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script> 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篮球比赛中受伤不能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应该适用公平责任原则,一审法院判决由犯规者单独承担赔偿责任,是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撤销一审法院判决,改判由无过错犯规者、学校和伤者本人分担赔偿责任。 2005年4月7日下午第三节课,江苏省泗洪县某中学初一(1)班是体育课,初一(2)班是电脑课,经过班主任同意,并获电脑课任课教师的批准,在体育老师的组织下,初一(1)班与初一(2)班举行篮球友谊比赛。在比赛过程中,初一(1)班球员刘某军(男)带球准备上篮时,初一(2)班球员王某忠(男)用手拉了刘,致其倒地受伤。后老师及学生即将刘送往校医务室治疗。校医务室发现伤情比较严重,建议转泗洪县康复医院进行治疗。经诊断刘为右肱骨外科颈骨折,住院治疗12天,支出医药费2448.7元。 伤情发生后,经有关方面协调,没有人愿意赔偿医疗费用。于是,刘某军及父亲刘某某以王某忠及其父亲王某海为被告,向泗洪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赔偿原告各项费用3069.10元。   泗洪法院受理此案后,根据王大海的申请,将江苏省泗洪县某中学追加为被告参与诉讼。 经审理后认为,在比赛过程中,王某忠在刘某军运球组织进攻时,从其后侧追上拉住其颈脖将其摔倒在地,致使刘某军受伤,王某忠的行为不属于合理碰撞,属于恶意犯规,其给刘某军造成的损伤后果,应由王某忠承担。 学校作为管理一方,已尽职责,并无过错,故不承担责任。刘某军提供的病历、出院记录、医药费发票、康复医院的证明等,真实、合法、与本案有关联性,予以认定。刘某军住院治疗12天,护理费用、伙食补助费应予以支持,刘某军主张护理费按每日 28.7元计算,不违反法律规定,予以支持。营养费无事实依据,不予支持。王某忠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因其行为给刘某军造成的损害后果,需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应由其法定监护人王某海承担。依照有关法律规定,泗洪法院一审判决王某海赔偿刘某军医药费等费用计3009.10元。 一审宣判后,王某忠、王某海不服,上诉到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认为认定进行篮球比赛是经过老师同意证据不足,只有班主任和电脑老师证明,两位老师与案件审理有利害关系。认定被上诉人如何摔倒证据不足。上诉人主观上没有过错。学校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 宿迁中院二审后认为,篮球比赛是一种对抗强烈的体育运动,碰撞、争抢、冲击在所难免。在强烈的身体对抗中,容易发生人身损害。为了尽量减少人身伤害,保证比赛的公平、公正,比赛规则中对一些特定行为界定为故意犯规。但是,一般情况下,体育比赛中的故意犯规行为不能等同于民事侵权行为中的“过错”。 本案中,双方当事人的证人均为学生,其证言在关键细节上均不一致。由于高强度体育比赛运动员动作转瞬即逝的特点,观众、包括部分运动员,很难真切、准确地观察到每一个运动员的每一个动作。就连被上诉人自己在庭审中都陈述不知被谁致伤的。相比之下,由于身份的要求,裁判必须看清运动员的每个动作。从证人体育老师(裁判)的证言看,上诉人的行为是“拉了一下原告(被上诉人)肩部或颈部后摔到了”。据此,上诉人的行为只能认定为故意犯规。 本案受害方和致害方均是未成年人,在比赛进行过程中,犯规的故意并非故意伤害对方。尽管上诉人故意犯规致对方受伤,但是认定上诉人主观上有伤害的故意依据不足,原审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有误,应当予以纠正。 学校在该体育比赛过程中已经尽了管理职责,并无过错。根据法律规定,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本案各方当事人都没有过错,对于刘某军所受到的损害后果,由任何一方独自承担都有失公平,故根据公平责任原则,应由刘某军、王某忠、江苏省泗洪县某中学分担。上诉人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二审予以支持。依照有关法律规定,宿迁中院终审判决:撤销一审法院有关此案民事判决;刘某军的医药费等费用计3009.10元,由王大海负担1203.64元,由江苏省泗洪县某中学负担902.73元,余款由刘某军自行负担。</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