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马××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原告周××,男,××××年××月××日生,汉族,住上海市金山区。

        被告马××,女,××××年××月××日生,汉族,住上海市宝山区。

       

        原告周××与被告马××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713日立案受理后,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周××,被告马××及其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周××诉称,1997年起,原告将上海市宝山区同泰北路XXX号房屋(以下简称系争房屋)出租给案外人潘某某。因原告长期未见潘某某在店内,引起原告警惕,最后证实被告夫妻已经经营多年。20151月,原告到了系争房屋,与被告商谈系争房屋租赁事宜,因原告身体不好,是和儿子周××一起去的。当时,原告在系争房屋外面和朋友王××聊天时,被告夫妻将周××拉到店里谈,并与周××签了一份租赁合同,原告对此是不清楚的。几天后,周××把租赁合同给原告看,原告认为租赁合同的签订没有经过原告同意,合同中约定被告有优先租赁权,合同还约定甲方擅自解除合同要赔偿乙方装修,但装修是乙方自己的事情,不应该由甲方赔偿,合同约定的租赁期限过长,因此,原告不认可这份租赁合同。201525日,原、被告又书面约定租期到2015622日止。现合同期限已到,被告仍强占房屋,故原告起诉要求被告返还系争房屋。

        被告马××辩称,2005年左右,被告向潘某某承租系争房屋,经营超市。20151月,原告和其子周××找到被告,与被告谈房屋租赁的事情。当时原告在周××、王龙宝的陪同下,并出示了委托书,委托书上写原告委托周××和被告签订合同,理由写的是原告生病、年纪大了。签好租赁合同后,委托书还给原告了。租赁合同的文本是周××制作、打印的,带给被告签名。签订租赁合同当天,原告就看到了,并不是几天后才看到的。被告和周××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期限到202011日为止,被告目前正在履行该合同,并付清了2015年年底前的租金。综上,不同意返还系争房屋给原告。

        经审理查明,2015124日,原告之子周××作为甲方,被告作为乙方,双方签订《房屋租赁合同》,主要约定,乙方向甲方承租系争房屋,底层面积约49平方米,租赁期限为六年,自交房日起至202011日止,年租金为114000元,第四年起每年递增3%等。201525日,原告(甲方)与被告(乙方)签订《店面租赁合同》,主要内容为,甲方将系争房屋租给乙方,时间从20141222日起,到2015622日止,为期半年,租金51000元;到期后店面使用权交还甲方等。

        另查明,被告已使用系争房屋多年,开办超市,营业执照名称为上海常宽商贸有限公司第二分公司。被告于201412月向原告支付了2015年上半年租金,于2015622日向周××支付2015年下半年租金57000元。

        审理中,被告陈述201525日《店面租赁合同》的签署情况:当时原告和周××闹矛盾,闹到了派出所,并把被告一同叫到了派出所;周××对被告说,因原告年纪大了,脑子有时候不清楚,就写了这份书面材料,让被告签名,用于应付原告,并且说实际操作还是按照租赁合同履行。原告认为被告所述不是事实。

        以上事实,有《房屋租赁合同》、《店面租赁合同》、营业执照、付款凭证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为证,有关证据已经庭审质证,可以认定。

        本院认为,根据查明的事实,2015124日,原告与其儿子周××一起到被告处,双方对租赁事宜进行协商,基于原告与周××的父子关系,被告有理由相信周××可以代表原告签订租赁合同,双方签订的租赁合同对原告应有约束力。该租赁合同约定租期到202011日为止,目前尚未到期,被告继续使用系争房屋具有合同依据。原告要求被告返还系争房屋的诉讼请求,本院难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原告周××要求被告马××返还上海市宝山区同泰北路XXX号房屋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40元,由原告周××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

审判员  ×××

审判员  ×××

 

        二〇一五年十月八日

      书记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