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代表诉讼是诉权属于共益权,换言之,公司利益受损是行使股东代表诉讼的前提,若公司利益未受损,即使公司董监高及其“他人”存在不当行为,也不能构成股东代表诉讼的诉因。

  股东代表诉讼可诉行为的范围

  股东代表诉讼可诉行为的范围,应理解为所有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包括董监高违反忠实义务、善管义务的行为,控制股东、实际控制人和其他股东违反诚信义务的行为(如《公司法》第21条、第22条第2款规定的行为)以及第三人的侵害行为等。具体说来,对于董监高违反忠实义务、善管义务的行为,主要为以下七种具体情形:

  (1)涉及公司管理层重大过失的案件,即前述的重大过失情形下的对注意义务的违反。如《公司法》第113条第2款规定,“……董事会的决议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股东大会决议,致使公司遭受严重损失的,参与决议的董事对公司负赔偿责任……”;

  (2)涉及自我交易的案件,即董监高违反竞业禁止规定与本公司签订合同或进行自我交易。如《公司法》第149条第(四)项规定,“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或者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同意,与本公司订立合同或者进行交易”;

  (3)涉及利用公司机会的案件,即董监高自营或为他人经营与其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如《公司法》第149条第(五)项规定,“未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

  (4)涉及浪费公司资产或与第三人串通损害公司利益的案件,即董监高擅自进行与公司利益没有任何关联的、不合理的巨额捐赠,或与第三人串通从事损害公司利益的交易。

  (5)涉及关联交易的案件,即与关联企业进行损害公司利益的交易。如《公司法》第21条规定,“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其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违反前款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6)涉及管理报酬的案件,即董监高领取不合理的高薪。

  (7)涉及泄露商业秘密的案件,即董监高擅自披露公司商业秘密。如《公司法》第149条第(七)项规定。

  股东代表诉讼的案由确定问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2011年修订版)》的规定,对于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或者董监高违反法定义务,损害公司利益而引发的纠纷适用第二级案由“二十二、与公司有关的纠纷”项下的第三级案由“256、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对于公司股东、董监高以外的其他人侵犯公司合法权益的,则依据当事人诉争法律关系的性质确定,对于同一诉讼中涉及两个以上的法律关系的,应当依当事人诉争的法律关系的性质确定案由,均为诉争法律关系的,则按诉争的两个以上法律关系确定并列的两个案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