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切换]
热门城市 ABCDE FGHJ KLMNP QRSTW XYZ
首页 法律咨询 专业律师 移动端

手机快车

1.浏览器输入

m.lawtime.cn即可访问

2.扫描二维码直接访问

手机百度扫一扫

关注“法律快车熊掌号”

随时随地获取生活

法律,热点常识

网站导航 律师加盟热线: 400-678-1488
您的位置: 法律快车 > 法律知识 > 合同法 > 专题
行纪合同案例分析

行纪合同案例分析

行纪合同又称“信托合同”。行纪人根据委托人的委托,以自己的名义为其办理购销、寄售等事务并收取酬金的协议,在现在的生活中,很多人由于工作或者其他原因会选择和人签订行纪合同。但是也容易产生纠纷,生活中也有很多关于行纪合同的案例,那行纪合同案例分析是怎样的呢?

一、 行纪合同案例分析

 

  核心内容:行纪合同纠纷该如何处理?下面为您介绍,希望对您有帮助。

  原告北京中建A物资贸易中心(以下简称A贸易中心)与被告北京B经典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家具公司)行纪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A贸易中心法定代表人杨东红、委托代理人付宏利到庭参加诉讼。被告B家具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A贸易中心诉称:原告与被告经协商于2007年4月30日就2004年双方合作中关于家具样品及押金事宜签订协议书,被告同意将原告支付的70 000元家具样品押金减去已售沙发1套10 000元,书桌书椅各一张5000元,买被告家具1套4000元的余款51 000元分期退还给原告,其中首批款30 000元于当时给付,余款于协议签订之日起一年内一次性付清,原告将剩余家具样品退还给被告;被告于2008年5月16日向原告退还了押金30 000元;应该在2008年4月30日之前将余款返还给原告,原告多次追索,被告没有将押金返还给原告,故起诉要求被告给付欠款21 000元及利息(从2008年4月30日起至2009年7月8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企业贷款利率计算)。

  被告B家具公司未作答辩,亦未参加本院庭审。

  经审理查明,2004年11月17日,甲方B家具公司(原北京B经典家居装饰中心,2006年6月16日经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核准更名)与乙方A贸易中心签订了合作经营协议,协议约定,甲方提供产品给乙方销售,乙方付给甲方押金50 000元,合作暂定一年,每半个月结一次款。同年11月16日,A贸易中心先行向B家具公司支付押金50 000元。同年12月21日,A贸易中心再次向B家具公司支付押金20 000元。2007年4月30日,就2004年所签订的协议,双方签订了协议书,约定:A贸易中心支付的70 000元家具样品押金减去已售沙发1套10 000元,书桌、书椅各一张5000元,买B家具公司家具1套4000元的余款51 000元分期退还给A贸易中心,其中首批款30 000元于当时给付,余款21 000元于协议签订之日起一年内一次性付清,A贸易中心于三日内将剩余家具样品退还给B家具公司。同年4月30日,B家具公司拉走了全部样品。同年5月16日,B家具公司向A贸易中心返还了押金30 000元;其余的押金21 000元未再向A贸易中心返还,故A贸易中心诉至本院。

  上述事实,有原告A贸易中心提交的合作经营协议、支票存根、收条、协议书、样品清单、进帐单、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证明及当事人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A贸易中心与B家具公司之间签订的合作经营协议及2007年4月30日签订的协议书,出于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国家有关强制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应为有效。A贸易中心履行了约定义务,其依法要求B家具公司返还押金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B家具公司对未按期返还押金给A贸易中心造成的损失应当予以赔偿,对A贸易中心要求B家具公司支付延期付款利息的诉讼请求,本院亦予以支持。B家具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不到庭应诉,放弃抗辩和质证的权利,不影响本院依据已查明的事实依法裁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一、北京B经典家具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北京中建A物资贸易中心二万一千元。

  二、北京B经典家具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北京中建A物资贸易中心逾期付款利息(以二万一千元为基数,从二○○八年四月三十日起至二○○九年七月八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企业贷款利率计算)。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三百四十八元,由被告北京B经典家具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按照不服本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二、 行纪合同结算纠纷

 

  核心内容:行纪合同结算纠纷该如何处理?下面为您介绍,希望对您有帮助。

  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原告A企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与被告湖北B酒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公司)行纪合同结算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于2003年3月11日依法组成合议庭,2003年7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A公司委托代理人周亚平、李凌云,B公司委托代理人章帆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A公司诉称,2001年11月22日,A公司与B公司签订进货协议一份,约定A公司向B公司提供法国产白兰地X.O酒450箱,计10800瓶,5400升;由A公司从法国运至武汉,交B公司提领后在武汉、上海两地代为销售;销售价格为单瓶(无包装)零售价250元,礼盒装每瓶零售价280元;货款结算由B公司向卖场请款后算交A公司;B公司的销售报酬以货物进价的30%在结算时扣除。2001年11月25日,双方还签订补充协议一份,约定货物由武汉市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代B公司进口。2002年1月8日,B公司与武汉市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签订代理进口协议一份,约定由该公司办理货物进关手续,同时载明货主为A公司,货物进关发生的费用由A公司支付。2002年2月6日,B公司在武汉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办妥进关手续之后,从武汉海关提领货物进入武汉、上海各大卖场销售,但至今未向A公司算交任何款项。根据协议约定,在扣除销售报酬后,B公司应支付货款1738800元。为此,诉请法院判令B公司给付货款1738800元及逾期付款的利息。本案在审理中,A公司对于仍未销售的货物,同意按退货处理。

  B公司庭审口头辩称,A公司与B公司之间就酒水代销关系未签订书面协议,A公司提供的进货意向书、进货协议、补充协议缺乏真实性,主张的有关事实没有根据。双方形成的是事实上的行纪合同关系,对于A公司主张的代销货物数量10800瓶,行纪人的报酬按销售价30%计算,B公司支付货物入关时关税、消费税、增值税等事实不持异议。提出在结算时,已售部分2528瓶应按市场简装销售价计算,扣除报酬、商标使用费、手续费、进场费、增值税等项费用后,余款为A公司的应收款;对于未售部分8272瓶退给A公司。

  经庭审质证,确认以下事实:

  A公司为证明双方存在行纪法律关系及权利义务的事实,提供进货意向书、进货协议、补充协议等三份证据材料,B公司认为三份协议有倒签的嫌疑,提出司法鉴定申请。A公司在B公司认可事实上行纪法律关系的前提下,放弃将三份协议作为主张事实的依据。庭审中,就行纪关系的事实,双方确认为:1、2002年1月8日,B公司通过武汉市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从A公司进口法国产白兰地X.O酒900箱(共计10800瓶、5400升),由B公司以自己的名义代为A公司在武汉、上海两地销售;2、A公司为货物进关支付了进口关税、消费税、增值税,但税票凭证载明的缴款人为B公司,并由B公司所持有;3、B公司提领货物后,向有关部门申请办理了进口食品卫生合格证,并付费申领了10800张防伪激光标签(湖北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发放防伪激光标签执行的规费为每张0。03元);4、B公司以“A”“优龙”文字作商标,向国家商标局申请了商标注册,将该商标使用在代销的货物上;5、B公司通过自己在武汉、上海各大卖场建立的销售点进行销售,截止2003年8月22日,已售数量为2528瓶;6、货物销售价格,以市场实际销售价为准。其中简装单价为167元,礼盒装由B公司支付包装费销售单价为185元。7、截止2003年8月22日库存未售货物为8272瓶;8、 销售报酬按销售价的30%计取,但是否应扣除相关费用,双方各执一词;9、在A公司起诉前,双方在往来信函中,已经终止对事实上行纪合同的履行,但就结算事项未能达成协议,产生纠纷。上述事实,有代理进口协议、税费凭证、市场购货发票、往来函件、庭审陈述等证据加以证明,对其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A公司与B公司之间属行纪合同法律关系,虽然二者没有认可一致的书面委托销售合同,但对于事实上行纪合同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均不持异议。A公司是一家在中国台湾注册的企业法人,其委托B公司销售货物的事实发生在内地,本案在法律适用上按照最密切联系原则,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有关行纪合同的法律规范来解决双方在行纪关系结算中所产生的争议。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1、已售货物部分如何结算,B公司在计收行纪报酬后,是否仍应计收行纪费用;2、未售部分如何退货。

  关于已售货物的结算问题,涉及已售货物数量、价款、行纪费用、行纪报酬等事项。关于数量,因货物由B公司代为A公司销售,在行纪合同终止后,一般的结算原则是已售部分付款,未售部分退货。因此,在B公司对于未售部分负有退货担保责任的情况下,B公司就已售货物数量所作的陈述,可以作为认定已售货物数量的事实依据。关于价款,双方认可以市场销售价为准,但对于礼盒装所产生的与简装之间存在的差价利益及礼盒装具体数量未能达成一致。对此,考虑到B公司支付了礼盒装费用,且双方对礼盒装利益事先并无约定,礼盒装所产生的利益归B公司享有。已售货物部分的单价均以简装的市场销售价167元/瓶进行结算。关于行纪费用,B公司从A公司委托销售货物成本、利润的角度,认为A公司在扣除行纪报酬之后获利较高,自己因代销货物所产生的进场手续费(按售价的10%)、增值税(税率17%)、商标使用费(售价的10%),应于报酬后从货款中扣除。对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一十四条、第四百一十五条规定,行纪合同是行纪人以自己的名义为委托人从事贸易活动,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行纪人处理委托事务支出的费用,由行纪人负担,但当事人另有规定的除外。B公司以自己的名义代为A公司销售货物,所发生的进场手续费、税费、甚至包括未主张或未发生的运费、保险费等均属于行纪费用,在双方未另作约定的情况下,应由B公司负担。至于商标使用费,双方对此并无约定,B公司将文字“A”、“优龙”注册为商标使用在所代销的货物上,表明商标注册人与货物之间在销售问题上所存在的关系,虽然商标注册需支付一定费用,且商标随其知名程度,具有相应的无形资产价值,但B公司使用该商标于代销的货物上,也是处理行纪事务的活动,仍属于行纪费用的范畴。关于行纪报酬,双方认可以销售价的30%为行纪报酬。对此,考虑到双方未有共同认可的书面合同,且B公司在认可30%报酬的同时,又提出了有关费用扣除的意见,可视为对于报酬约定不明,从解决纠纷和平衡利益的角度,可将行纪报酬确定为销售价的40%,A公司不再承担任何费用。


  关于未售货物的处理问题,涉及退货、有关证件的移转、退货部分增值税发票的开具等事项。关于退货,B公司基于行纪关系提领货物,在行纪关系终结后,应将未售货物退给A公司,退货数量按B公司陈述的未售数量8272瓶确定,如退货时发生数量缺少的情形,视为已经销售,则由B公司按167元/瓶的60%价款抵偿所缺少的部分。关于有关证件的移转,由于委托销售货物在进关时应办理的有关手续及相关证件,如进口食品卫生合格证、防伪激光标签,具有一次性办理的性质,与销售的货物是主物与从物的关系,因此B公司应将已经取得的该等证件与所退货物一并移转给A公司。B公司为申领防伪激光标签支付了申领费,由A公司按B公司所移转的防伪激光标签的数量与有关行政主管部门执行的规费补付给B公司该项费用。关于增值税发票的开具,委托销售货物进关时,A公司缴纳了关税、消费税、增值税,但税票缴款人为B公司,B公司对于该项增值税发票享有进项抵扣的利益。因此,对于未售货物在退货时,因未发生交易流转增值,B公司应以退货数量及相应的原值,按17%的税率向A公司开具增值税发票,以剔除在税费上所占有的多出的利益。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四百一十四条、第四百一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B公司给付A公司已售2528瓶X.O白兰地酒的货款253305。6元人民币;

  二、B公司将未售出的8272瓶X.O白兰地酒于其所在的武汉仓库退给A公司。如退货数量短缺,则由B公司就短缺的部分按每瓶167元价格的60%向A公司支付价款作为抵偿;

  三、B公司将持有的该批X.O白兰地酒的食品卫生许可证以及与实际退货数量相一致的防伪激光标签移转给A公司。A公司按发放防伪激光标签的行政主管部门执行规费每张0。03元的价格向B公司补付所移转标签的申领费,此款从第一项B公司给付的货款中扣除;

  四、B公司向A公司开具一张增值税发票,价税金额按496555(原完税价格)÷10800×实际退货数量×17%计算。

  上述第一、二、三、四项,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

  本案案件受理费18704元、财产保全费9520元,共计28224元,由原告负担11290元,被告负担1693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A公司在三十日内,B公司在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8704元,款汇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诉讼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三、 行纪合同范本(示范文本)范本

 
正文:
全文

合同编号:________
行纪人:________签订地点:________
委托人:________签订时间:____年____月____日
第一条委托人委托行纪人买入(卖出)的货物、数量、价格:
----------------------------------------
|货物|商标或|规格||||||||
||||生产厂家|计量单位|数量|单价|金额|质量标准|包装要求|
|名称|品牌|型号||||||||
|--|---|--|----|----|--|--|--|----|----|
|||||||||||
|--|---|--|----|----|--|--|--|----|----|
|||||||||||
|--|---|--|----|----|--|--|--|----|----|
|||||||||||
|--------------------------------------|
|合计人民币金额(大写):|
----------------------------------------
(注:空格如不够用,可以另接)
第二条委托人将委托卖出的货物交付行纪人的时间、地点、方式及费用负担: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三条行纪人将买入的货物交付给委托人的时间、地点、方式及费用负担: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四条委托人与行纪人结算货款的方式、地点及期限: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五条报酬的计算方式及支付期限:___________
第六条行纪人以高于委托人指定的价格卖出货物时,报酬的计算方法: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行纪人以低于委托人指定的价格买入货物时,报酬的计算方法: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七条委托人委托行纪人处理委托事务的期限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八条本合同解除的条件:_______________
第九条委托人未向行纪人支付报酬或货物的,行纪人(是/否)可以留置货物。
第十条违约责任:___________________
第十一条合同争议的解决方式:本合同在履行过程中发生的争议,由双方当事人协商解决;也可由当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调解;协商或调解不成的,按下列第____种方式解决:
(一)提交________仲裁委员会仲裁;
(二)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
第十二条其他约定事项:________________
第十三条本合同未作规定的,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执行。
--------------------------------
|委托人|行纪人|鉴(公)证意见:|
|委托人(章):|行纪人(章):||
|住所:|住所:||
|法定代表人:|法定代表人:||
|居民身份证号码:|居民身份证号码:||
|委托代理人:|委托代理人:||
|电话:|电话:||
|开户银行:|开户银行:|鉴(公)证机关(章)|
|账号:|账号:|经办人:|
|邮政编码:|邮政编码:|年月日|
--------------------------------
监制部门:印制单位:

 

四、 行纪合同纠纷

 

  核心内容:行纪合同纠纷该如何处理?下面为您介绍,希望对您有帮助。

  原告北京A爱的阁生殖保健用品配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与被告北京B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公司)行纪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08年7月24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李东谊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A公司委托代理人崔春兰,被告B公司委托代理人聂华军、吴园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A公司诉称,原告与被告于2004年4月15日签订合作协议,原告承包被告计生用品、生殖保健用品专柜,原告将商品送到被告所在地,被告负责验收货,原告委派专人负责打单、开票,被告负责收款、发货,结款方式为每月实销实结,每月上旬与被告对账、结款;被告尚欠原告2008年1月1日至1月4日的货款4463.70元未付。原告起诉要求被告给付货款4463.70元。

  被告B公司辩称:我们的单据已经封存了,无法核实;原告提供的入库单、退货单是真实的,但是不能证明我单位欠原告的钱。

  经审理查明,A公司在B公司销售计划生育用品和生殖保健用品,B公司接收销售的货款,在B公司向A公司结算货款时,A公司支付5%的管理费。双方的交易习惯是:A公司将货物送到B公司库房,B公司出具入库验收单,A公司售出货物时开出销售单据,B公司的收银员收款,A公司与B公司每天核对账目并签字确认。2008年1月2日,A公司的售货金额为2480.80元,1月3日的售货金额为1444元,1月4日的售货金额为538.90元,三天的售货金额共4463.70元。B公司因故停止经营活动后,未核对A公司2008年1月2日至同年1月4日的销售账目,亦未支付款项。B公司现在尚欠A公司货款4463.70元。

  上述事实,有原告A公司提交的入库单、提货单及双方当事人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A公司与B公司之间的行纪合同关系,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应属有效。A公司供应了货物,其要求B公司给付已售出货物货款和利息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但A公司计算利息的起算时间有误,本院予以调整。按照双方之间的交易习惯,B公司负有与A公司核对帐目的义务,在案件审理过程中,B公司认可A公司的单据,但以自己单位封存了账目为由不与A公司对账,亦无证据反驳A公司的主张,故本院对A公司提交的证据予以采信。B公司未及时给付货款,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四百零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北京B医药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北京A爱的阁生殖保健用品配送有限公司货款四千四百六十三元七角,

  二、北京B医药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北京A爱的阁生殖保健用品配送有限公司逾期付款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企业活期存款利率,从二○○八年二月一日起,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

  三、驳回北京A爱的阁生殖保健用品配送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二十五元,由被告北京B医药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五、 行纪合同纠纷案

 

  核心内容:行纪合同纠纷案件该如何处理?下面为您介绍,希望对您有帮助。

中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上 海 市 浦 东 新 区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原告A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简称A公司)诉被告B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B公司)行纪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适用简易程序于2004年8月3日开庭审理。庭后双方当事人申请C商社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准许,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4年11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被告和第三人的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被告签订代理协议,双方约定原告授权被告为原告的销售代理,原告并依据被告的要求,向被告支付单品费、进场费367000元。另根据被告的要求,订购了价值16200元的超市货架,3000元的条形码。原、被告以各持一份由对方签字的代理协议的形式缔结合同。由于当时原告公司尚在设立中,原告的法定代表人暂时借用其在韩国家族公司C商社的名义打印在代理协议的甲方处。单品费、进场费367000元由原告直接支付,发票也是被告直接开具给原告。由于被告一直拒绝向原告披露交易的情况。原告遂起疑心,后了解到被告为在外高桥保税区设立的外商独资企业,其经营范围不包括销售代理。依据国务院《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明确将商品交易、委托经营、销售代理等与批发零售相关的业务列为限制类。被告未委托经营、销售代理的经营资格,而与原告签署代理协议,违反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原告要求法院判令1、原、被告签订的代理协议无效;2、被告返还原告支付的化妆品单品费、进场费367000元;3、被告赔偿原告损失19200元;4、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原告的诉请没有依据,被告没有和原告签订过任何协议,也没有任何实际往来。被告与第三人进行交易,要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请。

  第三人诉称:第三人与被告签订代理协议,约定第三人授权被告为第三人的销售代理,第三人并依被告的要求,由本案原告向被告支付单品费、进场费367000元;另根据被告的要求,原告订购了价值19200元的货物及货架。本案原告由第三人的法定代表人李裁宇个人投资设立,并担任本案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因此被告同意第三人的合同权利与义务转由原告承担。事实上,此合同一直由本案原告履行。但由于第三人与被告未能及时订立合同权利义务转移的协议,故原告可能仍处于第三人代为履行的地位。由于被告一直拒绝向第三人披露交易的情况。第三人遂起疑心,后了解到被告为在外高桥保税区设立的外商独资企业,其经营范围不包括销售代理。依据国务院《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明确将商品交易、委托经营、销售代理等与批发零售相关的业务列为限制类。被告未委托经营、销售代理的经营资格,而与第三人签署代理协议,违反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原告要求法院判令1、第三人与被告签订的代理协议无效;2、被告返还第三人支付的化妆品单品费、进场费367000元;3、被告赔偿第三人损失19200元;4、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同意第三人的诉请。

  被告对第三人的诉请,表示被告和第三人的代理协议没有违反行政法规。该代理协议不是贸易代理合同,而是行纪合同,被告的营业范围从事保税区内贸易代理或代理外国企业,因此被告可以从事此合同项下的业务。即使没有权利开展此项业务,被告也可委托保税区内的其它企业来做。事实上,第三人的产品可以进场,因为第三人找到更好的代理人,所以拒绝进场。被告不同意第三人的诉讼请求。

  原告向法院提交如下证据:

  1、代理协议;

  2、二份贷记凭证、被告出具的发票、申请条码电汇凭证和中国物品编码中心出具的3000元发票,证明原告向被告付款;

  3、货架合同、照片及两份传真,证明原、被告之间的合同关系及被告给原告造成的损失;

  4、原告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外商投资企业批准证书、法定代表人护照;

  5、被告的工商资料,证明被告的经营范围;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2、4、5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证据3两份传真的真实性有异议,并提供被告传真原稿,对货架合同和照片没有异议。第三人对上述证据均无异议。

  被告提供如下证据材料:

  1、被告的传真稿原件,;

  2、好德便利有限公司的进场通知;

  3、代理协议;

  4、李裁宇写的备忘录;

  5、被告给李裁宇的通知函

  原告对被告证据1的真实性不予确认;证据2的真实性不予确认,且超过举证期限;对证据3代理协议原告表示是以双方各在对方的文本上签章的方式订立合同;证据4、5,原告表示超过举证期限,且没有提交原件。第三人同意原告的质证意见。

  第三人没有证据提交。

  根据原、被告提供的证据和庭审,本院确认如下事实:

  2003年10月31日,第三人C商社(甲方)和被告B公司(乙方)签订一份《代理协议》。第一条:甲方现授权为其产品(20个品项)在好德便利店所属300家卖场销售的全权代理。甲方一次性给付4万元作为其在运行此项目过程中的一切费用。第三条:甲方的权利和义务主要有:提供产品进入市场的一切合法配套手续;按照合同约定向乙方提供真实、有效的增值税发票;按乙方每批订单约定时间及时供货;甲方需支付乙方为其新产品所进入好德超市所发生的实际费用,进场费9万元、单品费每个条形码3万元、每个门店每月80元。第四条:乙方的权利和义务主要有:向便利店提供进场的合法手续;对收到的货物进行必要的检验,并在收货当天通知甲方检验结果;为甲方争取优惠的DM促销费,及时为甲方提供产品销售信息反馈,配合甲方物流配送、销售管理。第五条:乙方按照甲方产品的结算价格清单与甲方结算,该价格包含所有增值税、关税等这种应由甲方交纳的税金。甲方根据乙方订单发货,乙方收到货物后经检验合格,根据超市90天结算日期到帐后,在5个工作日内将款划入乙方指定银行,并开具增值税发票。第六条:双方签订的代理协议生效后,如果甲方未能按照协议约定的条件交付货物,甲方应按该产品总值的千分之一向乙方支付违约金,并赔偿因此造成的一切损失。


  《代理协议》文本二份,一份由C商社的董事长李裁宇和被告B公司的代表郭丽签字。另一份仅由被告的代表郭丽签字并加盖公章。

  2003年11月11日,李裁宇在上海外高桥保税区投资成立了一家外商独资企业即原告A公司。A公司于2004年1月13日和5月14日分二次向B公司支付了总计人民币367000元。另,A公司向中国物品编码中心支付了申请条码费用3000元,购买了60个商场样品展示架,计16200元。

  2004年5月20日,B公司向C商社的宋先生传真一份通知函,内容为:“经贵公司委托,贵公司于2004年5月14日交付我公司关于Rococo正式16个产品进入好德便利店之事,现已全部办妥。请尽快装备相关货品和货架,并于2004年6月7日送好德便利店,同时请尽快支付场租费。另,已支付款项,我公司将于2004年5月24日开发票给贵司,现请提供贵公司开票抬头(全称)。”同日,B公司开具了一张客户为A公司、摘要为化妆品单品费进场费、金额为367000元的发票。但C商社没有送货至好德便利店,也未继续履行代理协议。

  另查,B公司注册在外高桥保税区,经营范围是“国际贸易、转口贸易、保税区企业间的贸易及贸易代理;通过国内有进出口经营权的企业代理与非保税区企业从事贸易业务;区内商业性简单加工及商品展示;贸易咨询服务”。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两个,一是《代理协议》的合同主体,二是《代理协议》的效力。

  《代理协议》的甲方是C商社,合同订立时,A公司尚未注册成立,李裁宇的身份是C商社的法定代表人,故合同是在C商社和B公司之间签订的。李裁宇在中国外高桥保税区新注册的A公司向B公司支付的款项应理解为代付行为。B公司在2004年5月20日的传真中要求C商社提供发票抬头全称,这可以解释B公司的发票客户为A公司。A公司认为其是在设立中公司借用C商社的名义,现C商社已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并提出诉讼请求,故本院对A公司的观点不予采纳。

  《代理协议》中代理含义,是指B公司作为C商社的商品在指定销售领域内的代理商,从协议第五条中双方结算及开具增值税发票这些安排,协议双方法律关系实为行纪关系。B公司提供的证据好德便利的通知中提到“以下100家门店请注意,经与B贸易公司商议……”“B化妆小件陈列台帐”,B公司是以自己名义作为供货商与好德便利进行交易。B公司是一家注册在外高桥保税区的公司,不允许直接从事保税区外贸易。保税区是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由海关实施特殊监管的经济区域,其主要功能是“转口贸易、出口加工、保税仓储”。与一般企业超越经营范围从事贸易活动不同,保税区内企业的经营范围是特定的。《代理协议》是C商社给予B公司在保税区外(好德便利300家门店)的销售代理权,而B公司并不具备在保税区外从事贸易的经营资格,故《代理协议》无效。无效合同从合同订立时即没有效力,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另,C商社提出的订购货架和条形码的损失,因二者并不在《代理协议》的内容中,且订购人均为A公司,故本院不予支持。

  《代理协议》明确双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及其它有关法律、法规之规定订立的合同,故本案应适用我国法律。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条第一款、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A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二、被告B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第三人C商社(C COSMETIC COMPANY)人民币367000元;

  三、第三人C商社的其余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303元,由被告负担8015元,由第三人负担28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当事人之日起原、被告在十五日内,第三人在三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六、 行纪合同双方当事人义务

 

  行纪合同双方当事人义务有哪些?是双方当事人约定一方以自己的名义为他方人从事贸易活动并将该贸易活动的利益移转给该他方,而他方支付约定报酬的合同。行纪人的义务包括为委托人的利益而处理委托事务的义务、保管标的的义务等等,下面在本文整理介绍行纪合同当事人的义务。

  行纪合同是什么

  行纪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约定一方以自己的名义为他方人从事贸易活动并将该贸易活动的利益移转给该他方,而他方支付约定报酬的合同。

  行纪合同的法律特征

  1、行纪人以自己的名义为委托人办理委托事务。

  2、行纪合同是以行纪人为委托人从事贸易活动为内容的合同,因此行纪合同从本质上来讲是委托合同的一种特殊形式。

  3、行纪合同为有偿合同。

  4、行纪合同是诺成性、双务、不要式合同。

  行纪合同双方当事人的义务

  (一)行纪人的义务

  1、为委托人的利益而处理委托事务的义务。

  2、保管标的物的义务,行纪人占有委托物的,应当妥善保管委托物。若因为行纪人的过失造成标的物毁损灭失的承担然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3、依据委托人的指示处理义务,委托人对价格有特别指示的,行纪人不得违背该指示卖出或者买入。

  4、差价补偿义务与报酬增加请求权。

  (1)差价补偿义务

  行纪人低于委托人指定的价格卖出或者高于委托人指定的价格买入的,应当经委托人同意。未经委托人同意,行纪人补偿其差额的,该买卖对委托人发生效力。

  (2)报酬增加请求权

  ①行纪人高于委托人指定的价格卖出或者低于委托人指定的价格买入的,可以按照约定增加报酬。

  ②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当事人通过协商仍然不能确定的,该利益属于委托人。

  (二)委托人的义务

  1、支付报酬的义务,委托人不支付报酬的行纪人可以留置标的物。

  2、验收和受领物品的义务,委托人不及时受领标的物的,行纪人可以提存标的物。

  (三)行纪人的介入权

  行纪人卖出或者买入具有市场定价的商品,除委托人有相反的意思表示的以外,行纪人自己可以作为买受人或者出卖人。


 

七、 行纪合同履行中的“增量利益”归谁所有

 

  核心提示:行纪合同履行过程中产生的“增量利益”归谁所有?受托人与委托人订立行纪合同的,受托人如欲保护自身利益,应对合同标的价格变化作出约定,明确由受托方享有价格变化所带来的利益。本文通过一则案例为您分析。

  【事件导读】孔某公司与曹某公司签订了一份《代理采购合同》,约定曹某公司为孔某公司以2400元每吨价格购买一批矿产,代理费30万元。曹某公司便开始就此事进行采购,但在采购过程中,矿产价格下降了,从2400元每吨降到了1800元每吨。于是曹某公司便以1800元每吨的价格购买,并以2400元价格向孔某公司交付。孔某公司发现矿产价格下降了,便要求曹某公司以1800元每吨价格给自己,双方僵持不下最终诉至法院。法院受理后经过调查,最终判定曹某公司按1800元每吨向孔某公司交付。

  【案例分析】本案中,孔某公司委托曹某公司代理采购,曹某公司以自己的名义向第三方签订购买合同,这样就在孔某与曹某两公司间形成了行纪合同法律关系。在行纪合同履行过程中,如果合同没有特别说明并且事后不能能达成补充协议的,行纪人低于委托人指定的价格买入货物的,成本降低的利益应当由委托人享有。

  【实务指南】受托人与委托人订立行纪合同的,受托人如欲保护自身利益,应对合同标的价格变化作出约定,明确由受托方享有价格变化所带来的利益。

  【法条链接】

  《合同法》第四百一十八条行纪人高于委托人指定的价格卖出或者低于委托人指定的价格买入的,若原委托合同无特别约定,并且也不能事后达成补充协议,或不能按照原合同有关系条款或交易习惯确定的,该利益属于委托人。

 
行纪合同案例分析 相关专题
  • 行政诉讼代理的办理及范围

    政诉讼代理人,是指依照法律规定,或由法院指定,或受当事人委托,以当事人的名义,在代理权限范围内为当事人进行行政诉讼活动,但其诉讼法律后果由当事人承受的的人。那行政诉讼代理的办理及范...

  • 遗嘱继承人的范围

    遗嘱继承人是指按照遗嘱人生前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根据法律规定的方式对其遗产或其他事务所作的个人处分, 并于遗嘱人死亡时发生法律效力的遗嘱享有继承遗嘱权的人。那遗嘱继承人的范围是怎样...

行纪合同案例分析 相关咨询

合同违约金上限规定是多少

不管是因为什么签订合同,合同违约金的相关条款都是必不可少的,...

民间借贷合同无效的情形有哪些

不管是涉及哪一个领域的合同,都有可能会被认定为无效合同,民间...

法律快车咨询

14

14年的中国在线法律服务品牌

中国放心的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

82

覆盖82个法律专业领域

站内法律专业领域覆盖面广

1,000,000

每天为全国近100万互联网用户

提供各种类型法律知识查询服务

我是公众

有法律问题?直接发布咨询
(不限时间,律师在线,有问必答)

我是律师

400-678-1488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 8:00-21:00)

关于法律快车

法律快车版权所有 2005- 粤ICP备10231287号-5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222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证)粤B2-20100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