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简介:

原告(反诉被告):安某,男,无业,住北京市门头沟区。

被告(反诉原告):王某,女,汉族,住北京市门头沟区。

原告安某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依法分割双方在河北省涿鹿县人才家园x号楼x单元x号的房屋一套;2.双方各按50%的比例偿还因购买河北省涿鹿县人才家园房产时向原告父母借款的35万元;3.依法分割双方在门头沟潭柘寺镇南辛房村富兴南街x号院x号房产,及院内由原告出资新建的房屋;4.请求法院依法分割双方名下公积金款项;5.请求确认2016819日至20161013日王某通过北京农村商业银行两行卡以微信、qq等电子红包形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271678.11元,并依法分割;6.本案诉讼费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安某和王某于20091026日登记结婚,后因王某婚内出轨,双方于2016114日调解离婚。离婚时夫妻财产未做处理,故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处理。

被告王某辩称,同意依法分割位于河北省涿鹿县的房屋和公积金,但不同意原告其他诉讼请求。具体理由如下:双方和原告父母之间不存在借贷关系,没有借款35万元;北京市门头沟区潭柘寺镇南辛房村的房子是王某的爷爷的,当时是因为要给孩子上户口,才找村里开的证明;王某的银行卡之所以有那些交易明细是因为做电子商户时通过两张银行卡互相倒账,并不是真实交易,不存在转移实际存款。

被告王某提出以下反诉请求:1.要求分割安某转移的夫妻共同存款87000元;2.要求分割双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经营彩票店退还的押金14万元及转让款16.3万元。

原告安某对王某的反诉辩称,不同意王某的反诉请求,离婚时银行卡里已经没有钱了,87000元支出系家庭生活正常开支;16.3万元并不是彩票店的转让款,是安某向案外人朱淑秋的借款,用作补偿安某之伯父安志贤卡里理财的亏空,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彩票店押金14万元亦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不同意分割。

审理经过:

经审理,双方对以下事实无争议,本院认定如下:

一、婚姻关系情况

安某和王某于20091026日登记结婚,婚后201226日育有一女安雨晴。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均曾起诉离婚。20161114日,经本院主持调解,作出(2016)京XX号民事调解书确认双方解除婚姻关系。

二、涉财产情况

审理中,双方对以下事实无争议,本院予以确认:

婚内双方购买了座落于河北省逐鹿县保障性住房人才家园x号楼x单元x号的房屋(以下简称103号房屋)一套,购房总价291240元,目前尚未取得不动产权属证书。

诉讼中,双方达成一致意见该房屋的一切权利归安某所有,由安某给付王某房屋折价款45万元。

2.双方一致确认同意分割的住房公积金部分为王某的公积金63527.36元和安某的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10110.19元,共计73637.55元。

3.双方无关于财产的约定。

4.2016年1月,安某之父安XX因继承纠纷起诉至本院。2016226日,本院作出(2016)京0109民初219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安志儒之兄安XX(已去世)遗产由安XX继承,其生前所得房屋腾退补偿款及利息3899201.95元转到安某的银行账户,由安某代为理财,扣除已返还安XX2096300元,判决安某再行返还安XX腾退补偿款及利息1802901.96元。该判决书已经生效。

王某向本院提起第三人撤销权之诉,要求撤销本院(2016)京XXX民初XX号民事判决,经审理后,本院于2017428日作出(2017)京XXXX民撤X号民事判决书,驳回王某的诉讼请求。王某提起上诉。201772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述事实,有民事调解书、民事判决书、收据、房屋认购书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双方对以下事实存在争议:

1.安某主张因购买x号房屋向安某父母借款35万元

安某主张因购买逐鹿人才家园房屋过程中,其分别于2014418日、2015111日向其父亲安XX借款200000元、150000元,并出具2张借条、银行流水记录和两份录音以及申请其母亲李XX作为证人出庭作证予以证明。其中,借条分别载明:今向父亲安XX借款人民币贰拾万元整用于购买河北逐鹿县人才家园房屋一套,承诺六年内归还全部本息。借款人:安某,20140418日。”“今日再向父亲借款人民币壹拾伍万元整,用于购买河北逐鹿县人才家园房产余款使用,承诺此款与2014418日借款一并归还全部本息。借款人:安某,2015111日。安志儒中国建设银行建行北京市新桥支行(xxx)账户显示,2014418日转销本息200091.39元。安某(xxx)银行卡交易显示2014418日由安XXxxx)转账存入200091.39元。2014421日,该卡向安某(xxx)转账支取174800元。王某认为其对借条完全不知情,写借条时仅安某及其父母在场,且借条上没有其签字,故对借款不予认可;对银行流水及录音的真实性认可,但证明目的不予认可,同时认为结婚时安某父亲给了其夫妻二人70多万元,因此买房根本没有借款的必要。

安某亦申请其母李XX出庭作证。经庭审中法庭询问,李英华关于写欠条和转账时间的陈述与安某本人的陈述不一致。

法院认定:

本院认为,安某与安XX之间银行账户资金往来情况已在前次诉讼中经法院审理认定系与安XX遗产相关,安某在本案中主张系因购买房屋的借款,与其之前所主张的事实相矛盾。安某与李XX系母子关系,而关于借款和书写借条的相关细节,安某和其母李XX的陈述亦并不完全一致,且借条上无王某的签字确认,故对安某所提交的借条,本院不予采信。

2.关于门头沟潭柘寺镇南辛房村富兴南街x号院x号房产(以下简称x号院房产)

安某主张分割门头沟潭柘寺镇南辛房村x号院房产及其出资5万元新建房屋,并提交本院向北京市公安局潭柘寺派出所的调查令复印件一份,载明:住房证明:称王某在门头沟区潭柘寺镇南辛房村富兴南街x号院有住房x间共计45平方米。产权归个人所有,农村私房无房产证。审批单位村委会、镇政府盖章。王某对此不予认可,认为该房产是王某的爷爷所有,该证明是因当时面临拆迁,为给孩子办户口而办理的。安某认可拆迁和为孩子办户口的事实。

安某提交其与王某的离婚诉讼中,本院20151215日谈话笔录复印件一份,主张王某在诉讼中认可安某出资盖房。经查,该笔录中王某陈述安某出资修建x1号房屋,且已将出资款收回。

48号院房产权属情况,安某未提交其他证据。

3.关于双方分别主张对方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问题

安某主张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王某银行账户共有271678.11元的电子支付流水系王某转移夫妻共同财产,并提交了王某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王某对此不予认可,主张该银行流水系其与他人共同经营北京桥头顺粮油店社区e服务电子商铺期间,用两张卡进行的互相倒账赚取平台补贴,并非转移财产,并提交了营业执照、刷单记录、光盘文档等予以证明。经查,两张银行卡均系王某所有,资金出入账具有对应关系,无对外转账记录。故本院对安某所提交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采信。

王某主张截止20151215日,安某在婚姻存续期间共与第三者共同消费87000元,系属于转移夫妻共同财产,就此提交了安某的银行流水和开房记录等证据予以证明。安某对此不予认可,认为其支出系正常开支。本院认为,王某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证明目的,故对王某上述证据亦不予采信。

4.彩票店押金及转让款问题

经查,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经营彩票店,婚姻关系解除后,该彩票店押金14万元由安某收取。安某主张彩票店的押金系向安志儒借款,但就此未能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对其该项意见不予采纳。

王某主张安某将彩票店转让,收取了16.3万元转让款。安某辩称该款系借款,且已偿还。经查,案外人朱XX201575日向安某汇款16.3万元,20171225日,安某向朱XX转账16.3万元。

王某就其该项主张未提交其他证据。

本院认为: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判决。因本案双方在婚姻存续期间对夫妻财产并无书面约定,故本院依照法律规定予以处理。

1.对于x号房屋,双方当事人已就此达成一致意见,不违反法律的规定,对此本院不持异议。

2.对于住房公积金部分,双方均同意平均分割,不违反法律的规定,本院不持异议。

3.对于安某关于35万元共同债务的主张、双方关于对方转移夫妻共同存款的主张以及王某关于安某收取16.3万元彩票店转让款的主张,因当事人并未就此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对双方上述主张均不予支持。

4.对于彩票店押金,虽然安某收取的时间是在离婚后,但该笔押金在安某与王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交纳,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应当予以处理。安某主张该押金系借款,但就此未能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本院对其该项意见不予采纳。

5.对于x号院房产,本院认为,安某在庭审中亦认可当时拆迁和给孩子办理户口的情况,而拆迁档案中派出所出具的证明并不具有当然证明房屋权属的效力,不能据此认定x号院房产属于王某所有。安某对其主张未能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本院对其意见不予采纳。x号院房产不属于双方夫妻共同财产。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河北省逐鹿县人才家园x号楼x单元x号房屋的一切权利属于安某所有,待可以办理不动产权属登记时,由王某协助安某办理相关登记手续;

二、安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给付王某房屋折价款450000元;

三、安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给付王某彩票店押金70000元;

三、王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给付安某住房公积金折抵款26708.59元。

律师观点:“当事人达成的以登记离婚或者到人民法院协议离婚为条件的财产分割协议,如果双方协议离婚未成,一方在离婚诉讼中反悔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财产分割协议没有生效,并根据实际情况依法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本案中法院判决的依据是双方已经达成的离婚协议为依据进行判决分割,因此特别提醒大家,在离婚时签订的离婚协议书一定要慎重处理,不可因一时气愤赌气签订或者明确放弃某类财产,若是如此事后再主张自己的权利将很难得到法院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