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切换]
热门城市 ABCDE FGHJ KLMNP QRSTW XYZ
法律快车首页 免费法律咨询 律师加盟热线 : 400-678-1488
您所在的位置:法律快车 > 温州律师 > 倪海宫律师主页 > 律师文集 > 文集详情
律师信息
  • 姓名 : 倪海宫律师
  • 电话 : 151-5770-7898
  • 职务 :
  • 机构 : 浙江驰明律师事务所
  • 证号 : 13303201711837551
  • 邮箱 :
  • 地址 : 浙江省乐清市柳市镇柳市法庭东首一幢201室
法律快车

微信扫一扫关注法律快车

劳动争议十大案例
作者:倪海宫发布时间:2018-11-29 来源:温州法院浏览量:0

案例1

仲裁时效


龚某与某管业公司二倍工资争议案

——2017年7月1日起,仲裁委不再主动审查时效

案情简介

龚某2016年12月12日入职某管业公司,月工资3000元。2017年3月12日双方订立书面劳动合同。2018年3月25日龚某离职。2018年4月1日,龚某提起仲裁,请求裁令用人单位支付2017年1月12日至2017年3月11日期间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6000元。


仲裁委认为,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工资。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从当事人知道或应当知道之日起计算。龚某提起仲裁时距离违法行为发生已超过一年,但在审理过程中,某管业公司未对仲裁时效期间进行抗辩。仲裁委支持了龚某的仲裁请求。


案例2

试用期


习某与某医院违法约定试用期争议案

——用人单位违法约定的试用期,需支付赔偿金


案情简介

习某2017年2月27日入职某医院。2017年3月6日双方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约定劳动合同期限自2017年2月27日起至2017年12月31日止,其中试用期为三个月。2017年12月,双方解除劳动合同。习某认为用人单位约定试用期违法,请求裁令其支付违法约定试用期的赔偿金7070元。


仲裁委认为,劳动合同期限三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试用期不得超过一个月。本案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劳动合同期限不足一年,但试用期约定期限为三个月,该约定违反法律规定。违法约定的试用期已经履行的,由用人单位以劳动者试用期满月工资为标准,按已经履行的超过法定试用期的期间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仲裁委支持习某的仲裁请求。


案例3

单方调岗


某运输公司单方调换员工工作岗位争议案

——用人单位单方调岗需符合一定条件


案情简介

李某于2010年3月15日入职某运输公司从事搬运工作。2016年1月1日,双方订立了《劳动合同》,约定:“乙方(李某)在甲方(某运输公司)从事的生产工作岗位(工种)和地点,包括企业总部所在地、异地子公司、分公司、外销售部、驻外机构等,如因甲方生产工作需要,可以变动乙方工作岗位(工种)和地点”。而后,单位根据工作需要调换李某到注塑岗位,同时保证调岗后工资不低于原岗位的工资。李某在新岗位上工作三天后未继续上班。李某认为用人单位单方调岗调薪,属于变相解除劳动合同,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


仲裁委认为,《劳动法》第十七条规定:“订立和变更劳动合同,应当遵循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原则,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劳动合同依法订立即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必须履行劳动合同规定的义务”。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单位可以根据生产工作需要,变动员工的工作岗位(工种)和地点。该约定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对双方皆有约束力。用人单位因工作需要将李某从搬运工岗位调岗至注塑工岗位,符合约定。仲裁委认定该岗位调动合法,驳回李某的仲裁请求。

案例4

告知义务


车某与某服装公司经济补偿争议案

——劳动者以《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应通知用人单位并说明理由


案情简介

2015年10月12日,车某入职某服装公司担任生产部副主管,月工资为3800元。2016年2月、3月、4月,被申请人每月仅支付申请人工资2000元。2016年4月20日车某离开公司,但未告知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的理由。2016年6月23日,车某以用人单位未足额发放劳动报酬为由,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


仲裁委认为,劳动者以《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规定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应当通知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并说明理由,劳动者未履行告知程序,事后又以《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请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金的,仲裁委不予支持。

案例5

劳动关系解除


徐某与某医院违法解除劳动关系争议案

——劳动者严重违纪,虽用人单位规章制度未做规定,用人单位仍可合法解除

案情简介

徐某系某医院分诊护士,因与另一护士存在私人恩怨,为达到让护士长批评该护士的目的,于2017年5月27日上午7时29分登录医院医疗系统,删除该护士已经设置好的医生坐诊信息。门诊当天,因没有坐诊信息显示,导致门诊秩序严重混乱。医院以此事为由,单方解除与徐某的劳动合同。徐某认为自己的行为未违反医院规章制度,要求确认单位解除劳动合同行为违法,并恢复劳动关系。


仲裁委认为,徐某作为分诊护士,维持诊室秩序是其应当遵守的最基本的劳动纪律。然其为个人恩怨,明知删除坐诊信息会导致诊室秩序混乱,仍然故意而为之,该行为与劳动者应当具备的职业道德相悖,应属严重违纪。用人单位虽未将这一违纪行为列入规章制度内,但在劳动关系中,遵守基本劳动纪律系劳动者应当履行的基本义务。徐某违反最基本的劳动纪律,用人单位以此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并无不妥,仲裁委认定该解除行为合法。

案例6

诚信原则


谭某与某机械设备公司二倍工资争议案

——劳动者违背诚信原则,滥用救济权利主张二倍工资,不予支持

案情简介

谭某于2016年5月入职温州某机械设备公司从事钳工,在职期间,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2016年9月,谭某离职。而后,谭某要求单位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法院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查明2013年至2016年期间谭某在温州市两级人民法院共有52件涉诉劳动争议案件,其中近半数案件的诉讼请求包括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


法院认为,用人单位对于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结果固然存在过错。但谭某作为劳动者,近年来数十次短期务工后对不同用人单位提起主张二倍工资诉讼的事实,可以认定谭某存在通过建立劳动关系谋取诉讼利益的意图,在本案劳动关系中显然也未尽到督促、配合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义务。类似案件,相较于对用人单位的处罚,不应当对谭某的不诚信行为予以保护。综合双方对于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过错,并基于二倍工资立法目的和构建诚信和谐劳动关系的价值考量,判决驳回谭某二倍工资的诉讼请求。

案例7

《劳动合同》效力


曹某提供虚假资料入职争议案

——劳动者伪造入职材料,构成欺诈的,《劳动合同》无效

某电器公司于2016年2月公开对外招聘机械工程师,岗位要求为:本科及以上学历,机械类专业,有5年以上工作经验。曹某有意应聘,在招聘登记表填写:机械设计与制造专业毕业,现职称为工程师, 1986年9月至2012年在某机械厂任工程师,2013年至2015年在温州某公司任工程师等等。2016年3月双方签订《劳动合同书》,曹某入职后任机械工程师。2017年3月该电器公司以曹某伪造学历证书、职称证书、相关工作经历为由,请求确认《劳动合同》无效。法院审理查明,曹某向电器公司提供的毕业证书及机械设计工程师职称证书均系伪造。


法院认为,《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规定,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或者变更劳动合同的,劳动合同无效或者部分无效。某电器公司作为专用器材制造加工的专业企业,对于机械工程师岗位工作人员有特定的学历及职称要求,曹某提供的学历证书、职称证书均为虚假,并且虚构了自己的工作经历,从而骗取电器公司与其订立了劳动合同,曹某的行为符合属于以欺诈手段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劳动合同,法院确认电器有限公司与曹某签订的《劳动合同书》无效。

案例8

放弃缴纳社保承诺


李某与某单位补缴社会保险争议案

——劳动者自愿作出放弃缴纳社会保险的承诺无效


李某 2012年2月入职温州某公司,公司未为李某缴纳社会保险。2016年1月李某向公司出具一份声明书,载明:“本人李某:因公司要求本人办理并缴纳五险一金,本人慎重考虑自身情况,不要求参加五险一金并自愿放弃保险等相关权利” 。后双方发生纠纷,李某以公司未缴纳社会保险为由请求解除劳动关系并要求公司补缴社会保险、支付经济补偿金。


法院认为,《劳动法》第七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依法参加并缴纳社会保险费是所有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的法定义务。李某出具的“不参加社保的声明书”,免除用人单位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义务,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故该声明书无效。李某要求公司为其补缴社会保险费,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社会保险未缴纳,双方均存在过错,李某可以此为由解除劳动关系,但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的,不予支持。

案例9

免责协议


陈某与某医疗公司的“调解协议”争议案

——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经协商约定“互不干涉”,可作为裁判依据


2016年6月陈某入职某医疗公司,后双方发生纠纷,2016年10月公司报警称陈某在公司扰乱秩序,在派出所民警调解下,陈某在领款原因一栏载明“收到劳资费9600元(9月1日-10月18日),已全部结清,双方互不干涉”的领款凭证上签字。之后,陈某未再到该公司上班。10月底陈某提出要求公司支付二倍工资、经济补偿金、加班费等诉请。


法院认为,本案领款凭证是在派出所民警在场协调下双方达成一致后出具,并不存在欺诈、胁迫或乘人之危等情形,亦不存在无效情形,应认定有效。领款凭证虽记载“劳资费”,但数额明显超出陈某实际应得工资报酬,陈某在领款凭证上签字确认“双方互不干涉”,应认为陈某已放弃向公司主张其他权利,判决驳回陈某对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例10

违反规章制度


潘某与某公司解除劳动关系争议案

——劳动者严重违规,用人单位予以处罚后,不得再以相同理由解除劳动关系

案情简介

2013年9月,潘某进入温州某公司工作。2015年4月,潘某因违反规定收受小费,公司给予其书面警告,并扣除其500元。2015年5月,公司以潘某篡改任务单为己有为由,扣除潘某50元。2015年7月,公司以潘某上班迟到28分钟为由,扣除潘某50元。2015年8月底,公司以潘某上班不服从管理为由单方解除劳动合同。潘某主张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请求支付赔偿金。


法院认为,《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潘某确实存在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行为,但潘某的行为已经被公司以罚款、警告等形式进行处罚,潘某已为其行为承担相应责任,公司不能以同一行为再次处罚。法院最终认定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向潘某支付赔偿金。

注:以上内容由倪海宫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法律快车建议您致电倪海宫律师咨询。
服务地区:浙江 - 温州
专业领域: 离婚 债权债务 商标法 诉讼 仲裁
手机:151-5770-7898(接听时间:07:00-22: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