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咨询 专业律师 移动端
网站导航
律师加盟热线: 400-678-1488
全国 [切换]
您的位置:法律快车 > 法律知识 > 婚姻法 > 婚前财产赠与协议书
婚前财产赠与协议书

婚前财产赠与协议书

发布时间 :2018-11-13 17:20浏览量 : 410
在婚前赠与纠纷案件中,往往也会出现协议经过公证的现象。但并非公证后的婚前房产赠与协议都生效。因为,婚前房产的赠与通常是附有某些条件的。如果出现男女一方在婚前赠与了房产给另一方,并办理了公证,而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双方未能登记结婚,那么,只要有证据能证明该公证的协议附有登记结婚等条件,则婚前的房产赠与协议可以认定为没有生效而无法实际履行;一方不得起诉要求对方交付赠与合同标的物并办理该房的产权过户手续。
  •   现实生活中,有不少稍有经济实力的父母喜欢买房、买车等送给自己的孩子。但是也存在一种囧况,如果赠与后发现了该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该怎么办呢?可以撤销赠与吗?下面和法律快车一起看看夫妻一方用个人财产买了房赠与孩子后发现非亲生可以怎么办?

      一、一般把房赠与孩子并办理房产登记后就是孩子的个人财产了

      赠与不动产的合同以登记为生效要件,一旦把房子登记在孩子名下后,即使孩子为未成年人,或者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也应认定为赠与合同生效,孩子成为了房产所有权人。因此,该房产就成了其孩子的个人所有财产,而不再是出钱买房一方的个人财产。非有法定原因,不得随便撤销赠与合同。

      二、但是如果孩子非亲生呢?

      如,金庸小说《天龙八部》里面,段正淳贵为皇室子弟,自然是自己有花不完的钱,他对段誉这个风流倜傥的孩子这么多年来必定是金银玉帛赏之不尽,送栋大宅那也是会有的。如果段王爷最后发现段誉不是自己亲生的,送出去的这些东西可以收回来吗?

      (一)可以赠与存在重大误解而撤销

      以为孩子是自己亲生孩子的认识对于其赠与具有很大的决定作用,然而孩子却是非亲生的,这样血缘关系的误解构成了重大误解,可以向法院请求以重大误解为由撤销;

      (二)撤销房产赠与的请求应当在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子女非亲生的事由一年内提出,注意是知道非亲生的事由起,而不是赠与之日起,以知情为诉讼时效开始计算之日,显然更加公平;

      (三)必须提交出确切的证据证明孩子非亲生,即进行合法的可信度高的亲子鉴定;

      (四)因为本次法律快车小编以夫妻一方以个人财产买房赠与孩子为例,因此这栋房产被撤销赠与后是出资一方的个人财产,不涉及和另一方分割的问题。如果是共同购买的话就要依共有情况分割了,至于有错一方要不要少分,在此暂且不议。

      父母对于亲生孩子的房产的赠与一般不允许撤销是为了维护不动产登记对外公示的效力,以及维护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权利不受侵犯。但是,如果孩子不是自己的亲生的,保护出资购房一方的权利和尊严即更为重要。当然,如果段正淳并没有要收回送出去的财产的意思,赠与是仍然有效的,在北宋的时候段正淳的个人主意自然就是有法律之效,并不需要按照上面多种拘泥。

     
  •   柳先生瞒着妻子林女士将数十万元钱款赠与梅女士,林女士发觉后将柳先生和梅女士告到法院,要求撤销两人之间的赠与行为,梅女士返还林女士相关钱款并偿付相应利息。长宁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后作出一审判决,确认柳先生的赠与行为无效,梅女士应返还林女士59.44万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案情回放】

      2016年7月,林女士向长宁区法院起诉称,多年来,丈夫柳先生瞒着她以转账及现金方式向梅女士赠与钱款。林女士认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丈夫无权将夫妻共有财产擅自赠与他人,而且丈夫与梅女士存在婚外情人关系,相关赠与行为有违公序良俗。林女士请求法院判令相关赠与行为无效,梅女士返还所赠钱款并支付相应利息。

      长宁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法庭上,梅女士否认与柳先生存在婚外情人关系,表示确实收到柳先生转账支付的款项,但这是两人合作经营茶叶生意的,现在生意亏损,愿意返还这部分钱款。梅女士同时否认收到现金以及汇入案外人帐户的钱款。她认为,即便柳先生擅自处分了部分夫妻共有的钱款,对于金额较小的赠与,林女士也无权请求撤销。因此,不同意林女士的诉讼请求。

      法庭审理查明,2015年7月和8月,柳先生分别以现金方式交付给梅女士30万元和13.8万元。在交付30万元现金当日,两人曾有对话(柳先生与梅女士的谈话录音,下同)——柳先生说:“你看有多重!你拎拎看,三十万……我一分钱没动过。”梅女士:“我感动死了,真的。”此外,2013年7月至2015年12月期间,柳先生还陆续以银行及“支付宝”转账方式,向梅女士支付15.64万元。法庭还查明,2016年1月,柳先生曾以向妻子“交差”为由,要求梅女士出具借据被梅女士拒绝。

      【以案说法】

      2016年10月,长宁区法院对本案作出上述判决。法庭认为,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涉案59.44万元虽然由柳先生经手赠与,但除非有相反的证据,应当认为这笔款项是林女士与柳先生的夫妻共同财产。在林女士不知情而且没有同意的情况下,柳先生将夫妻共同财产赠与他人属于无权处分,现在林女士要求撤销赠与,是明确表示对该赠与行为不予认可。柳先生在其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他人建立不正当男女关系并赠与钱款,梅女士据此取得财产,明显有违社会公共秩序及善良风俗,不应受到法律的肯定评价。因此。双方之间的赠与行为依法应确认无效,梅女士应返这笔还钱款及相应利息。

      (文中均为化名)

      (作者单位: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

     
  •   为了已故母亲的10万元财产,刘菲将外甥女告上法院,一个说外甥女擅自取走了老太太的遗产,一个说钱是老太太生前赠予。这钱究竟是什么性质?到底该不该返还?近日,苏州市吴中区法院审结这起返还财产纠纷。

      刘菲处理完老太太的后事后,转头就将外甥女谭芳告上法庭,称她擅自取走了母亲的遗产,要求她返还丁老太名下的存折和10万元。谭芳则认为,这10万元是姨奶奶丁老太生前赠予自己的,不应返还。

      丁老太是谭芳外婆的亲妹妹,由于一直没有生育子女,与谭芳十分亲近。1965年,丁老太领养了一个女儿,取名刘菲。2014年,80多岁的丁老太重病,由于刘菲已定居加拿大,便联系家住苏州的远房外甥女谭芳,希望谭芳可以把母亲接到苏州照顾。

      2014年2月24日,刘菲将丁老太送到苏州,入住福星护理院。丁老太与谭芳签订《授权委托书》,明确由谭芳“听取经治疗医师有关委托人的病情、医疗措施和医疗风险等情况的告知与说明;选择和决定签署有关医疗活动的同意书”。刘菲和丁老太还将丁老太的存折、密码和身份证交给谭芳,表示由于她是老太太在国内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人,所以存折内的10万元给她,请她照顾老太太。考虑到若老人去世取款将很麻烦,谭芳当天就去银行取出了存折中的10万元。

      两个月后,丁老太经抢救无效死亡。刘菲处理完老太太的后事后,却回头将外甥女谭芳告上法庭,称她擅自取走了母亲的遗产,要求她返还丁老太名下的存折和10万元。而谭芳则认为,这10万元是姨奶奶丁老太生前赠予自己的,不应返还。

      吴中区法院审理认为,讼争的10万元于2014年2月20日存入丁老太银行账户,被告于当月24日支取该笔存款,丁老太于2014年5月1日因病去世。可以确认,讼争钱款所有人为丁老太,且在丁老太去世之前,讼争钱款已经交易完毕。且由于讼争钱款系实名存款,并设有密码,如未得到存款权利人丁老太的同意及协助,被告是无法从丁老太的银行账户中提取钱款的。

      法院审理后认为,对原告关于“被告擅自取款”的主张不予支持,并认为丁老太在其生前已将讼争钱款予以处分,因此,讼争钱款不属于死者丁老太的遗产。由此,即便原告系丁老太的法定继承人,亦不能基于继承法律关系提出要求被告返还讼争10万元钱款的主张。由于银行存折为死者丁老太的遗物,故原告要求被告返还银行存折的理由正当,该诉讼主张可予支持。法院最终判决,谭芳返还刘菲开户人为丁老太的建行存折一本,驳回刘菲其他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赠予是赠予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的一种行为。遗产继承则是继承人依照法律规定或者被继承人的合法遗嘱承接被继承人遗产的行为。生前赠予的财产不属于遗产,受赠人无需返还继承人。

      (原标题:老人过世前赠予10万给远房亲戚 养女起诉要求返还被驳回)

     
  •   生活中,常见这样的情形:出轨一方将财产赠与给小三,原配起诉法院要求归还。那么夫妻一方擅自赠与共同财产的性质是否都无效,夫妻一方擅自赠与共同财产能否追回?下面由法律快车在本文详细介绍。

      一、夫妻一方擅自赠与共同财产的性质认定

      有三种意见:

      1、全部有效。赠与人只要意思表示真实,合同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这个赠与行为就是有效的。

      2、部分有效。夫妻一方无权擅自处理夫妻的共同财产,夫妻一方对属于自己的那部分财产的赠与是有效的,而对于属于另一方的那部分财产的赠与是无效的。

      3、全部无效。

      (1)因违反了公序良俗给第三人,根据民法通则及合同法的规定,民事行为应当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夫妻一方将财产赠与给第三人,特别是有暧昧关系的第三人,有违社会公德。

      (2)因夫妻一方无权处分夫妻双方的共同财产,其赠与行为侵犯了合法婚姻当事人的权利。

      二、夫妻一方擅自赠与共同财产能否追回

      一方超过日常生活需要赠与他人应认定全部无效

      夫妻双方在处理夫妻共同财产上的权利是平等的,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的,夫妻双方应协商一致,任何一方无权单独处分夫妻共同财产,若夫妻一方超出日常生活需要擅自将夫妻共同财产赠与他人,赠与行为应当认定为无效,夫妻中的另一方有权请求受赠人返还。

      举个例子,出轨方无偿赠与“小三”财产并不属于日常生活需要的范畴,且通常配偶方也不知情,而 “小三”作为受赠方无偿取得财产,亦不符合“善意取得”的构成要件,在此种情况下,只要无过错的配偶一方对出轨方的赠与行为不予追认,该行为即侵犯了无过错方作为财产共同所有人的利益,是无效的,无过错方当然有权要求“小三”归还受赠财产。

      相关法条链接

      婚姻法司法解释一

      第十七条

      婚姻法第十七条关于“夫或妻对夫妻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的规定,应当理解为:

      (一)夫或妻在处理夫妻共同财产上的权利是平等的。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

      (二)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他人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为由对抗善意第三人。

    (责任编辑:小云)

     
  •   目前司法实践中,法院处理夫妻间赠与纠纷多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为“《合同法》”)有关一般赠与合同的规定予以处理,忽视了夫妻间财产约定与夫妻人身关系息息相关的可能性。为此,结合一则夫妻间财产赠与纠纷的典型案例,引申出夫妻间财产赠与的法律性质认定,以及夫妻一方能否单方撤销赠与的思考,提出了实务中处理此类纠纷的判定思路,盼望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以下简称为“《婚姻法》”)和《合同法》之间的法律适用问题提供有益的解决方式。

      【关键字】夫妻间财产赠与,财产约定协议,法律适用,婚姻法,合同法

      一、张先生诉侯女士离婚纠纷案[1]

      1.案件事实

      张先生与侯女士于2004年在上海相识相恋,于2007年4月3日在河南登记结婚,婚后未生育子女。然而,婚后不久双方就因故产生矛盾并发生争吵,于2007年10月张先生搬离了双方共同居住的上海市威宁路某小区,并持续处于分居状态。尔后,张先生先后于2007年10月26日和2008年10月27日诉诸法院请求与侯女士离婚,法院均未准予离婚。2009年10月张先生第三次向法院起诉离婚。

      由于双方在婚后并未添置任何财产,张先生与侯女士之间不存在共同财产,亦无共同债权债务。另庭审查明,双方曾于2007年3月28日签有一份《财产约定协议书》,且由一名律师出具了见证意见书,该协议书第一款约定:“甲方张先生自愿将自己所有的婚前财产人民币2500万元赠与乙方侯女士,直至2500万元付清。如果期间婚姻发生变故,自离婚之日起甲方不再支付乙方剩余款项……”;第二款约定:“甲方张先生自愿婚后一个月内赠与乙方侯女士结婚礼金人民币200万元……”。其中,第一款约定张先生从未履行,且远超出其收入及支付能力;第二款约定张先生已经按照协议内容给付侯女士200万元。

      2.争议焦点

      除了张先生与侯女士婚姻关系是否彻底破裂外,一审的主要争议焦点表现为张先生与侯女士于婚前签署的财产协议是否应当继续履行。

      二审的争议焦点则主要围绕张先生与侯女士于婚前签署的财产协议应如何履行。

      3.判决结果及理由

      (1)一审判决

      一审法院作出判决:准予张先生与侯女士离婚。对此,一审法院认为,虽然双方自行相识相恋,婚前也有一定的感情基础,但双方在年龄等方面差异较大,结婚半年后即因种种原因发生矛盾、产生摩擦,导致双方婚后共同生活时间较短,而分居时间已达三年。张先生前两次起诉离婚,法院从促使双方积极改善夫妻感情的角度出发,均未准许双方离婚;然而双方感情至今仍无任何改善,反而更趋恶化,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故法院支持了张先生的离婚请求。

      此外,一审法院认为,结合三次庭审陈述可见,协议书的约定并非张先生基于当时自身既有财产所作出的权利处分,而是基于对自身未来收入的预期所做出的承诺,该协议书签署于双方结婚之前,张先生确实按约向侯女士给付了礼金人民币200万元,因婚后半年双方感情发生变故,张先生不愿继续履行该协议书。综合分析该份协议书的内容及形式,根据合同法关于赠与合同的相关规定,本案并不存在张先生不得撤销赠与的法定情形,故法院未支持侯女士要求张先生继续履行协议书的请求。

      (2)二审判决

      二审法院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对此,二审法院认为,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张先生在婚前曾签订《财产约定协议书》,协议书中张先生曾承诺赠与侯女士人民币2500万元,但张先生实际支付侯女士人民币200万元,现双方感情破裂,张先生表示不再愿意赠与侯某钱款,该行为并不违反法律规定。

      二、问题的提出与案例评释

      不难发现,上述案例的判决结果主要取决于四个方面:其一,张先生与侯女士于婚前签署的“财产约定协议”是否有效;其二,该协议的法律性质如何认定;其三,张先生是否有权撤销该协议;其四,张先生是否应当继续履行该协议约定。

      然而,要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还需先厘清我国《婚姻法》与《合同法》之间的法律适用问题。换言之,双方签署的财产约定协议应当适用《婚姻法》有关夫妻财产约定的法律规定?还是应当适用《合同法》涉及契约或赠与的法律规定?抑或是,当《婚姻法》与《合同法》发生法律冲突时,应当优先适用哪项法律规定?因此,结合张先生诉侯女士离婚纠纷案,笔者试图从夫妻间财产赠与的法律性质认定,以及单方能否变更或撤销相关协议的角度展开论述。

      1.如何认定夫妻间财产赠与的法律性质?

      首先,在具体认定夫妻间财产赠与的法律性质前,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判断夫妻间签署的协议约定是否有效以及何时生效。对此,笔者认为夫妻间财产赠与的行为系属民事法律行为,其合法有效的前提应当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下简称为“《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所规定的实质性要件,即其一,行为人应当具备相应的行为能力;其二,双方的意思表示真实且知悉其行为所将产生的法律效果;其三,行为本身并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而满足上述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自成立时起具有法律约束力;行为人非依法律规定或取得对方同意,不得擅自变更或解除。[2]

      其次,在确定夫妻间财产赠与行为系合法有效后,应进一步明晰夫妻间签署协议的法律性质,即财产约定协议的定性问题——该协议是否符合我国《婚姻法》第十九条之规定[3]。我国《婚姻法》尊重夫妻双方对财产的所有形式所做出的意思表示,如夫妻双方可以书面约定婚前或婚后财产的归属,或是夫妻双方书面对全部或部分财产的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等进行约定,对此法律并未加以干涉或限制,且夫妻双方对婚前财产和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财产做出的约定具有法律约束力。因此,当产生夫妻间赠与纠纷时,对于符合我国《婚姻法》第十九条规定的夫妻财产约定,更宜适用我国《婚姻法》作为解决纠纷的法律依据。

      那么,对于不符合我国《婚姻法》第十九条规定的夫妻财产约定协议又该如何认定其法律性质,并确定其法律适用问题。目前司法实践中,法院多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以下简称为“《婚姻法司解三》”)第六条,或根据该条的立法精神依据我国《合同法》关于一般赠与合同的规则予以处理。[4]对此,笔者认为夫妻财产约定具有身份属性,缔结主体仅限于夫妻双方,其以夫妻间婚姻关系为基础,也自然依附于夫妻关系,恰如我国《合同法》第二条第二款之规定[5],身份契约并不适用《合同法》。所以,当产生夫妻间赠与纠纷时,对于不符合我国《婚姻法》第十九条之规定的夫妻财产约定,不妨参照我国《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即当夫妻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时,适用我国《婚姻法》法定财产制的相关规定。根据该条款的立法精神,若夫妻双方约定的财产系一方个人财产,作为享有财产所有权的一方有权依自己意志自由支配其财产,并依自己的真实意愿对财产归属等问题做出相应约定。同样地,若夫妻双方约定的财产系共有财产,经夫妻双方自愿协商一致,自然可以对共同共有的财产权属做出相应的约定,这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以下简称为“《物权法》”)第九十七条之规定[6]相契合,衔接了我国《婚姻法》与《物权法》之间的法律规定。

      综上所述,认定夫妻间财产赠与行为合法有效后,应当判断双方所签署的协议是否符合我国《婚姻法》第十九条的规定。若夫妻财产约定符合《婚姻法》第十九条,产生夫妻间财产赠与纠纷时则应适用该条款作为法律依据;反之,不符合《婚姻法》第十九条的夫妻财产约定,产生夫妻间财产赠与纠纷时可参照《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一款,适用我国《婚姻法》法定财产制的法律规定,尊重夫妻双方的意思自治。

    [page]

      当然,如何判定夫妻间财产赠与的履行问题,还需全面考虑协议所约定的内容、签署协议时的真实目的、双方结婚时间的长短等综合因素。其中,夫妻一方能否单方变更或撤销夫妻间财产赠与也是不容回避的问题之一。

      2.夫妻一方能否变更或撤销财产约定协议?

      鉴于房屋的市场价值动辄数百万,持续上涨的房价往往牵绊着两个家庭的幸福,生活中也不乏夫妻之间赠与房产发生纠纷的现象,因此最高人民法院于2011年颁布了《婚姻法司解三》,其中第六条的规定[7]为夫妻一方将个人房产赠与另一方的情形提供了实务指引,即按赠与房屋是否已变更登记为分界点,认定赠与人是否可以行使任意撤销权。具体而言,房屋未变更登记前,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但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除外;房屋变更登记后,则赠与合同消灭且无从撤销。[8]

      然而,该条文自实施以来一直饱受争议,有学者指出,该条款并没有对赠与的不同情形进行具体区分,现实生活中,夫妻一方于婚前或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将其所有的房产“赠与”给另一方,名义上看是“赠与”,实则可能是赠与方对离婚后子女抚养费的“抵偿”,或是由于自己过错而对另一方的损害赔偿等等,夫妻间“赠与”适用“一刀切”的任意撤销规定难以实现裁判正义。[9]对此,笔者认为《婚姻法司解三》第六条仅仅是对夫妻一方将个人房产赠与另一方的情形提供了解决思路;但不容否认的是,夫妻间财产赠与的实际情况可能复杂多样,涉及夫妻一方撤销赠与的情形不能全依《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赋予赠与方任意撤销的权利,否则可能会损害受赠方的利益,导致裁判结果有失公平。所以,对于夫妻一方是否有权变更或撤销协议约定,行使撤销权所需具备的条件,对撤销权行使的限制等问题应当区分不同情形予以明确。

      就目前司法实践而言,涉及夫妻间财产赠与的纠纷类型主要有三种:一是赠与合同签订后赠与财产的权利尚未转移,赠与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撤销赠与;二是赠与合同签订后赠与财产的权利尚未转移,当事人未能结婚或离婚,赠与人请求撤销赠与;三是赠与合同签订并实际履行后,当事人未能结婚或离婚,赠与人请求撤销赠与。[10]而要化解上述三类夫妻间财产赠与纠纷需要厘清我国《婚姻法》和《合同法》有关赠与合同处理的法律适用问题。

      对此,笔者认为,《婚姻法》是调整婚姻家庭领域纠纷案件的基本准则,主要表现为夫妻人身关系与财产关系的法律规范;《合同法》则是维护社会经济秩序,保护合同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法律规范,两者均属于民事领域的单行法律。就涉及夫妻间财产赠与纠纷中撤销权的行使而言,我国《婚姻法》并未做出明文规定,而《合同法》第十一章“赠与合同”有明确的规定。然而,诚如上文提及,夫妻间财产约定具有身份属性,与夫妻人身关系紧密相连,身份契约不能简单地适用《合同法》的规定。所以,在处理有关夫妻间财产赠与纠纷时还需综合考虑协议的内容、签署协议的真实目的等情形,若夫妻财产约定本身与夫妻关系无直接联系,只是双方对财产的权属所作出赠与和接受赠与的意思表示,那么在《婚姻法》未做出明文规定的情况下,可以参照《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予以处理。若夫妻财产约定的签署实质上是婚姻关系中过错方对无过错方的补偿,或是父母一方对子女抚养费的折抵,抑或是对照顾家庭付出较多一方的补偿等情形,与夫妻人身关系息息相关的财产赠与的撤销,就迫切需要补充我国《婚姻法》有关夫妻财产约定中撤销权行使的相关法律规定。

      综上所述,夫妻间财产赠与纠纷中夫妻一方撤销权行使的法律适用不可全依《合同法》有关赠与合同的规定,应当区分协议内容、签署协议的真实目的是否与夫妻人身关系有直接联系。仅仅是对财产的权属达成的约定,可以参照《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确定能否行使撤销权;若是财产赠与约定实质上与夫妻人身关系紧密联系,不妨填补我国《婚姻法》对于夫妻财产约定中撤销权行使规则的空白。

      3.张先生诉侯女士离婚纠纷案的评析

      就上述案例而言,张先生与侯女士签署的是婚前财产约定协议,明确了张先生将其个人财产以及结婚礼金赠与侯女士,后因感情不和张先生起诉离婚,双方对于该协议的履行问题产生争议。恰如上文所言,本案的处理需要逐步解决四个方面的问题,首先应当判断的是双方所签署的“财产约定协议”是否有效。本案中,在张先生与侯女士均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签署的“财产约定协议”效力问题取决于双方的意思表示是否真实,以及是否违反法律或社会公共利益。在双方平等自愿的基础上签署该协议,将一方个人婚前财产赠与另一方的行为系合法行为,因此可以认定双方所签署的协议合法有效。

      其次,如何认定涉案协议的法律性质。本案中,认定张先生与侯女士于婚前签署的“财产约定协议”的法律性质关键在于:该协议是否符合我国《婚姻法》第十九条之规定,即该协议是否涉及到约定财产制的选择。涉案协议的内容实际上是张先生对个人财产作出赠与的意思表示,以及侯小姐接受赠与的意思表示,虽名为“财产约定协议”,但并非选择夫妻财产约定制而达成的协议,因此本案协议实为本文所述的夫妻间财产赠与协议。

      第三,张先生是否有权撤销该协议。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法院综合分析了该协议的内容及形式,根据我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做出了判决,笔者持赞同意见。就本案中,张先生与侯女士签署的“财产约定协议”是夫妻间财产赠与的常见类型之一,在判断夫妻一方是否可以单方撤销该协议应当考虑协议的法律性质,协议的内容,签署协议的真实目的,夫妻结婚长短等综合因素,并进一步判断该协议是否牵涉到夫妻人身关系的内容,如案例中张先生与侯女士签署协议的目的仅仅是赠与财产,并无证据表明该协议还与夫妻人身关系紧密相连,因此法院适用《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之规定并无不妥之处。

      第四,张先生是否应当继续履行该协议约定。基于对涉案协议的效力问题、法律性质认定、以及是否有权撤销予以明确后,赠与方是否应当继续履行协议的结论也就显而易见了。本案中,张先生与侯女士签署的协议合法生效,系属夫妻间财产赠与协议,在不涉及夫妻人身关系的情况下张先生有权行使撤销权,故而在张先生主张行使撤销权后,双方所签署的财产约定协议便不再具有法律约束力,张先生也无需继续履行该协议约定。

      [1]一审:上海市卢湾区人民法院(2009)卢民一(民)初字第2138号;二审: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1)沪一中民一(民)终字第155号。

      [2]参见《民法通则》第五十七条。

      [3]《婚姻法》第十九条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4]田韶华著:《夫妻间赠与的若干法律问题》,载《法学》2014年第2期,第72页。

      [5]《合同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婚姻、收养、监护等有关身份关系的协议,适用其他法律规定。”

      [6]《物权法》第九十七条规定,“处分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以及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作重大修缮的,应当经占份额三分之二以上的按份共有人或者全体共同共有人同意,但共有人之间另有约定的除外。”

      [7] 《婚姻法司解三》第六条规定,“婚前或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当事人约定将一方所有的房产赠与另一方,赠与方在赠与房产变更登记之前撤销赠与,另一方请求判令继续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按照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处理。”

      [8]参见《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之规定。

      [9]汪家元著:《婚姻法司法解释中夫妻财产“赠与”规定之反思》,载上海政法学院学报(法治论丛)2014年1月第29卷第1期,第61页。

      [10] 田韶华著:《夫妻间赠与的若干法律问题》,载《法学》2014年第2期,第71页。

     
  •   生活中,很多父母会把房子赠与给自己的子女,当父母公证房产赠与给儿子后,儿子离婚时,房子怎么分割?房子属于个人财产还是共同财产?父母公证房产赠与儿子,儿子离婚时仍属于个人财产,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不能进行分割。

      案情

      梁某与张某于2000年7月登记结婚。梁某主张夫妻分居长达数年,双方感情已经破裂,于是诉至法院要求离婚。

      据了解,张某父母共有一套房屋,2004年,张某父母办理赠与公证,自愿将涉案房屋的全部产权赠与唯一儿子张某,张某表示接受该赠与,后产权登记于张某个人名下。张某父母已先后去世,涉案房屋由张某一家三口居住,梁某与女儿居住一房间,张某居住另一房间。梁某主张该房是张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接受父母赠与的房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故要求对房屋份额进行平均分割。

      判决

      法院认为,关于涉案房产,从张某父母及其在公证处所作的谈话笔录、《赠与合同》的内容及房产证登记的产权人情况看,张某父母将房产只赠与给张某个人所有的意思表示清晰明确,故应认定为张某的个人财产,梁某主张涉案房屋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缺乏事实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评析

      符合五种情形属个人财产

      根据我国《婚姻法》第十八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夫妻一方的财产:(一)一方的婚前财产;(二)一方因身体受到伤害获得的医疗费、残疾人生活补助费等费用;(三)遗嘱或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四)一方专用的生活用品;(五)其他应当归一方的财产。”因此上述案例适用该条第三款,父母在赠与合同中明确了该房产赠与给张某一人,且赠与合同还经过公证,证明力更强。

      (责任编辑:小明)

     
  •   李先生和张女士于2010年相识,2011年结婚,2012年张女士生下了儿子,之后张女士就全职在家带小孩,2014年,李先生感念妻子对家庭的付出,口头上说,将自己婚前房产赠与妻子,但未办理过户登记。2016年,双方因感情不和,打算离婚。张女士想起了赠与协议,便要求李先生履行过户登记,李先生拒不同意,张女士遂起诉到法院,要求李先生继续履行赠与协议。

      焦点

      1.赠与合同成立了吗?

      2.婚内夫妻之间赠与房产是否有效?

      3.李先生能否撤销赠与?

      法律依据

      1.《婚姻法》第19条,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存续期间所得财产或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部分共同所有,在无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约定无效的情况下,婚姻存续期间的夫妻共同财产除个人特有财产外,均为夫妻共同财产;

      2.《婚姻法解释三》第6条,婚前或者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当事人约定将一方所有房产赠与另一方,赠予方在赠与房产办理变更登记前撤销赠与的,另一方请求判令继续履行的,人民法院按照《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处理。

      3.《合同法》第186条,赠与人在赠与财产权利转移前可以撤销赠与。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适用前款规定。

      评析

      首先,本案中,李先生与张女士赠予协议是成立的。这主要基于赠与协议诺成、不要式的性质,诺成就是李先生作出赠与的意思表示,张女士接受的,合同成立;不要式就是法律没有规定合同必需采取某种形式,可以是口头也可以是书面的。所以尽管李先生与张女士只是口头上达成了赠与协议,但仍然成立。

      但是,成立≠有效!

      有人会问,什么意思合同都成立了难道还没生效?

      是的,因为李先生与张女士赠与合同没有满足生效要件。

      生效要件即生效的条件。根据《合同法》第187条规定:赠与的财产依法需要办理登记手续的,应当办理有关手续。也就是说赠与合同生效从交付赠与物或者办理相关手续时生效。而本案中,要使得赠与房屋的合同生效。

      则需要办理产权过户手续。故如果赠与合同虽成立但未生效,李先生并没有丧失其对房屋的所有权。

      最后,李先生可以撤销赠与合同,不履行房屋变更登记的义务。因为赠予合同是无偿的,所以赠与人可以行使任意撤销权。

      那是否所有赠与合同都想撤就撤?

      NO!三种赠与合同不能撤销!

      1.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性质的赠与合同;

      2.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

      3.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

      所以,如果婚内赠与房产的协议要有效最好采取书面形式,方便固定证据,进行公证或直接办理房屋变更登记。

     
婚前财产赠与协议书相关视频 更多>>
  • 民事纠纷立案需要什么
    2019-08-23 婚姻法 播放:152
  • 离婚按揭房分割公式
    2019-05-23 婚姻法 播放:9794
  • 如果结婚证丢了可以办理离婚吗
    2019-03-07 婚姻法 播放:20620
婚前财产赠与协议书相关语音问答 更多>>
婚前财产赠与协议书相关专题
婚前财产赠与协议书相关问答专辑

15

15年的中国在线法律服务品牌

中国放心的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

82

覆盖82个法律专业领域

站内法律专业领域覆盖面广

1,000,000

每天为全国近100万互联网用户

提供各种类型法律知识查询服务

我是公众

有法律问题?直接发布咨询
(不限时间,律师在线,有问必答)

我是律师

400-678-1488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 8:00-21:00)

关于法律快车

法律快车版权所有 2005-2019 粤ICP备10231287号-5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222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证)粤B2-20100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