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切换]
热门城市 ABCDE FGHJ KLMNP QRSTW XYZ
首页 法律咨询 专业律师 移动端

手机快车

1.浏览器输入

m.lawtime.cn即可访问

2.扫描二维码直接访问

手机百度扫一扫

关注“法律快车熊掌号”

随时随地获取生活

法律,热点常识

网站导航 律师加盟热线: 400-678-1488
您的位置:法律快车 > 法律知识 > 刑法 >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共同犯罪的认定依据是什么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共同犯罪的认定依据是什么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共同犯罪的认定依据是什么

发布时间 :2018-09-20 21:46浏览量 : 145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是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依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条规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   什么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构成要件和认定标准是怎样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会受到怎样的处罚?

      一、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概念及其构成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是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

      (一)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秩序。这里所说的社会秩序不是广义的一般的社会秩序,而是指特定范围内的社会秩序,具体是指国家机关与人民团体的工作秩序,企业单位的生产与营业秩序,事业单位的教学与科研秩序。侵犯的对象是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

      (二)客观要件

      本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以聚众的方式扰乱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正常活动,致使其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

      所谓聚众是指纠集多人实施犯罪行为,一般应当是纠集3人以上,有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首要分子,有积极实施犯罪活动,行动特别卖力,情节比较严重的积极参加者,在犯罪分子实施犯罪过程中,有时还会有受蒙蔽的群众,被威胁的一般违法者、围观者、起哄者,纠集3人以上是指包括聚首和积极参加者在内3人以上。如果是一人或二人闹事引得众人围观起哄的,不构成本罪。聚首聚集众人的手段多种多样,可以是煽动、收买、挑拨、教唆等等,聚首可以是躲在幕后唆使、策划而不亲自实施具体扰乱行为人的。

      行为人扰乱礼会秩序的手段主要有:聚众冲击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所在地;在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门前、院内大肆喧嚣吵闹;封锁大门、通道,阻止工作人员进入;围攻、辱骂、殴打工作人员;毁坏财物、设备;强占工作、营业、生产等场所;强行切断电源、水源等等。行为人在实施本罪中,殴打工作人员,毁损公私财物构成犯罪的,应实行数罪并罚。

      只要行为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情节严重,致使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就构成本罪,根据本条第1款的规定,情节严重是构成本罪的要件之一,所谓情节严重是指由于行为人的聚众扰乱行为,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正常活动无法进行,并造成严重损失。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与造成严重损失二者必须同时具备,前者是行为人实施扰乱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的直接表现,后者是社会危害性的实际所在。虽然行为人的行为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但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不以犯罪论处,由公安机关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有关规定处理。所谓严重损失是指有形的物质和无形的智力成果、社会利益和政治利益等诸多方面的严重损失。物质损失包括因犯罪行为而停产、停业等造成的既有财产损害和可得利益损失,可得利益应以具备充分成就条件,若非犯罪行为干扰就可顺利实现的利益为限,物质损失的严重程度以造成损失的数额为标准。无形的智力成果、社会利益、政治利益损失是指犯罪行为致使以社会利益、政治利益为宗旨的社会组织及其他不直接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社会组织如各政党、工会、妇联和学校、科研机构等无法工作而造成的无法精确计算的损失,对于这类损失是否严重一般可从扰乱行为的手段、持续时间的长短、因无法工作直接延误的工作事项的重要程度、损失是否可以弥补等方面把握。一般来说,扰乱社会秩序的手段情节严重;致使有关单位工作瘫痪时间较长;因扰乱而延误的工作事项关乎重要的社会利益或政治利益的,可视为情节严重。加聚集人数特别众多,围攻、殴打工作人员多人,毁损一定财物的;占据办公场所,封锁通道等持续相当长时间,拒不退出,致他有关单位长期工作瘫痪的;由于扰乱行为,致使教学计划无法完成,影响多人学业;致使重大科研项目无法继续或者造成重大损失的;致使政党、人民团体大的会议(如党代会、青代会等)无法如期举行或中止;打乱其他关乎重大社会利益的事项的部署的(如致使防疫计划无法实施的)等等。曲于行为人的扰乱行为,致使有关单位无法正常开展工作给第三人利益造成严重损害的;虽然该损害结果并非行为人直接造成,但属于行为扰乱社会秩序给社会利益造成的损失,也应作为衡量行为人行为是否情节严重的根据之一。如出于行为人聚众扰乱医疗单位工作秩序,致使危重病人不能得到及时救治而死亡或残疾的,虽然行为人的行为与危害病人的死亡或残疾不具有直接因果关系,但行为人的行为与医疗单位无法开展工作具有直接因果关系,因此,行为人的行为与危重病人的死亡或残疾具有间接因果关系应当将之作为行为人行为的危害结果。[page]

      (三)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但并非一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人都能构成本罪,构成本罪的只能是扰乱社会秩序的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者。所谓首要分子,即在扰乱社会秩序犯罪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所谓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首要分子以外的在犯罪活动中起主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对于一般参加者,只能追究其行政责任,不能成为本罪主体。

      (四)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只能出故意构成。行为人往往企图通过这种扰乱活动,制造事端,给机关、单位与团体施加压力,以实现自己的某种无理要求或者借机发泄不满情绪。由于本罪是聚众性犯罪,因而进行扰乱活动必须基于众多行为人的共同故意。这种共同故意并不要求行为人之间的故意联系十分紧密,只要行为人明确自己以及他人是在实施扰乱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与人民团体的工作秩序的行为即可,并不要求各行为人的犯罪目的或犯罪动机完全一样。

      从扰乱后果看,如果给机关、团体、单位的工作带来严重后果,造成恶劣影响,则为情节严重。从手段看,暴力性手段比非暴力性手段情节严重。

      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认定

      (一)本罪与一般扰乱社会秩序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界限

      两者在表现形式上可能是相同的,都是扰乱了国家机关、团体、事业单位的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两者的主要区别是情节是否严重,是否使国家和社会遭受严重损失。如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是一般违反治安管理行为,应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由于领导上的官僚主义,对涉及群众利益的事处理不当或者工作上的缺点失误,以致引起群众闹事、闹学潮或罢工等,要进行深人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要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加以区别,对于借学潮、罢工之机,故意歪曲党的方针政策,煽动群众,提出无理要求,破坏社会正常秩序,符合本条规定的,则构成本罪。

      (二)本罪同妨害公务罪的界限

      (1)前者侵害的对象是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后者侵害的对象是特定的国家工作人员。

      (2)前者是聚众进行;后者可以是单个人进行。

      (3)前者不限于采用暴力、威胁的方法;后者采用暴力、威胁的方法。

      (三)本罪与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的界限

      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行为原本属于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的一种,本法鉴于国家机关正常活动对于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性,将其单独规定为一罪。两罪的犯罪客体不同。本罪客体是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正常活动秩序。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的客体是国家机关的正常活动;两罪的犯罪对象不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犯罪对象仅限于各级各类国家机关,本罪的犯罪对象是国家机关以外的其他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page]

      (四)本罪与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罪的界限

      本罪与上述两罪的主体、客观方面均十分相似,主要区别在于上述两罪发生在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等公共场所,破坏的是公共场所的秩序;本罪发生在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所在地,破坏的是这些单位的工作、生产、教学、科研秩序。上述两罪行为人必须同时具有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情节严重的情节,本罪毋须具有,实践中往往由于有些企事业单化社会团体所在地本身处于或靠近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公园等公共场所,所以行为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时会造成公共场所秩序遭到破坏、交通秩序遭到破坏的后果;也可能在行为人聚众实施上述两罪时导致这些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无法工作,造成严重损失。实践中可以从犯罪目的着手加以区别。一般来说,本罪行为人目的是直接针对特定的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而上述两罪行为人并不以扰乱特定单位工作秩序为目的,对于前一种情形应以本罪论处,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混乱的后果应作为衡量情节是否严重的因索之一。对于后一种情形,如果行为人主观上构成间接故意、客观上造成严重损失的,应按吸收犯处理,以本罪论处;如果行为人对致使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无法工作,造成严重损失,主观上属于过失的,不构成本罪,但应将这一危害后果作为量刑时的考虑因索。

      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处罚

      犯本罪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是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要件是怎样的?立案标准又如何?又会受到怎样的处罚?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是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

      一、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构成

      1、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主体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即符合刑法规定犯罪一般主体条件的任何自然人。在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中只指两种人,一种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首要分子,另一种是其他积极参加分子。所谓首要分子,是指在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犯罪活动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所谓积极参加分子,是指在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犯罪活动中,虽非首要分子,但积极参与犯罪活动,行动特别卖力、情节比较严重的犯罪分子。

      2、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客体

      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秩序。广而言之,任何犯罪都是对社会秩序的侵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规定的扰乱社会秩序,是从狭义上讲的,有其特定的含义。根据刑法第290条的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危害在于“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作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客体的社会秩序的特定含义是指国家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的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秩序。侵犯的对象不是党政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3、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主观方面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在主观方面是故意。行为人往往是意图通过扰乱活动给有关单位和领导施加压力,以实现自己的无理要求,或者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

      4、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客观方面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都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所指的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须具备聚众形式。“聚众”,众人数刑法条文上没有明确规定。学理上一般认为,三人以上为众。一人闹事引起多人围观的,不应视为聚众。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是指在首要分子的煽动、策划下,纠集多人共同扰乱党政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的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秩序,如聚众侵入、占领党政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的工作场所,封闭其出入通道,进行纠缠、哄闹、辱骂等。行为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手段是多种多样的。

      所谓“情节严重”,尚无司法解释,一般学理意见认为,情节是否严重,应综合其纠集人数的多少、扰乱的对象、扰乱的程度、扰乱持续的时间、扰乱的范围以及扰乱的动机目的等多方面来分析。据此,“情节严重”,主要是指扰乱的时间长,纠集的人数多,扰乱重要的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秩序,造成的影响恶劣等。所谓“无法进行”,指由其扰乱致使上述各项工作未能按期开展、开始或致使已经开展、开始的工作被迫非正常地中止、停业。

      何谓“造成严重损失”,迄今为止,尚无有权立法或司法解释。从学理上看,由于生产、营业、教学、科研工作及其他一般工作,在工作方式、性质上的差异性很大,“严重损失”的表现形式也就相应各异。因而所谓“严重损失”,从总体上看,其固然应为可借助一定计量手段衡定其损失大小额度的有形损失;但实践中也不排除难以量定的无形损失,例如对新闻单位、教学单位的冲击,导致其工作、教学不能进行或中止者,其损失几何,就很难定量分析。因而,一般以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相结合的手段来衡定人的行为所导致的损失大小。据此,“严重损失”,主要是指公私财物或者经济建设、教学科研等受到严重的损失和破坏等。

      “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都无法进行”和“造成严重损失”三者都是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要件,必须同时具备、缺一不可。

      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立案标准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造成严重损失,情节严重的,应当立案。

      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刑罚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   核心内容: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是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该罪与破坏生产经营罪和妨害公务罪间存在怎样的区别?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是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

      依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条规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1、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与破坏生产经营罪的界限。两者的主要区别是:

      (1)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要求首要分子组织、纠集三人以上进行扰乱活动,一人或两人的扰乱活动,不能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则不要求多人,一人就构成此罪。

      (2)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行为人的意图是想通过聚众扰乱,迫使机关、企业等满足其无理要求,侵害的客体是社会管理秩序,具体则是机关、企业、人民团体等单位的工作、生产及科研秩序。而破坏生产经营罪则是行为人出于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实施破坏机器设备等破坏生产经营的行为,侵害的客体是生产经营的正常活动动。

      (3)扰乱社会秩序罪要求情节严重,并且造成严重后果,破坏生产经营罪则并不要求情节严重。

      (4)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虽然可能会存在正常的生产活动被破坏的情形,但这与破坏生产经营罪不一样,在破坏生产经营罪中,破坏正常的生产活动是行为人追求的直接目的,而在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中,则由于行为人聚众扰乱,客观上造成了企业无法生产的结果,二者有着本质的不同。

      2、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与妨害公务罪的界限。两者的主要区别是:

      (1)侵犯的对象不同,前者侵犯的对象是国家机关、公司、企业、事业和人民团体;而后者针对的是正在执行公务的特定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2)犯罪主体情况不同。前者的主体是聚众进行,而后者的主体可以是聚众,也可以是几个人或单个人;

      (3) 前者可以是暴力性扰乱,也可以是非暴力性扰乱;后者除了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外,均已使用暴力、威胁的方法。

     
  •   在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中,其主要的一个立案标准是如何的呢?还有其犯罪构成是一个需要怎么样的条件的呢?在法规上是如何进行要求呢?

      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条规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是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

      一、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立案标准

      1、行为人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是构成本罪的关键。此处必须同时符合两点:其一,要有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即干扰和破坏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或人民团体正常的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秩序;其二,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必须是以聚众的方式实施的,即纠集三人以上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扰乱。至于扰乱过程中是否使用暴力,不影响本罪的成立。

      2、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必须是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方能构成本罪。情节严重,实践中一般可从扰乱时间的长短、聚众人数多少、扰乱的对象的性质和侵害后果是否严重等予以认定。

      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构成

      1、犯罪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但并非一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人都能构成本罪,构成本罪的只能是扰乱社会秩序的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者。

      所谓首要分子,即在扰乱社会秩序犯罪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

      所谓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首要分子以外的在犯罪活动中起主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对于一般参加者,只能追究其行政责任,不能成为本罪主体。

      2、犯罪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只能是故意构成。行为人往往企图通过这种扰乱活动,制造事端,给机关、单位与团体施加压力,以实现自己的某种无理要求或者借机发泄不满情绪。由于本罪是聚众性犯罪,因而进行扰乱活动必须基于众多行为人的共同故意。这种共同故意并不要求行为人之间的故意联系十分紧密,只要行为人明确自己以及他人是在实施扰乱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与人民团体的工作秩序的行为即可,并不要求各行为人的犯罪目的或犯罪动机完全一样。

      从扰乱后果看,如果给机关、团体、单位的工作带来严重后果,造成恶劣影响,则为情节严重。从手段看,暴力性手段比非暴力性手段情节严重。

      3、犯罪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秩序。这里所说的社会秩序不是广义的一般的社会秩序,而是指特定范围内的社会秩序,具体是指国家机关与人民团体的工作秩序,企业单位的生产与营业秩序,事业单位的教学与科研秩序。侵犯的对象是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

      4、犯罪客观要件

      本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以聚众的方式扰乱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正常活动,致使其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

      所谓聚众是指纠集多人实施犯罪行为,一般应当是纠集3人以上,有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首要分子,有积极实施犯罪活动,行动特别卖力,情节比较严重的积极参加者,在犯罪分子实施犯罪过程中,有时还会有受蒙蔽的群众,被威胁的一般违法者、围观者、起哄者,纠集3人以上是指包括聚首和积极参加者在内3人以上。如果是一人或二人闹事引得众人围观起哄的,不构成本罪。聚首聚集众人的手段多种多样,可以是煽动、收买、挑拨、教唆等等,聚首可以是躲在幕后唆使、策划而不亲自实施具体扰乱行为的人。

      行为人扰乱礼会秩序的手段主要有:聚众冲击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所在地;在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门前、院内大肆喧嚣吵闹;封锁大门、通道,阻止工作人员进入;围攻、辱骂、殴打工作人员;毁坏财物、设备;强占工作、营业、生产等场所;强行切断电源、水源等等。行为人在实施本罪中,殴打工作人员,毁损公私财物构成犯罪的,应实行数罪并罚。   只要行为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情节严重,致使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就构成本罪。

      根据本条第1款的规定,情节严重是构成本罪的要件之一。 

      所谓情节严重是指由于行为人的聚众扰乱行为,致使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正常活动无法进行,并造成严重损失。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与造成严重损失二者必须同时具备,前者是行为人实施扰乱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的直接表现,后者是社会危害性的实际所在。虽然行为人的行为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但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不以犯罪论处,由公安机关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有关规定处理。所谓严重损失是指有形的物质和无形的智力成果、社会利益和政治利益等诸多方面的严重损失。物质损失包括因犯罪行为而停产、停业等造成的既有财产损害和可得利益损失,可得利益应以具备充分成就条件,若非犯罪行为干扰就可顺利实现的利益为限,物质损失的严重程度以造成损失的数额为标准。无形的智力成果、社会利益、政治利益损失是指犯罪行为致使以社会利益、政治利益为宗旨的社会组织及其他不直接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社会组织如各政党、工会、妇联和学校、科研机构等无法工作而造成的无法精确计算的损失,对于这类损失是否严重一般可从扰乱行为的手段、持续时间的长短、因无法工作直接延误的工作事项的重要程度、损失是否可以弥补等方面把握。一般来说,扰乱社会秩序的手段情节严重;致使有关单位工作瘫痪时间较长;因扰乱而延误的工作事项关乎重要的社会利益或政治利益的,可视为情节严重。加聚集人数特别众多,围攻、殴打工作人员多人,毁损一定财物的;占据办公场所,封锁通道等持续相当长时间,拒不退出,致他有关单位长期工作瘫痪的;由于扰乱行为,致使教学计划无法完成,影响多人学业;致使重大科研项目无法继续或者造成重大损失的;致使政党、人民团体大的会议(如党代会、青代会等)无法如期举行或中止;打乱其他关乎重大社会利益的事项的部署的(如致使防疫计划无法实施的)等等。曲于行为人的扰乱行为,致使有关单位无法正常开展工作给第三人利益造成严重损害的;虽然该损害结果并非行为人直接造成,但属于行为扰乱社会秩序给社会利益造成的损失,也应作为衡量行为人行为是否情节严重的根据之一。如出于行为人聚众扰乱医疗单位工作秩序,致使危重病人不能得到及时救治而死亡或残疾的,虽然行为人的行为与危害病人的死亡或残疾不具有直接因果关系,但行为人的行为与医疗单位无法开展工作具有直接因果关系,因此,行为人的行为与危重病人的死亡或残疾具有间接因果关系应当将之作为行为人行为的危害结果。

      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认定

      (一)本罪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界限

      两者在表现形式上可能是相同的,都是扰乱了国家机关、团体、事业单位的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两者的主要区别是情节是否严重,是否使国家和社会遭受严重损失。如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是一般违反治安管理行为,应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由于领导上的官僚主义,对涉及群众利益的事处理不当或者工作上的缺点失误,以致引起群众闹事、闹学潮或罢工等,要进行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要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加以区别,对于借学潮、罢工之机,故意歪曲党的方针政策,煽动群众,提出无理要求,破坏社会正常秩序,符合本条规定的,则构成本罪。

      (二)本罪同妨害公务罪的界限

      (1)前者侵害的对象是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后者侵害的对象是特定的国家工作人员。

      (2)前者是聚众进行;后者可以是单个人进行。

      (3)前者不限于采用暴力、威胁的方法;后者采用暴力、威胁的方法。

      (三)本罪与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的界限

      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行为原本属于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的一种,本法鉴于国家机关正常活动对于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性,将其单独规定为一罪。两罪的犯罪客体不同。本罪客体是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正常活动秩序。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的客体是国家机关的正常活动;两罪的犯罪对象不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犯罪对象仅限于各级各类国家机关,本罪的犯罪对象是国家机关以外的其他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

      (四)本罪与聚众扰乱公共场所、交通秩序罪的界限

      本罪与聚众扰乱公共场所、交通秩序两罪的主体、客观方面均十分相似,主要区别在于聚众扰乱公共场所、交通秩序两罪发生在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等公共场所,破坏的是公共场所的秩序;本罪发生在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所在地,破坏的是这些单位的工作、生产、教学、科研秩序。上述两罪行为人必须同时具有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情节严重的情节,本罪毋须具有,实践中往往由于有些企事业单化社会团体所在地本身处于或靠近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公园等公共场所,所以行为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时会造成公共场所秩序遭到破坏、交通秩序遭到破坏的后果;也可能在行为人聚众实施上述两罪时导致这些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无法工作,造成严重损失。实践中可以从犯罪目的着手加以区别。一般来说,本罪行为人目的是直接针对特定的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而上述两罪行为人并不以扰乱特定单位工作秩序为目的,对于前一种情形应以本罪论处,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混乱的后果应作为衡量情节是否严重的因索之一。对于后一种情形,如果行为人主观上构成间接故意、客观上造成严重损失的,应按吸收犯处理,以本罪论处;如果行为人对致使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无法工作,造成严重损失,主观上属于过失的,不构成本罪,但应将这一危害后果作为量刑时的考虑因索。

     
  •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是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聚众扰乱秩序罪如何处罚?

      一、聚众扰乱秩序罪量刑标准:

      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罪,是指聚众扰乱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聚众堵塞交通或者破坏交通秩序,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情节严重的行为。

      犯聚众扰乱秩序罪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构成

      1、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主体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即符合刑法规定犯罪一般主体条件的任何自然人。在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中只指两种人,一种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首要分子,另一种是其他积极参加分子。所谓首要分子,是指在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犯罪活动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所谓积极参加分子,是指在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犯罪活动中,虽非首要分子,但积极参与犯罪活动,行动特别卖力、情节比较严重的犯罪分子。

      2、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客体

      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秩序。广而言之,任何犯罪都是对社会秩序的侵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规定的扰乱社会秩序,是从狭义上讲的,有其特定的含义。根据刑法第290条的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危害在于“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作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客体的社会秩序的特定含义是指国家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的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秩序。侵犯的对象不是党政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3、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主观方面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在主观方面是故意。行为人往往是意图通过扰乱活动给有关单位和领导施加压力,以实现自己的无理要求,或者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

      4、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客观方面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都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所指的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须具备聚众形式。“聚众”,众人数刑法条文上没有明确规定。学理上一般认为,三人以上为众。一人闹事引起多人围观的,不应视为聚众。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是指在首要分子的煽动、策划下,纠集多人共同扰乱党政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的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秩序,如聚众侵入、占领党政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的工作场所,封闭其出入通道,进行纠缠、哄闹、辱骂等。行为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手段是多种多样的。

      所谓“情节严重”,尚无司法解释,一般学理意见认为,情节是否严重,应综合其纠集人数的多少、扰乱的对象、扰乱的程度、扰乱持续的时间、扰乱的范围以及扰乱的动机目的等多方面来分析。据此,“情节严重”,主要是指扰乱的时间长,纠集的人数多,扰乱重要的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秩序,造成的影响恶劣等。所谓“无法进行”,指由其扰乱致使上述各项工作未能按期开展、开始或致使已经开展、开始的工作被迫非正常地中止、停业。

      何谓“造成严重损失”,迄今为止,尚无有权立法或司法解释。从学理上看,由于生产、营业、教学、科研工作及其他一般工作,在工作方式、性质上的差异性很大,“严重损失”的表现形式也就相应各异。因而所谓“严重损失”,从总体上看,其固然应为可借助一定计量手段衡定其损失大小额度的有形损失;但实践中也不排除难以量定的无形损失,例如对新闻单位、教学单位的冲击,导致其工作、教学不能进行或中止者,其损失几何,就很难定量分析。因而,一般以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相结合的手段来衡定人的行为所导致的损失大小。据此,“严重损失”,主要是指公私财物或者经济建设、教学科研等受到严重的损失和破坏等。

      “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都无法进行”和“造成严重损失”三者都是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要件,必须同时具备、缺一不可。

     
  •   核心内容如果需要在刑事案件中进行辩护词的书写,按照不同罪名的认定,需要怎样进行书写呢?聚众扰乱秩序罪的辩护词需要如何写呢?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我受本案被告人王**的委托和**县法律援助中心的指派,参与本案的庭审,庭前,我认真查阅了案件卷宗,现结合庭审,发表辩护意见如下:

      本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事实不清,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

      被告人王**不仅不具有扰乱社会秩序的犯罪故意,没有组织、指挥、策划及积极参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在公诉机关指控的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案件中,其起到的是极力劝阻、化解矛盾而最终避免了造成严重损失的作用,其行为不应以犯罪论处,依法应予无罪释放。

      一、被告人王**不具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犯罪故意。

      我国的犯罪学理论主张主观和客观相一致的定罪原则。既反对主观归罪,也反对客观归罪。所以,行为人的主观心态是判定罪与非罪的非常重要的条件。主观上不具备犯罪心态的,就不能以犯罪论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在主观方面只能由故意构成。也就是说,主观上必须具有扰乱的故意,这是构成该罪的主观动机。辩护人认为,立法者设置本罪的目的,是为了惩处那些为了达到不正当目的,企图通过扰乱活动,制造事端,以实现自己的某种无理要求的人,还有故意蛊惑群众,制造恐慌情绪,形成了聚众闹事的人。值得注意的是,某些行为类似聚众闹事,但如果不是属于无理取闹,不是为了达到不正当的目的,而是因为相关当事人或单位处理问题失当,造成了群情激愤,就不应当以犯罪论处。

      在本案中,被告人王**到达现场后,看到自己的孩子因为买东西被打的鼻青脸肿,而超市方面置之不理,作为孩子的父亲,当然十分气愤,言语过激些,完全属于人之常情。尽管这样,他仍然抱着平息事态、解决问题的态度,积极找超市方面协调,要求超市方面给一个说法,如果不给一个说法,就把超市的门堵上。其主观上完全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不是不问青红皂白地把超市门堵上,其让超市方面给一个说法的要求也是完全合理的。甚至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他带有过激性的语言,超市方面未必会及时地出面协商,事态只能更加扩大,正是他抱着积极协商解决问题的心态,才与到来的超市经理去楼上商议,这种心态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犯罪的扰乱故意显然大相径庭,有着本质的不同。

      二、被告人王**既不是首要分子,也不是积极参加者,不具备构成本罪的主体资格。

      根据《刑法》二百九十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主体只能是首要分子和积极参加者。从法庭查明的事实看,被告人王**根本不具备构成该罪的主体资格。从事件的引发、众人的聚集、铲车的行动到后来堵门等一系列行为均与其无关。其到达现场之前,第一辆铲车已经停在了超市对过一中大门西侧,而不是公诉机关指控的在其说了这句话后,“陈**开车拉着王*、王*、王**到**料场调集铲车”。被告人王**说了句过激的语言后,即与超市经理李*和中间人到超市楼上协商,直至下楼再次劝阻其他被告,并大骂围堵超市门口的青年(包括自己的孩子),极力劝阻事态的扩大,试图瓦解已经恶化的形势。就其在现场的所有表现看,不仅没有积极参加,恰恰相反,总是积极协商,极力劝阻,只是因为事情没有妥善解决,众人激愤造成事态失控,而被告一人又无能为力致使劝解效果不明显而已。但至少能充分证明其既不是指控犯罪的首要分子,也不是所谓的积极参加者,显然不具备指控犯罪的主体资格,依法不能构成指控的犯罪。

      三、被告人王**及其他被告人的行为没有造成严重损失,依法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犯罪。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以聚众的方式扰乱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正常活动,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了严重的损失。造成严重损失,是构成本罪的必要条件之一。在法理上,本罪是结果犯,如果没有发生刑法规定的犯罪结果,就不构成犯罪。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扰乱了***超市的经营秩序并造成严重损失,明显不实。就法庭查明的事实看,从整个事件持续的过程中,没有对该超市的任何商品进行损坏,该超市也没有丢失任何物品,铲车封堵的时间是临近黄昏至晚饭前,正是顾客应当回家吃饭或节前串门的时候,而不是购物的最佳时间。超市收银员孙**(卷P.146)在侦查机关所做的证词中说:“买东西的顾客也很奇怪,都抬头看这些人,不过也没有受太大影响,秩序也不是很乱,…”可以说,从超市经营的角度看,给其造成的经济损失是微乎其微的。如果仅仅是造成了超市经营的短暂不能进行,也只是达到了治安处罚的程度(《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远远达不到构成犯罪的严重损失程度。值得注意的是本罪与一般扰乱社会秩序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界限,两者在表现形式上可能是相同的,都是扰乱了国家机关、团体、事业单位的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两者的主要区别是情节是否严重,是否使国家和社会遭受严重损失。如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是一般违反治安管理行为,应给予治安管理处罚而不应以犯罪论处。同时超市和公诉方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经营损失,没有证据,就不能说有损失事实的存在。

      至于铲车封堵出入口时,意外将超市门框、空调外机护栏碰坏,一是和被告人王**没有任何关系;二是就法庭查明的损失数额而言,也只有区区数百元,远远达不到严重损失的程度。

      再者,经营损失属于间接损失和期待利益,公诉机关不仅没有列举证据给予证明。而且对本罪而言,法律没有将间接损失列入犯罪情节是否严重的法定的或酌定的范围。如果将间接损失列入,没有法律依据。

      因此,被告人的行为没有造成严重的损失后果,依法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四、应充分考虑事件的起因和超市方面明显过错的事实。 [page]

      本案的发生事出有因,且超市方面过错明显,实质上应定性为民事纠纷引起的社会治安事件,而非指控的犯罪行为。如果追究被告人王**的刑事责任,显属主观归罪,代人受过。

      从公诉机关的指控和法庭查明的事实看,被告人王*、王**带着家属到家佳福超市购物结帐走出出入口时,超市的警报器响了,超市的保安王**一把抓住李**的胳膊,说是偷了超市的东西。这里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当时的保安并没有穿着制服,没有佩戴任何身份证件,因此该所谓的保安没有任何资格行使作为超市保安人员的职责,更没有权利对任何人采取任何措施。否则,就是典型的个体侵权,严重的行为即有可能构成犯罪,如果事后超市认同该保安的职务行为,那么超市就应当对其行使的所谓的职务行为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二是该保安抓错了人,在另一个年龄大的保安李**告诉他抓错人的情况下,该保安仍然抓住李**的胳膊不放,并且使劲地往报警器旁拉。李**身为一个女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一陌生男子抓住不放,拉拉扯扯,作为李**对象的王**当然不愿意。换位思考,放在在座的谁的身上都不会愿意。在双方发生拉扯的情况下,超市的其他保安(包括超市的副经理马**)不是积极劝阻,问明是非,而是一拥而上地帮打,保安王**甚至动用了超市的铁棍,致使事态急剧恶化。可以这样说,导致最终失控的局面,完全是超市方面的过错造成的。(李**卷P.67、68、81;王**卷P.91、92;李**卷P.138;程序卷P.157《控告书》)据此辩护人认为,一方面,超市应当为自己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包括向法庭如实反映引发该事件的真实原因;另一方面,所有被告人的行为均不符合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主观故意,即为了达到不正当目的,企图通过扰乱活动,制造事端,以实现自己的某种无理要求。至于诸被告人后来情绪失控,事态扩大,与超市迟迟不予表态、怠于处理的过错行为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尤其近些年来,超市这一本应作为消费者购物天堂,视消费者为上帝的场所,大有演变成消费者“屠宰场”的趋势,对消费者搜身、殴打、拘禁、侮辱、甚至审讯之事屡见不鲜,不知是谁赋予了他们这种公然藐视法律和道德的权利!作为神圣的法律,应当通过庄严的判决向社会公开谴责这种行为,而不应漠视这种扭曲的丑恶,客观上成为对这种丑恶现象的帮衬和纵容。辩护人认为,本案实质上是一起由超市过错行为引发的社会治安案件,不能以刑事犯罪论处。希望合议庭能充分考虑这一情节。

      五、被告人王**在本案中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依法不应当认定为犯罪。

      被告人王**是本案被告人王*的父亲,当他到达现场时,看到的是自己的孩子被打的鼻青脸肿,无人理睬,气得嗷嗷大叫。为人父母的谁不心疼,谁不气愤,在这种情况下说了句:俺在这里消费,你把俺的人打了,没个说法,把他的门堵上,不让他营业。这就是公诉机关据以指控其犯罪的唯一证据。首先,被告人王**说出上面的话,是有前提和条件的,而且要求“给一个说法”这一前提条件也是合情合理的。其次,被告在说了上面的这句话后,即应超市经理的邀请,上楼商议解决问题的办法,其态度诚恳,就是要求给个说法,没有任何非分和无理的要求,上楼前还告诉其他被告说“别慌堵门,人家超市经理喊我来,我进去和他协调去”,“超市这边包钱看病,不要闹了”,此时铲车并未堵门,他也明确地给经理说不让他们堵门。下楼后便对其他被告说:“超市里想着赔钱,散了吧”,“别再啰啰啦”,“别再让铲车堵门了”,“都滚吧”,并让他们把铲车都开走。当发现超市门已经被堵上了,便大骂其他被告。(王**卷P.153~156;李*卷P.118~119;王*卷P.19、38;王*卷P.60、72、75;陈**卷P.94;田*卷P.56)此时局面已经失控,远远超出了他的能力控制范围。事实上,就平息事态而论,被告确已尽到了最大的努力,我们不能再苛求他做出更多更好了。

      在此,辩护人想就被告人王**的那句粗俗的话做如下解释:首先,该被告仅具初中文化程度,一直从事生意行业,兼以上述那种特殊的场合背景,我们不应苛求其语言的文明程度;其次,从现行法律规定和法理上,因一句话而构成犯罪实属未闻未见,辩护人不希望本案在此方面作出创新。辩护人再冒昧的猜测一下,那就是如果因为被告人王**年长,又是被告人王*的父亲,又是经营料场的股东,所以他所起的作用就应当大,他就应当为这件事情负责,如果公诉机关真的这么认为的话,那真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主观归罪的绝好版本。

      综观被告人王**从到现场、上楼、下楼的所有言行,不难看出其所起的作用始终是善意的劝阻和积极地解决问题。如果说其被指控的那句话有一定的负面作用的话,其情节也显著轻微,更无大的社会危害。根据《刑法》第十三条“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规定,依法不应认定该被告构成了犯罪。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相信你们已经感受到,本案是一个在事实上非常简单又人为地复杂了的案件。在辩护人上述辩护意见中,从犯罪的主观、客观、主体、性质、情节等方面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其中有看似比较复杂的基础原因,有构成该罪的主体适格,有治安事件与刑事犯罪的后果临界等问题。显而易见,其中每一个方面都可以独立认定被告人无罪。据此,辩护人恳请合议庭能充分考虑上述辩护意见,依法宣告被告人王**无罪,以彰显法律的尊严和公正!

      谢谢审判长、审判员。

      辩护人:**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

     二○○八年*月***日


     
  •   26日下午4时许,昌平区回龙观龙华园小区门口,一名卖书摊贩被城管队员围打,遭上百人指责。昨晚,20多名目击者自发前往派出所探望商贩,并录口供配合调查。回龙观城管分队称此事正在调查。

      3月27日《云南信息报》报道:26日晚10时许,记者接到热线电话称,昆明北仓村大量群众和城管队员发生冲突。

      政绩,政绩,城管打人咋也成了政绩工程?一个卖书者,碍谁什么事了,若是盗版,自有相关部门来处理,若是“乱摆卖”,则要看究竟“乱”在哪里。占人行道,往里退退就是了,占交通道,摆摊者看来也知道生命的重要,他不会乱到阻断交通的地步。

      再者,城市管理是一项系统工程,并不是抓几个摆摊者城市市容就好了。比方说大学生乱摆摊的问题,下岗职工乱摆摊的问题,应当给他们更多的优惠扶植条件入市经营,或者给他们适合的岗位以解困。抓摆摊的只能显示城市当政者管理者没有能耐,没有给他们以生活的本钱,如此才促成了其乱摆摊。不治本而治末,傻子或者懒政者的行为,又怎么能怪小商小贩乱摆卖呢?

      城市里有两种规矩,一种叫做政绩工程、养眼工程,类似于在糟糕的楼外搭建养眼栏并“种植”塑料花花草草,一种是南树北移或者北树南移经寒冬后全部完蛋。南树死亡的规矩可以推倒重来,没有人被要求缴学费,也没有人被追究任何责任,甚至在任者继任者均可以继续胡来;塑料的花花草草让人们想起了平原上的“大寨田”。不过是官样文章,下面糊弄上面,上面装看不见的耍猴买卖,可这却是官样文章,带了“官”字的胡来就成了合法的规矩,而老百姓摆摊乱了规矩,则就要拿你试问。只许州官放水,不许百姓解渴?

      乱与不乱,到集市上看看就知道了,老百姓要赶集,集上乱糟糟的,但没有一个人说嫌挤,因为城镇集市本来就是这样的。而摆摊者又乱到了什么程度?发动全体没有活干的小商小贩全部到繁华地带摆摊,恐怕也乱不到哪里去,绝不会出现集市上的拥挤,那城市管理者又为什么不能容忍摊贩摆卖呢?

      治安警察交通警察疏导是一种手法,劝导小商小贩集中入市是一种手法,即便如此也没有必要将大街小巷内所有小商小贩“赶尽杀绝”。

      城管的形象在砸瓜砸摊打人加头盔面罩狼牙棒辣椒粉中堕落毁掉,好的城管被抹黑城管所牵累,城市文明形象因为城管的形象而受冲击,城管,你到底怎么了?

      城管背后站着更高级的城市管理者,他们或多或少在纵容默许城管由城市秩序的管理疏导者逐步转化为社会矛盾的制造者激化者。城管的“武功”,其实是城市管理的毒药,不扭转这种颓势,矛盾将由城管这个触点而危及整个公平正义。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共同犯罪的认定依据是什么相关视频 更多>>
  • 运输冻肉是什么罪
    2019-05-10 刑法 播放:151
  • 拘捕令和逮捕令区别
    2019-05-07 刑法 播放:1636
  • 刑法泄露国家秘密罪怎么处罚
    2019-05-06 刑法 播放:446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共同犯罪的认定依据是什么相关语音问答 更多>>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共同犯罪的认定依据是什么相关专题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共同犯罪的认定依据是什么相关问答专辑
相关热点推荐

15

15年的中国在线法律服务品牌

中国放心的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

82

覆盖82个法律专业领域

站内法律专业领域覆盖面广

1,000,000

每天为全国近100万互联网用户

提供各种类型法律知识查询服务

我是公众

有法律问题?直接发布咨询
(不限时间,律师在线,有问必答)

我是律师

400-678-1488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 8:00-21:00)

关于法律快车

法律快车版权所有 2005-2019 粤ICP备10231287号-5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222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证)粤B2-20100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