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刚刚出生的女婴,因患严重的唇腭裂被亲生父母遗弃。一位年仅17岁的少年,凭着一颗善良的心成为“未婚爸爸”,倾尽全力抚养孩子,打工挣钱为孩子治病。


偃师市大口乡翟湾村的翟社会,因为孩子的拖累,至今没找到对象,家徒四壁,但他无怨无悔。


昨天,记者来到了偏僻的翟湾村,来到了翟社会贫穷的家。


被弃草丛两天多女婴哭得没力气


1999年,翟社会17岁,因家庭贫困,辍学后在偃师市缑氏镇一家饭店打工。5月4日,他走过207国道和府(府店)李(李村)公路的交叉口时,发现路边草丛中有一个包裹裹着的女婴。孩子的上嘴唇有两个非常大的豁子(即唇腭裂)。孩子身上放着一张小纸条,写着她的出生日期:“(农历)三月十六(1999年5月1日)”。孩子身边有一个奶瓶,瓶里的水已凉了。


附近的居民说,孩子已经被扔两天多了,曾经有人把她抱回家,但很快又送回了原地。第一天弃婴一直哭啼,但现在已经没力气哭了,只是睁着眼看周围的人。大家唏嘘不已,都认为孩子的生命将很快结束。


翟社会久久徘徊在孩子身边,心中产生强烈的念头,“我要救她!”在众多惊异的目光中,他把孩子抱起,并在原地写下自己的家庭住址,希望孩子的亲生父母能够与他联系,然后向老板请假回了家。


  再丑也是一条命少年坚持要养她


翟社会说:“再丑,这孩子也是一条生命啊!”但回家后,他才发现,善举是需要“资本”的。翟湾村在深山区,原有的上千村民已经锐减到100多人,而且80%以上是老年人。姑娘出嫁不回头,小伙子大多被招赘下山,或者外出打工。家里,翟社会的母亲患有精神疾病,哥哥刚被招赘下山,年迈的父亲整日操劳,也只能刚刚温饱,哪有钱养一个捡来的“丑八怪”?


但倔强的翟社会坚持把孩子留下,并给她取名“路路”。当夜,他把孩子带到自己房间,暗自垂泪,一夜无眠。


随后,他发现,孩子不仅嘴唇豁了,而且上腭也开裂,吃饭喝水都很困难。每当看到孩子被呛住,他就急得泪水涟涟,抱着孩子又是摇又是拍。后来他发现,只要将孩子的头仰起来,就会减少被呛的次数。


打动父亲一席话家人接受丑女婴


翟社会想治好孩子的病,但家里穷。于是,在捡到孩子的第三天,他在路路被弃的地方给路路的父母贴了一张留言:你们可以不要孩子,但看在孩子是你们亲生的份儿上,帮我一块儿给她治病吧?!


然而,翟社会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路路无休止的哭闹,让翟社会的父亲很生气,他哭着让翟社会把孩子送回去:“你才17岁,连自己都养不活,还抱回来个丑妞妞,将来可咋娶媳妇啊!”翟社会也哭了:“这可是一条生命啊!如果放回去,孩子不冻死也会饿死,再说,如果当初不是我爷爷收养你,还不知咋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