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咨询 专业律师 移动端
网站导航
律师加盟热线: 400-678-1488
全国 [切换]
当前位置: 法律快车> 全国律师> 广州律师> 何丽霞律师> 亲办案件> 案件详情

我突然不爱你了!一场无疾而终的婚约

  “她打胎了吗?”电话那头,小林小心翼翼地问我。开庭前一天,我拿到小菲提交给法院的资料,打电话给小林时,他如是问。

    这是一个让我觉得惋惜,是婚非婚的离婚案件。

    小林大学毕业后在广州找了一份销售工作,小菲是小林推销客户的店员。业务交谈中,阳光俊朗的小林得到小菲的青睐。之后,两人确立恋爱关系并同居。但嘘寒问暖卿卿我我的热恋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

    三个月后,小菲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正值国庆期间。小林虽说才毕业一年多,无事业无存款,但也非常愿意去承担作为小孩父亲的责任,于是两人商量结婚。小林带小菲买了白金戒指,也给自己买了一枚。

    小林向小菲父母提出结婚打算,女方父母虽不想那么仓促,也不愿意女儿远嫁,但碍于小菲已怀孕,也就勉强同意了。

    小林赶紧按小菲老家习俗,给了小菲五万元的彩礼款。又偶尔转账给小菲1000、2000元的爱心款,想让小菲补充营养,未来生个白白胖胖的娃儿。小林幻想自己的母亲带着孙儿的情景,感觉自己的人生变得绚烂多姿了。双方商定将于两个月后摆酒结婚,小林欢天喜地的让妈妈准备宴请宾客。

    但小菲怀孕后状态很不好,一个月后出现先兆流产。小林将她送回回老家照顾保胎,也许是两地分居加之孕期特殊状况,这期间的小菲十分抑郁。

     小菲开始了胡思乱想。某一天,她突然发信息给小林:

    “现在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心里反而不紧张你了。”

    “我想着,如果我们结婚了,而我不爱你了,对你不公平。我也不可以欺骗我自己的内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知道怎么做,你告诉我好不好?”

    “我真的很恨我自己,我不想伤害你。”

    小林不知所措,心里很痛苦。他们都准备结婚了,她怀了他的孩子,老家连酒席都订好了,她现在说不爱了,不知道怎么办了。他又能怎么办?

     他让自己平静下来,回复她:“没事,我不怪你。”

   “希望你以后想起来了告诉我,让我明白自己是哪里做的不好。”

    聊着聊着,她说要打掉孩子,让他去和她的父母说清楚,不结婚了。

    他着急了,整日魂不守舍,无心工作。

    他让妈妈先把预订的酒席取消,等她情绪稳定了再说。

    他的朋友劝他,她只是孕期焦虑,胡思乱想,多安慰她就好了。

    于是,他丢下工作,赶去她老家,安慰她、陪伴她。她似乎情绪稳定了一些。

     几天后,他赶回广州工作。

     她又发来信息:“我以后都不想再看见你了。以后不要再像上次那样上来找我了,我没错的。”

     他回:“是的,你没错。”

     她说:“婚宴取消吧。你看下钱用不用我爸退回给你。”

     既不是性格不合,也不是家暴出轨,突然之间就不爱了,双方和平分手,故事就这么告了一段落。

    一个月后,是处理法律上的关系。小林通过朋友找到我,就是前面规劝他去安慰小菲的那位朋友。小林让我帮他打官司。因为他在与小菲父亲沟通时,小菲父亲说了威胁他的话。比如:你要全权负责,不然我搞到你死,我大把后台。


    根据法律的规定,他有权要回彩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他可以依法要回彩礼,因为两人未办理结婚登记,这没有争议。

    我劝说他,你朋友说得对,怀孕期间会情绪不稳定,你再试试哄哄她,这么美好的事情,如果走到打官司的地步,未免太可惜。

    他说努力过很多次了,女方再三变卦,说好了的摆酒,取消了又预订,他和家人在亲戚面前都颜面尽失。女方家人又出言不逊,无法共处。未来的日子如此漫长,如果结婚了,两家人怎么走下去?

     他说考虑了很多天,他才终于做下了这个决定。他要打官司要回属于他的财产,但法律之外,他愿意再补偿给她一些营养费。

    他委托我作为他的代理律师。我向法院提交了起诉状和证据。于是,就有了开头一问:她打胎了吗?

    在开庭前一天,我拿到了小菲提交给法院的资料。找到了一份《出院记录》,里面记载着“早期人工流产”,时间是两个月前。我如实告诉了他。他说明天开庭的一切就都交给我处理了。

    开庭。她没来,只是委托了一个年轻律师代理。庭审按程序正常进行。

    一个多月后,我收到了法院的判决:小菲应返还彩礼5万元给小林。小林给小菲的戒指,是双方恋爱过程中由小林交付给小菲的,属于增进感情的消费支出,视为对小菲的赠与,不属于彩礼。其他小额转账小林自愿作为对小菲的赠与,不属于彩礼。

     最终,在履行判决时,小林主动让步,只让小菲返还了3万元。

     案结事了。

     但这场恋爱中,各自心里的伤,不知道何时能痊愈。

注:以上内容由何丽霞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法律快车建议您致电何丽霞律师咨询。
服务地区:广东 - 广州
专业领域: 离婚 继承 合同法 劳动工伤 公司法
手机:135-0308-9195(接听时间:8:00-21: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短信咨询

在线咨询何丽霞律师

用户评价更多>>

  • 服务态度: 5.0

    度: 5.0

    很好

    来自广东-广州用户2018-01-21

  • 服务态度: 5.0

    度: 5.0

    谢谢律师的回复!

    来自广东-广州用户2016-02-29

  • 服务态度: 5.0

    度: 5.0

    谢谢

    来自广东-广州用户2016-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