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切换]
热门城市 ABCDE FGHJ KLMNP QRSTW XYZ
法律快车首页 免费法律咨询 律师加盟热线 : 400-678-1488
您所在的位置:法律快车 > 上海律师 > 金牌律师主页 > 律师文集 > 文集详情
律师信息
  • 姓名 : 金牌律师
  • 电话 : 183****3335
  • 职务 :
  • 机构 : 上海新古律师事务所
  • 证号 : 129101110364
  • 邮箱 : jpl****rs@163.com
  • 地址 : 普陀区顺义路18号绿地同创大厦2909室(曹杨路(隆德路地铁站))
法律快车

微信扫一扫关注法律快车

银行短款的举证责任应由谁来承担
作者:金牌发布时间:2015-01-16 浏览量:0
储户到银行取款是天天都在发生的事情,那么,银行在办理储户取款过程中出现短款的责任应由谁负责;发生诉讼时的举证责任应由谁承担?这种情况下,储户是否构成不当得利?本案正是一起银行与储户在取款金额上产生纠纷的典型案例。针对上诉人的上诉主张,昆明中院在二审审理中未简单的维持一审判决,而是站在法院中立裁判的角度,明确该案处理的关键在于谁应当承担本案的举证责任,由此运用最高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及相关民事诉讼证据理论得出较为正确的判决结果。
【案情】
上诉人(原审被告):杨XX
被上诉人(原审上诉人):中国XX银行石林县支行(以下简称石林支行)
2002年2月16日上午十时许,储户杨XX及其妻持一本帐号为3860250100100063725的存折和一张帐号为3860040100100251275的X卡到石林支行所属的花园街储蓄所取款21000元,上诉人的工作人员为杨XX办理了取款手续,并将零散的十张面额为100元计1000元的现金及四把(重叠)封好的面额分别为50元、100元的人民币兑付给杨XX,其中两把面额为50元的人民币各100张计10000元。之后,石林支行在核对帐务时发现短款10000元,遂认为系杨XX取款时多领,属不当得利,遂诉至法院要求杨XX退还人民币10000元,并承担诉讼费。
【审判】
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经一审审理认为:原、被告对当日被告所支取的存款把数为四把和零散的1000元无异议,对其中面额为100元的两把的张数存在争议。从上诉人提供的录相带中可看出,其将二把(每把100张)100元面额的现金,再加上无争议的1000元零散现金和二把50元面额的现金(每把100张)10000元,总计31000元当作21000元兑付给被告,这是由于上诉人工作人员疏忽大意所致。被告多领走10000元现金没有合法根据,给上诉人造成了损失,属不当得利,应返还上诉人。对被告关于面额为100元的两把人民币每把的张数仅为50张的辩解意见,因无证据证实,故不予支持。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规定,判决:由被告杨XX于判决生效时返还给原告石林支行人民币10000元不当利益。
宣判后,上诉人杨XX不服,提起上诉称: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仅以一份存有疑点的视听资料和银行惯例就作出判决,我未多领款,没有不当得利,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石林支行辩称:原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录相带在一审时已经上诉人质证,其表示认可,该证据完全可以证实上诉人多取走人民币10000元的事实,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二审审理认为:由于本案中,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就是取款的金额问题,而直接决定取款数的是票面金额及货币张数,被上诉人对此问题负有举证责任。被上诉人主张上诉人杨XX多取走人民币10000元,主要依据的是《全国银行出纳基本制度》中每把为100张的规定,但这只是银行内部对收入现金进行清点及封存的标准,而对外支付给储户的现金,必须要当面清点,银行封签(包括原封新票币)在对外支付时是无效的。除此之外,被上诉人对自己主张的上诉人不当得利的事实,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加以证明,按举证责任的要求,其要承担诉讼的不利后果。上诉人杨XX关于其没有获得不当得利的观点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予以支持。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依法应予改判。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二审法院判决:一、撤销石林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02)石民初字第444号民事判决;二、驳回被上诉人中国XX银行石林县支行的诉讼请求。
【评析】
一、举证责任与法院裁判的中立
在民事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这就是通常所说的举证责任。在诉讼过程中的举证责任,包括行为意义上的举证责任和结果意义上的举证责任两方面,行为意义上的举证责任完成得充分与否,直接决定着结果意义上的举证责任,即诉讼结果的成败。
人民法院审判的中立性、被动性决定了其只能根据各方当事人提交证据所证明的情况进行综合评判,对单一证据或形成锁链的证据能够证明的事实,法院将适用相关的法律规定,作出裁判。这里必须强调的是,法院所认定的证据事实不一定是客观事物的真实再现,只是一种基于有效证据所确认的法律事实,即使这种法律事实与真正的客观事实不尽一致,但人民法院依然只能确认该证据事实,这也正是证据在诉讼过程中被称为“诉讼之王”的重要价值体现。
二、本案举证责任的分担
在本案中,举证责任的分担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直接决定着诉讼的结果。本案中,一审法院之所以判决支持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主要依据的是银行内部工作中整点货币时,每把货币为100张的惯例。在这一认定基础上,直接导致了将证实所取货币金额的举证责任交由上诉人杨XX负担,在上诉人不能证实所取100元面额的货币每把为50张时,判决由其承担诉讼的不利后果。而处理本案最关键的问题在于谁应当承担争议面额货币每把为多少张的举证责任。按照我国民事诉讼所遵循的“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和银行工作职责,显然本案的举证责任应由被上诉人石林支行负担,理由为:被上诉人系“多取走10000元,属不当得利”的主张者;同时,作为金融机构,被上诉人所从事的是银行业务,其熟悉相关操作规程及惯例,应当对案件涉及到的相关知识、业务承担举证责任。
众所周知,储户到银行取款,依据的是清点票面金额及货币张数,而非清点货币的把数。虽然《全国银行出纳基本制度》中对纸币成把的张数有明确规定,但该制度只是规范银行系统内部出纳工作的一种规定,当银行对外支付现金时,仍应当向存、取款者当面点交清楚,银行封签(包括原封新票币)对外是无效的。基于上述认识,二审法院认为:尽管本案中双方对取款的把数无异议,但如前所述,银行向储户支付存款,并不以“把数”为计量单位,而是以货币的“张数”及面额来确定。石林支行提供及对方当事人认可的各种证据仅能证实其支付过四把现金,却无法证实具体张数就是400张,同时,也无证据证实上诉人领取的现金数额为31000元。相反,从当日上诉人杨XX取款所填写的取款凭条以及被上诉人内部记录的流水帐,却能证实杨XX的取款金额是人民币21000元,所以被上诉人石林支行主张上诉人杨XX多支取10000元人民币、属不当得利的观点没有充分证据加以证明,必然要承担对其不利的诉讼后果。
通过本案,充分说明了举证责任在诉讼过程中的重要作用。正确确定举证责任的承担主体,不仅有助于法院客观、公正地依法裁判案件,而且有利于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免受损害。
注:以上内容由金牌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法律快车建议您致电金牌律师咨询。
服务地区:上海 - 上海
专业领域: 继承 债权债务 名誉/肖像/人身权 损害赔偿 合同法 劳动工伤 公司法 公司并购
手机:183****3335(接听时间:07:00-22: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短信咨询