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骨的寒风吹得人脸疼,铜川市耀州区的老何独自一人站在西安钟鼓楼广场上,胸前挂着一个“卖小孩”的牌子。老何说,他这样做只是希望能为保育院的残疾孩子们赢得一些希望。

上午11时30分许,冻得瑟瑟发抖的老何双手捧着胸前的牌子,偶尔有人上前询问。半个小时后,老何的行为被赶来的巡警制止。老何心里很清楚,买卖人口是犯法的,那他究竟为啥要卖娃?


  老何是原耀县(现耀州区)保育院的法人及院长,2000年保育院的地被某单位征用。6年来,因各级单位互相扯皮,按规定应给他的赔偿款至今无法兑现,地被征用后,保育院没了,正常的孩子都走了,只剩下他在创办保育院期间收养的7个残障孤儿。为了能给孩子们一个依靠,他几乎每天都奔波在铜川与西安的相关单位之间,可跑来跑去,最后还是一分钱都没要到。老何和孩子们暂住在西安市鱼化寨的一处工棚内,孩子们每天靠乞讨果腹。


  老何说,他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想到“卖孩子”。早上,他打出“卖孩子”的招牌后,也有几个人上前询问,可一听说他的孩子都有病,便都走了。一些围观群众掏钱给他,让他买顿热饭吃,老何瞬时老泪纵横。

记者昨日联系到占用老何保育院用地单位的有关责任部门,据办公室一位姓杨的女士说,关于老何所说确有此事,但症结不在他们单位,是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卡壳了。


  “要不来钱,我和孩子们只有在西安继续乞讨度日……”老何被巡警劝离时,把“卖小孩”的牌子揣进了口袋,他步伐僵硬不知该去哪里。

来源:华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