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抢到财物或实际抢得的财物数额不大的,应同时认定“抢劫数额巨大”和犯罪未遂的情节,根据刑法有关规定,结合未遂犯的处理原则量刑。

      那么我们必须对抢劫罪的量刑标准有一定的认识:

      1、抢劫罪是一种怎样的罪

      根据现行《刑法》第263条的相关规定,抢劫罪是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行为。

      2、抢劫罪的量刑标准

      同时,《刑法》第263条也规定了抢劫罪的量刑标准,即:

      (1)一般情况下,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2)出现下列情况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入户抢劫的;

      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

      抢劫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

      多次抢劫或者抢劫数额巨大的;

      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的;

      冒充军警人员抢劫的;

      持枪抢劫的;

      抢劫军用物资或者抢险、救灾、救济物资的。

     
  •   根据《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2条的相关规定,以下盗窃未遂情形要受到刑事处罚:

      (1)以数额巨大的财物为盗窃目标的;

      (2)以珍贵文物为盗窃目标的;

      (3)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盗窃既有既遂,又有未遂,分别达到不同量刑幅度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处罚;达到同一量刑幅度的,以盗窃罪既遂处罚。

      盗窃未遂的认定

      1、应当认定为盗窃未遂的情形

      行为人是否实际占有和控制财物要根据盗窃的具体方式、对象、场所等情形分别认定。比如,进入室内或户内实施盗窃的,一般应以窃得财物并离开房屋为既遂。

      在超市中盗窃的,一般应以将财物带离收银台或超市设置的防盗报警器所在位置为既遂。

      在工矿企业盗窃的,要根据被盗物品种类分别认定既遂标准;若是盗窃可随身隐蔽的小件物品的,以将物品带离存放地点为既遂;若是盗窃大件物品的,要看工矿企业是否设置门卫,未设置门卫的,一般以将大件物品带离存放点为既遂,设置了门卫的,一般应以将大件物品带离门卫看守范围为既遂。

      盗窃车辆的,若车辆存放处无人看管,一般应以将车辆驶离停放地点为既遂;若车辆存放处有人看管的,一般应以将车辆驶离看管人看管范围为既遂。

      2、不应当认定为盗窃未遂的情形

      盗窃犯罪一般以财物脱离所有人的控制并且已处于行为人的实际控制之下为既遂标准。仅使所有人对财物失去控制而行为人尚未实际控制财物的,不能认定为犯罪既遂。

     
  •   【案情】

      2014年12月,被告人冯某窜至某单位后面的巷子,爬上万某家的院墙看到万某家里没人,就翻进院子里面,强行撬开客厅大门,在万某家二楼搜到一只男士手表和一条项链。当被告人冯某继续寻找可偷的东西时,公安民警赶到现场,将被告人冯某当场抓获,在其身上搜出一只男士手表和一条项链。

      【分歧】

      对于本案中冯某的行为构成盗窃既遂还是未遂,有三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刑法修正案(八)》的立法本意是对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等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的行为予以入罪,这并没有改变盗窃罪的既遂认定标准。而盗窃罪是结果犯,由于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导致犯罪未能得逞,被害人并未失去对财物的控制,是犯罪未遂,故冯某的行为是盗窃未遂。

      第二种意见认为,《刑法修正案(八)》将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等行为定性为盗窃罪,并没有区分盗窃既遂与未遂。故上述行为属行为犯,行为犯不存在犯罪未遂,只要行为人实施了上述行为就构成盗窃既遂。因此,入户盗窃不存在未遂,冯某的行为是盗窃既遂。

      第三种意见认为,入户盗窃是行为犯,行为犯也存在既遂与未遂,行为人实行行为终了是犯罪既遂,行为人因意志之外的原因导致实行行为没有终了是犯罪未遂。入户盗窃应以行为人在户内控制财物,将财物置于自己掌控之下作为实行行为完成的标志,在户内控制了财物就构成犯罪既遂,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控制财物则是犯罪未遂。本案中冯某已将财物置于自己掌控之下,应认定为犯罪既遂。

      【管析】

      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理由如下:

      一、行为犯是指行为人只要单纯地实施刑法分则所规定的构成要件的行为就足以构成犯罪,而不要求发生一定的犯罪结果。《刑法修正案(八)》在《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之后,增加了“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三种行为方式。可见,修正后“数额较大”、“多次盗窃”并不包括“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和扒窃”,因为这三种行为已经与“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并列地规定在刑法条文中,成为独立构成形态。

      从条文表述看,《刑法修正案(八)》将入户盗窃作为构成盗窃罪的一种行为方式,即只要有入户盗窃的行为,便构成盗窃罪。所以,入户盗窃是行为犯,只要行为人实施了入户盗窃的行为,不论是否实际控制财物,就构成犯罪。

      二、行为犯以犯罪行为的完成作为既遂标志,也就是说行为犯的既遂并不要求造成实质性的犯罪结果,而是以实行行为完成为标志,行为犯的未遂则是因意志之外的原因导致实行行为没有终了。这是行为犯与结果犯的本质区别。对结果犯而言以实施犯罪行为后危害结果的发生为既遂的标准,而行为犯则以实行行为实施完毕为既遂标准。要解决入户盗窃的既遂与未遂问题,就需要明确入户盗窃实行行为的起点和终点。实行行为的起点,即入户盗窃的着手,而实行行为的终点——入户盗窃行为的完成,则成为判断入户盗窃既遂与未遂的界点。

      由于入户盗窃的性质为行为犯,行为犯的既遂应以实行行为的完成为标志,在入户盗窃中,实行行为的完成自然应以窃取行为的实行终了,也即行为人在户内控制财物,将财物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下为标志。入户盗窃的既遂不应当要求行为人已经控制财物且这种控制的状态持续到户外,这不但无异于将入户盗窃等同于普通的盗窃,将既遂时间后推,而且这种以行为人对财物的户外控制作为既遂的标准,显然也不利于对“户”这一空间的保护,因为将入户盗窃的完成延伸至户外,会使得刑法对户内财物的特殊保护意图无法体现。

      三、区分入户盗窃的既遂与未遂不为立法本意所否定和排斥。入户盗窃在客观上不仅侵害了公民的财产权,也侵害了公民的住宅权,并可能致他人的人身安全处于无法估计的危险之中,这才使得入户盗窃成为刑法非难的对象。而且,入户盗窃入刑是基于许多入户盗窃案件因为盗窃数额达不到立案标准,使得这种较之普通盗窃更具危害性的犯罪行为无法以刑法予以打击,严重的危害了社会的和谐稳定。

      立法的目的在于能够使用刑法对此类行为进行非难,从而保护公民财产权利与人身权利。也就是说立法的意图是解决入户盗窃而盗窃数额达不到原有刑法规定的标准,致使该行为无法被刑法打击的难题,而并不是有意提高刑罚的力度,否定入户盗窃存在未遂状态。我们在理解入户盗窃入罪的立法本意时,不仅要关注“入户”,也要关注“盗窃”,入户盗窃规定在盗窃罪中,盗窃是目的,入户是行为手段。不应当认为入户盗窃侵害了公民的住宅权,行为人只要进入户中,即已既遂,从而曲解立法本意。应当将“入户”与“盗窃”结合起来,以行为人在户内将财物置于自身控制之下作为入户盗窃既遂的标准。

      综上,入户盗窃行为的入罪,加大了对公民的财产权、住宅权、人身权等合法权益的保护,是立法适应社会发展的积极表现。但与传统的结果犯性质的盗窃罪相比,行为犯性质的入户盗窃,其既遂与未遂标准并不相同。入户盗窃以行为人在户内将财物置于自身控制之下作为犯罪既遂的标准。如果行为人已经入户但尚未窃取到财物,是犯罪未遂;如果行为人已经入户并将财物置于自身控制之下,是犯罪既遂。经过以上分析,本案中冯某被当场抓获,并在其身上搜出一只男士手表和一条项链,可见,冯某入户盗窃已将财物置于自身控制之下,属犯罪既遂。

     
  •   一、犯罪未遂的法律释义和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三条【犯罪未遂】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二、犯罪未遂的法律特征

      (一)“着手实行犯罪”,即开始实施刑法分则规定的、具有法益侵犯紧迫危险的行为。如果尚未着手,根据行为人没能着手的原因,分别认定犯罪预备(意志以外的原因)与犯罪中止(意志以内的原因)。

      (二)“未得逞”,即实行行为的逻辑结果、行为人希望或者放任的危害结果未发生。如果实行行为实现了该危害结果,即犯罪得逞,属于犯罪未遂。

      (三)未得逞的原因是意志以外的原因:如果未得逞的原因是意志以内的,则属于犯罪中止。只要行为人自认为还能继续实施犯罪或者达到既遂,但自动放弃犯罪或者防止结果发生的,就属于“意志以内的原因”(以主观说为基础);否则,就是“意志以外的原因”。

      (四)故意犯罪的结果加重犯、加重构成要件以及结合犯存在适用加重法定刑、同时适用未遂处罚规定的情形,但量刑规则不存在未遂问题。

      三、犯罪未遂的两种类型

      (一)实行终了的未遂和未实行终了的未遂。实行终了的未遂是指行为人已经将犯罪的实行行为实施完毕,但由于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犯罪没有得逞。未实行终了的未遂,是指行为人在实施行为的过程中,由于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客观因素的介入,导致行为人不敢或不能把行为实行终了,以致犯罪没有得逞。

      (二)能犯未遂和不能犯未遂。能犯未遂是指根据犯罪时的主客观情况,犯罪行为本来有可能得逞,但由于行为人意志以外因素的介入使犯罪没有得逞。不能犯未遂,是指由于行为人主观认识上的原因或行为手段或行为对象等原因,犯罪不具备得逞的客观可能性。

      以上就是犯罪未遂的法律特征以及犯罪未遂类型的介绍,犯罪未遂尽管没有造成法律上规定的严重后果,但是犯罪嫌疑人的主观恶意、客观行为等也是可罚的,而且也造成了一定的危害,需要比照既遂犯进行处罚。

     
  •   犯罪未得逞是指什么?

      犯罪未得逞,是指行为人所希望或者放任的、行为性质所决定的危害结果没有发生。

      犯罪未遂与犯罪未得逞是什么关系?

      犯罪未得逞是犯罪未遂与犯罪既遂相区别的基本标志。

      如何确定“未得逞”?

      “未得逞”的具体表现多种多样,只有先确定了“得逞”(既遂)标准,才能确定“未得逞”,即不需要证明实行行为未得逞,只要证明实行行为没有既遂,就属于“未得逞”。所以,“未得逞”属于未遂犯的表面的构成要件要素,并不为违法性、有责性提供根据。

      1.行为人所追求、放任的结果应限定于实行行为的性质本身所能导致的结果(行为的逻辑结果),而非任何结果。

      例如,故意杀人罪既遂要求的危害结果是死亡,而不能是伤害。伤害结果是故意伤害罪既遂要求的危害结果,但不是故意杀人罪既遂要求发生的危害结果。

      例如,盗窃罪(包括要求数额较大的其他犯罪)既遂要求的危害结果是转移他人占有的数额较大的财物,如果行为人盗窃数额没有达到较大的要求,不成立盗窃罪既遂(可能成立盗窃罪未遂)。

      2.实行行为与实害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如果实行行为与实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也不成立既遂,可能成立犯罪未遂。

      例如诈骗罪、抢劫罪、敲诈勒索罪对行为结构的因果发展进程有特殊要求,只有满足了特定的发展过程才可能认定为犯罪既遂,否则只能认定为未遂。

      3.未得逞是指行为人希望、放任发生的危害结果没有发生,即故意的意志因素没有实现;不包括没有实现刑法分则“以……目的”的情况,即不包括没有实现目的犯中的目的的情况;换言之,目的犯中的目的是否实现,不影响犯罪既遂的成立。

      例如,绑架罪的既遂不要求勒索财物的目的实现,只要行为人以勒索财物为目的,开始实施绑架行为就是着手,达到以实力控制他人程度就可以认定为既遂。同样,走私淫秽物品罪的既遂也不要求行为人牟利或者传播的目的得以实现。

      4.抽象的危险犯与具体的危险犯的既遂标准也要求发生特定的实害结果。

      故意犯罪的既遂标准:

      在传统刑法理论中,故意犯罪既遂的标准需要区分行为犯、结果犯、危险犯甚至举动犯,根据不同的犯罪类型提出了不同的既遂标准。在司法考试领域,这一观点不被采纳。[page]

      例如,劫持航空器罪的既遂标准并非行为人开始实施劫持航空器的行为,这只是实行行为的着手。劫持航空器行为的逻辑结果是控制航空器或者控制航空器的航线,行为人实施该行为希望或者放任的结果也是控制航空器或者控制航空器的航线,所以劫持航空器罪的既遂标准是行为人控制航空器或者控制航空器的航线。

      再如,盗窃、抢夺枪支、弹药、爆炸物罪以行为人控制枪支、弹药、爆炸物为既遂标准。

      放火罪、投放危险物质罪以“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作为既遂标准,开始实施具有危害公共安全性质的放火、投放危险物质的行为,只是着手实行行为。

      犯罪未得逞是由于犯罪人意志以外的原因:

      犯罪人意志以外的原因,是指始终违背犯罪人意志的,客观上使犯罪不可能既遂,或者使犯罪人认为不可能既遂从而被迫停止犯罪的原因。

      1、抑止犯罪意志的原因:如抢劫时听见警笛声,以为警察前来抓捕自己而逃离现场。

      2、抑止犯罪行为的原因:实施犯罪行为时被第三者制止、抓获。

      3、抑止犯罪结果的原因:行为人打昏被害人后将其扔进水中,以为被害人就会死亡,但路人救之。

      结果加重犯与未遂犯的关系:

      在故意犯罪的结果加重犯中,存在这样的情形:适用结果加重犯的法定刑,同时适用未遂的处罚规定。

      一种情形是,对加重结果是故意心态,但加重结果没有实现。例如抢劫致人死亡的情形,如果行为人为抢劫财物而故意杀人,即使没有导致被害人死亡的,也要适用抢劫致人死亡的法定刑,但同时适用未遂犯的规定。

      另一种情形是加重结果出现,但基本犯罪未遂。例如强奸致使被害妇女重伤,但没有实施奸淫行为的,适用加重情形的法定刑,同时适用未遂犯的处罚规定。

      同理,在结合犯的情形适用相同的规定。例如,绑架杀害被绑架人的,即使被绑架人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没有死亡,对行为人同样适用“绑架杀害被绑架人的”法定刑,同时适用未遂犯的处罚规定。

     
犯罪未遂的处罚是怎样的相关视频 更多>>
  • 卖假药50万判几年
    2019-06-27 刑法 播放:1931
  • 男方家暴被女方刺死女方会判吗
    2019-05-30 刑法 播放:8369
  • 运输冻肉是什么罪
    2019-05-10 刑法 播放:3119
犯罪未遂的处罚是怎样的相关语音问答 更多>>
犯罪未遂的处罚是怎样的相关专题
犯罪未遂的处罚是怎样的相关问答专辑

15

15年的中国在线法律服务品牌

中国放心的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

82

覆盖82个法律专业领域

站内法律专业领域覆盖面广

1,000,000

每天为全国近100万互联网用户

提供各种类型法律知识查询服务

我是公众

有法律问题?直接发布咨询
(不限时间,律师在线,有问必答)

我是律师

400-678-1488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 8:00-21:00)

关于法律快车

法律快车版权所有 2005-2019 粤ICP备10231287号-5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222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证)粤B2-20100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